有人说中国企业在捡垃圾,中国企业收购日本企业为何这么难

这几年,中日两国之间的一个很大的话题,是“并购”,但是,“中日并购”喊了这么多年,成果到底如何?除了几家大企业买了日本的白色家电和不动产,中国一般的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要想在日本并购制造型企业,目前还几乎是不可能。哪怕是房地产企业,他们在日本买到的不动产,都不是从日本市场直接拿到的,而是从遥远的美国基金公司手里才拿到的。所以这里面就引出一个很重要的话题:为什么中国企业想直接并购日本企业有这么难? 中国政府积极鼓励企业走出去,到海外去投资去并购。这几年,在日本市场,中国企业也确确实实有不少的收获,5年前,联想集团收购了日本NEC公司的电脑部门,海尔公司收购了三洋集团的电冰箱和洗衣机部门。在今年,美的集团收购了东芝的白色家电。这些辉煌的业绩留给我们一个强烈的印象:中国企业太牛了,把世界五百强的企业都买了下来。但是,当我们把锅子揭开,仔细看看,发现我们捧回家的东西都是人家想扔弃的东西。 日本的NEC公司,也就是日本电气公司,成立于1899年,它是日本最早研发生产电脑的企业,在六十年代,NEC公司就已经研发出了日本的第一台电脑,该公司还在1970年开发出日本第一颗人造卫星,并在1972年向全世界转播了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实况,2002年制造了当时世界上最快的超级计算机。80年代风靡中国的四通中文打印机,就是在NEC公司的技术支持下研发出来的。 但是在2011年,NEC公司突然宣布,要把电脑部门抛售。中国的联想集团立即举手,并最终分两个阶段把它买了下来。对于联想集团来讲,它在前几年买下了美国的电脑巨头1BM的电脑部门,如今又把日本最大的电脑制造商买下,无疑的就成了世界最大的电脑制造商。但是过去5年多,我们回过头去看一看,发现日本市场的电脑卖不动了。 我有一个习惯,喜欢逛电器商店。东京银座边上有一座必酷公司,是日本最大的电器量贩店之一。我常去那里转,去看看有什么最新的电器产品,还有什么最新的家电产品。每一次去,我都会去电脑销售楼层转一圈。5年前,这一个楼层是最为热闹,但是现在每次去,发现最冷清的楼层,就是这一个电脑销售区。日本人已经很少购买台式电脑,对笔记本电脑也在失去热情,连平板电脑都成了游戏专用,唯一热衷的,就是宽屏的iPhone PLUS手机,因为你在电脑上想完成的浏览新闻、搜索资料、收发邮件、通讯联络等等功能,在这一款宽屏手机上都可以轻松搞定。 所以在这几年,索尼公司、松下公司、东芝公司、富士通公司,日本这几家主要生产电脑的企业,都纷纷地把电脑部门切割出去,要么关闭,要么出售,与电脑事业彻底告别。NEC公司比这些企业聪明,它在电脑还处于鼎峰的时期,就早早地把它抛了,卖了一个好价钱。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中国企业是捡的人家的“垃圾”。虽然这“垃圾”的含金量还是挺高,譬如联想目前在日本市场,除了继续打“lenovo”的自有品牌之外,还维持NCE的品牌,因此在其他公司都放弃电脑生产的背景下,联想的这两块品牌在日本市场的综合占有率已经排名第一,但是销售量早已不如从前。 “捡垃圾”的不仅仅是联想集团,还有海尔、还有美的。对日本企业来讲,像中国、韩国甚至像越南这样的国家,都能生产出高端的电冰箱和洗衣机,那么已经把白色家电折腾了半个世纪的日本企业,根本没有必要继续去玩这些已经过时的东西,他们的目标,是需要去研发新的技术,开发新的产品,继续去引领世界的最新科技。 虽然我很不客气地使用了“中国企业捡垃圾”的词句,但是,事实上中国企业要在日本捡到这些“垃圾”,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联想集团之所以能够把NEC公司的电脑部门买下来,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两家公司在过去20年中,有许多的技术与市场的合作。海尔为什么会买下三洋的电冰箱与洗衣机,因为海尔在90年代开始,就是三洋电冰箱和洗衣机的代加工工厂。海尔的白色家电之所以发展迅速,三洋的技术支持是起了很大作用。美的与东芝白色家电的合作也已经有十几年,算是一对“老情人”。如果没有这十几年、二十几年的“相亲相爱”,中国企业捧着钱搁在这些日本企业面前,估计也难以坐到最起码的谈判桌上。 去年,长江商学院总裁班的一批学员来日本考察,邀请我给他们讲讲日本经济。讲演结束后,几位企业家向我提了同样一个问题:徐先生,你帮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跟日本企业谈生意谈合作谈并购,我们是激情满怀,而日本企业总是十分暧昧,避谈核心主题? 我说,出现这一种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对于日本企业,尤其是传统型的家族企业来讲,它把这个孩子养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在转手给别人的时候,它会有两个愿望:第一,你要对我孩子好,不是把他接过去灭了,而是要把它培养成人,做大做强,不能把他糟蹋了。第二,你不能改变我孩子的基因和性格。也就是说,你要保住我的品牌信誉,传承我的企业文化。而中国不少企业家认为,我并购了你的企业,我就是主,要死要活,都是我说了算,老东家已经没有说话的资格与权利。 另外一个原因,我们中国的企业家们在日本企业家面前,有意无意间表示出来的不是一种诚恳谦虚的态度,而是一种“我有钱”的架势。而日本企业家恰恰就十分讨厌这一点。譬如说,中国有钱的企业家往往会学世界富豪们的做法,喜欢弄一家小专机飞去日本谈生意,总想告诉日本企业家,我很有钱,我有实力。但是,日本企业家就十分讨厌这一种张扬的劲。他们会认为,有没有钱,跟开不开专机毫不搭界,跟人品搭界。所以,你以一种暴发户的心态去跟日本企业谈生意谈合作,想去收购日本企业,马上就会碰壁。许多日本企业,它宁愿倒闭,也不愿意卖给他们信不过的人。这就是日本企业文化中保守的一面,这一种保守,是我们中国人难以理解的。 还有一个原因,中国的企业家大多数是自己当老板,可以当场拍板说了算。而日本不少企业,创业一族已经不存在,大多数是企业员工当社长,没有“中国老板”那样见好就拍的勇气与责任感。 所以,我们中国企业跟日本企业谈生意谈合作谈并购,千万不能像在百货公司里买东西,我掏钱,你给东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问客官来自何方。与日本企业打交道,必须先交朋友,建立友谊,然后从一个小领域开始合作,短的一年半载,长的几年,经过这一番交往努力,只有建立了相互信任,才可以奔向主题。两国社会文化与企业文化的不同,导致在企业合作与并购方面,需要时间需要信任。所以,中国企业家面对慢脚步的日本企业,也需要耐心,学会等待与细心交流。 今年,中国企业并购日本不动产,有两大案例。一是上海的豫园商城以183亿日元(约合9.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北海道的星野度假村。二是中国安邦保险集团正在洽谈购买日本住宅物业资产,总价高达23亿美元。这两个大型的不动产收购案,都有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中国企业都不是直接从日本所有者的手中购买这些不动产,而是向美国的黑石基金公司买的。 为什么要从黑石基金公司转手购买呢?因为,日本所有者不相信中国企业和中国的投资公司。结果这一种不相信,使得中国企业在收购中,多付出了不少冤枉的钱。譬如北海道的星野度假村,当初它卖给美国黑石基金公司是130亿日元,豫园商城从黑石基金公司手里买来时是183亿日元,多付出了53亿日元,也就是多付出了3亿元人民币的冤枉钱。 上海有一个全国唯一的中日交流组织,叫上海海外联谊会中日分会,这个中日分会在12月2日举行了成立一周年的大会。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原主任赵启正先生到会作了一个基调讲演。在恳亲会上,中国企业和日本企业的老总们一起探讨了中日并购的问题,大家认识到一点:由于社会文化与企业文化的不同,导致了中日两国在并购过程当中会出现很大的思维差异,往往是中国企业有钱咄咄逼人,而日本企业是唯唯诺诺谨小慎微,结果使得两国的企业很难达成交易共识。所以,在中日并购中,很需要有一个理解日本企业文化,也了解中国企业文化,而且语言又通,双方的人脉关系有很齐全的这样一个中间人或者中间机构,来做双方的沟通协调,只有这样,才能消除隔阂,促成合作。 日本有许多好技术好产品,有许多后继无人的精品企业,中日并购前程无限,但是要并购到好企业,必须记住四个字:真诚!耐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