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收回来的一步

人常说泼出去的水走出去的步,无法再收回来。这的确是常理,但也不尽然,我的征程中,就有收回来的一步!

那是插队大潮来临之时。那段时间,同学们都在议论自己下一步的去向很是热闹。我自然也不例外,每天都与同学们一块讨论上哪里去。一天,我从学校回家,路上遇到了县武装部刘部长。刘部长曾是我父亲的老部下。那年父亲转业去钢铁厂。因钢铁厂正在生产军用特殊钢材,故父亲顾不得我们就先行走了。而我们则在母亲的带领下随后赶去。据说厂家属区的房屋尚未盖好,故已经走在半路上的我们只好按照组织安排先在泸州军分区招待所暂居。已经在县武装部工作的刘部长,当然我们叫刘叔叔,闻知后就把我们接到武装部住了下来。所以我与刘部长自然很熟。

见到刘部长后,我自然如同往常一样叫了声刘叔叔。刘部长应了一声,问我现在上学都学些啥子呢?我答不学习了,都等着插队去了。刘叔叔上上下下打量我一下说“嗯,是当兵的好料子。去当兵吧”。当兵,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呀!生在部队大院长在部队大院的我,造就被父辈们当兵为人民打江山的事迹感动的不得了。打小心里就想着长大了就向父亲那样当解放军去。今天刘叔叔突然提出我能当兵去,我高兴的马上缠住“刘叔叔刘叔叔,我就喜欢当兵嘛。那我啥时候能去当兵呢?要不我像现在就跟你走。” 刘叔叔哈哈一笑说你说的简单了“起码你爸爸妈妈的同意吧”。

“没的问题,没的问题,我爸爸妈妈早就说过了,要我到解放军的大熔炉中好好锻炼锻炼呢”。

“那,今天你回去征求你爸爸妈妈的意见。如果他们都同意,二天你就来找我。我给你说具体怎么搞。”“谢谢刘叔叔谢谢刘叔叔。明天我一定去一定去”。 我高兴的连蹦带跳的回了家。先给母亲说了此事。母亲听了后没有说啥,只是说得问问你爸爸。

得问我爸爸,我就有点泄气。为啥呢?不是怕我爸爸不同意,而是我爸爸那段时间就不在。那我爸爸上哪去呢?那时正是三线建设热火朝天的进行中,作为专区粮食部门负责人的父亲,一直在各个工地之间来回奔波,解决突然增加的建设大军的用粮用油等问题。忙!即便偶尔回家一次,也是呆一会就急匆匆的走了。那是国家大事呀,耽误不得。所以我一听母亲的话,有些泄气,因为我知道父亲肯定晚上不会回来,那我明天去找刘叔叔怎么说呢?

这一晚上我就翻过来调过去的就没有入睡,就想着明天找刘叔叔说啥呢?天明了我终于想出了好主意。急忙起来吃了早饭就出了门,连母亲说啥我都没有听见。出的门来,就不是如同往常赶赴学校与同学们在议论插队事宜了。而是快步疾走的赶赴武装部。

很快就到了武装部,跟门卫说找刘部长,门卫也认识我,故没说啥挥了挥手就让我进去了。进的院子我就听到刘部长在办公室正与谁大声说什么呢,我三步并作两步到了门口,刚想迈腿就进,一想这不是当兵来了嘛,哪能再如同过去那样来叫声刘叔叔推门就进呢。于是我先扯扯衣角,喊了声“报告”。屋里顿时不说话了,接着有人说了句“进来”,但不是刘叔叔的声音。

我进去后,刘叔叔看见是我,哈哈哈的说了句“嗨,还真像个当兵的样子啦。还知道进门前喊报告啦。”

我腼腆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刘叔叔说“你爸爸妈妈都同意啦”。 我赶快按照事先想好的说“没有啥子问题,他们都同意。我爸爸妈妈早在我才上小学时就经常叮嘱我好好学习,掌握科学知识,长大当解放军保卫祖国。我一直是按照他们的教导认真学习。这不我长大了,就该兑现承诺嘛。”

刘叔叔还是笑了笑说了句“如果他们都同意,那就没得啥子问题喽”。逐指了指在屋里的一位叔叔“你就找你吴叔叔,让他给办就好了”。我赶快说了句谢谢刘叔叔谢谢吴叔叔。

吴叔叔,以后我知道他是负责征兵的科长。吴叔叔把我带到他的办公室,拿了一张纸,写了我该办的事。说你就把这些材料办好了就行了。我一看,太简单了,不过就要学校出个证明我是哪届哪班的,再就没有了。我写过吴叔叔几近小跑的回到学校,找到辅导员老师很快就把证明开出来了。几位同学看见我招呼我我都点头示意但又返回武装部把证明给了吴叔叔。吴叔叔看了看说你可够快的,下班时给我都行,然后告诉我“等通知体检吧,其他材料我们会找有关部门调取的。”

经过一番程序,我就穿上了攒个新新的军服,当然,没有领章帽徽。那几天我就穿着到学校区转一转走一走,那可是引来无数眼光当然眼光里包含的啥成份都有,不过,管啥眼光啥成份,我也不在乎!要强调的是,当时并不是我一个人,还有一些同学也是如此。

也许有人问你这入伍就那么简单?嗨嗨,就是那么简单,以后我当然知道了,这里面大量的工作都是刘叔叔吴叔叔他们操作的就不一一详述了。我要说的是,那我父亲是啥态度呢?前面说过了,我父亲为三线建设工程忙得很,就在我运作这段时间,他极少回来,即便回来也是打个盹又走了。一直到有一天,父亲路上偶遇刘部长,两人一交谈,父亲方知这件事。当过多年军人的父亲向来做事果断雷厉风行。他当即告诉刘部长这事不行。原因很简单“现在上面要求学生都去插队,让他去当兵不妥当。再说这个娃娃需要到农村好好锻炼!”

当然刘部长是听父亲的,一来是我父亲,二来是他老首长嘛。所以,当年我的从军梦就此打住。 我得知父亲不许我当兵去是在父亲与刘部长见了后的一个夜晚。当然这期间围绕着我当兵的事都发生了些啥变故,我是一点也不知道的。如今回想起来,有些蛛丝马迹但我被当兵的好消息早烧的不知天高地厚了,比如辅导员看见我整天穿着军服趾高气扬在学校游荡,有次说了句“看你娃儿嚣张的样,还不把军服脱了。把军服穿坏了,以后还得赔当(四川话赔偿的意思)呢。”我还不以为然,心想这就是我的衣服还赔啥当呢。以后当然知道原因了。

那天晚上都后半夜了我正睡的香,父亲来到我的床前把正做着从军梦的我给叫了起来。望着父亲那副疲惫但又严厉的面孔,我一时还没有摸着头脑。

父亲不等我穿好衣服,就是那套自打拿来我就一直穿着的军服,即告知我当兵不用去了“你的去向,和同学们一样,插队去。而且,你要回到陕北老家去插队。”我闻听就激怒了,但打小养成的畏惧父亲的性格,我没敢叫喊,只是说我已经给刘叔叔说好了人家也都给办好了“你说不去就不去了,怎么给人家回话?”父亲说这不用你担心“我已经给你刘叔叔说好了!” 我还不死心,追问那为什么?父亲说很简单,一来学生们都是去农村插队,这是中央政策谁也不能违背也没有例外,二来“你如今最缺乏的是农村生活的锻炼!不是别的!”

面对严父,我再不敢吱声了,直觉的从头上浇了一盆凉水,不,冰水。浑身都凉透了。我只敢喃喃的说那这衣服被装怎么办呢?父亲说我都给你刘叔叔说好了“抽空你给送回去。另外,就不要再穿这新军装了。我的那些旧军装还不够你穿!”

我还能说什么呢!第二天,我连早饭都没有吃,无精打采的来到了学校,当然也不穿那套新军装了。见了辅导员说明了此事,辅导员哈哈说我早知道了“不然我能说你不要再穿新军装了”。辅导员见我一副不解的样子,这才说我父亲、吴叔叔先后到学校来说明了情况。辅导员还特别告诉我“你爸爸说了,要你娃儿回你们老家去插队呢!”

1969年4月初,按照父亲的要求,我从天府之国动身到陕北山村插队锻炼一直到1972年4月,整整三年的乡村生活,坦诚的说,真正使我懂得了许多过去不懂的道理,艰苦的生活也把我磨练成为一个刚正不阿的黄土地汉子。对我走好以后征程的每一步都有着极大的催动作用!我的一些作品中也曾提及这件事,就不多啰嗦了。

至于那套被装军服,当我遵父命去武装部送还时,刘叔叔大手一挥说当兵是到毛泽东思想大熔炉锻炼,插队也是到毛泽东思想大熔炉锻炼。就不退了,也算是个纪念“这件事我会告诉你爸爸的。拿上,好好插队去吧”!我感谢了刘叔叔吴叔叔他们,就拿回来了以后随着我的革命征程,它们都陆陆续续完成了陪伴我的光荣使命,成为历史刻痕的一部分。

唯有那件军服上衣,我到延安市林业局工作期间,有一次我不顾家人劝阻硬拿出来穿了几天,结果洗了搭在走廊里晾着时被第三只手“取”走了!甚有遗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