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南起义才是奠定朱德军事统帅地位的武装起义

从军队体制来说,朱德一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统帅。从192854日朱德成为中共第一支主力红军——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军长那一天起,他由工农革命第四军军长,到中国工农红红军第四军军长(这时还没有中共武装部队的总司令),再到红军第一军团军团长、红军总司令(第一个总司令)、八路军总司令、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中国人民解放军首任国防部长,十大元帅之首,他在中共军事历史上的统帅地位可说是独一无二的。而奠定他这一历史地位的,是湘南起义而不是南昌起义。
有些中共党史、军史、革命史著作、文章,把朱德称之为南昌起义的“主要领导之一”,正规的党史及朱德悼词则模糊地称“朱德参与领导”南昌起义。有一位“历史学者”林蕴晖在一编叫做《朱德的感喟》(载王家声主编《史家随笔》,世界知识出版社20141月第一版第7页)的文章开头写道:“朱德是1927年南昌起义的主要领导之一(南昌起义主要领导人排名是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作者没有注明这个排名的出处来源。
但据笔者考据,事实上,南昌起义朱德只是个参与者,部分部队的指挥员,不要说主要领导者,从整个起义决策的角度来说,朱德甚至连起义“领导者”都说不上!因为:当时朱德的职务是第九军副军长,实际指挥着南昌公安局的警察一部和第九军一个营的兵力。在中央起义前敌委员会成员里,没有朱德的名字;在起义总指挥部和前敌指挥部里没有朱德的名字,在起义参谋团里,没有朱德的名字,甚至在中共与国民党左派联合组建的“革命委员会”25个成员里,也没有朱德的名字(后来在南下途中补充了一个朱德的名字,但此时革命委员会已失去决策作用)。一个在所有关乎起义全局的组织机构里没有名字的人,何来“领导者”的身份?又何以成为了主要领导人呢?
朱德在南昌起义过程中,主要指挥三河坝阻击战,尽管他附出了艰辛的努力,他仍然是个失败者。他所指挥的二十五师,由三千多人一路走麦城,最后只剩下七八百人到达江西的大余。其伟大功劳在于他保留下了这八百壮士火种,成为他后来翻身走向胜利的本钱。
但湘南起义不一样,它是在中央高度关注下,在中央委派的领导人毛泽东没有到职的情况下,朱德自觉承担起起义总指挥的职责,在当地党组织的配合下,在广州起义余部、秋收起义余部协助下,取得武装起义、建党建政、分田分地的巨大胜利。尤其是他率领一千余人(南昌起义800人,收编制广州起义200人),打成了一万多人上井冈山,简直就是个伟大奇迹!这在中共工农武装起义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他率领湘南起义发展起来的一万余人与千余人的毛泽东部整编成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打下了创立红军第四军中共第一支主力部队的坚实基础。从朱德担任了红军第四军军长以后,他便一直处于中共军事指挥的核心地位,由红四军军长,到红军总司令、八路军总司令、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没有动摇过。所以说,湘南起义才是奠定朱德军事统帅地位的武装起义!
令人不解的是,所有史学著作都把朱德当作南昌起义的主要领导加以宣传,却对奠定他军事统帅地位的湘南起义的成就极少提及。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中共中央总书记xxx在朱德诞生10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首次对朱德“胜利地领导了湘南起义”作了客观的描述:“起义军南下失败后,在极端困难和险恶的情况下,他挺身而出,和陈毅同志一起,以非凡的英雄气概和革命胆略,率领起义军余部,冲破千难万险,转战湘粤赣边境,保存并发展了这支革命武装。1928年1月,他们在地方党组织配合下,胜利地发动了湘南起义,把武装斗争和农民运动结合起来,在农村进行建立革命政权的尝试。4月,朱德同志率领南昌起义军余部和湘南起义农军共万余人开赴井冈山,与毛泽东同志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组成了中国的第一支主力红军——红军第四军,他任军长,毛泽东同志任党代表。这次胜利会师,大大增强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力量,在中国革命历史上具有重大意义。” 这才是历史的真实。而xxx对朱德参与南昌起义的经历描述,只有一句话:“大革命失败后,他参与领导南昌起义。”([face=Calibri]xxx《在朱德同志百周年诞辰纪念会上的讲话》。原载《回忆朱德》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5月第一版第11—12页。)[/face]即便这句话,xxx也只是不得已沿袭旧说而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