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从今天开始,我们将推出崭新的系列文章军事解密。与其他军事历史类文章不同,军事解密 不仅将为读者揭开军事历史的谜团,更将着眼于挖掘隐匿于军事历史之中跌宕起伏的人物故事和生命轨迹。除却解密性、知识性、趣味性之外,人文情怀将是军事解密不同于其他军事报道的特色。

依靠中国军网独有的资源优势,编辑拟从传奇人物、武器装备、经典战役等诸多角度,为您呈现别具一格的军事历史报道。

作为本系列的开篇,本期军事档案将为您还原历史中一个特殊的群体。为了共同的信仰,他们不惜背负汉奸卖国贼的骂名隐匿于敌人内部,他们置生死于度外与敌人周旋,他们用智慧与勇气演出了一部部惊心动魄的谍战大戏。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红色特工。

袁殊绝无仅有的五重特工,将日公馆变为我党情报据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1927年袁殊北伐途中摄于皖赣边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伪装者》中的明楼
(明楼的原型即为袁殊)

在特工历史上,双重乃至三重特工都并不鲜见,但五重特工却可谓独一无二。在我党特工史上,一位叫做袁殊的红色特工除为我党情报系统工作之外,同时兼有中统、军统、侵华日军以及青红帮成员等多重身份。是我党历史上唯一的五重特工。

那么,如此具有神奇色彩的身份又是如何建立起来的呢?

1929年,原本是国民党成员的袁殊开始专攻

新闻学并接触进步思想。不久后,他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参加中共中央特科,在我地下党负责人之一潘汉年的领导下从事情报工作,晋升为 红色特工。

在 新声通讯社工作期间,凭借其出色的外交能力和强大的人际关系网,袁殊认识了日本驻沪领事馆的副领事,成功打入日方情报机构,这也使他获取的的涉日消息又快又准。为了开拓情报来源,袁殊还加入了青红帮,成为可以和杜月笙等人平起平坐的通字辈兄弟。抗战爆发后,由于与日本领事馆关系密切,袁殊得到了国民党特务头目的重视并获得了军统身份,后来他还出面组织了兴亚建国同盟,俨然成为了一个小汉奸头目。至此,袁殊凑齐了共产党、国民党中统、军统、日本和青红帮的五方背景。

当然,这些身份都得到了我地下党负责人的批准。

利用遍布各个派系的情报线索,从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直至1946年,袁殊在我地下党负责人的导演下,演出了一场场出色的情报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日本领事馆

在八一三淞沪抗战期间,袁殊置生死于度外,深入日军阵地侦察,把军事情报毫无保留地提供给我地下党组织。袁殊打着岩井公馆的招牌,利用岩井英一的钱为我党组织设立电台、提供活动经费。彼时,岩井公馆几乎成为我党的情报工作据点。

此后,袁殊又担任了一系列伪职,如清乡政治工作团团长、江苏省教育厅长等。在此期间,袁殊交给日本人的情报均为精心挑选,并无特别价值的信息,但他从日本人那里获得的情报却弥足珍贵,其中包括1939年英法企图牺牲中国对日妥协的远东慕尼黑活动、苏德战争爆发后日本战略动向的变化、日伪内部的人事更迭、苏南日军的兵力部署和清乡行动具体时间……

根据这些情报,党组织建立了通往根据地的秘密交通路线,救援出大量被俘的我方人士,其中还包括袁殊亲自救出的鲁迅夫人许广平;掩护潘汉年、范长江、邹韬奋等人进入根据地。由于情报及时,粟裕部队成功跳出了日伪合围的篱笆墙。

背着汉奸叛徒卖国贼的骂名,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五重特工袁殊在隐蔽的战线上为抗战事业做出了极为重要的贡献。

熊向晖---胡宗南亲信,毛泽东称他一人可顶几个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年轻时代的熊向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号目标》中的熊向晖

熊向晖出身于官宦世家,就读于高等学府清华大学;他心思缜密,才华横溢,得到了国民党高官胡宗南的赏识,仕途一片光明,但却为何甘心冒着生命危险深入虎穴,为我党提供了价值不菲的军事情报,并帮助粉碎了闪击延安的特大阴谋?他到底有何雄才大略,为什么毛泽东都称赞他一个人能顶几个师?

1939年,熊向晖被调到胡宗南身边,一路从侍从副官升任到机要秘书。尽管得到胡宗南等国民党高层的赏识,但是事实上,早在两年前,熊向晖就已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

在清华大学期间,熊向晖接触了进步思想,成为了学生抗日团体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的骨干。在先锋队中,熊向晖学习并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逐渐完成了从富家子弟到进步青年的转变。

遵照周恩来的指示,熊向晖到国民党胡宗南的部队服务,并逐渐成为胡宗南的亲信。在此期间,熊向晖冒着生命危险为我党提供了多份价值不菲的情报。其中的一份情报更是粉碎了胡宗南部队闪击延安的阴谋。正因这一壮举,毛泽东称他一人可顶几个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周恩来总理与熊向晖(老年)的合影

随着抗日形势逐渐明朗,国民党对我党的敌对情绪日渐高涨。1943年,蒋介石密电胡宗南借共产国际解散良机,闪击延安,行动绝对保密。胡宗南完成布置后,正式确定了进攻边区的时间。然而,令胡宗南和几乎所有国民党高层震惊的是,行动开始之前,胡宗南收到朱德的明电:当此抗日艰虞之际,力谋团结,犹恐不及,若遂发动内战,破坏抗战团结之大业,则陷国家民族于危难之境。原来,国民党的作战计划很早就由熊向晖传出。党中央及时拟定了这个类似空城计的作战方案,一方面揭露国民党挑起内战的罪行;另一方面从其他地区抽调兵力,保卫延安。

因为有了情报工作的保障,虽力量相差悬殊,但我党时常能够给敌人以沉重打击。胡宗南的部队陷入一团泥沼之中,非但没能给共军以毁灭性打击,反而损失惨重。

1949年,熊向晖接到周恩来的邀请,来到中南海。张治中等原国民党高级官员亲切地问:这不是熊老弟吗?你也起义了?周恩来随即解释说:他可不是起义,他是归队。

从1939年到胡宗南身边工作到1949年正式回归,间隔的是11年的漫长岁月。11年,对人的一生来讲可以做很多事情,而熊向晖却一直压抑着个人愿望,为党默默工作,用那个时代的词汇来表述,就是面向黑暗,怀揣光明 。

事实上,与文中所述的熊向晖、袁殊、鲍君甫等人相同,在黑暗之中坚守信仰,在隐蔽战线上孤军作战的红色特工不胜枚举。

笔者曾在对红色特工的采访中看到这样一段对话:

问:与魔鬼共舞,同死神战斗,您有没有害怕过?

答:在敌人身边,恨不得晚上睡觉都睁着眼,但是心里装着党就觉得踏实。

问:抗战中背负汉奸头衔,差点被群众锄奸,后来又蒙受不白之冤,有没有感觉过委屈?

答:选择了党,选择了人民,就要忠诚于自己的信仰,就要经得起考验。

或许,这就是 红色特工共同的心声。

在这里,让我们向所有为了信仰,奋战在隐蔽战线上的特殊勇士致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