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夜间地下工作者,25年来默默保护着2400万人

这些夜间地下工作者,25年来默默保护着2400万人

你可能从没见过停运后的午夜的地下铁。

我叫肖桂海,

1992年进入上海地铁,

成为一名轨道探伤工人。

我的工作是每天晚上检测钢轨有没有损伤。

25年里,

我晚上工作,

白天休息,

几乎没看到过早上八九点的太阳。

我所在的团队负责地铁1、2、3、4和12号线,

2016年检查出306处伤,

避免了多起潜在的事故。

上海有2400万人口,

地铁每天的客流量超过1100万,

钢轨一天平均被碾压200多次。

高强度的工作下,

钢轨容易产生裂痕,

严重的话会折断,

所以每天晚上都需要检查。

黄色小车是我们检查钢轨的工具。

架在铁轨上推着走。

塑料桶里要加水,

就像医院里做B超一样。

一晚上要走4公里,

最长的有6公里。

25年里,

我走了将近40000公里的路。

我看到的地铁隧道总是黑漆漆的。

但也看过不一样的上海夜景。

每天午夜,

最后一班地铁入库,

我们就开始工作了。

先到梅陇基地集合,

然后出发去不同的站点检查。

通常一根钢轨需要两个人配合检查,

确保检测结果更准确。

检测到的重伤轨要换下来,

标记后可以作为伤损样本保存,

再进行研究。

记得九几年发现一个重伤轨,

在2号线中山公园到娄山关路这一段,

钢轨几乎要折断了,

当时抢修了一个半小时。

刚开始工作时,

下隧道是有点害怕的,

黑暗中比较恐怖。

我记得第一次做探伤,

到夜里1点就开始困了,

但后来的25年里,

每天都是日夜颠倒,

慢慢也就习惯了。

哪怕是周末,

也要到凌晨3点左右才能睡着。

在上海,

像我们这样的探伤工人大概有三十几个。

这份工作责任很大,

但也比较枯燥、寂寞。

我现在带着5个徒弟。

年轻人肯做这份工作的不多,

毕竟日夜颠倒,

谈恋爱的时间也没有。

下班一般是凌晨三四点,

回到家有时候天也快亮了。

25年里,

我没怎么和家人一起吃过午饭,

对家里的贡献也比较少。

如今我儿子也在地铁公司工作,

他是开轨道车的。

听说,在外面提起我的时候,

他还是蛮自豪的。

这些夜间地下工作者,25年来默默保护着2400万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同为国家建,(父辈为我们努力)老哥为了下一代!努力吧!撸起袖子加油干!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4楼故剑

2楼 bbcbacc
同为国家建,(父辈为我们努力)老哥为了下一代!努力吧!撸起袖子加油干!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向您以及您的同事们致敬

普罗大众的高尚,就是通过这样朴实的劳动体现出来的,致敬!

感恩千千万万像您一样的守护者~~因为你们所以我们才能安逸。

中国之所以有今天的成绩,不在于庙堂之上,不在于慷慨疾书之中,正在于文中普通不起眼之处。佑我中华,万古流传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