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兵忆抗战岁月:日本人最怕清理战场

老兵王杰向记者讲述他的抗战岁月。 马义恒 摄


王杰,1919年出生于河南郑州庙李镇西史赵村。记者在造访这位冯玉祥部队中普通的汽车兵的期间,老人回忆最多的就是“日本人都感慨中国人不好打”,“日本人最害怕清理战场,因为随时都有受伤士兵与他们搏命。”

王杰1937年正式入伍,成为冯玉祥部队中一个普通的汽车兵,大半辈子与汽车“并肩作战”,直至61岁退休。“看着日本人在我们的地盘上撒野,我就是想当兵把他们赶出去。”记者按照约访时间,来到王杰老人的家里,听他讲述抗日战争年代那段不平凡的经历。虽然岁月远去,但这位老人仍能通过流利的讲述,清晰地向人们呈现抗战岁月的激情与使命。

1934年,15岁的王杰偷偷溜出家门,投奔冯玉祥的部队,但因为年龄不够未能通过。他不服气,又跑到陕西临潼,参加张学良的东北军。这次虽然谎报年龄,但个子太矮,仍未能入选。带着遗憾回到郑州的王杰,对于参军仍不死心。1936年,听说开封驻扎了一个汽车排,招押运兵,他再次尝试,终于圆梦,成为了一名汽车运输兵,最后到了冯玉祥的部队。“终于成为一名正式的抗日兵了。”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随着战局的变化,像王杰这样当时为数不多的汽车兵,就派上了大用场。他们的主要任务有两项,一是运送军用物资,二是运送负伤的士兵。“战火烧到哪里,我们的汽车就开到哪里”。淞沪会战之后,日军向我国南京推进,南京保卫战爆发,“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30万南京同胞死在了日军手上,可惜我们还是去晚了。”王杰讲述这段历史时,不禁眼圈湿润。

当王杰所在部队赶至南京周边,战役已经结束。为了转移日军的注意力,解救南京危机,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下令“引狼上岸”,把日本人从南京吸引出来。讲到这里,王杰伸出大拇指,一定要给“引狼上岸”计划中牺牲的战士致敬。他动情地说,那些都是真汉子,真正的爱国青年,真正的军人,当他们的汽车团赶至要转移走那些受伤的或者落单的士兵时,大部分都不愿意撤离。“他们要求我们带走他们手中的枪,给他们脸上、身上抹上血,留下10个手榴弹,他们说要跟日本鬼子同归于尽。”王杰称,几十年间,他还是总能听到那些战士们的呐喊声--“中国万岁!我杀死一个够本,我杀死两个赚一个!”

自全面抗战爆发,王杰随所在汽车兵团先后转战上海、南京、武汉、长沙、衡阳等地,肩负着军需后勤保障的任务。虽然抗战前期节节败退,但王杰回忆道,“虽然我们开始没有取得战役胜利,但连日本人都感慨中国人不好打。中国青年冒着机枪冲,死都不投降。日本人最害怕的就是清理战场,因为随时都有受伤士兵站起来与他们搏命。”

1940年初,接到团部通知,王杰所在的部队前去支援昆仑山的抗战队伍,在西宁至柳州的道路上,王杰和两个战友驾驶3辆卡车,执行运输任务。途中,突遭日军飞机空袭,两个战友牺牲,王杰幸运地躲过炮弹,但也被一丈多深的泥土掩埋,多亏当地群众将昏迷的他送至医院救治。经过两个月的康复后,王杰归队继续坚守在后勤一线。

抗战期间,王杰曾3次从死亡边缘被拉回来,每次出院,他都是第一时间返回部队,虽然盆骨、胳膊、腿部经受重伤,都没能阻挡他继续驾驶运输车。当记者问他上战场怕不怕死,王杰坚定地说:“怎么会怕死?我是爱国青年。现在还能活着我真是幸运,侵略者侵略我国家,赶走他们让我死几遍都成。”

1942年4月,日军占领缅甸,切断了盟军向中国运送物资的滇缅公路,为了突破敌人的封锁,盟军改道从印度空运物资支援中国。由于飞机的运载能力有限,时任中国战区总参谋长的史迪威主持修建了一条连接印度和中国的公路。王杰受到征召,来到这里参与了这条被称为“生命补给线”的运输任务。其间,因为驾驶经验丰富,他被调往印度加尔各答,协助美国教官当助教,培训中国青年远征军。王杰任教的七八个月间,带出了300多名远征军汽车驾驶员。

如今王杰已经成为一个耄耋老人,虽因旧伤复发被困床榻,但依然思维敏捷,嗓音洪亮,笑声格外爽朗。他笑称:“中国军人怎能被病魔打倒,当过兵就得有当过兵的样子。”话语间,他给记者唱起了年轻时的抗战歌曲,“前面有勇敢的义勇军,后头有全国的老百姓,我们不是孤独的人……”声音一声比一声高亢,老人紧握拳头,眼神格外坚定。

在采访中,数次回忆起当年的抗战岁月,王杰为同仇敌忾取得战争胜利而欣喜,为战火下牺牲的战友和无辜百姓而抽泣。采访临近结束,老人整理了衣帽,郑重地告诉记者:“能够成为一个士兵,赶走侵略者,这辈子真值!如果有下辈子,如果还有外来者侵略中国,下辈子绝对还要当兵,保家卫国。”(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