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军事模型界之内,著名插画家森永洋曾经出版过一本漫画集《装甲传说》,以卡通笔触描绘历史上坦克战争的种种趣闻轶事。书中,颇为耸人听闻的一页引发了军事爱好者的强烈反响、口水仗一度此起彼伏:“虎王坦克是如此庞大,以至于有的斯大林坦克车组一看到它就跳车逃跑”!

▲森永洋描绘的插画,描述苏军斯大林坦克的乘员在看见虎王坦克之后跳车逃跑,详见左下角

原因很简单:众所周知,德军的虎王坦克和同时期的苏军斯大林JS-2坦克可谓不分伯仲、互有长短,都无法完全压制对方。更何况这对冤家碰头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苏联红军正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德国本土进军,正可谓所向披靡、气势如虹,怎么可能被德国坦克吓破了胆呢?

实际上,森永洋的漫画并非空穴来风,“虎王”吓跑“斯大林”的战斗,记录在《武装党卫军装甲战1943-1945》中,当事人是党卫军上尉弗里茨·考尔奥弗,来自著名的党卫军第503重装甲营。



▲ “虎王”吓跑“斯大林”的战斗,出自《武装党卫军装甲战1943-1945》

这个故事要从1945年2月说起,当时,曾经不可一世的德国军队已经大难临头。在东线战场上,苏联军队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反击,眼看着就要将德军赶回德国国内。2月4日,大批重兵部队包围了德军据守的阿恩斯瓦尔德。当时,这座小城里还有约1000名来自不同作战单位的德军士兵和5000名平民。德军当然不肯坐以待毙,在城内坚守的同时,城外也在为解围做准备。



▲正在重演阿恩斯瓦尔德战斗的外国军迷

2月7日,斯塔加德城的党卫军第503重装甲营派出弗里茨·考尔奥弗上尉,带领三辆刚刚修复完毕的虎王坦克,火速赶往阿恩斯瓦尔德救援。



▲党卫军第503重装甲营的虎王坦克

经过一番周折,这只小部队在第二天凌晨抵达阿恩斯瓦尔德以北的雅各布斯哈根,这里是党卫军第11装甲师旗下的“赫尔曼·冯·萨尔扎”装甲团1营指挥部的驻地。此时,有报告指出苏军正朝着波罗的海方向前进,大批德国难民正面临着被苏军切断的危险。于是在2月8日清晨,装甲营指挥官命令考尔奥弗:“率领一辆虎王坦克和维尔德上士指挥的三辆突击炮前往齐根哈根,再跨过伊纳河桥前往小希尔伯尔,在那里阻击苏军进攻部队。”



▲德国占领时期的小希尔伯尔镇,也就是今天位于波兰境内的Suliborek镇,镇子的西面就是考尔奥弗上尉所说的伊纳河

考尔奥弗上尉立刻受命向东出发,他回忆说:“我们从位于雅各布斯哈根南部的装甲营指挥部出发,开上伊纳河西岸的小山山顶,这里视野开阔。在明亮的阳光下看到了可怕的一幕:伊纳河东边苏军一眼望不到头的车队正源源不断沿着河岸开进,车队中有坦克、大炮和其他各种车辆,甚至还有马拉车。。。如果让它们继续前进的话,他们将到达波罗的海沿岸,切断我们还在库尔兰苦战的部队的海上撤退道路。”

指挥突击炮部队的维尔德上士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装甲兵,他和考尔奥弗上尉都想尽快发起进攻。不过,此时敌我双方实力实在太过悬殊,贸然强袭将是死路一条。于是,维尔德上士返回指挥部求援。



▲位于伊纳河东边,南北走向的DW151号公路,很可能就是考尔奥弗上尉所描述的苏军前进道路

不久之后,考尔奥弗上尉等到了另外两辆虎王坦克、10辆突击炮以及整整一个连的伞兵部队,赶来增援他筹划的进攻行动:“我们的装甲战斗群在中午时分开始向齐根哈根进发。在抵达伊纳河河岸之前我们不得不停下来清除齐根哈根镇外的敌军反坦克炮阵地。伴随的伞兵们则沿着伊纳河上桥梁的道路两侧前进。”

在一开始,这支进攻部队就便遇上了大麻烦,考尔奥弗上尉回忆说:“我们与沿着同一条道路向大希尔伯尔推进的苏军迎头碰上。突击炮和苏军反坦克炮展开激烈对射,但由于道路的起伏较大,体型低矮的反坦克炮和突击炮都仅有一小部分轮廓露出非常难以命中,双方的炮弹都落在离目标很远的地方。我们的进攻因此陷入停滞。”



▲德军的三号突击炮,其低矮的身形虽然能够有效隐蔽自身,但是却不利于在起伏较大的地形中交战

这时候,轮到考尔奥弗上尉手下火力强大的虎王坦克上场了:“虎王坦克的车身较高,因此能克服地形的起伏干掉那门反坦克炮。我让突击炮车长告知我反坦克炮的确切位置,然后开上前去用一发高爆弹轰掉措手不及的反坦克炮。”



▲与突击炮相比,虎王的身形可算得上是牛高马大

在考尔奥弗上尉车组干净利落地打掉苏军反坦克炮之后,以虎王坦克打头阵的进攻部队,继续向公路方向推进。然而,不久之后,这只小部队遇到了苏军设置的第二道障碍:“正当我们感觉这次行动的胜利似乎就在眼前的时候,却发现前方的两座房子之间布置着一排肉眼可见的地雷。我试图呼叫工兵前来增援排除前方的地雷,但是没有得到回应。最后我头脑一热,决定自己下车排掉这些拦路的地雷。”

就在考尔奥弗上尉跳下战车试图清理地雷的时候,他看到一名不知名的伞兵少尉站了出来:“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幕要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他背着一个装满爆炸物的帆布袋,冒着敌方的子弹在街道上跳来跳去,最终奇迹般地用手榴弹和爆炸物清除了所有地雷!这真是让人难忘的情形,任何目睹了这一切的人都忘不了。”



▲一名德军伞兵部队的士兵,虽然在战争后期德国人已经不再实施空降作战,但是其精锐的伞兵部队依然活跃在战场上

这名大胆的少尉贡献还不止于此,他很快就发现了一座房子后面隐藏的虎王坦克死敌——苏军斯大林型重型坦克,根据考尔奥弗上尉的描述:“少尉发现一座房子后面藏着一个对我们的坦克有着巨大威胁的东西,他拼命向我们挥舞手臂并反复指向街道前方的岔路。我大概猜到了什么,于是命令装填手图斯克维茨更换穿甲弹。谢天谢地,我们的反应够快:前方视野中出现了一个炮口制退器——这只能是一辆约瑟夫·斯大林(JS-2)重型坦克。这辆俄国人的怪物坦克从50米开外的房屋背后出现,径直向我们开来。‘12点钟方向,穿甲弹,距离50,约瑟夫斯大林,瞄准炮塔和车体之间,开火!’炮手弗利茨·卢克斯踩下击发扳机。被打中的俄国坦克立刻停了下来,它的舱门打开了,我们车组开始欢呼。”

但是,考尔奥弗上尉清醒地意识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这辆JS-2坦克那可怕的122mm炮在还指向我们,现在可不是庆祝胜利的时候,我用尽力气喊道:‘你们疯了吗?再给它来一发!’接下来又是一次‘再来一发!’。这下子这辆斯大林坦克被打成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球,车内的弹药不断发生恐怖的殉爆。”



▲考尔奥弗上尉当天的对手,苏军近卫重型坦克11旅所配备的斯大林2型坦克

紧接着,考尔奥弗上尉发现在殉爆苏军坦克的左边又出现了两辆同型号的斯大林坦克:“这两辆坦克的车组多半是被同伴的惨状吓坏了,于是他们打开舱门跳出坦克,不战而逃!我们并没有向这两辆被遗弃的坦克开火,因为它们的炮管都向上抬起。显然敌方坦克乘员没有预料到会遇到我们,而且多半没有在如此近的距离上与虎王坦克面对面遭遇。”

就这样,考尔奥弗上尉的虎王车组收获了一对绝无仅有的宣称战果:一炮未发、逼迫两辆斯大林坦克的车组不战而溃、弃车逃跑!

此时此刻,德国坦克兵的心情非常愉悦:“伴随的伞兵们向我们兴高采烈地挥手,坦克车载无线电中也收到战友的祝贺。但我们还得继续前进,在燃烧的俄国坦克火势稍微小一点之后,驾驶员操作虎王坦克绕开它径直冲向前进中的苏军队列,将他们赶下道路,现在道路属于我们了,伞兵、坦克和突击炮向前推进,现在我们再一次感到胜利已经在自己手中。”

在随后的战斗中,虎王坦克又挨了两三发炮弹,但都被厚重的装甲弹开。考尔奥弗上尉指挥的这支部队冲到小希尔伯尔南方的公路上,将公路上的所有苏军统统赶下了公路。到了夜里,三辆参与进攻的虎王坦克在公路位置转入防御。



▲JS-2坦克的122毫米主炮在50米距离上完全拥有击毁虎王坦克的能力,但是苏军车组却弃车而逃!

第二天早上,德军总部命令考尔奥弗上尉带领着剩余的德军装甲部队对小希尔伯尔城镇东侧发起进攻,清除剩余的苏军部队。但是在这次进攻作战中,虎王坦克没有得到步兵的掩护。在发起进攻后不久,考尔奥弗上尉的虎王坦克就陷入了危机:“我希望其他坦克和突击炮能够跟随我们代替步兵为我们提供掩护。然而我们开到小希尔伯尔边缘时,发现除了我们的坦克外没有任何友军跟随。直到后来在医院里我才了解到紧随我们的克斯中尉的坦克被苏军击中起火,虎王坦克庞大的身躯挡住了后面突击炮的前进道路。我们在城镇边缘又等了1个小时15分钟,一直没有等来援军,于是开始缓慢地倒车后撤。”

在撤退的过程中,虎王车组遇上了大麻烦:“我们的撤退路线只走了一半路程就被一个俄国人用农具和板车临时构建的路障给挡住了。驾驶员试图慢慢绕过路障,但却不慎将左后车身掉进了路边的壕沟,这下我们的主炮指向天空,什么都打不着,车体机枪和同轴机枪也毫无用处。苏军步兵迅速靠近并试图搭上梯子爬上我们的坦克,我们对这一切完全无能为力。”



▲小希尔伯尔镇外的一道水渠,很有可能就是当年陷住考尔奥弗座车的位置,其右边刚好是一片农地,正好对应后续的描述

考尔奥弗意识到情况紧急,后退不成,只有向前冲一条路了:“我命令驾驶员门克将油门踩到底,通过右边农场之间的缺口开出城镇。这一开始似乎起作用了,但没等我们开出城镇车内就传来一阵巨响,紧接着腾起一团火焰,受此重击的坦克立刻停了下来。我向车内大喊‘马上弃车!’后从车长指挥塔跳下,正在此时炮塔又挨了一炮,将我左腿小腿以下全部炸飞了。我刚落地时坦克又挨了第三发炮弹。我仅看到一名战友跳车逃走,但实际上有两人幸存了下来。”

随后,身负重伤的考尔奥弗上尉,被赶来的突击炮乘员救起。在前往医疗站的路上,他看到了第三辆虎王坦克的结局:“第三辆虎王坦克的车长走到突击炮旁边,向我报告他的坦克完全故障了。我下令炸掉坦克的炮膛并将坦克烧掉。完成之后我们坐着突击炮离开了,我记不得突击炮上有哪些人,但他们在上午9点30左右把我送到医疗站。”

至此,进攻小希尔伯尔的三辆虎王坦克,已经全部报销,而考尔奥弗上尉也永远地与他的坦克兵生涯挥手告别。



▲被击毁的虎王坦克,尽管虎王的确皮糙肉厚,但是远没有达到无敌的水准

尽管考尔奥弗上尉所描述的虎王与JS-2坦克的对决非常有戏剧性,但是现存苏方资料中并没有详细的描述这次战斗。根据苏方的报告,阿恩斯瓦尔德地区的近卫重型坦克第11旅在2月8号到9号与德军作战时、大概损失了12-14辆JS-2重型坦克。此外,该旅的战斗日志上提到2月8日20:00左右,德军攻占了小希尔伯尔。因此,基本可以判断出虎王和JS-2之间确实发生了遭遇战。

不过,历史真相是否正如考尔奥弗上尉所描述的那样,尚有待苏军资料的进一步发掘。



▲今天的波兰小镇Suliborek,昔日硝烟弥漫的战场早已消失不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