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抗日女战士郑英晚年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抗日时期的新四军战士郑英。

1927年11月,郑英出生在江苏省盐城市。1941年6月在盐城参加新四军,小小年纪的她上前线抢救新四军伤员、到敌占区南京侦查日军情报,在炮火纷飞、枪林弹雨的战场上顽强抗战。

13岁加入新四军 陈毅为她更名勉励其成为英雄

1940年11月底,由陈毅率领的新四军在盐城创办了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第五分校,陈毅任校长兼政委。抗大五分校位于省立盐城中学,距离郑英家只有步行10分钟的距离。当时不满13岁的郑英就经常去抗大帮助新四军送洗衣服、做服务,新四军女兵给她讲革命道理,渐渐点燃了她内心参加革命的火种。

1941年6月7日下午,新四军张茜大姐(陈毅军长爱人)和路力行大姐(抗大五分校政治部主任余立金爱人)对她说:“小妹妹,今晚你在家等我们,不要睡觉,夜里12点钟我们来接你去参加新四军,听到门敲响三声你就开门出来。”那天晚上夜深人静,小郑英兴奋地望着窗外的星空静静等待着,突然三声门响打断了沉静,她在月光下轻轻打开家门,看见张茜大姐和路大姐还有一位男同志来接她当兵,张大姐低声对她说“小妹妹跟我们走吧”。就这样她和父母弟妹不告而别离开了家。穿上新四军军衣走进了夜行军部队,郑英踏上了抗日革命的征途。首长看她年小机灵,就让她留在新四军军部当通讯员。

陈毅军长问她几岁了,叫什么名字,她回答首长“我叫郑桂清,今年13岁。”陈军长笑着对她说:“我给你起两个字的名字好不好?就叫郑英吧,英雄的英,你要做英雄呵!”从此,首长和同志们都叫她郑英……

担任卫生员 上前线冒死救伤员

1941年7月,新四军军部反“扫荡”从盐城撤离向阜宁转移,郑英随军部在滨海一带打游击战,1942年军部转移到阜宁县。由于日、伪军对新四军进行扫荡,新四军伤员多,郑英被安排去了军部直属卫生队。她上战场,在前线急救伤员,跟着队长边干边学。前线阵地离鬼子很近,只有二三百米,郑英她们担任战场救护,首先要快速把前线阵地存活的重伤员抢拖下来,护送到相对安全地方进行急救包扎处理,四肢骨折的伤员,用自做的夹板进行固定,头部、胸腹部负伤的重伤员转送去后方医院救治。

由于当时敌人的军事包围与经济封锁,部队的药品和医用器械来源十分困难,没有抗感染药品和酒精,就用盐水消毒伤口,伤员换下来的纱布绷带洗干净再用,没有条件消毒。在换药的时候,有的伤员伤口感染都化脓长蛆了,郑英就用镊子一个一个地夹出来。

爬下水道躲避敌人搜查 孤身一人完成侦查任务

1943 年1月,新四军军部转移至盱眙县莲花塘,郑英从军部调入新四军第二师师部任班长,住在半塔集大刘郢,罗炳辉是他们的师长。新四军第二师是抗日战争时期坚持华中抗战的新四军主力部队,淮南津浦路东抗日根据地与侵华日军总部所在地、汪精卫的伪国民政府首都隔江相望,处于敌伪军事政治中枢的卧榻之旁。

为了掌握南京方面日军情报,在六合打游击时,部队首长派郑英和刘竹清两人去南京执行侦察任务,但是在敌占区南京江边码头,日军控制封锁了码头设置路卡,对所有进出码头的人逐个进行严格搜查验证身份,情况紧急。“我们只能走地下了。”郑英对刘竹清说。郑英身材瘦小很快钻进了码头附近的阴沟洞(下水道),但19岁的刘竹清是位男同志,身材高大些,没能钻进去,郑英只能一个人去完成任务了。

在黑暗潮湿、脏臭的地下沟道里,郑英趴下身体艰难向前移行,爬着爬着手被扎破了,什么也看不见,只感觉在流血,直到看见前面一丝亮光快爬到沟道出口了,她高兴地忘记了疼痛。把身上收拾干净从阴沟洞出来,乔装打扮,找到了杂货店地下党联络站,用暗号和交通员接上了头,研究布置日军据点的侦察方案,在交通员的掩护下,郑英去了日军在南京的军事据点,潜藏在附近眺望最清楚的位置,她用学会的代号和数字记录了日军步兵几个团、坦克大炮武器装备等军事情报,用了3天时间完成了侦察任务后,返回部队,受到首长表扬。

1944年1月,郑英在新四军二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此后,直至抗日战争胜利,郑英一直在新四军二师参与抗战。由于新四军武器装备太差,不得不进行大生产自救运动。郑英主动要求从师部调到二师军工部,负责检查兵器。当时她任副排长,还负责冲破敌人封锁,把武器送上前线,保障抗战武器供给。穿越封锁线时,敌人的子弹就在耳边飞过。(铜陵文明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