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东齐、南楚、西秦、北燕、赵、魏、韩,对应——东日(日本)、南中(中国)、西美(美国)、北俄(俄罗斯)、中欧(德英法)。构成今天似乎复杂却又并不复杂的国际关系。

当今国际局势有如当年中国战国七雄争霸之局面

齐秦曾经是宿敌,互为牵制、互不卖账,但在秦国远交近攻的策略下,齐被弱化,并互称为东帝、西帝,从此,齐基本失去称雄天下的资格和资本,沦为秦国的棋子而不自知;日本与美国在巴黎和会上狼狈为奸,构陷中国,在太平洋战争发生前又虚与委蛇,鬼鬼祟祟。其妄图借搭上协约国的末班车来称霸东方的野心昭昭本日大长不按我领导综复杂的然若揭,但一旦胃口大开,不仅侵吞邻国,还要狼吞驴象,妄妄自尊大,不怕得罪整个世界都要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简直到了疯狂的地步。但疯狂过后被狂轰硬揍,却又沦为老大的小弟,时刻抱住大腿,唯恐被一脚踩死。日本与齐国,濒临大海,地理上输在没有天然的战略纵深,一胜则胜,一败则败,天然的缺陷。

中国地大物博,有如当年楚国领土面积最大,七国之中,秦国和楚国是最有机会统一天下的。因为二者地理上都有良好的战略纵深和经济支持。秦有关中平原,平西戎后基本后方无敌手;楚的领土更广,南方云梦泽八百里,沃土良田,后方百越之族,散乱混集,尚未形成威胁,秦楚同争巴蜀,后来秦占蜀地,楚据巴国。当今天下,论未来之综合实力,也是只有中、美两国可为对手,争执世界之牛耳,试看域中之天下,鹿死谁手?!

秦国以一己之力,独抗山东六国,仍然胜多败少。犹如冷战过后,美国一家独大,肆意发动战争,越战、波斯湾、各种颜色之“春”,都离不开美国背后的操控,只是摆不上台面。君不见,地图上密密麻麻地遍布的美军基地,简直可以把地球球简单美国背后的操作翻转再翻转。

燕国可比当今的俄罗斯,也有辉煌的过去。燕国之祖召公,当年曾与周公(此周公不比初期的周公旦,而是厉王时的另一名周公)共同执政,始称共和。后得分封燕地,可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辅弼之臣。俄罗斯源自苏联,可是美国的唯一敌手。现在不比往日,但因其军事储备,仍为世界一极,在国际大势上很有话语权。中俄联手,隔断欧美日,世界不得不为之侧目。

当今国际局势有如当年中国战国七雄争霸之局面

赵魏韩比之德英法。三国源为一家,法德分拆自查理曼帝国,英国与法、德之间互为宿敌,有百年战争之说,但也有皇室联姻等各种错综复杂、千丝万缕之联系,实为一家,现在结于欧盟,时常统一步调,抱团取暖。法国比之韩国,势弱,酱油党,自不必提;英国可比当年魏国,科学家众多,依仗第一二次工业革命的成果,横霸天下,造就曾经的日不落帝国,正如战国初期的魏国,人才鼎盛,依靠变法图强,四处出击,盛极一时,但也易成为众矢之的,经过数场大战,实力衰弱。后来更是,人才流失,风光不再。正如英国经历二次大战,人才逃难,或被美国挖角,至此衰退,从师傅变成徒弟。

当今国际局势有如当年中国战国七雄争霸之局面

另则,岛国缺乏纵深支持,所以,现在也沦为二流国家。德国一二战被痛扁,但东西统一后始变得强大,依其经济实力,终成为世界重要一极,成为欧洲实际上的领头羊。犹如赵国,大器晚成,后期成为三晋的最可依仗者,其实力的扩充,也源自其赵武灵王易胡服,习骑射,收中山,拓代地,逐胡边等一系列文治武功。现在的德国,实际上是没有列席的常任理事国。然而因一二战的关系,没有军事实力,也只是陪太子读书的份。

战国地图上还有一个小东周,亦可比拟今之联合国,是名义上的天子,沦为美国的操兵的工具,使其肆意构筑所谓的联合国军,对某某国家颐指气使或以反恐为名,划定禁飞区,甚至驻军侵占。但一言不合,一见不爽的话,就行东都问鼎之事,即是联合国秘书长不按吾之美意办事,就下令罢选,行权否决,如加利之事,当为佐证。

当今国际局势有如当年中国战国七雄争霸之局面

天下大势,有如小孩打架,今天不合,明天开架,所谓民主人权,欲加之辞,实则依强欺弱,又或是火中取栗,唯有自身强大,自带光环,方得保障。

我堂堂中华国,要立于不败之地,惟一途径:内强素质,外树形象,团结——就是力量。

世上没有十全武功,武器也没有不败真身。只有不断科研,不断掌握核心科技,洗尽浮华,国家富强,才是我们最最核心之价值观。

作者:尹东成;历史百家争鸣特约作者

赞赏

0人赞赏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