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军人要有胆识和战略头脑

作者:金陵毕康

国防是一个国家的安全保障的重器,孙子兵法云:兵者,国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毛先生读古籍时,很欣赏这句话:攻者愚,守者智;攻者败,守者胜。殊不观春秋、战国时期赵国那个纸上谈兵的赵括,临阵改变军事战略,变守为攻,结果数十万大军长平被坑。

北宋时期的《资治通鉴》如是描述这次长平之战:

周郝王下五十五年(辛丑,公元前260年)

秦左庶长王龁攻上党,拔之。上党民走赵。赵廉颇军于长平,以按据上党民。王龁因伐赵。

秦数败赵兵,廉颇坚壁不出。赵王以颇失亡多而更怯不战,怒,数让之。应侯又使人行千金于赵为反间,曰:“秦之所畏,独畏马服君之子赵括为将耳!廉颇易与,且降矣!”赵王遂以赵括代颇将。蔺相如曰:“王以名使括,若胶柱鼓瑟耳。括徒能读其父书传,不知合变也。”王不听。

初,赵括自少时学兵法,以天下莫能当;尝与其父奢言兵事,奢不能难,然不谓善。括母问其故,奢曰:“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赵不将括则已;若必将之,破赵军者必括也。”及括将行,其母上书,言括不可使。王曰:“何以?”对曰:“始妾事其父,时为将,身所奉饭而进食者以十数,所友者以百数,王及宗室所赏赐者,尽以与军吏士大夫;受命之日,不问家事。今括一旦为将,东乡而朝,军吏无敢仰视之者;王所赐金帛,归藏于家,而日视便利田宅可买者买之。王以为如其父,父子异心,愿王勿遣!”王曰:“母置之,吾已决矣!”母因曰:“即如有不称,妾请无随坐。”赵王许之。

秦王闻括已为赵将,乃阴使武安君为上将军而王龁为裨将,令军中:“有敢泄武安君将者斩!”赵括至军,悉更约束,易置军吏,出兵击秦师。武安君佯败而走,张二奇兵以劫之。赵括乘胜追造秦壁,壁坚拒不得入;奇兵二万五千人绝赵军之后,又五千骑绝赵壁间。赵军分而为二,粮道绝。武安君出轻兵击之,赵战不利,因筑壁坚守以待救至。

秦王闻赵食道绝,自如河内发民年十五以上悉诣长平,遮绝赵救兵及粮食。齐人、楚人救赵。赵人乏食,请粟于齐,齐王弗许。周子曰:“夫赵之于齐、楚,扞蔽也,犹齿之有唇也,唇亡则齿寒;今日亡赵,明日患及齐、楚矣。救赵之务,宜若奉漏瓮,沃焦釜然。且救赵,高义也;却秦师,显名也;义救亡国,威却强秦。不务为此而爱粟,为国计者过矣!”齐王弗听。

九月,赵军食绝四十六日,皆内阴相杀食。急来攻秦垒,欲出为四队,四,五复之,不能出。赵括自出锐卒搏战,秦人射杀之。赵师大败,卒四十万人皆降。

武安君曰:“秦已拔上党,上党民不乐为秦而归赵。赵卒反覆,非尽杀之,恐为乱。”乃挟诈而尽坑杀之;遗其小者二百四十人归赵。前后斩首虏四十五万人。赵人大震。

前车之覆辙,后者当借鉴。俄罗斯联邦作为一个军事强国,在国防大战略上也不四面出击、主动进攻。而是沿袭历史上彼得大帝和库图佐夫以来的积极防御的大战略,首先确保俄罗斯联邦立于不败之地,所谓“不可胜在己”。

从事军事这一行当,要有充分的政治、军事视野及国际大局观,不仅要在军事战略、战术上“知己知彼”,更要熟知对方的国家政治及经济结构和概况、国家大战略、海洋战略及政策和外交大战略。而这一切,在没有接触自由传播的信息条件及环境下,是无法达成的。

长期以来,我们生活在一个闭塞的有高墙环绕的“围城”里,外国、外军的真实信息、动向久不接触,难免不是妄自尊大,要不然就是妄自菲薄,不可能真正做到知己知彼、心中有数,以致于战略上的发生误判、举止失措。

为将帅者,只有具有充分的视野、头脑及正确的国际大局观,方能心中有数,方能具有一个军事领袖所必须的沉稳根性,临阵而不变色,做到举止、应对得当。

2017-03-26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