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人都热爱自由,追求自由,然而到底什么是真正的自由?
一些人热衷于西式的民主,进而热衷于西方的选票政治,然而如果切实的问一问这些人上面的那个问题——什么是真正的自由,他们多半是说不清楚的,只能说:“人家领导人可是一人一票选出来的,这就是公民自由的一种体现。”
真的是公民自由吗?我们仔细探寻西式民主的实质,就会发现,所谓的“民选制”不过是一种懒惰的替罪羊式的的政治制度罢了,选票政治赋予民众的是一种被动的自由。大多数民众由于懒于独立思考,于是把思考和行动的权力以及相应的风险,转移给民选政府。
就比如当下的朴槿惠,当初选出来是万众拥护,下台的时候却也是万众唾骂,而实际上韩国民众并没有反思当初自己的选择,并不承认是自己看走了眼。这种政治自由貌似是选民主动选择领导人,本质上却是一种被动自由的产物,领导人为了上台,屈从于短期的民意和利益集团的利益,为支持者承担政治风险,进而博取相应的风险收益,而选民和利益集团则把政治风险转移给政府——一个不能够独立做决定的机构,来回避做决定要承担的风险。
那么这种政治制度,必然导致一个结果,就是真正的决策者不担责任,担责任的人不能够独立决策,最终导致的是一个互相推诿的政治制度,是一种责权不统一的政治制度。这种公民的所谓的政治自由,也是一种被动的自由,而不具有主动性。
主动与被动,历来是相生相克。具有主动性的自由,必然是责权相统一的,是一种相对的自由,具有主动性的自由,是真正的自由所必须的条件。而被动的自由看似绝对自由,实际上是更加不自由,因为绝对的自由,必然导致向相反的方向转化,进而导致绝对的自由是不可能存在的。
真正的自由具有以下三个属性:
1.主动性
2.相对性
3.对立统一性
1.自由的主动性:真正的自由具有主动性,即能够自己做决定,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自己亲自根据客观现实进行分析决策,自己去判断,去行动,而非将自己的命运交到某个人或物手中。真正自由不是为所欲为,也不可能为所欲为,而是要在一定的客观条件下,最大程度的发挥主观能动性。
将自身命运的决策权交到某一人手中或者某一制度手中,或某一群体手中,其实质是一种懒于做出或者无力做出决定的表现,这种表现在现实社会中极其普遍。具体表现有:轻信、盲从、羊群效应,听信小道消息和谣言,信仰宗教、相信算命、占卜、星座,迷信权威人士的话、迷恋选举,相信广告宣传,迷信经典、教条主义、原教旨主义等等。以上种种非自由的表现,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他们都是被动的去接受信息,而不是主动的去获取信息,去实地调研获取信息,去动脑筋分析手上的信息。归根到底,是归因于生物与生俱来的懒惰,为了节约有限的能量,去让别人消耗能量做决定。懒惰是一种群体效应,这种群体效应本质上是生物为了自身能量最大化而做出的选择,和排成人字形的大雁以及跟随头羊的羊群,本质上是一样的。
生物体做任何一个决定,不仅仅要消耗能量,还要承担一定的风险,这种风险和决定的重要性成正比,风险所带来的收益也和风险本身的程度成正比。一个事物的风险收益决定了决策者要对决策负责,即承担这种风险。正确的决定会带来正收益,错误的决定会带来负收益,而亏损,对于人类乃至一切生物体来说,相较于收益更难于被生物所接受,即生物对损失的恐惧要大于对收益的渴望,所以生物群体倾向于寻找一个替代者来承担这种风险,并且为群体节省能量,而这种倾向,在人类社会中,恰恰等同于放弃了自己决定的权利和自由。
这种伪自由,是不是和选举制很像?是的,事实就是这样的,大部分人类并不具备拥有自由的能力和意愿,一部分人甚至主动放弃了自由而不自知,或是追求一种伪自由而不自知。从古到今,自由从来都是一种奢侈品。
我们刚刚知道了一条原则——风险与收益成正比例关系,也就是说风险越大,可能获得的收益也就越大,反之亦然,收益越大的事情,蕴含的风险也越大。
再进一步,主动的决策,即主动的自由,其带来的收益要大于被动自由,风险也大于被动自由,而被动自由是一种回避风险的自由,在回避风险的同时也就回避了权利和收益,这是一种懦夫的自由,是一种由生物趋利避害性所决定的放弃自由以换取安全感的做法。
我们在生活中可以经常观察到被动自由的例子,比如炒股票,很多股民会在朋友或者基金经理的推荐下买入一只股票或者基金,当股票盈利的时候,往往股民会认为这是自己的决策英明,而很少会心怀感激,当股票发生亏损的时候,被动接受信息的投资者们立即就会说:“当初就是听了XX人的推荐,才买入的,结果亏了”,人类的潜意识立刻会发出推卸责任的指令,将风险转移给他人,将收益转移给自己。但是在现实中,这种类型的股民往往不如意,“英明决策”总是少数,亏损和推诿却是占大多数的,这就是风险与收益原则在起作用,因为不是股民主动自由的做出决策,则这类人承担的决策风险小,实际收益也必然会相应的降低。
这归根结底是由自由的主动性所决定的,自由的代价就是风险,想规避风险,就要放弃主观能动性,放弃自由。
2.自由的相对性:真正的自由是相对的,不存在任何形式的绝对自由,真正的自由,必然包含不自由的因素。
自由外在的相对性在于某一个体的自由,与其它个体自由具有相对性,一个人的自由,必然要挤占公共资源,进而影响到他人的自由。比如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面,等火车的人非常多,没有足够的座位,那么有一个早来的人躺在座位上睡觉,他睡觉的自由就影响了其他想坐座位而不可得的人的自由。这便是个体间自由的相对性。
在单个个体内部也不存在绝对的自由,对于单个个体,由于物质决定意识,个体的自由的发挥必然要受到个体的自身情况的制约,比如刚做完手术的病人,不能马上按照自己的想法,想玩就玩,想吃就吃,想运动就运动。这是指个体内部自由的相对性。
这种相对的自由,是唯物主义辩证法的必然要求。而西方的自由,包含了绝对性,甚至企图将自由导向绝对化,比如美国的航母要在世界任何地方游弋,却不允许别国人说半个不字,在就是一种绝对化自由的表现。美国可以越过联合国任意的发起对其他不臣服于它的国家的制裁,任意的对一国发起战争,这也是一种绝对化的自由的表现。这种绝对化的自由,导致的唯我独尊的永世不可改变的形而上学和霸权主义,其根子在于西方的基督教和犹太教,这种神学是根植于西方的文化土壤之中的。
西方的宗教文化——基督教、犹太教文化,是西方文化的核心,其哲学观点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唯心主义哲学。宗教文化的核心是有神论,神学,是西方文明摆脱不掉的精神枷锁,宗教理论认为,神创造了世界,神说:要有光,就要有光,神说创造什么,就可以立刻创造出什么,完全脱离客观实际的约束。所以说神学中的神的实质就是一种绝对的自由,完全的、主动的,按照神自己的意志来凭空决定物质,而古希腊文化又把希腊诸神人格化,导致西方文明经常出现人神不分的情况出现,甚至认为是神赋予了人类绝对的自由,即天赋人权,将某些人半神化甚至神化,实际上这种想法是非常弱智的、是脱离客观实际的。
西方的绝对自由主义者给全世界带来的只能是灾难,因为绝对的自由,其对立面必然是绝对的不自由,是绝对的奴役,即西方的绝对自由,最终导致的是其他文明被西方彻底的奴役。因此全世界的唯物主义者们、全世界受西方绝对自由的压迫者们要高举唯物主义的大旗,旗帜鲜明的彻底的反对西方的绝对自由论,彻底的反对这种有毒的神学化的价值观,彻底反对绝对自由主义者对全世界的奴役。
只有承认自由的相对性,消灭绝对自由,人类才能从根本上做到和谐相处,在发生矛盾的过程中才能做到平等协商,才能彻底的消灭单边主义,才能最终走向人类大同、多极化文明和谐共处、共同发展的高级文明人类社会。
3.自由的对立统一性:自由具有物质属性和精神属性,此两者是对立统一的。物质自由与精神自由是相对立的,现在很多人毕生的追求是为了升官发财,即追求财务自由,假如问这些人为什么要升官发财,其回答往往是有了钱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或者满足自己的物欲,或者给自己留条后路,或者给自己的子孙铺路等等,这实质上是在追求物质上的自由。其不知的是,物质上的自由只是自由的一个方面,过度的追求物质上的自由,必将失去自由的其他方面。位高权重的领导岗位,其收益是丰厚的,丰厚的收益伴随着同样丰厚的风险,无数双贪婪的眼睛,明里暗里都在关注着那个收益丰厚的位置,也就决定了,暂时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必然受到各种各样的约束,不可能为所欲为,甚至更加的失去自由。历史上的国君权臣们可谓是位高权重,然而一旦其开始为所欲为,最终没有不垮台的,历代亡国之君,如周幽王、秦二世等,概不能免。极度的物质自由,带来的是行为上和精神上的不自由。
同理反之,过分追求精神上的自由,而完全舍弃物质自由,则会走向脱离社会,不食人间烟火的另一个极端,这种自由也是不可持续的。生命都无法保障,精神也就随之消灭,更谈不上精神的自由了。
以上就是自由的对立性的表现,接下来要谈的是自由的统一性。既然已经知道极端物质自由和极端的精神自由是相对立的关系,两者是互相挤压的,那么就要在两者之间寻找一种平衡,将两者联系起来统一起来,因为知道了两者任意一种极端状态都是不稳定的,也就知道了两者必然会相互转化,进而产生某种联系,也就具备了统一性。
物质自由决定了精神自由,物质自由是精神自由的基础,精神自由又反过来反哺物质自由,两者形成良性互动。注意,这里的物质自由不是指追求物质享受,而是一种可以保证生存持续性的物质自由,在获得一份稳定的收入保障生命的基础上去追求精神的自由,进而通过精神层次的提高进一步加强物质自由的保障效果。
在这里自由的对立统一又可以和自由的主动性产生联系,物质自由是精神自由的基础,精神自由又是具备自由主动性的前提条件,精神自由自古以来就是一种奢侈品,并不为大多数人所拥有,这种自由放在当下即解放思想,解放思想才能代表和带领群众,才能达到社会的和谐统一,才能最终实现整个群体的中国梦,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崛起,才能彻底消灭西方错误的宗教文化,挣脱绝对自由论的精神奴役。在这个过程中物质自由和精神自由的对立统一的完成是重中之重,追求物质精神双丰收,而不是教条的追求选举制度,追求形式上的绝对自由及实质上的被动自由。
总之,真正的自由不是西方的神学中的绝对自由,更不是奴役,真正的自由包含不自由,但不等同与奴役,而是人人意识到自己不可为所欲为,人人主动的做到进退有度,这种真正的自由是人类主动认识到自身受到客观实际的制约,并且主动地根据客观实际来决策并且行动,是在任意环境中所具备的独立自主性、客观性、能动性。落实到一个词就是“实事求是”,做到了实事求是便是获得了真正的自由,也就完全涵盖了自由的真正涵义。
最后,为了达到真正的自由,那么就必须彻底的打倒西方的伪民主、伪自由,以及一切思想领域的唯心主义!必须彻底的消除绝对自由论的基督教、犹太教神学土壤!彻底的贯彻唯物主义,高举唯物主义的光辉旗帜,将人类从被动的奴役之中解放出来!这是一个伟大的目标,也是一个比实现共产主义更为现实的目标!每一个唯物主义辩证法的信徒都应该为之不懈奋斗!!为实现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添砖加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