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接触国产新型坦克登陆舰

亲密接触国产新型坦克登陆舰

坦克登陆舰编队航行并对空射击

2017年1月下旬春节前夕,东海舰队登陆舰大队数艘新型登陆舰犁开近岸浊黄的海水驶向波涛汹涌的大海,一场无脚本背靠背真打实抗的登陆演练在波峰浪谷间展开。笔者跟随“武夷山”舰踏上全训合格后的首场演训征程,亲身感受新型坦克登陆舰的实际作战能力。

“武夷山”舰属于大型两栖舰艇,是一条“簇簇新”的军舰,于去年3月入列。“该型登陆舰功能更多样,性能设计更贴近实战需求,其装载能力、适航性、舰载火力、续航力以及航速等与国外同类型舰相比毫不逊色。”舰长吴明辉对自己驾驭的这艘战舰充满自豪和信心。

亲密接触国产新型坦克登陆舰

同一天入役三艘新型坦克登陆舰

首先从外形上看,“武夷山”舰颜值不低,舰体无论是从体积还是长度来说,绝对是个“大块头”,从上到下一共有八层楼高。舰桥采用全封闭的上层建筑和桅杆,减少雷达反射面积,提升了舰艇的隐身性能;甲板错落有序的“坦克窝”和直通式甲板设计,说明大部分面积被用来装载坦克或装甲车;主甲板装有两部可伸缩吊车,可实现物资和装备的快速直接吊装和卸载;舰尾设有飞行甲板可供直升机起降,具备一定的立体登陆能力。

“武夷山”舰驾驶室位于舰体中央、甲板通道正上方,是整艘舰的核心区域,舰艇就是在这个视野最佳的位置进行操控。走进驾驶室,导航雷达显示屏上布满回波,周边态势一目了然。“这一个个黄色小点,就是一个个目标。如果有危险接近,必须采取措施。”雷达班长戴初春指着屏幕告诉笔者。通过舰上的海面搜索雷达,舰艇周边的各种来往船舶都可以被及时发现、识别和判明,实时掌握航行当面情况。然而,戴班长也反复叮嘱我们,尽管现在观察通信装备先进了,但敌方的电子干扰、袭扰也无孔不入。一名合格的雷达兵不仅要理解雷达探测原理、操作步骤,更要掌握最新的专业技术,练就防干扰、抗干扰,甚至反干扰的本领。

亲密接触国产新型坦克登陆舰

舰载自动机关炮对海射击

“报告舰指,前方海面发现漂雷,建议进行火力打击。”“同意。”演练中,航行经过“敌”水雷封锁区,枪炮长郑国度立即提出建议。

“轰轰轰”,“武夷山”舰精确打击,对漂雷实施摧毁。郑国度告诉笔者,与驱护舰上密密麻麻的各种武备不同,由于具备护航舰艇的掩护,该型登陆舰在武器配备上简约而实用,在舰艏位置装备了我国自行研制的某新型舰炮系统。该系统采用光电制导,具有自动瞄准、自动供弹、发射速率高、弹库容量大、炮火威力猛的特点,以前需要一个班来配合操作,现在只需要一名炮手就可以完成近距离防空和打击海面目标等任务。

随着“装载登陆兵部署,艉门装载”口令的下达,演练进入装载与输送登陆兵登陆全过程阶段。笔者由前甲板旋梯攀援而下,直接到达“武夷山”舰巨大的登陆舱,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坦克大舱”。身处坦克大舱,笔者脑子里不禁跳出“有容乃大”、“别有洞天”这样的成语来。这里如同巨大的“鲸腹”,大概有数个羽毛球场地那般大,十来个人并排“横着走”都会觉得很宽敞,粗略算一下,大约可以装载几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数艘冲锋舟和十多辆水陆两栖坦克,可容纳多种物资和装备。同时,大舱里还可以根据不同任务类型加装各种多功能方舱,例如加装医疗舱后,就能一次进行两台手术呢。

亲密接触国产新型坦克登陆舰

车辆在坦克登陆舰上进行装载演练

作为大型综合登陆舰,战斗中“武夷山”舰既可以锚泊换乘进行泛水登陆,又可以直接冲击实施抵滩登陆,在海空火力掩护下完成破水障、抢滩涂、巩固登陆场、接应后续部队等任务。整个大舱首尾贯通,装载过程中坦克和装甲战车可以泛水或滚装从艉门鱼贯驶入,进入遮蔽式坦克舱,从前大门呼啸冲出。据帆缆班长吴俊秋介绍,该型舰舰艏使用了双节折叠式舌形吊桥,艉部设有装卸跳板,舰艏门、艉门、吊桥均由液压油缸驱动,操纵简便、迅速,全部开启只需3分钟左右,很大程度提高了车辆的装卸效率,为登陆部队占领、巩固滩头赢得了先机。

与世界各国大型坦克登陆舰相比,“武夷山”舰在装卸载速度过人的同时,航速高也是一个硬指标,以确保登陆作战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甲板往下两层,笔者来到主机舱里,迎面一股热浪袭来,和外面真可谓两重天。主机班长曹永星说,该型登陆舰装备两台新型大功率增压柴油机,马力大、操纵灵,登陆、退滩都很方便,性能与国外同类舰船相比毫不逊色。“你别看这速度在军舰中不算高,但对舰体宽大、吃水很浅的登陆舰来说,已经很了不起了,因为一般登陆舰的航速只有10余节。”说话间,浓烟骤起。“主机舱中弹受损,水线以下0.5米,破损直径30厘米,机电部门快速组织损管堵漏。”面对突发“险情”,巨大的轰鸣声里,曹永星二话不说和战友一起,拿起集控室墙角的舷外堵漏气囊冲向灌入机舱的汹涌海水中,进行堵漏抢修工作。只听“嘭”的一声,真空状态下的堵漏气囊在海面上自动膨胀,并在海水与破损口之间巨大的漩涡吸力下牢牢塞进了受损的部位……在这高温、高湿、高噪的环境里,曹班长和战友们一干就是4、5个小时。一年来,他爬遍机舱的每一个角落,穿梭于寒冷与酷热之间,脸上、手臂上留下多处与新装备“交手”留下的疤痕。

在舰长吴明辉看来,娴熟的技能只能从高强度的“学习 训练”中反复锤炼而来,高标准要求必须体现在点滴细节上。走在舰艇内部的通道,密如蛛网的管道和线路在头顶延伸,每隔一段距离就发现安置的损管器材和维修工具,但无论是把手、缆绳挂钩还是铭牌,都被擦拭得一尘不染,透露出官兵们的认真与投入。

亲密接触国产新型坦克登陆舰

直升机起降演练

天寒地冻,官兵操演如火如荼,设置在“武夷山”舰会议室的指挥所里更是“火药味”十足:各级指挥人员和班长骨干正针对演练进行复盘推演和检讨式“解剖”——“‘敌’方导弹快艇速度快、个头小、隐身性好,当护卫舰发现目标时快艇已完成第一波导弹齐射”;“在抢滩登陆演练中,召唤装甲车辆实施破障开道,出现投送位置偏差、时间延误”……随着战场变真了,演练变难了,在一个个问题和短板不断暴露出来的同时,针对问题研练攻关的气氛也越来越浓。晚餐后,笔者发现过去不少官兵们三三两两在甲板上散步的情形不见了。副舰长征程和枪炮长郑国度不到5分钟就结束了晚餐,来到学习室电脑前经过多次的测算,开始忙着交流起对海面漂雷射击的动作要领。

枕戈待旦,不解征衣。夜深了,海上温度-6℃,但看到战友们身着作训服行色匆匆的身影,笔者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的暖意。此刻,军人的心里没有即将到来的节日,只有明天的胜仗!

赞赏

0人赞赏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