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六朵花

“瞿-----”,一声哨音过后,一个女汉子的声音在院里炸响了,“女兵们,集合,快点!”喊口令的是女兵班长沈海英。她高高的个子,大大的眼睛,笑起来还有浅浅的笑靥。此刻,她威严如山。随着口令,从码头俱乐部里鱼贯走出了五个女兵,刷刷刷,站成一排,整齐、靓丽、年轻、朝气。

“报数。”

“一、二”,女兵们扭头报数,摇得像拨浪鼓,最后一个女兵声音最尖,“五。”不用看,海英也知道那是班里的小精灵顾海燕,小小的个子,最灵活。

海英正正衣装,转向队长:

“报告队长,女兵班应到6人,实到6人。报告完毕。”

“入列。”

队长蹙着眉,严肃地说:

“今天,你们班继续排练《海岛喜讯传北京》。”

“是。”

这是1975年4月的一天早上,海军某基地宣传小分队,在排练前的例行点名情况。

点名过后,班长沈海英带领女兵们走进了排练厅。

这群女兵都是海军基地通讯站或医院挑来的文艺骨干,一个个英姿飒爽,梳着齐耳短发或短辫,上白下蓝的裙装,无檐帽斜扣在脑后,显得格外精神。

排练厅,其实就是码头俱乐部里一个稍大点的房间,原先是堆放杂物的仓库,队员们打扫干净后,就成为了排练场地。这里有大面积的玻璃窗,阳光斜斜地照射进来,房间里很明亮。

女兵们要排练的节目叫《海岛喜讯传北京》,这是基地历届宣传队的保留节目。内容是讲述海岛通讯女兵们如何战胜困难,始终保持与北京的通讯畅通,最终向北京报告喜讯的事迹。其中有一个情节是在台风季里线路中断,女兵班出发抢修线路,表现要有顶风雨,走山路,过沟坎,攀电杆的动作。在表演中,需要有一个人劈大叉,即两腿前后平直着地,又叫“一字马”。这个动作对业余文艺战士来说,难度不小,但也是个出彩的动作。本来沈海英是让夏晴做这个动作的,一是小夏的动作, 基本功更好,入伍前她曾是该市中学宣传队的台柱子; 二是她的柔韧性也更好一些。夏晴,一个浙江姑娘,长得眉清目秀,五官精致,说话声音嗲嗲的,她的毛病也是有点娇气。今天,小夏把腿刚往窗台上一架,就“妈呀”一声叫出来,精致的五官都挪了位,痛苦得呲牙咧嘴,还丝丝地抽气。沈海英是个很硬气的姑娘,最看不得人娇气。再说,大家都看着呢。于是,她立马下达命令:

“全体都有,架腿。”

她要大家用行动教育夏晴。海英自己率先第一个把腿架上了窗台,她在用行动树立榜样。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从海英大腿处直向心上窜,眼泪一下子就溢满了眼眶,但她强忍着,绝不吭一声。其他女兵见状,全部把一条腿高高跷起,架上了窗台。大家都在默默地忍受疼痛。此时无声最难熬。海英突然大声喊道: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大家跟着喊起来,连小夏也在嗲嗲地喊,口号声响彻排练厅。队长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过来探头看。这时,姑娘们开始大声唱歌: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个个眼中含泪,个个声音铿锵,个个挺立如松,个个意气风发。唱到后来,好像不那么疼痛了。一分钟,5分钟,10分钟。

“下腿。”

她们齐刷刷地下了腿,顾不得脏,一屁股坐下,哈哈大笑,还在抹泪。自此以后,她们天天练,终于人人练成了“一字马”。

队长是个北方汉子,但心善得像个老妈子,被感动得心里酸酸的,他在全队点名时表扬说:

“我们本来只要一个‘一字马’,但姑娘们硬是练成了一班‘一字马’。这六个姑娘,真是小分队最鲜艳的六朵花儿啊。”

后来,她们这个表演段落也搬上了舞台,在一系列上山攀岩的动作中,突然加入女兵们“一字马”的亮相,效果非常突出!每到这儿,台下战士们都是一阵喝彩,掌声雷动。

小分队员排练之余,有时也会有点份外之举。那时初夏,为避中午炎热,队长把午休时间延长到了3个小时。年轻的姑娘们就躺在床上聊天,说私房话。女兵宿舍是由原俱乐部图书室隔出来的,但隔板只有一人多高。图书室因藏有“封资修”图书已贴封条封起来了。女兵顾海燕睡在上铺,她不安份,一探头,就能看到图书室的情况。她发现有的书橱封条已开封了,松散地掛在那里。她身手灵活,就趁大家熟睡时,偷偷翻过去“偷”书过来藏在枕下,偷偷地看。她先“偷”了一本《茶花女》,看得涕泪奔流 ; 又“偷”了一本《简爱》,看得酣畅争气 ; 第三次“偷”了一本《钢铁是怎样练成的》,正看得豪情满怀之时,被沈海英发现了。海英看过这本书,她觉得这是个机会,于是向队里提出,要搞女兵读书会。队长同意了。海英要求每个女兵把这本书看一看,特别是那段十分精典、励志的话:

“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 在临终的时候,他可以说,我的整个生命和所有精力,都已贡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了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大家一起谈感想,谈体会,都表示要向保尔学习,奋斗终生,做一个正直而勇敢的人。

一天晚上,有个人悄悄摸进了女兵宿舍,东摸西找着什么。顾海燕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睁眼一看,那个黑影不像是女兵的样子,就勇敢地大喝一声:

“谁呀?”

并随即跳下床拉亮了电灯。众人惊醒,勇敢向前,七手八脚把那人按下,一看是个老百姓打扮的中年妇女。那妇女倒也不惊不恼,还嘻嘻地笑。队长和男队员们赶来了,连夜押往队部突审。那妇女还就是笑,且答非所问。第二天交付海岛派出所,才知是个地方上出了名的精神病人。虽然是虚惊一场,但队长还是表扬了女兵班,说:

“这些本来听到老鼠动静都要尖叫的姑娘,现在读了一本书,带来了勇敢的新面貌。”

六月底,海岛出了“梅雨季”。周日,天气晴好,女兵们都在抓紧洗衣洗被。男兵们很多人只洗衣服,晒被子。有个女兵好奇地问:

“出梅了,为什么你们不洗被子?”

这几个男兵不好意思地说:

“怕拆,不会缝。”

下个周六,班会上,女兵班长沈海英提议:

“我们帮助男兵们缝被子,好不好?”

“好。”

女兵们一致拍手通过。嗲妹妹夏晴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男兵,那边小伙儿们欢呼雀跃。女兵们马上行动,分头去置办长针、棉线和顶针等等。

周日,艳阳高照。女兵们指导和帮助男兵们洗被子,一起晾晒。下午,女兵们又把俱乐部里的两张乒乓球台,清理干净,等着一床床洗得干干净净、散发着阳光香气的被子送进来,然后展开手脚,二人一组,又快又好地帮男兵们缝好被子。要知道,在军营里,洗、缝被子是男兵们最怵的“重大工程”。这一天,男兵班长一直都在用留声机播放那个《洗衣歌》的唱片,队员们一边劳动一边愉快地唱着自编的歌词:

“是谁帮咱们洗本服,是谁帮咱们缝军被,是那战友女兵班呀,是那亲人小分队,啊----呀啦,呀拉嗦……”

队长看到那个场面,感动得说话都打颤:

“这怎么话说的,这怎么话说的,这是那啥? 团结就是力量,战士亲如一家呀!”

那年10月,部队开展了一年一次的退伍工作。小分队中有两个通讯站的男兵已确定要退伍。小分队也准备解散了。这时基地首长指示,要小分队配合退伍宣传下部队演出。队长一想,那两个男兵如果退出,临时找人顶节目也来不及呀?队长就去与基地直政处商量,给这两个战土退伍手续照办,要求他们站好最后一班岗,背着行李跟队宣传,最后一站演出完了,由小分队送他们去火车站,乘车返乡。基地直政处作为特殊情况处理,同意了。小分队就齐装满员地下海岛巡演了。那两个战士对宣传队感情深厚,也格外卖力。整个巡演过程一个多月,滴水不漏。可是,到了最位一站燕翎山演出时,大家有点松懈了。出发时管道具的战士不知怎么就少拿了一个箱子,那里面装的是女声表演唱中战风斗雨时,女兵们披的灰色斗蓬,那是用棉布做的一个短斗蓬,表示雨衣,可以在台上挥洒、抖动和亮相。小分队到了山上搭台走台才发现,马上就要演出了。怎么办? 有人说,没带就不用这个道具,用手比划。但没排练过,会比划乱了。又有人提议,向连队借雨衣。但那雨衣太重,挥手甩不起来,也担心会乱。想来想去没什么法子。这时那两个战士走来了,手里拿着四块灰布做的简易斗蓬。嗲妹妹好奇地问,“咦,这是哪儿来的?正好用哩!”那俩战士只笑不说话。顾海燕机灵,一下子就猜出是他们拆了自己的被面做成的。队长也看到了那两床没了被面的棉絮,一个劲地说:

“这怎么可以,这是你们复员要带回去的呀。”

他们笑笑说:

“队长,救场如救火。你也说了,六朵红花最鲜艳,我们就当最后一回绿叶啦。我们心甘情愿呀。”

后来,那天下午最后一场演出,《海岛喜讯传北京》是圧轴大戏,演出得出奇的成功,有4个姑娘肩上都披着那两个男兵的期望,她们都拿出十二分的努力,把每个唱词,每个动作都做得准确、有力和完美,赢得了部队战士们一阵又一阵的掌声和叫好声。姑娘们知道这掌声也是送给那两个队友的最好的礼物呀。

演出结束,姑娘们下台卸状之后,看到部队的车子已载着那两个男兵沿着山路开下去了,队长说:

“他们正好能赶上今晚的返乡火车。”

夕阳西下,晚霞映照着弯弯的山路和漫山的翠柏,远去的卡车上站着那两个战士的背影,背上那两个白色的棉絮背包,像两朵飘去的白云,映着晚霞的红光,渐行渐远。女兵班长沈海英激动地说:

“姑娘们,我们要谢谢他们。”

接着,她大声指挥着:

“一、二、三”

姑娘们眼含热泪,齐声高呼:“谢--谢--你—们!”

远山传来了回声:

“谢--谢--你--们--!”

迴声辽远,晩霞流云。远山起伏着,像那两个队友的两颗年轻的心在热情地跳动着........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