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园地道战——选自长篇小说《魂断李姬园》

齐鲁大地,燃起了熊熊的抗清烈火,先有谢迁,后有李化鲸,起义军攻破州县,杀得清军落花流水。满清统治者惊慌失措,急调重兵入鲁,义军与清军浴血奋战,牺牲惨重。由于战乱,齐鲁大地一片萧条,村庄城镇破败不堪,田地间更是荒草丛生,道路上腐尸遍地。乌鸦在空中盘旋,野狗在荒草中出没。放眼望去,茫茫齐鲁大地,看不到一缕炊烟,也很难见到一个活人。

吴启忠骑着马,行走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上,看着这荒凉的景色,心中是悲痛欲绝。是呀,华夏的大好河山,在满人的铁蹄下,已是满目疮痍,惨不忍睹。吴启忠此时更加坚定了寻找抗清义军的决心,以实现自己驱除鞑虏、光复汉室的愿望。吴启忠在心里说:“绝不能再容忍满人蹂躏我华夏的大好河山了,我吴启忠愿为拯救这破碎的山河,献出自己的一切。”

吴启忠继续往前走着,寻找着抗清义军,由于一路上他没有看到一个行人,也无法打听义军的下落,只好漫无目的地寻找 。忽然,他看到了一片一望无际的榆林。吴启忠心里说:“莫非我到了榆园?我找到榆园义军了?”吴启忠想到这,就快马加鞭,迅速跑进了榆林之中。吴启忠下了马,行走在林中的小道上,并立刻感到了无比的凉爽。一棵棵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道路两旁,荒草丛生。看着这儿的地形,吴启忠笑了,他自言自语地说:“这可是一块作为抗清根据地的好地方,进可攻、退可守,有这样的好地方,抗清大业可成。”

“干什么的?”吴启忠正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大喊一声,紧接着,几个手持刀枪的义军,从林中窜出,挡住了吴启忠的去路。其中一个义军的小头目看了吴启忠一眼,又问:“你是什么人,到这儿干什么?”

“几位好汉,末将吴启忠,原明军大将,请问你们可是榆园义军?”吴启忠说。

“我们就是榆园义军了。吴将军,满人侵占山东,已有一年之久,并以血腥手段推行剃发易服的政策。在这种情况下,吴将军仍然保留我大明衣冠,真是难能可贵。就冲这一点,我敬佩将军。敢问将军,可是来参军的?”

“正是。如今满人侵我河山,逼我汉人剃发易服,到处屠城,罪恶滔天。在此国难当头之际,每一个有血性的华夏男儿,都应该挺身而出,保我华夏衣冠,恢复我汉室江山。”

“吴将军,有骨气,如天下人都像将军这样,我华夏河山也不至于落入鞑虏之手。吴将军,请随末将见一见我们的马元帅,如何?”

“好,末将对贵军仰慕已久,今日就拜访一下贵军的大元帅。”

吴启忠牵着马,随这几个义军继续往前走去,很快,他们来到一个村子前面。吴启忠看了一下这个村子,只见这个村子被高大的寨墙环绕,寨墙上站着一排头裹红巾、全副武装的义军士兵,大明的旗帜,在寨墙上迎风飘扬。这个小头目让吴启忠在此等候,自己进去通报,吴启忠点了一下头。这几个义军进村了,只有吴启忠一人在村外等候。

过了一会,义军小头目走了出来,他让吴启忠,随自己去议事厅,说榆园军大元帅马应试,大将梁七、任敏等人在那儿等着他。吴启忠随这个小头目进了议事厅,只见厅内的虎皮大椅上坐着一个大汉,义军的各路将领坐在大汉两旁。小头目向吴启忠介绍,坐在虎皮大椅上的就是马元帅。吴启忠立即见过了马元帅和诸位将领。马应试让吴启忠入座,并让那个小头目退了出去。

“吴将军,听我的手下说,你原来是明军大将,也是领过兵,打过仗的人,本帅想听听,你对我榆园义军有什么看法。”马应试说。

“马元帅,你们以榆园为根据地,是非常有眼光地,此地林木茂盛、荒草遍地,处处可以伏击来犯之地,不过,马元帅,这儿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如敌用火攻,这千里榆林将化为灰烬,到那时我榆园义军将无险可守,只能在这千里大平原上与强敌死打硬拼,结果如何,末将不说,马元帅的心里也应该很清楚吧!”

“哎呀,吴将军提醒的是,如敌用火攻,我军就完了。吴将军,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开挖地道,以地道结合榆林防御,可保万无一失。”

“妙计,妙计,吴将军不愧为明军大将,果然不同凡响,从今往后,你作为军师如何?”

“马元帅,末将乃一介武夫,还是做个先锋官,上阵杀敌比较合适。”

“好吧!以后你就在本帅帐下听用。”

“吴将军,你如今还保留着我大明的衣冠、发型,实在难得,不过,我疑惑的是,你一路上没有遇到清军吗?”大将梁敏说。

“身体发肤,授之父母,我吴启忠头可断、血可流,但绝不剃发易服。诸位有所不知,我吴启忠为保自己的华夏衣冠,与清军多次血战,一次次杀出重围,有几次险些伤命。蒙上苍保佑,我吴启忠总算活着找到了你们。诸位请看,这就是我吴启忠拒绝剃发易服的代价。”吴启忠说到这,就站了起来,解衣裸露上身,马应试等人一看,惊呆了,只见吴启忠的身上,全是伤疤。

“哎呀,吴将军果然是条汉子,佩服、佩服。吴将军能一路冲破清军的围追堵截,来到了榆园,由此可以看出,吴将军武艺高超,身手不凡。”任七说。

“任将军过奖了。”吴启忠说。

“吴将军,本帅得到你,真是如鱼得水,今日本帅要为你接风洗尘,咱们喝他个一醉方休。吴将军,本帅问你一下,这个地道该如何挖?”

“马元帅,如果你信得过末将的话,就将此事交给末将,如何?”

“好、好、好,开挖地道之事,就有劳吴将军操心了。”

在吴启忠的指挥下,榆园军民齐上阵,开始了大规模的挖掘地道,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榆园的地道网形成了,村与村想通、镇与镇相连。榆园义军以榆林、地道为依托,粉碎了清军一次又一次的围剿,并向清军发动大规模的进攻,一路攻城破地,捷报频传,义军人数发展到数十万人,号称百万之众。义军打到哪儿,就把地道挖到那儿,神出鬼没,让清军晕头转向。

……

清军骑兵在前,步兵在后,在红衣大炮的掩护下,如同决堤的洪水,铺天盖地地冲向了太湖义军。面对四面合围上来的清军,太湖义军开始突围,双方的部队短兵相接,展开了一场殊死血战。由于敌强我弱,义军将士纷纷倒在血泊之中。指挥部队的马士英见此情景,无奈地长叹一声,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天不助我,奈何奈何。”

这时候,一个浑身是血的义军军官骑着马跑到马士英的马前,说:“马阁老,太湖义军首领吴日生已被清军生擒,阮大铖也投降了清军,太湖各路以军除了我们以外其他各路都已经土崩瓦解。”马士英听完这个消息后,心情又是悲痛又是气愤,他咬着牙说:“阮大铖这个软骨头,还是投降了,我马士英真是瞎了眼,当初举荐了这么一个小人。”

“马阁老,我们该怎么办?”这个军官又说。

“突围出去,以图东山再起,继续抗清。”

马士英率部拼死突围。在战场上指挥的张存仁,目睹了马士英部突围的情况后,立即下了命令,要全歼马士英的部队,绝不能让一人漏网。消灭了其他几路义军的清军,全部压了过来,他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围歼马士英部。又经过了半日的血战,马士英部全军覆没。孤身一人的马士英,被清军紧紧包围。清军开始劝降马士英,见突围无望的马士英,把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要自杀殉国,突然,一支箭射中马士英的坐骑,马士英从马上摔了下来,被冲上来的清军一举擒获。、

战场上恢复了平静,但硝烟还未散尽,烈火仍在燃烧,交战双方士兵的尸体,横躺竖卧,一眼望不到边。一面面残破的旗帜,覆盖着阵亡将士的尸体。一匹匹失去主人的战马,在战场上徘徊、悲鸣;一群群乌鸦飞了过来,叨食着阵亡者的肉;一只只野狗跑了过来,啃食着阵亡者的尸体。

北京紫禁城乾清宫内,摄政王多尔衮向满朝文武大员,公布了张存仁呈送来的战报:“此次我大清军队围剿太湖匪寇,大获全胜,生擒匪首吴日生、内阁大学士马士英等人,匪寇头目阮大铖主动投降,匪寇被全部歼灭,无一漏网。”满朝文武听到这个捷报后,个个兴奋异常,纷纷跪倒在地,向摄政王祝捷。多尔衮又说:“这个马士英,十分可恶,自我大清擒获弘光伪皇帝以后,此人死不降请,先后勾结伪总兵方国安、太湖匪首吴日生等人,把江南搅得天翻地覆,日夜不宁。传本王的命令,将马士英以剥皮填草之刑,就地处死。”

……

吴香和小红回到家中,常氏让小红饭,自己和吴香在客厅用饭。吴香边吃边问:“大姐,咱相公没有在家?天这么晚了,他还不回来,他去哪儿了?”

“香儿,你不知道吧!今日是宋元平的母亲出殡的日子,咱相公去宋府参加葬礼去了。唉!这个宋元平,也真够倒霉的,母亲出殡,却碰上了这么一场大雪。天这么晚了,人早就应该埋完了吧!咱相公咋还不回来呢?”常氏说。

“宋元平,就是在北京城做国史院大学士的那位?”

“除了他,归德府还有第二个宋元平吗?”

“大姐,咱相公怎么和这种人来往呀?这种人认贼作父、甘当清廷的鹰犬,香儿我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种人。大姐,到时候咱俩要劝一劝咱相公,别再让咱相公和这种人来往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咱相公在和这种人来往,迟早会被这种人拖下水的。”

“香儿,你知道什么?咱相公和宋元平,那可是最好的朋友,用生死之交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你让他俩断绝来往,这怎么可能?”

“不管可不可能,香儿我都要劝他,等他回来了,我就劝他。”

“香儿,你想劝就劝吧!但愿你能如愿以偿。”

用过晚饭后,吴香让小红在院门口等着侯方域,并告诉小红:“如果你家少爷回来了,就让他去媚香楼找我,我有话要对他说。”吴香说完这些后,就上楼了。小红按照吴香的吩咐,来到了院门口,等着侯方域的归来。

……

清顺治六年(公元一六四九年)春,北京,摄政王府。

摄政王多尔衮坐在客厅里,泪流满面,悲痛欲绝。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弟弟——豫亲王多铎,竟被天花夺去了性命。多尔衮的心里,此时如同刀割一样的痛。他虽然没有嚎啕大哭,但他眼中的泪水却一直没有断。庄太后大玉儿从内室走了出来,就坐在了他的身边,说:“王爷,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节哀吧!你要保重身体,大清国离不开你呀!”

“我的弟弟多铎,他才三十五岁呀!他不该走这么早。想当年,我额娘为殉葬,只留下我们年幼的兄弟二人,我们相依为命,好不容易才熬到了今天。如今,他却离我而去,从今往后,让本王我咋活呀?”说到这,多尔衮低声抽泣起来。“难能可贵的是,多铎在临终前,好不忘为我出谋划策,他建议本王重新启用赋闲在家的老将军张存仁,重用侯方域,来对付日益猖獗的榆园贼寇。”

“侯方域?是不是人称四公子之一的哪位归德大才子侯方域?”

“对!对!对!就是这个归德大才子。此人才华横溢、学富五车、足智多谋,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多铎临终时说,武用张存仁,文用侯方域,则天下可定。想当初,我大清刚入关时,本王就写信劝史可法归降,多铎兵围扬州时,也写信劝史可法归降,史可法给我们都写了回信,那回信写的大义凛然,不卑不亢,十分精彩。后来,本王才知道,这两封回信,都是出自侯方域之手。”

“王爷,既然如此,咱们就应该重用此人。”

“本王先启用张老将军,让他任河南、直隶、山东三省总督。然后再向张老将军推荐侯方域侯大才子。本王相信,惜才如命的张老将军,一定会去归德府请这个大才子出山的。这个侯方域,还未为我大清立下寸功,本王如果直接提拔重用他,恐怕人心不服,只好给他一个立军功的机会。他只有有了军功,本王才可以提拔重用他。现在,山东战场的败局,非此二人不能挽回。”

张存仁接任直隶、山东、河南三省总督后,坐镇大名府,指挥千军万马,杀向了榆园。榆园义军在榆林中,利用火炮、弓箭狠狠打击来犯清军。清军以尸山血海的代价,攻入了榆林之中,榆园义军又迅速钻进地道,消失的无影无踪。由于林中道路狭窄,战马无法前行,清军被迫变骑兵为步兵,在林中搜索义军。他们搜了半天,不仅没有找到义军,反而不断遭到义军暗箭的射杀,伤亡惨重。无奈地清军被迫撤退,这个时候,成千上万的义军从地道中杀出,把清军打得落花流水。一年时间过去了,张存仁毫无进展,面对榆园义军的地道、榆林,久经沙场的老将张存仁,已经到了束手无策的地步。到了这个时候,张存仁才想起了归德府的侯恂、侯方域父子。……

侯方域坐在屋内看书的时候,守门人进来禀报,说大清三省总督张存仁、河南巡抚吴景道、开归总兵高第前来拜访。一听守门人这话,侯方域简直是受宠若惊,他万万没有想到,三位朝廷大员,竟然屈尊下架,来拜访自己这个小小的平民百姓。来不及多想,侯方域急忙出去迎接。在院门口,侯方域见到了这三位朝廷官员,侯方域还没开口说话,张存仁却先说话了:“请问你是侯朝宗侯公子吧?”

“小民正是侯朝宗,不知三位大人光临寒舍,有失远迎,还望恕罪。”侯朝宗说。

“侯公子客气了。本官是大清直隶、河南、山东三省总督张存仁,久闻公子大名,今日特来拜访。”张存仁说到这,又把高第、吴景道一一介绍给了侯方域,侯方域也急忙见过这二位大人。接着,侯方域把这三人让进屋里,分宾主落座。丫鬟端上来茶水后,侯方域冲她挥了挥手,让她出去。丫鬟说了声“是”,就退了出去。

“三位大人,你们今日光临寒舍,恐怕不是光拜访小民这么简单吧?”侯方域说。

“唉!说出来也不怕公子笑话,自从去年本官接了三省总督之职后,带兵围剿榆园贼寇,哪知那些贼寇依靠榆林、地道与我军周旋,神出鬼没,不断袭击我军。剿贼一年多来,本官是屡战屡败,到如今已是束手无策了。本官久闻公子饱读诗书、满腹韬略,于是就不远千里来到贵府,恳请公子出山,助本官一臂之力。”张存仁说。

“这……”听了张存仁的话,侯方域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心里说;“我侯方域真要帮助满清剿灭反清义军吗?这么一来,我将留下千古骂名,到时候,香儿也会和我一刀两断,我的名声将遗臭万年。不中,不中,我侯方域绝不能干这种丧天害理之事。”

侯方域想到这,就笑了一下,说:“张大人,实在抱歉,小民才疏学浅,实在爱莫能助,还望大人见谅。”

“臭书生,别给脸不要脸,张大人亲自到你府上,给了你多大的面子,别他妈的不识抬举。”听侯方域这么说,高第火了,他立即拍案而起。

“高总兵,不得无礼,快向侯公子道歉。”张存仁阴沉着脸说。

“这……”高第见张存仁不高兴了,自己也傻了,呆若木鸡地站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本官还指挥不动你了,是不是?”张存仁有点生气了。

“哎呀,侯公子,对不起,对不起,末将是行伍出身,这一不小心臭脾气又犯了,侯公子,你大人有大量,别和末将一般见识。”高第急忙陪着笑脸向侯方域道歉。

“算了,算了,军人脾气大,小民是知道的,也能够理解。高将军,坐下吧!”侯方域说。

“多谢侯公子宽宏大量。”张存仁说,“侯公子,你侯家也是官宦世家、书香门第,令祖父做到了太常寺卿,令尊也做到了户部尚书,没想到到了公子这儿,却成了一介草民。侯公子,你甘心吗?男子汉大丈夫活在世上,就应该轰轰烈烈地干出一番事业来,光宗耀祖,像侯公子这样满腹韬略却做了一介草民,本官都替公子感到委屈。侯公子,本官问你,你难道就这样过一辈子吗?难道你就不想恢复你们侯家往日的辉煌吗?

本官请公子出山,助本官剿贼,这对公子来说,也是千载良机呀!如果此次剿贼成功,公子将立下盖世奇功,高官厚禄自然少不了公子的。到时候,公子不用经过科举考试,而凭军功就可以身居庙堂,这么好的事公子上哪找去?侯公子,你好好想一想,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侯公子,你不必急着回答本官是出山还是不出山,本官给你几日时间,你自己好好想想,什么时候想通了,就到大名府找本官,本官随时恭候公子的大驾。好了,本官就不打扰公子读书了,侯公子,告辞。”

送走了张存仁等人后,侯方域回到书房之中,徘徊起来,此时他的内心矛盾重重。张存仁的话,深深地打动了他,但他如果出山帮助张存仁,吴香知道了,肯定会和他一刀两断。他爱吴香,他太爱吴香了,无论如何他也不能失去吴香。他又一想,出山帮助张存仁,可是一条跃龙门的捷径,只要此战成功,自己就可以不用通过科举考试,凭军功身居庙堂。放弃了这条捷径,实在太可惜了。想来想去,他终于下定决心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他要轰轰烈烈地干出一番事业,加官进爵、光宗耀祖,恢复侯家昨日的辉煌。

“相公,刚才来到那三个人是干什么的?” 吴香走了进来,问侯方域。

“他们是榆园义军的人。” 侯方域不敢说实话,只好撒了个谎。

“是不是他们想请公子出山,反清复明?”

“对、对、对,他们就是请我助他们一臂之力。”

“相公,答应帮他们了吗?”

“答应了,答应了,我准备过两天就北上山东,助他们一臂之力。”

“相公,好样的,香儿没有看错你,香儿支持你,等到你走的那一天,香儿亲自为你送行。”

张存仁回到大名府以后,日夜盼望着侯方域的到来,为此他是寝食难安。他不知道,自己那一番话,能不能打动侯方域这位大才子。如果这个大才子不来,自己又该怎么办?这几天,张存仁日思夜想的,都是这个侯方域。就在这时候,侯方域来到了大名府,拜见张存仁。门卫见侯方域来了,不敢怠慢,急忙进去禀报张存仁。张存仁一听说侯方域来了,高兴得差点没有跳起来,他说道:“哎呀,盼星星盼月亮,今日本官终于把这个侯大才子盼过来了。” 说完这句话后,张存仁也不顾自己年迈体弱,一溜小跑迎了出来。

来到院门口,张存仁见到了正牵着马 站在门外等着召见的侯方域。张存仁高兴地说 ;“侯公子,本官盼星星、盼月亮,今日终于把你盼来了。快请进,快请进。”

“张大人,让你久等了吧?实在抱歉。” 侯方域说。

“没事,没事,你能来本官的心里就很高兴了。当年刘玄德得孔明是如鱼得水,今日我张存仁得公子也是如鱼得水,侯公子就是我的诸葛孔明呀!” 张存仁说到这,就吩咐下人把侯方域的马牵到后院,好生照料。下人领命,牵着侯方域的马去了后院。

“张大人谬赞,小民这两下子,实在不敢和诸葛孔明相提并论。”

“侯公子不必谦虚,在本官的心目中,你就是当今的诸葛孔明。”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进了屋,分宾主落座,下人端上来茶水,张存仁请侯方域用茶。侯方域品了一口茶后,说:“张大人,小民有一事相求,不知大人能否答应?”

“侯公子有何要求,尽管提出来,只要本官能够做到的,就一定满足公子。”张存仁说。

“明日小民要去前线,实地察看。”

“哎呀,公子,万万不可,去前线太危险了,如果公子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可如何是好?”

“张大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小民只有实地去察看,才能想出对策。”

“那好吧!本官明日亲自陪同公子,去前线视察。”

马应试把诸将召集到议事厅,说;“诸位,据内线消息,清朝三省总督张存仁、河南巡抚吴景道、开归总兵高第前往归德府请侯方域出山。昨日,侯方域已到大名府,见到了张存仁。本帅想问诸位一下,对此事你们都有什么高见?”

听了马应试的话吴启忠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那位和自己曾经共同出生入死的好友,今日投靠了满清。成为了自己的死敌。他不相信,打死他他也不相信。吴启忠在心里说:“这不是真的,这绝不是真的,这肯定是谣言。一身正气的侯公子,怎么可能投靠满清呢?”

“元帅,今日你召集我们来,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呢,原来是狗官张存仁那儿来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这样的小事,还用议吗、我们榆园军,连清军的千军万马都不怕,还怕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大将梁敏说。

“是呀,元帅,来一个书生有什么好议的,什么时候老子碰上了他,把他一刀宰了也就是了。”大将任七说。

“二位将军不可轻敌,你们要知道,书生有时比千军万马都厉害。此人一来,本帅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这次我榆园军要大难临头了。”

“元帅,你确定这个消息是真的吗?”吴启忠问。

“千真万确。为了知己知彼,本帅早已派细作打入清军内部,了解清军的一举一动,这个消息不会有假的。侯方域的大名,本帅也有所耳闻,此人是四公子之一,才华横溢,满腹韬略,本帅觉得这个侯公子不好对付。”

“元帅,咱们还是以不变应万变,继续利用榆林、地道抗击清军,我倒要看看,这个侯大公子能玩出什么新花样。”

正当大家开会的时候,探马来报,说张存仁、侯方域率大队人马扑了过来。马应试听了这个消息,就说::“这位侯方域,昨日刚到大名,今天就到了前线,可真快呀!”说完这些后,马应试命令吴启忠、梁敏率军应战。二人领命后,立即率领一支义军,埋伏在榆林之中,准备应战。

很快,清军大队人马扑了过来,奇怪的是,他们在靠近榆林的时候,停了下来。埋伏在林中的吴启忠看到,张存仁和侯方域骑着马从队伍中走了出来,二人一边观察着榆林一边交谈着。吴启忠万万没有想到,他和侯方域在扬州分手后,今日会以这样的方式重新见面。他更没想到的是,自己当初在睢州、扬州拼上性命保下来的侯公子,如今竟成为了满清的鹰犬。此时,吴启忠的心里那是怒火万丈。吴启忠在心里骂道:“侯方域呀侯方域,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竟然认贼作父,为虎作,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会拼着性命保下来你这么一个败类。好,本将军今日送你上西天。”想到这,吴启忠就一箭射了过去。不幸的是,这支箭射偏了,从侯方域的身边飞了过去。受到惊吓的侯、张二人,急忙撤退,清军迅速前队变后队,撤离了此地。

看着清军仓皇撤退的样子,埋伏在林中的义军都哈哈大笑起来。梁敏说:“吴将军,你真是了不起,一箭射退了清军。刚才你射的那个书生,就是那个侯大才子吧?我看也不过如此,吴将军一箭就把他吓破了胆,一仗未打就跑了。”

“梁将军,不可轻敌,这个侯方域,没那么简单。”吴启忠说。

侯方域、张存仁领着大队人马撤往大名府。一路之上,侯方域还在为刚才那一箭直冒冷汗,真是太悬了,如果那支箭不射偏的话,自己这条小命就报销了。张存仁一想到刚才那一箭,背后也是直冒凉气,如果侯方域被一箭射中的话,自己以后还靠谁出谋划策。

“侯公子,刚才也太危险了,以后,本官不允许你在上前线了。你的任务是在后方运筹帷幄、出谋划策,而不是到前线出生入死。前线的事,自有我大清的勇士,公子就不必来了,”张存仁说。

“张大人,如果要想出对付榆园匪寇的办法,小民就必须冒此风险。现在,小民已胸有成竹,到明天,小民就给张大人一个满意的答复。”侯方域说。

“好,本官期待着公子的良策。”

回到大名后,侯方域挑灯夜战,写下了《剿抚十议》一文。第二天,侯方域把此文交给了张存仁。张存仁看过之后,大加赞赏:“哎呀,侯公子真是子牙在世、孔明复生呀!这篇《剿抚十议》,写的太好了,一步比一步狠,一招比一招毒。可惜本官与公子相见恨晚,如果早请公子来,这一年来,本官也不会屡战屡败。损兵折将了。”

“张大人过奖了,小民实在不敢与姜子牙、诸葛孔明相提并论。张大人,只要你按小民的《剿抚十议》做,用不了多长时间,榆园匪患就会平息。”侯方域说。

张存仁开始执行侯方域的《剿抚十议》了,他先派重兵围困榆园,封锁了榆园通往外界的一切道路,使榆园完全与世隔绝。到了夏收、秋收的时候,清军裹挟大量的百姓,去榆园军耕作的田地里抢粮。由于害怕误伤百姓,榆园义军不敢使用弓箭、火炮打击清军,只好派兵出击与清军肉搏。由于敌强我弱,榆园义军数次出击,不但未能击退清军,自己反而伤亡惨重,夏粮、秋粮几乎被清军抢劫一空。清军还派出部队,装扮成榆园义军,烧杀抢掠,败坏义军的名声。由于清军的严密封锁、围困,榆园义军陷入了弹尽粮绝的困境。这个时候,清军又派出大量的细作打入义军内部,对义军将领进行拉拢、诱降。由于环境艰苦,形似恶化,一些意志不坚定的义军将领降清。

清顺治七年(公元一六五零年)秋,张存仁命令部队火攻榆林。由于天干物燥,千里榆林顿时变成一片火海。短短几天的时间里,榆园化为焦土。张存仁命令部队全线出击,企图一举围歼榆园义军。榆园义军依靠地道,依然能够神出鬼没的袭击清军,杀得清军尸横遍野,大败而逃。张存仁见部队又打了败仗,只好动用了《剿抚十议》的最后一招,水淹榆园。清军扒开了荆隆口黄河大堤,汹涌地黄河水奔腾着、咆哮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了榆园。刚刚化为焦土的榆园,眨眼间变成了泽国,义军千辛万苦挖出的地道全部坍塌,死于洪水中的义军不计其数。马应试被迫摔残部退往尖蝈堆、甘草蜘蛛堆、金堤以北等地势较高的地方。张存仁指挥水路大军,追缴义军,在惨烈的战斗中,大将梁敏、任七阵亡,马应试被叛徒杀害,榆园义军除少数随吴启忠突围外,绝大部分阵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