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动明宪宗的"人妖大案" 嫌犯十年奸污182人

天山魔怪 收藏 18 26817
导读:熟读《聊斋志异》的朋友,一定记得其中一篇题为“人妖”的文章,讲的是山东东昌有个叫马万宝的人,娶妻田氏,“有女子来,寄居邻人某媪家,言为翁姑所虐,暂出亡。其缝纫绝巧,便为媪操作,媪喜而留之”。马万宝发现这外来女子年轻貌美,就起了歹心,将她骗到自己房间,图谋不轨,谁知下手才发现“她”竟是个“他”!仔细盘问后方知,此人名叫王二喜,是桑冲的门人,“因得转传其术”,学了一手男扮女装的好本事。   大同府山阴县有个名叫谷才的人善于男扮女装   王二喜口中的师父“桑冲”,就是发生在明代

熟读《聊斋志异》的朋友,一定记得其中一篇题为“人妖”的文章,讲的是山东东昌有个叫马万宝的人,娶妻田氏,“有女子来,寄居邻人某媪家,言为翁姑所虐,暂出亡。其缝纫绝巧,便为媪操作,媪喜而留之”。马万宝发现这外来女子年轻貌美,就起了歹心,将她骗到自己房间,图谋不轨,谁知下手才发现“她”竟是个“他”!仔细盘问后方知,此人名叫王二喜,是桑冲的门人,“因得转传其术”,学了一手男扮女装的好本事。

震动明宪宗的

大同府山阴县有个名叫谷才的人善于男扮女装

王二喜口中的师父“桑冲”,就是发生在明代成化年间、震动了明宪宗亲自过问的“人妖大案”的始作俑者。

一、十年奸污了182人

“人妖大案”在《明世宗实录》等史料中都有所提及,但对全过程记载最为详细的,当属明代学者陆粲所撰的《庚巳编》。

震动明宪宗的

桑冲,山西太原府石州李家湾文水人,自幼被卖给榆次县人桑茂,作为义子。桑冲长大以后,终日无所事事,跟几个地痞结伴浪荡,在当地恶名昭彰。可是他还不知足,一心要在流氓这个领域追求极致,于是打听到大同府山阴县有个名叫谷才的人善于男扮女装,然后以传授针线活儿的名义辗转地方,“暗行奸宿,一十八年不曾事发”。这等“好事”,恰是每个流氓向往的,桑冲于是跑到大同府,经过一番艰苦的寻访,终于找到了谷才,“投拜为师”。

谷才一开始还有心不教他,但架不住他苦苦哀求,又看他生得眉清目秀,是吃这碗饭的材料,便收他为徒了。

谷才首先教会桑冲“开脸”,把脸上的胡子、汗毛绞剃干净,变得白净如玉,眉毛也修剪得秀如柳叶,然后蓄发,分成三绺,戴上假髻,扮成一个少妇模样,算是完成了第一步。接下来又教桑冲学做各种各样的女工:描剪花样、刺绣纳鞋、生火做饭等等,当然也少不得告诉他在奸宿女人之后,怎样使自己不会暴露,这些都完事了,才让桑冲“毕业”。

桑冲得意洋洋地回到家,他过去结交的狐朋狗友们都来找他“学本事”,其中包括“本县北家山任茂、张虎,谷城县张端大,马站村王大喜,文水县任昉、孙成、孙原”一共七个人——值得一提的是,本文开头提到的王二喜,正是王大喜的弟弟——桑冲倒不藏着掖着,把谷才教他的一股脑儿全传给了他们,然后对他们说:“恁们到各处人家,出入小心,若有事发,休攀出我来。”然后这一群流氓就像疮疱破了脓一样四散而去。

这时是成化三年,此后整整十年间,桑冲没有一天做过哪怕一件正经工作,“在外专一图奸”。他流窜作恶的地点包括“大同、平阳、太原、真定、保定、顺天、顺德、河间、济南、东昌等府、朔州、永年、大谷等,共四十五府州县,及乡村镇店七十八处”。他每到一地,就打听当地有哪一户的良家女子姿色出众,然后假装是一个受到夫家虐待逃走要饭的妇人,先到目标人家的邻居那里寄住,等到自己露了一手会做针线的本领,得到认可了,便求这邻居介绍自己到目标人家教做女工挣钱。一般学这个的都是年轻女孩,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没什么见识,遇到了这么个老奸巨猾的流氓,几句话便觉得跟对方“情同姐妹”,到了晚上便睡在一间屋子里。

当晚,桑冲先会说一些带有性挑逗的话引对方上钩,如果赶上那意乱情迷的,自然水到渠成,如果遇到秉性刚正,不容易得手的,便要配制专门的迷药,药方是“鸡子一个(去掉蛋清只剩蛋黄),桃卒七个,柳卒七个,俱烧灰,新针一个,铁捶捣烂,烧酒一口,合成迷药”,把这迷药喷在女子身上,然后念“昏迷咒”,女子就会“手脚不动,口不能言”,桑冲这时扑上去行奸,完毕后再念“解昏咒”,女子才能慢慢苏醒过来。

明代礼教甚严,女人一旦被玷污,往往终生不能嫁人,一辈子就算毁了,所以就算被桑冲奸污的女人再怎么愤恨,也不敢声张,于是桑冲一次次得逞又一次次侥幸逃脱,“似此得计十年,奸通良家女子一百八十二人,一向不曾事发”。

二、明宪宗批示“便凌迟了”

桑冲以为自己会像师父谷才那么“好运”,哪知他的“好运”在成化十三年七月十三日突然终结。

以奸污为作案方式的他,也因为奸污而败露,这大概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这一天,他流窜到真定府晋州聂村一户人家,户主名叫高宣,他“诈称是赵州民人张林妾,为夫打骂逃走前来投宿”。高宣见他可怜,便留他在南房内宿歇。夜深人静,桑冲正在床上辗转反侧,想着接下来准备去某某人家故技重施,正这当儿,突然听见房门吱呀一响,还没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一个粗壮的身躯就扑了上来!

原来此人是高宣的女婿,名叫赵文举,他白天在老丈人房间里看到自称是张林妾的女人,颇有姿色,立刻起了歹心,专门等到三更半夜潜入房内求奸。桑冲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这种事,连推带打,拼死反抗,激得赵文举火起,那赵文举本是一条粗莽的汉子,硬的不行就来蛮的,把桑冲高高举起,“捽倒在炕按住”,桑冲被摔得直翻白眼,昏死过去,赵文举把他的衣服一扒,登时就懵了,“将冲捉送晋州”。

在晋州官府的严讯之下,桑冲交代了自己的累累罪行,他奸宿的时间之长,人数之多,令主审官员目瞪口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按照哪条法律来判以何刑,只好先将桑冲的供词和他所奸宿的良家女子的名单,上奏朝廷,“乞敕法司将本犯问拟重罪等因”。

震动明宪宗的

明宪宗朱见深闻听此案,起初竟不敢相信是真的,下旨让“都察院看了来说”。都察院不敢懈怠,核查属实后,当时的太子少保兼左都御史上奏:“臣等看得桑冲所犯,死有余辜,其所供任茂等俱各习学前术,四散奸淫,欲将桑冲问拟死罪。仍行各处巡按御史,挨拿任茂等解京,一体问罪,以警将来。”不过对于被桑冲奸污过的妇女,“其奸非出本心,又干碍人众,亦合免其查究”。

朱见深看了奏折,十分生气,没想到治下竟出了这等伤风败俗、淫乱不堪之事,怒气冲冲地批奏道:“(桑冲)这厮情犯丑恶,有伤风化,便凌迟了,不必复奏。任茂等七名,务要上紧挨究,得获解来。钦此。”

《庚巳编》对这起“人妖大案”的记录到此为止,而《聊斋志异》的“人妖”一文,仿佛是尾声,马万宝拿住了王二喜的把柄,一刀阉了他,收为媵婢:没过多久,“桑冲伏诛,同恶者七人并弃市,惟二喜漏网……后卒,即葬府西马氏墓侧,今依稀在焉。”

还应该补充说明的是:这时,谷才已经病死,算是逃过了法律的制裁。

三、失身者缢死甚众

无独有偶,在明世宗嘉靖年间,还发生过一起类似的大案。

清代笔记《坚瓠集》引《碣石剩谈》所载:嘉靖中期,江西瑞州府有个名叫蓝道婆的人,这个人“身具阴阳二体”,也就是现在的“*人”。*畸形是在胚胎发育期间分化异常所致的性别畸形,外阴部表现同时存在男性及女性的生殖器官,但是古人哪里了解这些,见到*人就认为是不祥的征兆,要么杀之避祸,要么展览挣钱。蓝道婆的父母算是好的,见他“无髭须”,外貌更像是个女人,便“束足为女形”,并在装束、姿态上也尽可能朝着女性方面培养,特别是教给他针织、刺绣方面的本领,蓝道婆心灵手巧,各种女工的活计都做得“极其工巧”,以至于远近闻名,很多名门望族都请他到家中,“延为女师”,教习那些藏在深闺中的大小姐们刺绣织红之类,晚上就跟她们睡在一起,引为“闺蜜”。

按照现代医学的划分,蓝道婆当属男假*畸形,即虽然发育有完全或不完全的女性第二性征,但说到底依然是个男人,一开始他和女孩子们同床共枕,还没有觉得怎样,但*的吸引乃是天道,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蓝道婆就跟女孩子好上了,而且阳气方炽,几乎每到一户便行好事,乐此不疲。“后至一家,女徒伴宿”,晚上蓝道婆又要求欢,谁知那女孩宁死不从,并跑到父母的屋子里惊恐地讲出了蓝道婆意欲侵犯之事。主家赶紧抓住想要逃跑的蓝道婆,扒下裤子一看,证据确凿,立刻送到官府,蓝道婆只好认罪。

考验官府办事能力的时候到了,桑冲一案由于是都察院督办,到底层次高,识大体顾大局,懂得被奸污女子“其奸非出本心,又干碍人众,亦合免其查究”,以保证社会安定,保障受害者的权益,相比之下,瑞州府可谓昏庸无能,把蓝道婆“以巨枷遍游市里”,那些曾经请他教习女工的女子,自然被人们对号入座。最终蓝道婆被判乱棍打死,而“失身者缢死甚众”,甚是可悲。

其实在笔者看来,桑冲案和蓝道婆案存在着性质上的差别,如果说桑冲是“有心为恶”,那么蓝道婆则是“无心铸错”,后者只是一个存在性畸形但并未丧失性功能的青年表达自己的性需求罢了。这个世界,司法要惩治“有心为恶”,而对于“无心铸错”,还是应该以批评教育为主,比如对《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多一些正确的认识,不要因为几个拿贞操带束脑门的卫道士大呼小叫,就急着收回销毁,也许这个世界会少一些跟文明进步背道而驰的悲剧。


3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5楼hhjhyy

3楼 wpxzzzzzz
“如果遇到秉性刚正,不容易得手的,便要配制专门的迷药,药方是“鸡子一个(去掉蛋清只剩蛋黄),桃卒七个,柳卒七个,俱烧灰,新针一个,铁捶捣烂,烧酒一口,合成迷药”,把这迷药喷在女子身上,然后念“昏迷咒”,女子就会“手脚不动,口不能言”,桑冲这时扑上去行奸,完毕后再念“解昏咒”,女子才能慢慢苏醒过来。”

有这心思的多谢铁血传授技艺

兄台,请把“昏迷咒”和“解昏咒”授予小弟回复:震动明宪宗的‘人妖大案‘ 嫌犯十年奸污182人

3楼 wpxzzzzzz
“如果遇到秉性刚正,不容易得手的,便要配制专门的迷药,药方是“鸡子一个(去掉蛋清只剩蛋黄),桃卒七个,柳卒七个,俱烧灰,新针一个,铁捶捣烂,烧酒一口,合成迷药”,把这迷药喷在女子身上,然后念“昏迷咒”,女子就会“手脚不动,口不能言”,桑冲这时扑上去行奸,完毕后再念“解昏咒”,女子才能慢慢苏醒过来。”

有这心思的多谢铁血传授技艺

没告诉咒语,差评~

3楼 wpxzzzzzz
“如果遇到秉性刚正,不容易得手的,便要配制专门的迷药,药方是“鸡子一个(去掉蛋清只剩蛋黄),桃卒七个,柳卒七个,俱烧灰,新针一个,铁捶捣烂,烧酒一口,合成迷药”,把这迷药喷在女子身上,然后念“昏迷咒”,女子就会“手脚不动,口不能言”,桑冲这时扑上去行奸,完毕后再念“解昏咒”,女子才能慢慢苏醒过来。”

有这心思的多谢铁血传授技艺

5楼 hhjhyy
兄台,请把“昏迷咒”和“解昏咒”授予小弟回复:震动明宪宗的‘人妖大案‘ 嫌犯十年奸污182人
现在文艺界的那些伪娘一样的小鲜肉是不是都是桑冲的弟子呢?比如某晗?回复:震动明宪宗的‘人妖大案‘ 嫌犯十年奸污182人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