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砀山贾庄地道战活埋牺牲的先烈们立纪念碑

changjialei5250 收藏 4 3904
导读:建议为砀山贾庄地道战被俘活埋牺牲的烈士建立纪念碑 1947年11月,砀山贾庄地道战砀山县大队几乎全军覆没,147人被俘,不少人变节,其中有77人宁死不屈,肩串铁丝,高唱国际歌,慷慨跳入挖好的坑中赴死。侯区长带头喊口号,舌头给割掉,仍口流血沫在吼。实践定格他们是真正的共产党人,特殊材做成的人。2年后砀城解放,遗体挖出已不能认,散埋他处,埋葬之处早已夷为平地。 今砀山高楼林立,奇石多见。我认为没有价值,因为没有文化。它们不如烈士们一块纪念碑。纪念碑里有共产党的魂,有了魂的大楼才不会倒,不改姓

建议为砀山贾庄地道战被俘活埋牺牲的烈士建立纪念碑

1947年11月,砀山贾庄地道战砀山县大队几乎全军覆没,147人被俘,不少人变节,其中有77人宁死不屈,肩串铁丝,高唱国际歌,慷慨跳入挖好的坑中赴死。侯区长带头喊口号,舌头给割掉,仍口流血沫在吼。实践定格他们是真正的共产党人,特殊材料做成的人。2年后砀城解放,遗体挖出已不能认,散埋他处,埋葬之处早已夷为平地。

今砀山高楼林立,奇石多见。我认为没有价值,因为没有文化。它们不如烈士们一块纪念碑。纪念碑里有共产党的魂,有了魂的大楼才不会倒,不改姓,不变色。现在的人为什么没有幸福感,因为他们心中没有感恩之心,不知美好生活来之不易。

建议在贾庄或在活埋的地方建立纪念碑,刻上他们的名字。他们心慰了,我们心安了,我们党的灵魂也发扬了。

我等着看。

6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12月17日上午,敌整编二十一旅十三团配合砀山保安团一部约1000余人,携轻重武器耀武扬威地向贾庄扑来。9时许,敌抵阵地前沿,大约以一个连的兵力作先头,从正面接近贾庄,未来得及出击就踩响了地雷,白白丢了10几条性命。随后敌人又以“八二”迫击炮对我阵地轰击,接着再次冲击。贾庄南面有一柏树林,大小七八个“坟头”,敌人企图以这片树林为依托,再次向村内突破。经过一阵机枪扫射后,没见还击,便纷纷钻进树林,正好钻进我军伏击圈。他们还没站稳脚跟,周围坟堆里(实为暗堡)扔出了一颗颗手榴弹,机枪也阵阵扫射,敌人死伤一大片。


接连两次进攻,敌人尝到了苦头,只得暂时撤到黄河岸边调整攻势。时过中午,敌人又纠集一个营的兵力,押着几个未来得及躲避的群众作“挡箭牌”,绕道贾庄的西北角,开始第3次进攻。为稳、准、狠打击敌人,而又不伤害群众,我军沉着应战,直至被押群众接近村头,避开枪口时,才对准敌人一起开火射击。这时埋伏在东北大堤沿线的县大队也赶来配合战斗,两面夹击,敌人丢下二三十具尸体逃走了。退阵之敌惊恐未定,又遭到驻守在后王庄地道阵地的大寨区武装的阻击。十分恼火的敌人又集中兵力攻打后王庄。大寨区机关人员不到70人,面对强敌,毫不示弱,英勇奋战两个多小时,终于在县大队配合下打退了敌人的猛攻。第一天的战斗打退了敌人的3次进攻,毙敌近百人,我无一伤亡。后几天的战斗中,敌军虽然兵力一天比一天增多,进攻手段一次比一次狡猾,但我军愈战愈勇,捷报频传。连日的战斗中,敌军共伤亡近300人,其中含营、连、排军官6人。

12月21日的战斗更加激烈。敌人采取散兵群阵势,以倒扇面形向我阵地展开,位于敌人主要进攻点的工事堡垒多数被破坏,有的射击孔被敌重机枪扫射成水缸大小的窟窿。这一天,我军也付出了血的代价,其中3人阵亡,8人重伤。

连续五天的战斗,贾庄地道阵地的我军已面临弹药消耗过多,粮食紧缺的局面。而敌人更加恼羞成怒,22日又从徐州调来一个榴弹炮团,并在砀城召开了连以上干部参加的军事会议,由八十八师参谋长作攻打贾庄的战术报告,倾5000人之众,八十八师、榴弹炮团、砀山保安团倾巢而出,以绝对优势向贾庄我军发起进攻。

23日,战役的第7天,进入最激烈、最残酷的决战阶段。天刚亮,敌人已进入阵地,从四面八方向我阵地打冷枪,意在侦查我贾庄火力点。时而在距我堡垒七八十米的地方出没,而我军依靠暗堡的有利地势,瞄准敌人射击,弹无虚发,却也过早地暴露了目标,敌军以整个榴弹炮团的火力,从黄河故道北岸距离仅有300米的大徐庄、史新庄向我阵地轰击。霎时间,村内民房坍塌,到处是残垣断壁,树木炸断,弹坑累累,硝烟弥漫。

时至中午,敌人集中兵力,发起了全面进攻,采取四面包围齐头并进的战术,强行攻占了故黄河以北,大堤以南的十几个村庄,县大队和前来支援的军分区战士屡次出击,均在敌人的强大攻势下,被迫退至大堤以北地区,迫使贾庄、后王庄地道阵地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敌军一步步朝贾庄扑来,我军党政干部沉着应战,利用仅有的堡垒,每一条残垣,与敌人展开激烈的拼杀,多次打退敌人的冲锋。后来,村西北角的敌人攻占了一处被炸塌的民房废墟,集中轻重机枪火力,轮番向我火力点射击,将我军掩体破坏,接连打倒我几名机枪手。敌人一窝蜂似的朝前扑来,警卫员吴风鸣抱着一挺俄式转盘机枪,一个箭步跳到地面上,一阵无情地扫射,又把敌人压了回去。

此时此刻,后王庄地道网的战斗也达到了白热化。神枪手孙基赞在一座明堡内轮番使用三支步枪,由两名年长的民兵为他上子弹。孙基赞来自后方根据地,入伍前是当地打兔子的能手,眼下他一边弹无虚发地射击,一边从容不迫地利用周围几个射击孔,左右逢源,掩护着另外两个明堡作战。敌人旋将进攻重点对准他所在的堡垒,在其正面五六十米处架起一挺水压重机枪,不停地射击。堡内顿时尘土飞扬,子弹飞溅,孙基赞立即命令两民兵卧倒隐蔽,并在敌人机枪刚一住点的瞬间,抬手一个点射,将敌机枪手击毙。在这一天的战斗中,仅孙基赞一人就打死敌人近30名。

下午三四点钟,贾庄阵地终于在敌人无数次冲锋下被突破了。我军被迫撤进地道深处。地面工事被破坏,少数地道口被发现,但他们始终不敢进入地道与我军肉搏,就用机枪对准地道口扫射,用力喊话劝降,我军隐在洞内巍然不动。敌人无计可施,企图用烟熏火燎逼我军就范,我军立即将地道防护板关闭,屯上浮土将烟隔住。后来敌人又往地道内灌水,也让我军用同样的方法堵住了。

夜幕降临了,敌人的暴行暂时收敛下来,但他们并未撤走,就在我贾庄地道网周围层层驻扎下来,重重设防,以监视我军行动,还到处点起篝火,并派流动哨巡逻,试图以此行动断绝我地道网与外界的联系,以强兵压境,把我军困死在地道里。县长张世珠、公安局长王守海等领导深知,连续七天的战斗,我军几乎频临弹尽粮绝的困境,身心疲惫,接应大军无力救援,再这样坚守凶多吉少,不如趁夜突围。虽然明知这是一条十分危险并免不了重大伤亡的举动,但事已至此,能冲出一个,也是为革命事业保留下一份力量。于是,他们当机立断,决定突围。刚一出洞口就被敌人发现,随即遭到堵截,战士们奋勇向前,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敌人用机枪组成的交叉火力封住洞口,一部分同志牺牲了,少数同志冲了出去,大多数同志在无奈的情况下,又返回洞内。情况万分危急,突围也一刻不能再拖延下去。为缩小目标,减少牺牲,队伍必须化整为零,分组行动。县长张世珠带着刘宗法、吴凤鸣等开始了艰难的突围。他们在敌人破坏的地道里扒开一个缺口爬了出去,从贾庄南地里奔向黄河故道,冲出了敌人的重围。张德超、贾言忠、韩继虎也从村南突围成功。在同一时间内,后王庄地道网的战友们也在区委书记李华龙的带领下集体突围。

贾庄地道战整整激战了7天,张世珠、王守海等十多位同志,穿过枪林弹雨,到达后方根据地。虽然有几十位同志在这场战斗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但国民党正规军却在这场战斗中损兵折将500余人。这场战斗,谱写了解放战争中,地方武装与国民党正规军阵地战的新篇章。阻击了敌人向根据地进犯的步伐,为保卫整个湖西地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作出了重大贡献。





----------------有什么被活埋的?!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