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aotianjue2 收藏 5 3321
导读:九十时代我赴日留学生活五年,学习语言和新闻。原以为地处亚洲的日本和中国在人种上有相似之处,对性的认识也会相近,没想到来这里后给我的感觉是,日本人虽对中国文化佛教非常崇尚,可对性的看法和做法却极不相同,日本的性开放程度不次于欧美,但他们对性的态度十分独特和欧美并不一样,有些让人难以接受,毫不夸张地讲,日本民族非常变态,他们对性活动的约束极少,甚至超出了社会伦理允许的范畴。我在此并不是要斥责日本人的行为,也许他们对性有自己的理解,只能把这看作是他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

九十时代我赴日留学生活五年,学习语言和新闻。原以为地处亚洲的日本和中国在人种上有相似之处,对性的认识也会相近,没想到来这里后给我的感觉是,日本人虽对中国文化佛教非常崇尚,可对性的看法和做法却极不相同,日本的性开放程度不次于欧美,但他们对性的态度十分独特和欧美并不一样,有些让人难以接受,毫不夸张地讲,日本民族非常变态,他们对性活动的约束极少,甚至超出了社会伦理允许的范畴。我在此并不是要斥责日本人的行为,也许他们对性有自己的理解,只能把这看作是他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一,赤裸裸的性 话题
我接触到的一些日本男人个个都象君子,待人彬彬有礼,可一旦涉及到性问题,就好象换了个人似的,变得特别放肆。实习时我和几个日本朋友去吃饭时,刚开始时会谈论一些有关公司、社会新闻、金融等话题,等到后来喝得多一些后就谈论起女人和性了,个个眉飞色舞、毫无顾忌,他们会详细描述自己和女性作 爱时的每个细节,包括女性 生殖器官的形状、自己的动作姿态、女性的反应如何,还互相交流心得,听得我目瞪口呆。开始时我的脸总发烫,总觉得这哪是大庭广众下该说的事,后来听得多了,就习以为常了。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二,和一位大学生的谈话

我曾和一位学经济的日本大学生合租过一套房子,这个单纯文静的青年当时19岁,平时他学习非常刻苦,生活上很检点,对女性也非常有礼貌,后来我们彼此熟悉了。周末,我在异国他乡孤身一人,而他还没交过女朋友,我俩都没钱去外面进行高昂的娱乐消费,就在宿舍喝酒下棋聊天。我们无话不谈,他老实地承认他还没和女性发生过性 关系,可我发现他的性 知识极其丰富,比我这个成过家的人懂的多得多,原来他的“知识”大都来自于大量良莠不齐的书刊和电视,此外日本学校里允许学生讨论性,还开设性 知识课程,在小学时他对这些内容就不陌生了。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他的书桌上经常能看到一些带图画的色 情杂志,都是订购的公开出版物。我问他既然如此了解性、需要性,为何不交个女友或去红灯区看看。他说:作为一个男人就必须懂得性,否则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日本男人。他的奋斗目标是进日本最好的汽车公司上班,交女朋友要花费许多时间和金钱,还没这个打算,他的生活态度也很认真,不会象其他大学生那样乱搞。这个年轻人的观点我倒也能认可,可是有一次他谈及往事时使我吃惊不小,他说,他在上高中时还和比他小三岁的妹妹一起洗淋浴,他还仔细察看过妹妹的下体结构,他妹妹欣然接受他的“研究”。他还告诉我,他也曾偷看过母亲洗浴更衣。他对此的解释是,仅仅是想知道成年女性和少女的身体有哪些不同。他和我谈这些话的时候神情自然。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三,男青年公开议论父母的性 隐私

我们国家的男青年在一起的时候,也喜欢谈论异性,比方说穿着、长相、风流韵事、甚至一夜偷情等等,但不会去谈亲人(也包括女友)和性 有关的内容,日本青年在这方面却没有顾忌,我在聚会或做客时多次遇到这种情形。一次我和四个同学到仙台考察,临时住在一家便宜的旅馆里,兴奋了一天的大家到了晚上还兴致盎然,又开始谈论性,可这一次的话题就有些离谱了,首先有人说起他母亲结婚前作过舞蹈演员,身体曲线十分优美,他曾在家里看过她给父亲跳裸舞。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其他人也纷纷响应讲起了各自的母亲,一个同学说,他母亲的面容和裸体比演员还漂亮;另一个同学就接着细细地描述了自己母亲乳房和臀部的丰满程度;还有一个同学竟谈起他母亲生殖器官的饱满优美,他多次观察过。听到前面我还能接受,可听到后面时我觉得有些过分了。他们谈及母亲身体的时候口吻十分自豪,好象在谈论家里的一件艺术品似的。他们也问过我的情况,我只好说我没见过母亲的裸体。其实我假若真的见过,我也不会讲的,国情真的不同啊。回去的路上,在旅行车上当着司机和女向导的面,他们还相互介绍着自己母亲乳罩和内衣的尺寸和品牌,争论中年妇女的体形和胸围应该多大最好。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还有一次,我和两个同学到一个熟识的日本记者家里做客,赶上他妻子住院生孩子不在,酒饭很简单,让人佩服的是这位记者朋友的风趣健谈和见多识广,谈来谈去又扯到了性上,最后他又将话题由性转移到了母亲身上,他说,他从12岁起就开始偷看父母的夫妻生活一直到自己结婚,他本人的某些作爱动作就是从父母那里学来了,他父母其实心里也知道他的行为,也许是认为儿子的行为仅是一种特殊的性 知识学习方式,竟不点破也不指责。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记者还给我们详细讲了他偷看到父母在结婚20周年的晚上8点钟正式开始的一个仪式,就是模仿20年前的新婚之夜,母亲穿着和服坐在床边,由父亲给她一件件脱去衣物,然后象当年那样用清水为赤裸的母亲擦洗身体,最后拥她上床作爱。他讲的那样神往,我们也听入了迷。我很欣赏他父母之间崇高感人的情爱,但总觉得这事由儿子给外人讲出来就似乎有些不对味。记者朋友还以日本人特有的高傲说,他之所以非常聪明健康,就是因为母亲性 欲高涨生殖能力强,他母亲直到57岁还能和父亲愉悦地同房。两个同学也介绍了有关父母的性 事,但我印象不深了。最后他们很想从我嘴里知道,中国父母的性 生活是怎样的。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可我无言以对,他们很失望。那位记者还故意作出不悦的表情说,他给我提供了物质和精神的双份晚餐,而我却白吃,很不公平。我同意他半开玩笑的责难,但我的确无法提供这样的“精神食品”,我完全可以瞎编一通,可我在良心上觉得那样做对不起父母。我分析原因可能是这样的,和中国人不一样,日本人在谈及父母的性 事时认为这不是对父母的不敬,相反是对父母的崇拜。为了提高日文应用能力,我向一位读欧洲文学研究生的日本老兄借过一些文学书籍,他曾给我讲起日本文学和欧洲文学中关于赞美女性和情爱的写作手法,可他竟把自己母亲、妻子、文学作品中的女主人公三者在身体、爱情、性 生活方面作了具体的比较。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我不禁愕然,首先不应把母亲和妻子两者作有性 含义的比较,其次也不能把卢梭、莫泊桑笔下的**和母亲、妻子相提并论啊。可我相信,他是沉浸在文学艺术美好情感中做这种比较的。我直到现在也坚信:日本青年以这种形式谈论自己母亲毫无肮脏卑鄙的想法,其中大多数人并没有想到乱伦,更不会那样去做,大多数人对母亲的爱是纯洁的。不过在这种环境下很难保证某些人有超越伦理的异常想法。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四,我听说过的乱伦行为
日本法律明文禁止乱伦,官方舆论对乱伦行为是严厉谴责和极力反对的,对父亲强奸女儿或儿子强奸母亲的犯罪人要处以重刑。在国内的时候好象听说过少女被亲生父亲糟蹋的,但从未听说女性被亲生儿子侵犯的,可到日本之后却几次在报端见到这样可怕的消息,可见日本的乱伦现象比中国严重得多。在日本不仅可以在媒体上常见到有关乱伦的报道和介绍,而且有时人们也喜欢议论涉及乱伦的消息,就好象我们中国人喜欢抱着猎奇心理议论某某和某某的不正当男女关系一样。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和国内不一样的是,日本民间或人们私下里对那些“不伤害当事人且不危及他人”的乱伦事件是保持比较宽容的态度的,这样一来乱伦行为的私密性就不是特别强,不少日本人都认为乱伦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两相情愿就等同于一般的男女偷情,某些人在议论别人的乱伦行为时不以为耻甚至带着有些艳羡的语气。难道血缘相同的父女、母子之间的异常性关系能等同于情人关系?可这的确是日本人的逻辑。我身边的一些日本人曾给我讲过他人或自身的乱伦经历。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三木是我的同事也是我要好的朋友,比我大几岁。他有胃病吃过中药,我托人为他从国内邮寄过中医药手册和处方,他很感激我。他长得很高大,我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三棵老杨树”,他戴一付圆边眼镜,很象某部抗战影片中的日本鬼子,不过他可不凶残,反倒非常和善。 有一次我俩被派往北海道去采访,我们住在一个牧场主人的家里,北海道的鬼天气比中国的哈尔滨还要冷,夜晚我们俩紧靠着睡在设施简陋的房间地铺上,冻得瑟瑟发抖,我暗自咒骂那个牧场主简直就象旧中国吝啬的土财主,有那么多钱还住这样的破房子。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冻得实在睡不着,三木就说:“我们讲讲各自难忘的**经历怎样,这样很快就熬到天亮了。 ”我同意并讲了我和前妻刚结婚时的几个夜晚,有些话难以启齿,我讲得比较简略,我自己也觉得有点乏味象白开水,三木也讲了他和老婆的那点事,比我强不到哪儿去,只是更具体一些而已。 又陷入了沉默,过了好长时间,三木突然对我说:“我给你讲讲我少年时代犯下的一个过错吧”,“是偷了摩托车还是诱骗了少女呢?”,“是我和母亲同居的一段日子”,“真的?你不是要骗我开心吧?”,“我不会为让你开心就编造伟大母亲的谎言”。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他讲了起来,大致如下:三木的父亲是矿山技师,因工作环境恶劣患上严重的肺病去世了,那年他10岁,他的妹妹只有3岁,而他的母亲在36岁时就成了寡妇,为了养活一双儿女,他母亲重新就业又当上了护士,日子过的很苦。三木17岁那年发高烧引起肺部感染,出院后他夜里依然咳嗽得很厉害,他母亲生怕肺病会以同样的方式夺走家里第二个男人的生命,没日没夜地照料他。 原本他母亲是和妹妹住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为了照顾生病的儿子,他母亲临时搬到他的房间睡觉,喂他吃药、给他打针、哄他入睡,然后在他身边躺下。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他病痛难受时就依偎在母亲怀里,他母亲则爱怜地搂着他抚摩着他的头为他减轻痛苦。在母亲精心护理下一个多月后三木的身体康复了,可他对母亲原来那种单纯的精神依恋转入了精神与肉体的双重依恋。 这天晚上就寝后三木还象病中那样把头深深埋在母亲的双乳之间,见母亲的态度依旧,他就得寸进尺起来,把手慢慢伸向母亲的下身,他母亲吃惊地躲闪挣脱,但最终没有反对儿子的举动。在日本特有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少年三木对女性身体各个部位并不陌生,他很熟练地完成了与母亲的结合。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第二天母亲又搬回了妹妹的房间,可自那以后在三木的恳求下他母亲我尔会在他妹妹睡熟之后来到儿子的房间。待三木过完18岁生日后,他母亲认为他长大成人了,就坚决断绝了和儿子的性接触,还积极鼓励儿子多和女孩子交往。再后来三木摆脱了对母亲的不良依恋,娶妻生子直至现在。他现在也经常抽出时间去大阪看望母亲,还在母亲的帐户上存了一笔丰厚的养老费用。 听完后我问:“你妻子知道吗?”“刚结婚那会儿没敢告诉她,等到我们有了第一个儿子以后,我妻子也有了作母亲的感觉,我才告诉了她,她原谅了我,也理解了我母亲。”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三木接着补充说:“伟大的母爱有时可能会使女性过分纵容不懂事儿子的任意胡为。 ”“你不该把你们母子的绝对机密告诉我”,他吃惊地说:“我给我的很多朋友都讲过,这只是无知少年犯下的一个错误而已,为什么不能讲呢?”“虽是错误,但构成了一个美丽的故事”-我安慰着他。天亮前三木睡着了,我却仍在思索,一个错误,说得多简单啊,好象只是小男孩偷了他妈妈口袋里的几万日元一样。三木不知道在中国乱伦可是和杀人放火并列的大罪名。 起床后我对三木开玩笑:“能允许我给我的中国朋友讲讲你的特别故事吗?”“当然可以,不过你要在充分理解我母亲的基础上才能讲,否则就会歪曲事实,会使你的中国朋友误解我母亲。”我在这里写的尽量做到和三木给我讲的相符合,而且我还用了他的真姓。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此外,在学校那几年还听到过一件多年前的奇事,好多人都知道,是有关一个日本大学教授的。那名教授出身豪门,毕业于早稻田,学识渊博,可却一辈子独身直至65岁离开人世,最出奇是他一生不近女色,这在日本人看来是不可想象的。听说这位教授年轻时身边不乏年青貌美的女性追求,但都被他婉拒了。 就在他五十岁那年,一个刚从欧洲回国的四十五岁单身女教授看上了他并主动向他求爱,也遭到拒绝。他始终和老母亲住在一所豪宅里,他对老母亲极其孝顺,赡养她半生并为她养老送终。有人曾看到他近六十岁时还用轮椅推着八十岁已瘫痪的老母亲出来散步。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等到他的老母亲去世后没过几年孤身一人的教授自己也患了癌症,他平静地拧开煤气开关自尽了。 对他独身的议论特别多,很多人觉得这个教授大概生理上有毛病无法完成男人的性行为,甚至有人怀疑他是同性恋,却没有任何证据。教授死后留下了一封遗书,彻底揭开了这个迷。遗书中说,他不象别人说的那样是个性无能患者,相反他的性欲特别旺盛,他唯一的性伴侣就是他的母亲,他们之间有一种既是母子又是情人的复杂情感。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原来,教授的父亲是航空公司的董事,母亲是贵族千金,但父母门当户对的婚姻却很不幸。教授的父亲是个优秀的企业家,但性格暴戾,对柔弱的妻子经常虐待殴打,教授从小就看不惯父亲的行为,非常可怜母亲,在16岁时就开始充当母亲的保护神,每当父亲发威时他就勇敢地冲上去挡在母亲前面,父亲在世界各地都有情妇本人又很敬业,所以很少回家。 孤寂的母亲有了痛苦或挨了丈夫的打就抱住儿子声泪俱下地述说一番,在法国巴黎学习过音乐的母亲还是儿子的家庭钢琴教师,母子俩时常探讨音乐艺术――这已经成为母亲生活的一部分了,不知不觉中母亲的情感天平出现了倾斜,对儿子的感情也发生了变化。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教授十八岁那年的一天很晚才从学校回家,母亲一人在床边默默地流泪,原来这天是母亲四十二岁的生日,父亲却远在东京寻欢作乐。教授上前拥抱母亲安慰着她,母亲把头靠在儿子的肩膀上感觉心情好多了,二人相拥着过了几分钟,薄衣下女性柔软的肌肤和特有的体味唤醒了男性本能,教授感到阵阵冲动下体膨胀,他下意识地抱紧了母亲,母亲似乎感觉到了儿子的内心变化主动仰身倒在床上,教授本不敢越雷池半步,可母亲的暗示使他壮起了胆子,他不顾一切地去解开母亲的衣扣,母亲在这晚教会了他如何做一个男人。
日本是否存在性乱伦的说法?

教授十八年来头一次真正懂得了女人,母亲结婚后头一次感到了快慰。这种通奸关系悄悄进行了几年。四年后教授的父亲因飞机失事突然辞世,葬礼后母亲不再让儿子接近她了,两人都在思考未来的路,母亲不愿意耽搁儿子的命运和前途,她极力劝儿子搬出去住,教授不愿意撇下苦命的母亲。 一个月后教授在自己房间独自发誓终生不娶陪伴母亲,他拿起自己的行李和睡衣勇敢地走进了母亲的房间,之后二人就象夫妻那样大大方方地同床共枕多少年。

此后几十年二人共同面对生活中的困难,也共同追求着鱼水之欢。教授四十岁时还保持着性生活,其实他母亲那时可能已经没有那种需要了,但还是用各种方法去尽量满足他。日本人听说这件奇闻后大都认为,如果没有血缘关系该多美好啊,这真是一出凄婉感人的悲剧。好象还真有人为此写出了剧本。 而从中国人的角度看,要么是大逆不道,要么是精神病制造的闹剧,所以中国绝不会出现这种事。这种奇闻在日本也是极为少见的,据说因过于有伤风化当局想扣住教授的遗书封锁消息,但那个教授太聪明了,他临死前将遗书的副本寄给了一家报社,报社及时让它见了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