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经百战五次负伤 曾参与夜袭阳明堡机场

always七月 收藏 2 1573
导读:[/align]“父亲已经去世,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遗产。唯一的一枚纪念章和一张伤票,就是父亲留给我们的传家宝。”8月31日,记者如约见到了72岁的河南省信阳化工厂退休职工赵松平。刚一见面,老人就激动地说:“抗战胜利纪念日越近,我对父亲的思念就越强,越想展示下父亲留给我们的传家宝,以此缅怀父亲和老一辈革命先烈。”赵松平是“老红军”赵全泰(后更名赵全恒)的大儿子,原信阳化工厂的退休职工。赵全泰16岁时参加了“黄麻起义”,后成为红四方面军的一员,三过草地,两过雪山,在参加革命抗日战争中,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赵全泰保存的“红军十周年”纪念章。时秀敏 摄

“父亲已经去世,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遗产。唯一的一枚纪念章和一张伤票,就是父亲留给我们的传家宝。”8月31日,记者如约见到了72岁的河南省信阳化工厂退休职工赵松平。刚一见面,老人就激动地说:“抗战胜利纪念日越近,我对父亲的思念就越强,越想展示下父亲留给我们的传家宝,以此缅怀父亲和老一辈革命先烈。”

赵松平是“老红军”赵全泰(后更名赵全恒)的大儿子,原信阳化工厂的退休职工。赵全泰16岁时参加了“黄麻起义”,后成为红四方面军的一员,三过草地,两过雪山,在参加革命抗日战争中,五次负伤,立下了很多战功。

赵松平向记者展示的纪念章是一张过塑过的照片,通过照片清晰地看到,纪念章是一枚铜质五星,表面以白瓷为底,周边用朱砂镶框。纪念章上的图案,是在党徽照耀下,一红军战士骑马吹号的侧影,下端缀以“1927——37红军十周年纪念章”的文字。

“这枚纪念章意义非凡,原件在我弟弟处保存。”赵松平介绍说,幼时见过红军纪念章,只知道那是父亲极珍贵的纪念物,但纪念章的来历,却无从得知。后来,赵松平兄弟曾多方询问过父亲红军时期的战友李德生、张才千,他们都记得发过这样的纪念章,但都没有保存下来,也记不清纪念章为何时何地所发。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才在1982年出版的《陈赓日记》中找到答案。

《陈赓日记》1937年9月6日这样记载:“九月六日上午七时,我即到达阅兵场。约八时许,部队先后到达。刘师长致辞毕,由张浩同志代表党中央及军委授红军十年纪念章,我得章一。”日记中的刘师长即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张浩时任一二九师政训处主任。

据资料显示,1937年9月6日在陕西省三原县石桥镇阅兵场,召开的是一二九师指战员奔赴抗日战场的誓师大会。为统一思想,鼓舞士气,会上,由张浩代表党中央及军委,向参加过红军的所有将士每人授一枚红军十周年纪念章。赵全泰自然也不例外,之后,他就将这枚纪念章时刻带在身边,和部队一起奔赴抗日战场,英勇杀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赵全泰抗战时受伤的伤票正面。时秀敏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照片:赵松平兄妹七人的合影(右二为赵松平)。

“孩童时,我们也好奇地数过父亲身上的弹孔,抚摸过爸爸不能屈伸的左臂,只知道那都是为革命留下的,却不清楚父亲五次负伤的经过。直到父亲去世后,我们才在新县老家,找到了父亲伤臂上取出的一截肱骨(已准遗嘱随葬),并发现了这张伤票。”赵松平边向记者展示伤票,边介绍说。

伤票是一张发黄的道林纸卡片,上端穿孔,左侧有一黑边。正面文字:“伤票 姓名赵全泰 级职上尉 队属129师386旅 受伤之日6.3.午后 地点河北社庄 正确伤情右大胯贯通 民国廿年六月五日送第一兵站第四分院医官张兆瑞。”伤票的正面盖有医官张兆瑞的印章和两个椭圆形章痕模糊,只辨得出上有三字,左端一字为“乾”。伤票的背面印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主要介绍伤病员就医的相关情况和注意事项。

“父亲身经百战,曾参加过‘夜袭阳明堡机场’的战斗,歼敌100余人,击毁飞机24架,摧毁了忻口日军重要的空中支援力量,在全国产生了巨大影响。”赵松平说,“父亲还善于做思想工作,1934年,在与国民党111军刘存厚部队作战时,他孤身一人到国民党部队阵地做策反工作,使100多名国民党兵投诚。部队首长王宏坤亲自奖励父亲手枪一把,并记大功一次。”正因如此,1938年春,在129师386旅769团三营十一连任指导员的父亲,被386旅旅长陈赓点将去了旅部特务连任指导员。几个月后,父亲在一次突遭日军偷袭的战斗中大腿中弹负伤,在延安、西安养伤痊愈后,受组织派遣,回大别山坚持武装斗争直到解放。

伤票记载的时间和伤情,正是上述的这次负伤。《陈赓日记》在1938年5月31日对这次战斗这样记载:“今日早餐后,正电话召集各团首长给以任务,实现昨日预拟之企图,忽然闻得激烈之枪炮声,知为敌袭。”“据观察所得,敌约八百人尽为日寇,装备完善,武器精良,附炮五门,向我彭城第一营猛烈突击。我第一营几次反突击,将进入街市之敌击退。”“激战终日,黄昏后,敌人遗弃死尸数十具,狼狈向观台逃跑。此次敌伤亡二百余人,我仅获枪三支,马一匹,但沉重打击了敌人进攻彭城的企图,胜利地保卫了彭城。”

革命精神,薪火相传。赵松平告诉记者,虽然小时候对父亲的革命经历了解并不多,但受父亲的影响,他们兄弟五人,有三人参军入伍,成为光荣的人民解放军,其中四弟还一直在部队工作到退休。

“父亲离开我们40多年了,纪念章与伤票,这两件革命文物也已经成为我们的传家宝,代代相传。”赵松平说,“纪念章上那位红军骑兵战士吹响的进军号,将永远催促我们一代又一代赵家人在新的征途中勇往直前!”(信阳文明网 时秀敏)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