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端一盏苦丁茶,

于无声处,

细数墙角的梅花。

谁着霓裳独舞?

穿越了千年的风沙,

和着寂寥的箫鼓?

天边略过的寒鸦,

失去了曾经的侣伴,

在凄凉的哀啼吗?

仍然淌泪的泉眼?

在那凝结的钟乳,

顽强的铭刻上自己的斑点。

千里冰封,万里缟素,

曾经忙碌得行人,

也开始吝惜自己的脚步。

我关上了破败的院门,

放飞了悄然的愁绪,

在门里逡巡。

又默默地凝伫,

任凭凄厉的北风,

把我凝成冰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