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自从特朗普废除了TPP至今,日本的安倍晋三不再提起。他与特朗普会面时关于TPP的谈话,谁也不知道内容,但是从他会面后至今保持缄默,可以肯定是彻底没有希望了。然而唯独李显龙还不死心,还在幻想它能够起死回生,最近他接受BBC记者访问时还说:“如果余下的11个签署国达成共识,决定即便少了美国这个经济龙头也要签署协定,那新加坡也会这样做”。美国退出,日本沉默,澳洲和新西兰急火攻心提议中国加入,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残局?明眼人一看便知,朽木无实,败絮枕头,TPP已经沉入太平洋最深的海底了。

可是为什么李显龙仍旧聒聒不休呢?原因极为简单,因为TPP是李光耀向美国人提议以对付中国的计策,李显龙因特朗普将它废除而无法实现李光耀的遗愿,心有不甘,因此仍在作“垂死挣扎”,甚至因此对美国人提出批评:“将被其他国家视为言行不一,势必严重削弱美国在国际社会上的信誉与外交关系”。偶尔奚落主人本是二丑的特点,也可藉此抬高一点身价。

李显龙罔顾天下人的智慧,在亲美立场上站着说假话,他说:“如果中美关系遭遇很大困难……那时我们将被迫选择要与美国或中国交朋友”,一个涎着脸皮不断发表亲美言论的人,早已站在美国一边,却仍然张着眼睛说瞎话,也不嫌腰酸。奥巴马时代的低级趣味表演,已经失去了国格,倾全力投靠美国的外交政策,仍然假装中立,真把天下人当做白痴!特朗普政府至今尚未发表亚洲政策,是李显龙坐立不安的原因,他还向美国人献媚,伸长脖子对记者说:“美国新任国防部长马蒂斯活跃于本区域”;“美国国务卿蒂勒森领导全美最大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时,曾到访新加坡”,马儿还没出现,马屁已经拍上。

和李光耀一样,李显龙学到家门独传,那就是顾左右而言他。记者问他关于内部安全法令不经提控和审讯就进行拘捕,李显龙故意不针对内部安全法令发言,抬出时下最敏感的恐怖分子和伊斯兰极端主义者作为应对。记者又问及余澎杉案件,李显龙完全不敢回答,却叫记者去作街头访问,激动地说他将会听见形形色的反政府言论,有些人会还会因此移民。至此他觉得自己失控,马上说新加坡人很快乐,李光耀的影子,完全在一刹那间显现。

关于言论和媒体自由,李显龙无法正面回答,竟然叫记者去新加坡新闻理事会寻找答案,而且还悻悻然地说:“我们的互联网连接是全世界最快速的之一;我们没有筑起城墙隔离互联网;你可以从新加坡登录世界任何的一个网站”。这种答非所问的伎俩,还隐瞒了新加坡政府设立网络委员会以及修改法庭提控程序的政治目的。

当记者问起李显龙的一些决策触怒了中国政府,尤其是新加坡支持菲律宾南海仲裁案,李显龙显得慌张而且语无伦次地说:“我说的是仲裁庭发表了有力声明,中国人不接受该声明,菲律宾人接受了。如果你看了判词,那是个措辞非常强烈的判词”。南海仲裁案公布时,李显龙兴奋异常,多次公开支持菲律宾,不停的谴责中国应该尊重仲裁案,因此触犯了中国的核心利益,引起中国的强烈不满,以致两国关系跌入冰点。如今李显龙却不敢再表达原意,却以“强烈的判词”掩饰心虚,给人一种虎头老鼠尾的感觉。支持菲律宾仲裁案是李光耀呼吁美国进行“亚洲再平衡”的一环,目的是打击中国。不是南海岛屿领海声索国的新加坡,一再疯狂的说三道四,削尖脑袋硬想挤进南海,并且找来毫无根据的理由,俨然是“航行自由”和“国际法”的守护神。这种小国自卑心态,至今不变。李显龙说:“在新加坡,我们关注的是航行自由、国际法,以及亚细安的团结和亚细安可发挥什么作用”。新加坡代表不了亚细安,亚细安国家没有赋予它代表权力,但它硬生生要将亚细安拖下水,想给自己找个正当理由,并往脸上贴金。

最近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带领七个部长访问中国,开会、会谈、签约,给人一种两国已经和解的表象,外间甚至还有新加坡前往赎罪的说法。然而,新加坡并非去和解与赎罪,真正的原因是经济出了问题,再不向外想办法就难以解决,而中国是唯一愿意帮助解决的国家。张志贤带着一班青黄稚嫩的第四代前去开会,与会部长全都无法置喙,个个呆若木鸡,恭听垂训。而张志贤秉承李显龙嘱咐,嘴巴仍然挂着“一个中国”,他脑海中依旧是新加坡的“集体盲思”,把装甲车事件新加坡制造“一中一台”的拙劣手段捂盖着。同样的,李显龙和维文也老是把“一个中国”挂在嘴上,早已成为口头禅,顺口溜,说着玩玩。他们应该不会忘记,在沙斯肆虐时期,李显龙不是在李光耀指示下去台湾访问,玩起“一中一台”损害中国核心利益的把戏,结果受到中国严斥。装甲车事件同样是“一中一台”把戏,如此一而再的损害人家的核心利益,目的何在?当BBC记者问起装甲车事件,李显龙不知所云的说:“我不会说我们遇上大问题,我们是面对一些问题和事件,军车是一起在两国之间发生的事件,而我们必须加以处理”,并且还虚伪的重申“一个中国”政策。李显龙并无对军车事件表示道歉的诚意,所以“一个中国”对他而言是没有意义的。装甲车事件新加坡没错,错的是别人扣押了装甲车,以此对证他早前在科技创新对话会说的“须提醒自己不可能永远都是对的”完全是违心之言。

从李光耀到李显龙,中国终于看透了新加坡的基本外交政策而是亲美反华,而且是美国的铁杆助手,绝对不可能成为中国真正的朋友,于是“将欲取之,必先予之”的策略就此展开,具体表现在苏州工业园、天津生态城和重庆互联互通项目上。可是中国对此仍不放心,于是出现了巴基斯坦瓜达尔港、马来西亚巴生港、马六甲皇京港,以及与广西钦州互通的关丹工业园,甚至柔佛州的碧桂园新城的建设,都是提防新加坡进一步联美制华的策略。中国还保留着开凿克拉运河的杀手锏,有意低调交由民间机构与泰国方面处理,以此观察新加坡的动向。而新加坡的经济脆弱性,不得已之下唯有开口支持“一带一路”,争先参加亚投行,已经显露无遗,在失去了TPP后,它会更加依赖在中国的投资。

李显龙的违心之言与李光耀的阴影成正比,今后新加坡在中美之间若想要有所突破,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彻底抛弃李光耀亲美反华的既定方针,重新制定外交政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