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初春,东海某海域一艘潜艇刺破海平面,如鲸鱼出水。攀上舰桥,阳光扑面,实习艇长何晓剑一脸轻松。“鲸腹”内,年长他10岁的舵信技师戴长宏,稳把舵盘。

“入伍27年,曾在4型8艘潜艇担任主操舵手,出海天数超过2000天,约6年时间在海上,每次操舵都那么认真。”何晓剑说,近年来他先后圆满完成了两型潜艇极限深潜、实射战雷等47项重大任务,个人远航12次,创支队远航史上纪录。

潜航深海,隐蔽关乎潜艇生命,隐蔽的效果如何直接取决于舵手。那年2月,戴长宏随某艇执行远海实兵演练任务。大海深处,暗流涌动。从空中到水下,总有“蓝军”反潜兵力如影随形。

戴长宏清楚:手中舵盘轻轻转动,引领的都是潜艇战斗方向。把控不了定舵航行,稍有噪音便成为“蓝军”的“活靶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报告艇长,方位xx度,发现‘敌’舰艇编队。”、“方位xx度……”反潜网似乎越收越紧!

面对重重危机,指挥员“往返式”周旋,变深、变向、变速,戴长宏冷静、娴熟地驾驭潜艇悄悄抵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指挥员抓住稍纵即逝机会,实施了模拟攻击。这一切,对方毫无察觉。随即戴长宏打出一个相对舵,将潜艇“速潜”至大深度,令对手无功而返。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