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是一年三月三,

风筝,在空中

越飞越高,

越飞越远。

高,高成了消失的黑点,

远,远出了视野的极限。

只是,

那线仍死死攥在手中,

攥成了思念。

哦,拨浪鼓还在。

摇一摇,

吧啷,吧啷……,响声依然。

摇一摇,

爸爸,爸爸……,欢声一片。

摇一摇,

泪水,泪水……,溢出双眼。

那串气球呢?

色彩是否依旧新鲜?

噢,爆了。

笑声,

也变成了晚霞的碎片。

黄昏以后,

可是黑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