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缅甸皎漂港、孟加拉国的吉大港、斯里兰卡的科伦坡港、马尔代夫港口、巴基斯坦瓜德尔港、也门亚丁港、吉布提港等,甚至还有所罗门群岛所属比卡齐克亚岛、迪索布伦奥尔岛等。这些港口都是中国政府或企业正在建设或可以潜在合作的对象。

尽管中国军方已经正式表态,表明中国军队目前不谋求在海外建设军事基地,但中国海军远洋补给的需求与日俱增,而“海洋强国”战略早已是中国既定的发展目标。由此,外界对于中国建设海外基地的能力与意愿,始终乐此不疲地猜测、分析。一些学者认为,在可见的未来,“不建立任何海外军事基地、不进行军事扩张”仍将是中国一以贯之的政策,但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企业不排除以多种方式开展海外港口经营合作,积极参与海外重要港口建设。这些港口并非军事基地,而是以民用为主,军用为辅的常态化商业基地。

“吉布提样本”的长远意义

以最近盛传的消息——“中国是否在东非国家吉布提建造基地”为例。客观看,对于中国政府和企业而言,在吉布提投资建设属于中国并面向国际社会公用的港口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吉布提毗邻非洲和阿拉伯半岛间的曼德海峡,这是全世界最繁忙的航路之一,连接着红海和亚丁湾。对于中国经济命脉而言,这里的地理位置至关重要,加之吉布提与索马里接壤,就在亚丁湾海域,海盗丛生,肆意劫掠商船,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海上运输安全危害极大,而吉布提国家小,财力不足,人口不足100万,无力为其他国家提供沿途安全保障。目前,美国、法国,甚至日本都在这里设有纯粹的军事基地,表面上看是为了打击海盗,其背后目的是加强对该地区的军事存在。

中国海军自从2008年就在亚丁湾海域执行护航任务,但长期以来并没有固定的补给站点,多是依靠综合补给舰或某个临近港口实施临时补给,如吉布提港和亚丁港等。如果中国政府或企业能在吉布提建设一个民用港口,不仅仅可以带动当地经济发展,为吉布提提供更多就业机会,并可为更多途经船只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同时也可以为中国海军亚丁湾护航编队提供临时“歇脚”的场所,将十分有助于中国海军护航编队持续化为世界各国提供护航服务。

此外,中国政府提出的“一带一路”经济发展战略也惠及吉布提,让吉布提也能共享中国经济发展的丰硕成果,是一举多得的好事情。中国在吉布提建设的港口之所以不会是军事基地,因为吉布提港为中国军舰提供的是常规补给,而非特装补给,换句话说,在该港口并没有“弹药库”和“兵营”。如若中国在吉布提港规划落成,其与日本在吉布提的做法势必形成鲜明对比——后者通过一个所谓“自卫队司令部”,逐步在吉建设海上和航空自卫队两个专门的军事基地。

海外基地必要性显而易见

中国在海外合作建设港口和码头的必要性是显而易见的:一是符合中国倡导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互利双赢的商业合作项目;二是参与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军事和人道主义工作,如反恐、反海盗、护航、撤侨、防灾减灾、人道主义救援以及联合国授权下的各类维和行动,这些苦差事都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不想做的事情,这也是中国自觉履行国际义务的重要表现;三是维护日益增加的核心利益,就连中国远洋渔船都已经远赴非洲等海域捕鱼作业,中国油气田、矿山等海外资产也在不断增加,可见中国海外利益延伸广度之大,加之无论是救援侨民,还是救灾,这都涉及中国利益,有了落脚点就可以很快速地赶赴现场实施紧急救助;四是为中国海军、空军等提供常规补给服务,确保中国军队近距离执行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军事行动更为顺畅。

顺便说一下,中国也是一个航天大国,因此出于全球范围内的航天测控需要,也会在某些国家建立地面测控站点,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中国一贯反对太空军事化,因此中国的航天事业发展更多会惠及各个国家。

因此,从全球化发展的角度来看,中国也需要在海外有更多“落脚”点。目前,经常被外媒炒作为“珍珠链”的主要还是构想中的,以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缅甸为核心的北印度洋补给线。

自从2002年中国企业加入之后,巴基斯坦瓜德尔开发项目得以全面推进。借助中国的力量,商定在瓜德尔建设大型船舶能够停泊的深海港口。中国试图通过连接瓜德尔和中国的输油管道保证资源供应的安全。瓜德尔港建成后,不仅会带动巴基斯坦的经济发展,还将成为阿富汗、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等中亚内陆国家最近的出海口,担负起这些国家连接斯里兰卡、孟加拉国、阿曼、阿联酋、伊朗和伊拉克等国与中国新疆等西部省份的海运任务,成为地区转载、仓储、运输的海上中转站,也势必将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港口。

走出“马六甲困局”的战略考量

除了瓜德尔港,走出“马六甲”之后还有缅甸皎漂港、孟加拉国的吉大港、斯里兰卡的科伦坡港、马尔代夫的港口、也门的亚丁港、吉布提港等,甚至还有所罗门群岛所属比卡齐克亚岛、迪索布伦奥尔岛等。这些港口都是中国政府或企业正在建设或可以潜在合作的对象。

已有合作的港口如缅甸皎漂港,它是印度洋深水良港,是中缅油气管道的起点。从皎漂港到中国云南,运输可绕过马六甲海峡,其对中国发展的战略意义不言而喻。

去年5月,据印度媒体披露,“中国和印度正在全力争夺马尔代夫海军基地建造权”。当时传言的这一海军基地距离马尔代夫首都马累西北仅数公里,项目包括建造停泊设施、维修站以及部队训练设施和营房。印媒认为,如果中国争取到了马尔代夫的港口建设,那么这些设施将与中国在缅甸、孟加拉国、斯里兰卡以及巴基斯坦的港口建设一起,构建出中国在印度洋地区的战略立足点。

建设和平用途的“常规基地”

今年5月,外交事务分析家、维基*****站研究员安吉特·潘达在分析中国是否在吉布提建设基地时表示,“考虑到中国海军在该地区的行动日益频繁,以及越来越多的中国舰船经过非洲之角和阿拉伯半岛海域,设立永久性军事基地将有助于中国为这些任务提供支持。然而,除了打击海盗外,中国在吉布提长期驻军将很可能引发担忧,尤其是美国和印度的担忧。美国担心的是中国在全球日益增长的军事力量,而印度则一直对中国毫无阻力地在印度洋投射力量感到忧虑”。

此外,美国学者摩根·克莱门斯分析,在获得实际的海外军事基地牵扯到成本高昂、费时、麻烦的政治和外交过程的今天,中国兴建海外基地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比例提升。相比于美国在冷战时期获得军事基地的国内与国际政治条件,“中国目前并不得益于这种条件(或者哪怕是与之近似的任何情况)”。具体而言,亚洲地区一些国家不稳定且复杂的国内政治环境以及“中国威胁论”的流传都不利于中国完成海外基地的建设构想。

事实上,就目前而言,中国还没有必要追求将前文所述的海外港口打造成为中国海空军的专属军事基地,毕竟中国海军和空军还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和战略空军,能够满足常规日常补给还是比较符合当前的中国战略需要。

然而,不论外界种种纷扰,中国已经提出来的“海洋强国”战略及“一带一路”经济战略,都要求中国如今必须更加重视海洋,加强对海上生命线的有效管控,尤其是对本国海洋利益的切实保护,这里的海洋绝不仅仅是近海,远海、远洋也是应有之义。

因此,建设和平用途的“常规基地”符合中国的条件和“走出去”战略,这些建设需求以中国利益为最大化,并且随着中国经济能力和军事能力的同步发展,也不排除在未来某个时刻建设真正意义上的海外军事基地,这也算是与时俱进。当然,这些基地除了要维护利益之外,更多还是为了维护地区乃至世界和平发展之目标,这一点中国自始至终不会改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