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阻击战最后一个老兵 13岁亲历浙江第一战

浙江嘉善县的泗州公园,矗立着一座抗日战争嘉善阻击战纪念碑,以缅怀1937年浴血奋战牺牲的三千七百多名中国军人。嘉善阻击战,是浙江抗战史上第一场、也是最大最激烈的一场战斗。更是一百多年来,浙江近现代反侵略战争史上最大最激烈的一场战斗。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10月下旬,侵华日军企图将中国军队围歼于上海松江地区。中国军队128师5800多名官兵,被紧急调往嘉善,阻击日军。

九十余岁的谢天佑,就是当年参加了嘉善阻击战的一位老兵,也是当年唯一加入128师的嘉善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谢天佑老人

那一年,12岁的谢天佑是地主家的放牛娃,清晨,他在大灶头前为驻守的中国军队烧水,一颗炸弹从天而降,落在灶头旁的大水缸里。“我当时坐在柴凳上,立马被掀翻在地,两只耳朵嗡嗡响。一位军官跑过来查看我的伤势,还问我为什么不逃。他让我去找顾家齐师长,让我跟着他们部队。”谢天佑说,他后来才知道,那位军官是128师767团的连长陈康强。

就这样,只有12岁的谢天佑就正儿八经地参了军。看他年龄小、跑得快、会游泳,再加上当地人熟悉路况,顾家齐让他担任团部传令兵。而谢天佑每次都出色地完成紧急通信任务,多次得到前线长官的称赞,部队很多战士很快都知道了这个“娃娃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谢天佑老人讲述嘉善阻击战情形

嘉善阻击战期间,谢天佑多次去战场送信,还亲眼目睹了多场激烈的战斗。“虽然我们没有飞机大炮,枪也没有日本人的好,但是白刃战时拼起刀来,我们128师一点都不输他们。”谢天佑说,白刃战常在晚上进行,128师官兵的马刀,能把日本人劈成两半,而为了防止误杀战友,官兵在寒夜里以赤膊为记,遇到穿衣者便挥刀砍杀。

1937年11月14日,嘉善阻击战进入第七天。凌晨3时许,日军在飞机轰炸扫射下,发起全线猛攻。这天,128师师长顾家齐接到了撤退的命令,但很快发现无法联络到两个团长生塘附近的友军两个团陷于重围,电话、电报不通,上下左右联络中断。

撤退的命令不及时传出去,大量的中国军人会无辜伤亡。顾家齐想到了谢天佑,便手写了张纸条,递给了这个小娃,让他务必送出去。“和前几次一样,纸条缝在衣襟里。路上遇到一条很宽的河,我脱了衣服,卷成一团,顶在头上,然后再系上草帽,慢慢地游过了河。”在撤退的紧要关头,谢天佑完成了任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谢天佑老人走过“嘉善抗日阻击战纪念碑”

阻击战结束后,撤退至杭州临平休整时,部队按名单(包括已经阵亡)奖励每位战士5个大洋,而谢天佑得了加倍奖励,整整10个大洋,这是最高军事委员会给予128师全体官兵的特别奖赏。

七天七夜的嘉善阻击战,我军128师、109师等部,先后与日军激战,8日至14日,15000余名爱国将士以落后装备和血肉之躯,同日军殊死血战七昼夜,歼敌数千,给疯狂的侵略者以迎头痛击,此役,中国军队伤亡7300余人,谱写了抗日战争史上壮烈的一页。

嘉善阻击战,更是浙江抗战史上最激烈的战斗,在浙江抗战史上写下了辉煌而悲壮的一页。嘉善阻击战处在淞沪会战大撤退和南京保卫战刚启动的转折点之间,是一场关键时刻的关键之战,极大地增强了浙江全省的抗战信心。此战牵制了日军兵力,延缓了日军沿太湖西岸进军南京的速度,掩护了淞沪战场中方部队的后撤,成为淞沪会战后最为振奋人心的战斗!

嘉善阻击战后,谢天佑随部队到临平、富阳、九江一路辗转,受过伤,参加过干训团。后来经历过在32军军部做传令员,在32军141师做师长的警卫副官,在集团军总部做参谋处第三科科长的见习官。抗战胜利后,年仅20岁的谢天佑调到75军炮兵指挥组任少校观察员。1948年,谢天佑加入解放军。1950年退伍,回到老家嘉善,务农至今。2015年清明节前,顾家齐师长的儿子媳妇等人来看望他,还给他送来了一副对联。对联上写着:抗日有功自信山河永记忆,报国无悔不须青史长留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