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

休假这件“小事”,看似微不足道,但搁谁心里分量都不轻。今天《解放军报》“军营观察”专版刊发“聚焦官兵休假(下)”,追踪一份军官休假休息新措施的制定和部队的反应。

军官休假新措施试行2个多月,部队反应如何?

新闻样本

陆军第41集团军制订军官休假休息新措施前后用时3个多月——

百日“拉锯”为哪般

■特约记者 周钰淞

2016年12月上旬,陆军第41集团军新制订的《关于规范集团军军官休假、探亲和休息的措施(试行)》正式出台。

参与文件起草的集团军干部处副处长李家群感慨地说,这份新措施,从起草到出台用了3个多月,其中经历的周折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解决“休假难”问题的复杂性。

2016年8月下旬,该集团军领导在调研中发现,基层干部对休假休息难反映较多:不少干部一年到头忙忙碌碌,很难足额休假;一些任务较重的部队,干部正常的双休很难保证,有时连妻子分娩、孩子生病等特殊情况也不能在身边陪伴。为此,集团军党委萌生了结合部队实际制订军官休假休息细则的想法。

对此,集团军机关有议论:“军官休假探亲全军已有相关规定,何必多此一举呢?”“休假休息得不到充分保证,主要是各级落实相关规定执行力不够,这个问题不解决,制订再多的规定有啥用?”

“起草工作还未展开就遇到阻力!”李家群告诉记者,当初受领任务时,他和措施起草组的成员心里都没底。但集团军领导要求明确: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先别急着下结论、定措施,下基层听听官兵怎么说。

从9月初开始,起草组马不停蹄赶往集团军所属部队,沉到基层一线听取官兵的意见建议。在此基础上,他们与各级机关干部开展座谈讨论,将基层、机关干部休假休息情况进行比对分析。

经过一个月调研,起草组把相关情况向集团军领导进行了汇报——

现行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军官休假探亲规定》是2004年开始施行的,随着社会发展和军队环境条件的变化,规定中有些内容已不适用,需要进行修订。如对“驻地”的理解,随着高铁等交通工具的快速发展,不能照搬过去的条款。此外,现行规定对于干部休假休息还有一些空白急需填补,部队落实起来缺少依据。

“基层有反映、部队有需求,我们必须主动作为!”集团军党委下定决心。从10月初开始,起草组开始紧张的措施制订工作。他们查阅、对照、研究了《条令条例》《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军官休假探亲规定》《陆军团级以上领导干部休假探亲请销假暂行规定》等十几项法规政策,对官兵反映比较集中的一些新问题进行认真研究,拿出解决办法。

考虑到近年来部队演训任务重,部队野外驻训时间大幅增加,新措施规定:干部休假可以分为多段,因工作任务耽误休假的可以补休。考虑到交通便捷后“驻地”含义发生了变化,新措施规定:家庭住址离部队驻地3小时车程以内的已婚且两地分居军官,在不影响工作情况下,可结合双休日申请回家休息。

无数次通宵达旦,无数次推倒重来,起草组成员直言“太难了”!

难在何处?“既要遵守原有的‘母法’,不得越线不得逾矩,还要考虑部队发展的新情况、机关和基层干部的新诉求,要有操作性。”李家群解释道。

制订措施是难,但更难的是思想“破冰”。去年11月初,起草小组将新出炉的措施发到部队征求意见,没想到反应大不相同。某团认为措施很好,符合官兵的意愿,有利于维护军官正当权益,希望尽快下发;某旅则提出反对意见:“步子”迈得太大,照此执行会增加部队管理难度,甚至有人提出“干部都回家了部队出事怎么办”的担忧。

情况反映上去,集团军领导不忧反喜:有不同声音说明大家真正思考了,有争议说明这项工作很有必要。就这样,新措施前后征集了3轮意见,修改了10余稿,最终以“集团军政治部”的名义下发。

这份新举措,从启动制订到最终实施,前后经历了3个多月。记者注意到,这份刚刚下发的文件的题头,赫然印着“试行”二字。

记者调查

军官休假休息新措施试行2个多月来,部队反应如何?

追踪一份休假“新规”

■特约记者 周钰淞 通讯员 程震寰

军官休假新措施试行2个多月,部队反应如何?

春节前夕,东部战区陆军某部用公车送休假官兵到火车站。为方便休假官兵,该部规定休假官兵往返车站、码头、机场,可安排公车接送。 赖桥泉摄

有人欢喜——

一批干部享受到福利

2017年元旦前夕,某旅战勤科科长刘慧成赶回老家给父亲过六十大寿。从2003年入伍以来,这是他第一次赶回家给父亲过生日。

刘慧成是集团军关于干部休假探亲的新措施下发后首批受益者之一。去年12月中旬,该旅五营营长补休后,旅里安排刘慧成代理营长。“营里教导员在,干部在位率也符合战备规定,咱沾上了新措施的光。”刘慧成说。

12月17日,周六下午,坐上开往桂林的高铁,某旅政治部副主任张国锋感慨万千——这是他入伍多年来,第一次因为家人生病的“小事”请假回家。

前几天,张国锋的岳母在家打扫卫生不慎摔倒导致胸椎骨裂。电话那头,妻子莫佳明还是那句熟悉的话:“没事,就是想和你说说,家里还好不用担心。”尽管妻子语气委婉,但张国锋知道,岳父身体也不好,妻子一个人照顾两个老人,肯定是扛不住。正值年终岁尾,手头各项工作比较多,张国锋纠结要不要请假。

按集团军下发的新措施,张国锋符合请假条件:家庭住址离部队驻地3小时车程以内的已婚且两地分居军官,在不影响工作情况下可结合双休日申请回家休息。

思前想后,张国锋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找旅政委李涛。没想到,李政委当即指示:“按规矩报批,马上回家。”

踏进家门那一刻,看到家人惊喜的笑容,这个刚毅的河北汉子眼眶红了。当天晚上,他和妻子一起给岳母换药、擦澡、铺床……

和刘慧成、张国锋一样,新举措施行以来,该集团军一批干部乘上了幸福的返家快车。

感受到幸福的不只是干部,某旅战士感同身受。新举措施行后,旅里延续多年的周六上午机关和分队主官大交班制度进行了调整,官兵实实在在享受到了双休。

可喜的连锁反应不断发生。记者在某旅去年立功人员的简要事迹上看到,以往常常出现的“推迟婚期、放弃休假、带病坚持工作”等字眼大幅减少。旅长茹雷说:“工作和家庭不是一道单选题,保护官兵的正当权益就是保护战斗力。”

有人观望——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军官休假新措施试行2个多月,部队反应如何?

某旅教导队协理员谷炎光按照新规,周末回家陪女儿一起过生日。辛臣摄

走访该集团军所属部队,记者感到新措施就像是一朵玫瑰花,有人中意它的芬芳,有人则害怕它的利刺。

某旅地处三省交界处,交通十分便利,符合集团军措施中“双休回家”条件的干部为数不少。旅领导直言不讳地说:“如果一下全放开,仅是干部来回路途的安全就让人担心。”

“年底要搞总结,紧接着是元旦,跟着又是春节,哪个当口都出不起事啊!所以我们想还是先等等,看看其他单位怎么做。”谈到新措施的落实情况,该旅领导坦露心迹。

对此,某旅政委李涛有不同看法:“官兵没有活力,哪里来的战斗力?保安全无可厚非,但不是以牺牲官兵正当利益为前提!”

谈起单位对新措施尚在观望的原因,某团领导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把他们去年第四季度工作安排表摆在了记者面前:实兵演习、涉外联演联训、新装备列装等大项活动排得满满当当,很多大项工作都是并线开展、交叉进行。

“就拿接领新装备来说吧,后续的教案编写、人员培养、场地建设一大堆事情,我们有时真恨不得把一个干部当成两个人用。要是周末把人放回家了,这么多活谁来干呢?”团领导说。

采访中,记者发现装甲兵部队落实双休存在困难。“不是不想落实,的确有苦衷。”某装甲旅一位营长告诉记者,正常情况下,旅里官兵多年来周末都是休息一天半。

不少旅团领导反映,新措施虽然好,但落实起来还需要一个过程。

有人担忧——

就怕“一个将军一个令”

“说句老实话,我挺佩服集团军领导的,这个措施他们是担着一定风险的。”某旅干部科科长黄戊先说:“我感到措施最大的亮点有两个,一是落实双休,二是解决两地分居干部休假难题。出发点很好,体现了对干部的人文关怀。”

恰恰是亮点给部队管理带来难题。黄戊先说出自己的担忧:申请周休的干部不好跟踪管理,万一他不回家跑到别的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谁负责?

为解决这一问题,该旅在搞好教育引导的同时,出台相应的配套措施:对每名申请周休的干部的家庭住址、家属电话、父母电话进行了详细登记、核实,随机对双休日回家的干部进行抽查,对双休时“偷梁换柱”的干部,将视情节严重程度暂停或者取消年度申请双休资格。

“当然,这不是一个治本之策。我们只是想通过这样一个方式,来促进干部双休规范化。”黄戊先说。

采访中,一名基层部队领导显然想的更远:“我不担心当前措施的推行,就怕‘一个将军一个令’。万一个别干部周休、月休出了事故,有的领导把责任归咎于新措施,这个单位党委在执行的过程中还会不会像当初那样坚决?集团军党委的信心会不会打折扣?出台好政策难,但更难的是把好政策落实好,这太考验部队管理水平了。”

这位领导给记者讲了个故事。曾经有个兄弟单位,率先在官兵中放开使用智能手机,这在当时可是件了不得的举措,很受基层官兵欢迎。可有名战士使用智能手机违反了保密要求被上级通报批评,迫于班子中的“反对声音”,该单位一度“放开”的智能手机又统统锁进了库房。

驻地干部休假能不能扩大车程的时间?已婚士官的休假新措施什么时候跟上?坐飞机周末回家可不可以……走访该集团军的座座营盘,官兵们对新措施的“续集”抱有太多太多期待。

关于休假基层官兵有何期盼

军官休假新措施试行2个多月,部队反应如何?

某旅二营发射连连长雷中文与妻子视频聊天。辛臣摄

1.希望能及时对现行探亲休假规定进行废、改、立。2004年1月1日,原总政治部颁发《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军官休假探亲规定》,将军官休假权益上升到法规层面进行保护,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但是随着社会发展,原先的一些条款需进行调整,有些过去没有明确规定、部队又急需的内容,希望及时补充。

2.希望对定义含糊的主体加以明确。比如“驻地干部”,是指家庭住址在营区50公里范围内,还是指所在县区、抑或是整个地级市?再比如“探亲路途”,是按里程计算,还是按相距省份数量计算?不同的单位在执行中把握的标准不一,建议上级进行明确。

3.能否允许假期跨年度累计。能否在新规定中补充一条:军人确因工作未休完当年假期,且不愿接受未休假经济补偿的,经所在单位政治部门批准,可将假期累计到下一年度。翌年,该军人所属单位须采取一定强制措施,确保军人完成该年度休假任务。

4.建议建立休假奖励机制。在重大演训任务、上级的比武考核中表现特别突出的,可否建立奖励机制,额外给予几天假期,或是安排家属来队看望并报销来队差旅费,将精神奖励和休假奖励结合在一起。对于大多数官兵来说,休假可以说是一个“核心利益”,奖励休假对于激发工作积极性的作用会非常明显。

(陈 铭、徐才东整理)

运营人员: 靳美晨 MZ018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