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经:核”去“核”从

1986年4月26日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发了特大核事故,25年之后的2011年3月11日,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又出了一次特大核事故。按国际核事件分级表,这是人类历史上仅有的两次七级核事故。

陈经:核”去“核”从

核问题非常可怕也非常敏感,国际原子能机构非常不希望出事,所以对于没什么影响的“一般事件”和“异常”也分级了。中国大亚湾核电站就出过一次“一般事件”,一度引发新闻关注,其实问题很小,也很快平息。如果已经出了重大、特大事故,那怎么都不好了,就没分那么细了。切尔诺贝利和福岛都是七级特大核事故,但是严重程度还是有区别的,各方面综合来看,切尔诺贝利明显要重一些。但从某些方面来说,福岛的事故也有比切尔诺贝利更恶劣的地方。

首先可以对比放射性物质泄露的性质与总量。切尔诺贝利核反应堆是整个炸毁了,屋顶都炸开了一个洞,大量放射性物质从洞中直接飞到外面,彻底没有任何防护了。而福岛的反应堆没有炸毁,主要是大量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污水泄露,情况复杂得多,不象切尔诺贝利这么直接。切尔诺贝利的辐射尘从空中飘到了全欧洲,福岛主要是辐射污水流入太平洋。由于人直接呼吸空气,切尔诺贝利辐射尘显得更为可怕,有60%的放射性物质落在白俄罗斯的土地上,当时的国际气氛明显更为紧张,全球多国包括离得很远的日本都在监控空气中的辐射粒子浓度。而福岛的污水放射性物质虽然可以经太平洋流到地球另一边的美国去,但是浓度很低,关注的人不多。据估计,福岛泄露的放射性物质相当于切尔诺贝利的七分之一,又经过整个太平洋的稀释,虽然性质上都是最大的七级事故,但程度要轻一些。

从短时间的直接伤亡上来看,切尔诺贝利事故一发生就有203人被立即送进医院,大部分是参与救灾的消防员与救护员。其中31人死亡,28人死于过量辐射,死状很惨。而福岛事故的直接伤亡并未引起关注,800多工作人员基本都跑掉了,没有传出伤亡。只有自愿救灾的“福岛50勇士”(实际是70人)仍在现场坚守,后来几天又增加到180多人,再几天后增加到了580人轮班。当时英媒报导说有5人死了,其实是地震发生时震死的工作人员。目前虽然有个别福岛救灾人员因辐射去世的传闻,但并没有可信报道。这也可以看出,切尔诺贝利事故的直接辐射伤害要可怕得多。

从长时间的间接伤亡以及对健康的影响上看,切尔诺贝利明显要重得多。绿色和平组织说的切尔诺贝利9万人死亡明显夸大不靠谱,世卫组织权威报告认为死亡人数最高可达4000人也不少。几十万人受辐射影响,有说上万重病者是辐射致病,还有20多万人致癌的说法,但这类估计很难说清楚。福岛目前放射性的长期影响没有可靠结论,但肯定没有切尔诺贝利这么严重。有报道说当地有30个孩子患上甲状腺癌,比事故前上升七倍,但也有医师说与辐射无关。可以肯定,以后即使有福岛核事故致死、致病的报道,数量与病重程度也会比切尔诺贝利小得多。

切尔诺贝利发生了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核安全事故,灾难性的后果极为震憾,立刻引发了全球对苏联社会制度的强烈怀疑,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认为是前苏联政权崩溃解体的“最后一根稻草”。当时苏联核工业界对安全问题掉以轻心,完全是因为人为的原因,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制度问题显然极为严重。

虽然客观上来说,福岛的事故不如切尔诺贝利严重,也有9级大地震这种极端因素,但并不能说日本的制度就更为优越。实际上正相反,日本的制度存在着极大问题,才导致了人类历史上排名第二的核安全事故,某种程度上比苏联还严劣。

切尔诺贝利这么惨重的事故,对世界各国都敲响了最高级别的警钟。从此科学界与工业界对核安全问题极其重视,就是想避免切尔诺贝利这样的惨剧再次发生。之后核科学界工业界想出了很多办法与制度,来提升各国的核能利用安全水平。核电站设计不断进步,升级了几代,从理论上就杜绝了损失惨重的核事故发生。例如一种设计是一旦出事,就自动将整个堆封起来防止外泄。有了这么多理论与工程实践的进步,人类社会对核电站的安全信心本应得到很大提升。

但是这种美好盼望,被福岛的又一次七级核事故无情打破了。福岛的事故发生在2011年,距1986年已经过去了25年,日本完全有时间提升核电站安全级别。然而事故还是发生了,这直接导致全球各国对核电站的信心直线下降。中国本来准备大力投资核电站,减少对煤电的依赖支持环保,也不得不暂停了。全球多地也爆发了反对核电站建设的运动。对于核工业界这是一次非常惨重的打击,直接责任人就是负责监管的日本政府,以及让事故越滚越大的日本核电企业。

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时没有先例,苏联相关人员确实想不到会出这么大的事。事故瞬间爆发,反应堆炸毁,屋顶炸出大洞,大量放射性物质外泄,这都没有时间反应。当时的核电站设计也落后,所以一下就炸穿了所有防护。但是事故发生后,苏联当局还是派了英勇的敢死队处理,不少救灾人员义无反顾地献出了生命,短时间内将事故现场封闭起来。事故主要是一开始就非常严重,后面没有更严重。一开始全球非常担心,但是后来各种数据都说明事态没有继续恶化,可以安心评估事件的影响了。

而福岛不是这个模式,虽然发生了9级大地震,但是完全有足够的灾害处理时间。一开始国际社会甚至不认为是大问题,后来发现福岛第一核电站有问题,也只认为是五级事故,并没有想到后面会变成七级事故。核科学界懂行的人对日本政府与东电非常不满,可以说完全是因为日本应对不力,才导致七级事故的发生。如果当时日本政府提高警惕,立刻投入人力物力将反应堆封闭,不可能演变成七级事故。而日本政府与东电却麻木地应对,800多工作人员跑掉了,只有所谓的“福岛50勇士”第一时间留下,做了什么也说不清。甚至传出年青人不愿救灾,只有老头志愿去送死的“励志”情节。

外界只看到福岛事故级别一级级升到最严重的七级,现场情况也不清楚。日本应对七级核事故的主要招数似乎就是浇海水降温,而且污水还流入太平洋污染全球。到现在很多情况也不清不楚,很多流言就是因为情况不明产生的。几天前又忽然传出现场辐射大增,机器人都只能坚持2小时的新闻。事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还解决不了,这让人没法对日本的事故处理有信心。有些过于夸张的说法,如认为事故机组正在持续反应烧穿防护,最后一级防护烧穿了就要出大事。就事论事地说,这类夸张说法应该是不正确的,还是应该科学评估,不要耸人听闻。但是日本当局应对不力,信息批露不明这些问题是肯定存在的,甚至可以说是性质恶劣的制度问题。不少中国人原本对日本社会制度评价较高甚至有了过于美好的幻想,而福岛的这次事故折射出了日本社会的大问题,无情地粉碎了这种幻想。

不能因为福岛的灾害程度比切尔诺贝利轻,就说日本核能安全制度比苏联好。一个制度,造成了人类历史上排名第二的重大核事故,正确的反应是去问这个制度到底有多烂,而不是去和排第一的事故比较找优点。分析细节只会揭露更多日本制度的问题,因为日本方面信息批露遮遮掩掩,某种程度比苏联还不如。例如日本农产品受污染情况就说不清楚。中国外交部也作出声明,希望日本政府能够“就如何采取有效措施切实消除核泄漏事故产生的影响作出负责任的说明”。

苏联是冷战失败的一方,而日本是冷战另一方美国的盟友。这两次事故的舆论,相当程度上受到国际社会各国立场的影响。如利用事故对苏联拼命攻击,甚至夸大伤亡到离谱的程度,远远超出世卫组织权威报告对于切尔诺贝利伤亡人数的评估。或者因为对日本的恶感,夸大福岛事故的灾害程度。或出于对日本的好感,对福岛事故竭力轻描淡写。这两次事故本身已经非常严重,是人类社会不分阵营共同面对的问题,实事求是的解读分析就可以了。不要因为立场问题,片面夸大或者美化客观事实,造成舆论场的分裂。

苏联的切尔诺贝利惨剧已经发生多年,直接原因确实是苏联制度问题,全球各国都得到了深刻教训。之后不断改善升级核电站设计、完善制度,有很大收获,核电产业确实有了很大的进步,科学界产业界信心不断提升。日本福岛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事故,也有处理时间,却仍然发生了惨重事故。这再一次提醒社会各界,核安全问题影响重大,需要非常谨慎。

另一方面,不要对核电产生恐惧情绪。切尔诺贝利是设计落后,制度落后,也没有先例参考警惕性不足。福岛事故还没有结束,但是也已经可以作出一些总结了。不能象日本政府与东电那样麻木地处理,不仅设计上要进步,制度上也同样要重视。在分析清楚切尔诺贝利与福岛的事故原因,总结苏联与日本的制度问题之后,全球应该吸取经验教训,继续努力。要象之前那样,不断提升工程设计、施工、维护水平,以及相关的制度、监管水平。

切尔诺贝利和福岛都是较早的一代二代核电站,设计水平不够高,发生事故也可以解释。对现在的核电站设计足够了解之后,安全利用核能会有足够的信心。如果对切尔诺贝利和福岛事故的讨论,演变成不分青红皂白反核,那不是科学界希望看到的方向。各国政府应该在科学界的帮助下,做好对全社会的沟通与科普,不要放任种种夸张或者错误的说法流传。争取在一段时间以后,让全球社会重建对核电事业的信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