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时期,中国疆土面积最大,却耽误了中国300年? – 铁血网

清朝时期,中国疆土面积最大,却耽误了中国300年?

在中国历史中,清朝统治260年对国家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但是很多人认为,清朝是中国历史上最让人痛恨的朝代,严重影响了中国历史的发展。就一些情况来看,相比明朝来说,清朝的确让人极为不悦!因此,有了误我中华300年之说。

清朝时期,中国疆土面积最大,却耽误了中国300年?

康熙

从公元前2070年,大禹建立夏朝开始,到现在中国历史经历了83个王朝。如果说在历史上哪个朝代最为辉煌,很多人都会脱口而出——唐朝。尤其是唐玄宗励精图治,使国家空前发展,经济实力与军事力量称霸一时,疆土面积达到一千两百万平方公里,贝加尔湖曾一度成为大唐所有。但是就国土面积来言,唐朝却不是中国历史疆土最大的时期,而是清朝。

在清朝全盛时期国土面积达到1500万平方公里,并且维持了近一百年的时间。这不得不说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壮举。

清朝时期,中国疆土面积最大,却耽误了中国300年?

清朝疆土

然而,就国家整体发展而言,就很揪心了!小编说几点明清的对比,或许能够明白,为什么很多人那么喜欢明朝了!

有学者调查过,即便是乾隆时期,国家最为富裕,经济实力也只是刚刚赶上明朝末年而已。其实所谓的康乾盛世,也只是在明王朝覆灭之后,国家人口锐减,百业凋零,生产力低下,经过近百年的发展也只是赶上了明末水平。

明朝中后期,尤其是在南方,出现了以生产为目的纺织业,发展了一批手工业工厂,雇佣关系的出现促使经济提高。这也是中国资本主义萌芽的出现,然而却硬生生的被满清扼杀掉了,阻碍了中国成为工业大国的步伐。

清朝时期,中国疆土面积最大,却耽误了中国300年?

明朝经济繁荣

明朝是西方学习的榜样,在民间大量设立书院,普及教育,开展学术活动。甚至有像顾炎武、王夫之这样的大臣,在中央主张关注民生、民权问题。曾提出虚君立宪思想,“以法相裁,以义相制,有王者起,莫能易此”。法律应该高于一切,即使改换朝代,新的帝王也不能改变。而到了清朝,大兴文字狱,有思想的文人根本不敢多说一句话,否则就有灭族的危险,而人权更是被封建贵族残酷的压迫。

明朝鼓励发明创造。技术的革新使得军队战斗力得到提高。据记载在北京保卫战中,明军曾使用“喷火坦克”,明军的火器在当时可谓世界第一。然而到了清朝却被视为“奇淫技巧”,他们仍然坚持刀马打天下。结果呢,八国联军1.8万人组成的火枪队,却打败了北京15万清军。晚清政府签订一个个丧权辱国的条约,也成为中国历史上不可磨灭的伤痕。

清朝时期,中国疆土面积最大,却耽误了中国300年?

明朝火枪队

中国历史自南宋朝开始,被少数民族所困扰,蒙元也好,满清也罢,对汉族的国度都没有起到很好的发展。试想一下,即使明朝灭亡,仍然由汉人当权,思想、政治、文化、科技不被打压,那么中国会不会提前进行工业革命,成为世界最强呢?

但是历史的发展终归有自己的规律,胡乱猜测,多思无益。但是,满清确实把一个先进的国家变成了一个落后的国家,这是不争的事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清朝——还面积最大!我呸!一个使整个中华民族倒退的王朝!说实话它就是捡了个便宜!关键是明朝和起义军都没有认识到后金的威胁!

13楼 wushejingyu
我来为清王朝说句话——

随着自己对历史认识的深入,我发现,清朝是很不容易的一个朝代,其最最伟大的贡献在于:在最终意义上,实现了中国的大一统,为近现代中国的版图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明朝再辉煌,对边疆地区也只是实行了羁縻制度,根本没有有效统治。

所以,我反对一味贬低清朝。

凡事物极必反:清朝是中国封建社会发展的顶端,集合了一身的臭毛病——现代人给定义的。但是,这一身臭毛病却是在反思历朝历代的弊病基础上强力改革而来的——所以形成了强大的中央集权,有效地维护了王朝的统治和疆域的完整!


不妨看看现在中国的疆域,基本上就是继承了清朝的疆土,这本身就是大功一件了!

至于没有做到富国强兵,那已经是另一个话题了!

另外,满族人不是外人,站在现今的立场说满族人统治的清朝的“外族”统治,基本上都是别有用心,或者是不懂历史!

假如当年投降日本的话中国领土就大了,千百年后基本继承了日本的疆土,另外日本人也不是外族。

在说领土也没有唐元大,把附属国也说成是领土,那明朝的领土更大。

......
41楼 坚守藏南
六国的文化礼仪早在西周时就已统一,都是使用周朝礼仪的,文化上也基本共通,是华夏大家庭,缺的只是行政上的统一。建州女真在明末时与内地文化统一了吗?再说,就算当时秦国是侵略性质,那从秦帝国开始,一直到明朝末年,这个中原王朝的行政版图已经维持了1800年,中国的行政版图概念在当时已固定,那对于这个自秦朝开始的已维持了1800年的行政版图,建州女真是不是很像外国呢?秦帝国版图是迄今为止存在时间最长的版图。

中国作为多民族国家,真正开始于近代,满清以前,中国实际上只是个单一的汉族国家,统治者只把汉族看作真正的子民,对他们征收赋税,而其他边远民族则被看作是一种天朝周边的化外之民,中央王朝原则上是欢迎这些人归依朝廷的,但不强求,只要他们不袭扰边境,朝廷也就顺之自然,不管不问。而实际上,这些边远民族也并不把自己当作中原王朝的子民。所以古代中国的真实版图,也就是真正的行政范围,实际上直限于汉人居住地,何况,少民的文化风俗也跟中原完全不同,如果文化相同,倒也不强调行政上是否统一。

至于,日本如果成功,今后会不会被认为是正统,那是你这类人的事,反正我们是不会的,通过侵略而建立的政权,永远都是非法的,就像非法获得的财产一样,就是再过一百年,它也成不了合法财产,一旦被人查出,非法财产还是会被没收。

再退一步说,如果满清或者日本(假如的话)造就的中国版图维持时间超过了秦帝国版图在历史上维持的时间,也就是超过了1800年,我们就可以认为它们是正统政权了,哈哈,可惜,满清版图至今还只维持了400年不到。

51楼 春天2012
你啰里啰唆讲了半天。中心只有一个,那就是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不同语言文字,不同风俗,不同宗教信仰的地域就是不同的国家。假如其中的一个地域征服了另一个地域就是“侵略”,统治了另一个地域就是“殖民”。中国应该是“汉民族国家”,历史上少数民族建立的朝代都是“征服王朝”、“殖民政权”。这种论调是按照“民族国家理念”推出的谬论,也是分裂分子宣扬分裂的一个手法。

至于什么版图要维持1800年才能算,存在400年就不能作数。这更是你自说自话的一派胡言。要真照你自定的这种搞笑“标准”,那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这些国家就该从地球上抹去 – 这些国家靠“殖民”起家,本来就是“非法的”,存在时间连300年都不到,难道还不该从地球上抹去?

其实,古代中国家天下,君臣大义第一,三纲五常,君为臣纲第一。士大夫虽有夷夏之分,但他们最看重的仍是君臣大义。而这君臣秩序又是按成王败寇,胜者为王的丛林法则建立的。无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只要是能一统江山,就是天命所归的正统。因此,以“驱除胡虏,恢复中华”为口号起兵推翻元朝的明朝,江山定鼎后明确承认元朝的正统性,把元明的更替定性为改朝换代,而不是“中国重新独立”。

到了现代,无论是民国,还是现在的中共,乃至那个“播迁”到台湾,但至今名义上仍然以中国正统自居的国民政府,都认为中国是多民族国家,认为中国历史上的朝代既有汉族建立的,也有少数民族建立的,都承认元清两朝为中国的正统朝代。


你们这种按所谓的“普世价值”、“民族国家理念”推出来的歪理邪说,无论是奉行成王败寇,胜者为王为正统的古代中国还是强调多民族国家不可分裂的现代中国都不予承认,所以只能是你们的自娱自乐。

53楼 坚守藏南
可笑至极,你自己看一看历史,建州女真什么时候归中原政权管理过?没有跟内地人一样被同一个政权管理,一直是独立自主的,那他们在当时就是外人,这不是民族不同的问题!古代中国,没有多民族国家的概念,中原统治者根本就不愿把外部民族强制征服并统治,对他们只有防御的意识。历朝历代,不论是秦朝,汉朝,还是三国时期,还是隋唐,宋明,都是如此,中原统治者对游牧民族或渔猎民族根本就没有兴趣。古代中国是农耕社会,以农为本,国家的经济支柱就是农业,赋税也是主要来自农业,所以古代统治者极端重视农业人口,而汉族就是农业人口, 对游牧民族,中原王朝觉得根本没有征服的动力,有时给他们加封一些官职或爵位,只是为了拉拢他们,以期他们不要进犯中原,涂炭生灵。但却没有对他们进行实质性的行政管理,仍然是由他们独立自主的。古代中国,并没有什么身份证这种东西来证明你是哪国人,要证明你是中国人,哪就只能看你是否真正生活在中国的行政区范围内,如你是哪个郡的,或者哪个县的,或者哪个府的人,这种人才是中国真正的子民,还有一种办法,就是以军事关卡为国界,你生活在长城或者某关之内,就是天朝子民。建州女真既没有中央设置的郡县这类行政机构,也位于明军的军事关卡以外,如果认定他们在当年算中国人?这只有你的一厢情愿。

不是400年不够,而是比秦帝国的建立时间短了晚了,而且,在1800年的岁月里,这个帝国的版图分分合合,但最终总是又重新聚集在一起,说明大家已经坚定的认可秦帝国的版图是正统的,但请问,在这1800年,多次分分合合,可谁曾想过把建州女真的领地或者蒙古合并进来?1800年里,分分合合无数次,这个版图里的人们早就从骨子认为中原是一个整体了,分裂了也是终究要再合拢的,这在当时已经成了一个定律,那么,别的地方,中原以外的地方,在古代是不是绝对的外国?不是说不应该把塞外合并进中国版图,而是说当时的人们,他们就是这么个观念,认为塞外不属于中国,忽必烈和努尔哈赤也是这个观念,我只是说出历史事实而已。所以塞外和关外合并到中国,应该用和平的方法,若用武力强行入主中原,那就是侵略!

美国加拿大等没有可比性,美国建国之前,美洲特别是北美根本就没有国家,他们也不存在侵占别人的国家,那也就是不存在什么非法不非法了。

呵呵,有一个典型的例子,可以说明,古代中国认为汉人祖居地属于中国的观念已经深入骨髓,那就是北宋无数次发兵攻打被辽国占领的燕云十六州,立志将其收回,就因为燕云十六州是汉人的祖居地,从北宋初年一直到宋徽宗时期,跨度100多年,宋朝都没有放弃这个目标,宋徽宗时都出兵攻打了燕京。

君为臣纲,好笑,这跟国家有什么关系?偷换概念啊,这是一种主子和属下的伦理观念,只是为了要求做下属的绝对效忠主子而已。

朱元璋的《讨元檄文》里可是明明白白写到“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呵呵。

少数民族当然可以建立中国政权,但前提是,这个民族首先必须是中国的真正子民,只有这个国家的子民才有资格建立该国的合法政权,否则就是侵略,可在当年,蒙古人和女真人还不是中国的子民,那有什么资格呢?那就只是入侵了!

54楼 春天2012
谁说”这个民族必须是中国的子民,才有资格建立王朝,否则就是侵略?“当时根本就不存在一个正式国号叫中国的国家存在,哪来的”中国子民“?不用说,你所谓的”中国子民“是指中原汉族政权控制下的”子民“。你所谓的”不是中国子民一统天下建立朝代,就是侵略“则是你自说自话,自定的评判”标准“。

事实上,家天下时代的中国,君臣秩序是赤裸裸按成王败寇,胜者为王的丛林法则建立的。无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无论他们是否在中原政权的统治下,只要是能一统江山,就是天命所归的正统。而这一统江山,从来都是靠武力实现的。从未有什么非”中国子民“武力建立的朝代是”侵略“,不能算中国正统朝代的道理。

不管满蒙以前是否和中原是同一民族,不管他们是否农业人口,不管他们的语言文化、风俗习惯是否和中原相同,不管他们以前是否属于中原政权的有效管辖,是否中原政权的“子民”,按成王败寇,胜者为王的丛林法则,只要他们能一统江山,就是天命所归的正统。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不管你认为这种历史观是否合理,客观上,中国历史就是这样演绎的,中国历代的正史也是这样记载的。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认为元清是“侵略中国”,那你先得穿越到古代,和古人论理一番。

不错,明太祖朱元璋起兵时的口号是“驱除胡虏,恢复中华”,但他当皇帝后明确确认元朝的正统地位。同样的事也发生在民国和当今的共和国。孙中山在革命时的口号确实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甚至对日本说过“满蒙任取”的话,但他当总统的第一天就以总统的身份宣布宣布五族共和。TG在上海和江西时也曾有“支持蒙藏疆自决”的话,但解放后就坚决打击分裂,维护duo民族国家的统一。

可以说,以中国的大统一观念、人口结构和地理资源分布,任何政权任何人只要在台上,就一定要维护多民族国家的统一,绝不可能宣扬有利分裂的“法理”和“价值观”。

现在,元清两朝已经成为历史,但现实中还有些分裂分子振振有词地说:当年满清“殖民”中国,也同时“殖民”了蒙藏疆。满清这个“殖民帝国”崩溃,同为“殖民地”,本来都应该有“自决权”,决定是否加入中国,不该由中国自说自话继承满清的疆域,更不能用武力维持统一。对于这些分裂分子,就是要来个实力说话,实行武力专政!

其实,你们这些歪理邪说也不是你们创造的,而是从西方“文明人”那里批发来的。问题是他们自己又何尝真的照着做。如果真按他们的这套“理论”办,那美加澳这些国家就不该存在,俄罗斯也应该只是莫斯科附近的一个小国。

你说什么美洲本来“没有国家”、“没有主权”。这种所谓的美洲无国家主权的标准是谁定的?还不是欧洲白人定的。他们以血腥手段占据了本来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地方,然后自定标准,硬把他们抢来的地方说成是“本来就没有主权”。这难道不是自定规则,自当裁判,自玩游戏,或者说是既当强盗又当官兵的把戏?这种所谓的“没有主权”还不是他们的婊子牌坊?

他们一方面以血腥手段掠夺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地方,同时自定标准把自己的所作所为打扮成“合法”,另一方面又反过来要用所谓的“民族国家理念”、“民族自决权”来掠夺分裂历史上与内地关系剪不断理还乱,近代已明确划入中国疆域的中国领土,说什么维护统一不能使用武力,这分明是明抢够了,捞足了,又要对人进行暗夺嘛。

在中国,只有弱智才会信这种“理论”,只有别有用心的人才会宣传这种“理论”。

56楼 坚守藏南
呵呵,你都公开说了,“日本若能主宰中国,日本也可以被视为中国正统”,这种话都说得出口的人,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发言,甚至连做中国人的资格都没有了!要让别的铁血网友看见了,你早就被喷得体无完肤了!

古代没有中国的正式国号,但秦帝国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统一版图,此后这个版图一直延续到明朝末年,中间虽然换了很多国号,但本质上还是一个国家,一个版图,也就是那个年代的中国的版图,所以在明朝末年,只有来自这个版图内的人,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子民,也就是中国的子民,也只有这类人才有资格建立合法的中国政权,当然,这只是在那个年代,不代表现在,历史就是这样,你不高兴也是这样,历史上最早的中国政权就是汉人政权,最早的版图也是汉人政权定下来的。而且这个汉人政权定下的版图一下用了1800年,在当时就是无可非议的中国版图。

君为臣纲,根本就不是什么国家正统与否的问题,只是一套奴才理论而已,只是说做了某人的臣子,就要对其死心塌地,却不管这个政权是否为正统,古代江湖黑道上也有严格的行规帮规,入门者不可违背,那难道就说明江湖黑道也是正统?真是荒谬!满清是不是正统,统治者自己心里清楚得很,不然他们就不会大兴文字狱了,就是因为做贼心虚,生怕别人揭他们的短,所以才不准文人乱写文章,以免暴露他们的非正统本质。清代的百姓屈从于现实不代表他们就真正认可了满清,而且,即使是在君为臣纲这一条,清代百姓也不爱用在满清的身上,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过去所有的忠臣故事里(戏剧剧本),从来就没有关于元清臣子的故事,说明过去的人们不愿歌颂元清的臣子。元清时期的汉族臣子,只是出于自身利益驱动才去做官的。有一点你可能不知道,清代的人,死后下葬时还要放开辫子,重新束发,变回明朝时期的发型,意思是活着的时候迫于无奈,只得顺从满清,死后却还是要做回明朝的子民,这说明,清代的百姓仍然在心里认明朝为正统。中国历史上人民反对正统的王朝,一般是打出“君上昏庸无道,逆天而行的”的口号,造反者是顺应天意讨伐昏君,造反者只是说当下的君上昏庸无道,但不会说该朝代一开始就是非法的,而蒙元和满清就不同了,造反者都是说,夷狄不该窃取中国的统治权,如朱元璋的讨元檄文就是那样说的,满清时期的太平天国也说满清是妖,一开始就是为祸中国的,辛亥革命时也是那种口号,这说明,人们其实心里早就认为满清不是正统了,但直到决定造反时才爆发出来。古人不认为元清那是侵略?呵呵,是你不知道吧,《说岳全传》是清代人写的,其实就是映射满清的,古人一直就有夷狄进犯中国的概念。政治人物在坐稳江山后,说法会不一致,这很正常,政治人物从来就不能完全说真话的,这谁都知道。政治人物的话只为政治服务,不代表绝对的真理。我这里也只说出历史真相而已,别无他意,并没有破坏当前民族团结的意思。历史就是历史,历史在当时是怎么回事就是怎么回事,我厌恶篡改历史的行为。

殖民地可以转变为合法国家的,那就是实现民主共和,各族一律平等,那就不存在谁殖民谁了,辛亥革命后,五族共和,和平共处,跟满清有本质的区别,现代中国也是共和体制,人人皆是主人,而元清则是武力占据,自己一族独裁中国,视其他民族为奴才,那就是殖民。你说殖民帝国垮台后,就应该各自独立是极端错误的,实际上用民主共和的方式就可以很好的完美的解决了,所以中华民国和今天的人民共和国绝对是正统!美国也是这样的,废除黑奴制度后,众生平等,所以现在的美国政府被他们所有人认可。所以殖民地帝国的土地是可以继承的,但前提是要实行民主共和。

维护当今的民族团结,是要坚定实行民主共和众生平等的原则,而不是去为历史上的强盗们翻案,把黑说成白!这是很荒谬的!

至于历史上那种先武力入侵,然后实行野蛮的独裁统治和民族歧视的政权,只有那种有奶就是娘,没有骨气的人才会去认可它!

我现在还是这么说:可以这么说,假如日本在历史上真的有本事一统中国,把首都迁来中国,建立一个大统一王朝,那也会被后世认为正统。但客观上没有发生这事,而且到了近代国与国之间出现了明确的,由条约规定的疆界,满蒙都是中国领土,元清自然是中国的正统朝代。而中国和日本从古至今都是两个国家,所以没有可比性。

我知道你不喜欢君为臣纲,更不喜换成王败寇,胜者为王的丛林法则。问题是你不喜欢没用,中国历史就是这样演绎的,中国的正史也是这样记载的。

不错,元清两朝确实有民族矛盾、民族歧视,很多人用反抗鞑子蛮夷的口号造他们的反,但是这并不妨碍当时的汉臣承认之,认为元清的皇帝是自己必须效忠维护的对象,也没有妨碍这些朝代被推翻后,被随后的汉人政权承认为正统。

事实上,明朝以“驱除胡虏,恢复中华”的口号起兵推翻元朝,但江山定鼎后明确对元朝定性:正名定统,肇自三皇,继以五帝,曰三王曰两汉曰唐宋曰元,受命代兴,或禅或继,功相比,德相侔。意思很清楚,那就是元朝是和三皇五帝、夏商周、汉唐宋一脉相承的中国正统朝代。

满清享国二百六十多年,并且从近代起直到1911年在国际上代表近现代意义上的中国更是铁的事实。清朝灭亡后,无论是民国,还是现在的共和国,乃至那个“播迁”到台湾,但至今名义上仍然以中国正统自居的国民政府,都承认元清两朝为中国的正统朝代。不是中国“被殖民”。

至于你说的朱元璋、孙中山等人造反革命时“驱除鞑虏、胡虏”的口号。正常人都知道,对前朝的历史定性,只能以后朝建立后正式的官方结论为依据,造反革命时的口号是做不得数的。否则,辛亥革命后,难道就要让日本取满蒙?本朝难道要兑现以前在上海、江西时的宣言,给与蒙藏疆等少民“民族自决权”?还有,为了“论证”你的这些歪理邪说,你连戏曲小说都拿来充数了。正规的历史是戏说吗?

告诉你,对于元清是怎样性质的朝代,我们只能以历代的官方定性为准。而不是你自说自话,自定的“标准”,荒唐的“论证”,还有什么“反映民意”的戏曲小说。因为你没有资格,历史也不能随便戏说。

你说什么美国“废除废黑奴制度后,众生平等,所以现在的美国政府被他们所有人认可,但前提是要实行民主共和。”事实是,美洲本来是印第安人的土地。欧洲白人通过对印第安人的屠杀、掠夺、压迫、欺骗、驱逐,抢占了人家的土地,建立了国家。等印第安人被杀得差不多了,当地的人口结构变了,再摇身一变,成了“实行民主共和”,还反过来要用所谓的“民族国家理念”、“民族自决权”来掠夺分裂历史上与内地关系剪不断理还乱,近代已明确划入中国疆域的中国领土,说什么维护统一不能使用武力,这不是明抢够了,捞足了,又要对人进行暗夺是什么?这种“民主共和”不是婊子牌坊又是什么?

你却对这种“民主共和”推崇有加,你不是智商有问题,就是别有用心。

现在,你以这种“民族国家理念”为基础,篡改否定中国从古至今传承的历史记载、历史观。很多分裂分子呢,也以同样的“理论根据”,说什么中国的边疆少民地区,和“中国本部”一样,都是满清殖民地。满清灭亡后,这些地区没有按照“民主共和”、“民族自决”的原则实行“一人一票”表决,决定是否加入中国,而是由内地出兵,武力统一,因此是“侵略”。

你和这些分裂分子,用同样的“理论”,同样的逻辑,前者否定历史,后者诬蔑现实。应该是一丘之貉。

明朝人对外极其开放。在对待外国文明的态度上,瞿太素主张应以文化的高低来区分是否文明国度,他说:“其人而忠信焉,明哲焉,虽远在殊方,诸夏也。若夫汶汶焉,汩汩焉,寡廉鲜耻焉,虽近于比肩,戎狄也”。

流亡到日本的朱舜水也说:“世人必曰:‘古人高于今人,中国胜于外国。’此是眼界逼窄,作此三家村语。”

徐光启说:“欲求超胜,必须会通;会通之前,必须翻译”,“令彼三千年增修渐进之业,我岁月间拱受其成”。这一主张得到了崇祯皇帝的全力支持。

事实上,明朝中国民间和官方已经同时展开对西方科技思想书籍的大规模翻译。现在我们把林则徐,魏源看成是睁眼看世界第一人。其实比他们早两个世纪,徐光启等一大批明朝知识分子已经把视野转向世界,并且认识到中国以后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西方列强。徐光启说:“今之建贼,果化为虎豹矣,若真虎豹者,则今之闽海寇夷是也”。也就是说,虽然那时关外的建州满人虽然是明朝的大敌,但象徐光启、崇祯皇帝那样的人已经知道西方将是中国更凶恶的敌人,因此在内忧外患之中还不忘加紧引进西方科技。

明朝时期,中国人不仅走了出去,而且还独占中国近海以及东南亚的海上霸权,确保了中国的海上安全。更为关键的是,由于我们不仅没有关上国门,而且还走了出去,这样使我们的航海与军事技术都始终与西方世界始终接轨,不至落后。

明朝末年,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在明朝官方的支持下曾经发展了拥有三千多艘海洋贸易船只,超级庞大的海上贸易集团。当时郑芝龙集团势力已经达到“凡海舶不得郑氏令旗,不能来往,每舶例入二千金,岁入以千万计,以此富敌国”。

崇祯元年,荷兰人和汉人许心素联手在东山岛海面上向郑芝龙发动攻击,郑芝龙盛怒之下出动千艘船只进行还击,捕获荷兰人的两艘大船和85名荷兰船员。不久又攻入厦门港,把许心素抓获处死并再捕获一艘荷兰船和一艘快艇。

等到强大的中国海盗集团刘香势力崛起之后,“荷兰人与刘香勾结,在1633年7月12日突袭厦门,把港内郑芝龙水师的二、三十艘战船击沉或烧毁,这些被破坏的船只每艘上面配备有16门、20甚至36门的大炮,可见郑芝龙的明军水师实力强大到什么程度。而在短短两三个月内,郑芝龙竟能连续对荷兰人发动两次庞大的海上反攻。出动包括五十艘特大战船在内的150艘战船,使刘香海盗集团和荷兰人遭受到重创。最后彻底消灭了强大的刘香海盗集团,并使荷兰殖民强盗受到沉重打击。这种战果在中外交锋的历史上是罕见的。也奠定了郑芝龙的明军海上力量在这片海域上的霸主地位。荷兰人在见识了他的厉害之后,改变了对他敌对的态度,与他合作,以求在几乎完全由他垄断的贸易中得到一些好处。

荷兰的东印度公司根本无法和郑芝龙海上贸易集团竞争,无论在军事上,还是在贸易上,都是如此。德国学者Aldree he wiltn说“他(郑芝龙)除靠那一项强暴的营业税收(每舶例入二千金),又靠本身的投机生意,而终于积攒起一笔莫大资产,他的船只计有三千,他令其船主们巡航到暹罗、马尼拉、马六甲等地,就豪华以及财富而论,他凌驾在他君主之上”。当时就连郑氏家族手下其他成员,都富可敌国,如户官郑泰“守金门,资以百万计”“富至千万”“少者百万”。

我们还可以从另外一些方面看看这个中国的海上集团当时强大富裕到什么地步。《明末中国的私人海上贸易》中说:“崇祯元年,台湾荷兰长官与郑芝龙订立为期三年的购货合同,议定郑芝龙每年向荷兰交付生丝一千四百担,糖五千担,糖姜一千担,绢绫五千担,荷兰人支付29万9700元,这项合同后因荷兰东印度公司缺乏现金作罢。”

清朝把汉人的魂魄都搞没了,一直到现在,奴性思维都还存在。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