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白天刚刚送走了一个精神病人,晚上正在办公室里加班忙于工作,突然接到前台接警员打来电话:问我的辖区中联村魏家组,是不是有一个精神病人叫魏XX,刚才他的儿子报警称父亲是个精神病人,现在家里打他奶奶,要求派出所立即送到精神病医院。

该村只有一个精神病人,但名字说的不是,一个月前已被送到精神病医院,并没有其他人啊?我心里不免犯起了嘀咕,于是通过电话得到证实,他就是我所说的魏某,春节之前,因不交住院费被医院送了回来。紧接着魏某又亲自给派出所打来了电话,说自己没有打母亲,不要送他到医院去,看来魏某是十分害怕民警送他上医院。

提到魏某,我一直是心有余悸,去年夏天在家犯病,村里一位老人被他搞得不能安宁,民警送他到医院死活不肯,就在民警对他采取强行措施时,魏某趁我们民警不备,将身上的钥匙放到嘴中,威吓我们要吞进肚里。我们只好放手,答应不送他到医院。本想骗他吐出钥匙后再对其控制。谁知我们一松手,他迅速冲进厨房拿菜刀砍我们民警,幸亏一名民警反应及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将魏某手中的菜刀死死地按在灶台上,才避免了意外事件的发生。在一阵紧张中,我将魏某掐晕才取出了钥匙,医生说一旦呑进气管被卡住,人会立即丧命,想想真得是害怕,这是我在多次处理精神病人中,经历一次最惊心动魄的场面。

不到两年的时间,魏某已送过三次医院。从魏子那紧张的报警声中,事不宜迟。在村干部的带领下,我们立即来到魏父家中,我埋怨家人为什么不交医药费,否则哪有这种事情的发生。魏母说,家里实在是没有钱,要不哪想他出来啊!听了老人的回答,我心里顿时感到十分的沉重,魏某因精神有问题,妻子也和他离了婚,丢下一个儿子,目前已读初中,完全靠父母帮助抚养,两位老人年近七十,哪还有能力再去照应魏某,辖区有着许多与魏某一样,甚至更加困难的家庭,政府又无能为力,遇事就报警,最为难的是我们民警。于是,我们告诉家人,宣城精神病医院病床紧张,需要提前预约,再说医院晚上是不会收人,必须等到第二天才行,提出先看看魏某的状态。家人便说:魏某刚刚拿了一把刀回自己家了,应该不会有事,不让我们去惊动他,我们只好尊重家人的意见。

第二天联系好医院,这次我们民警表现得特别的警惕。还没等我们民警的到来,魏母已给我们准备好捆绑的布带。一走进魏某的住处,我们四名民警立即对其进行了控制,一开始魏某紧瞪着双眼,怒声对民警说:你们干什么?我病已经好了,不要送我到医院!挣扎着不让民警捆绑他的胳膊。我见状便说:魏XX上次还记得我吗?一边掏出了手铐警告魏某,只要是听我的话,就不用给他戴上手铐,自己肯定会少受些罪。当我再次把手伸向魏某,魏某不再反抗,也不再言语,任凭民警的摆弄,老老实实地跟我上了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到了医院,办完住院手续,我让魏某下车,魏某始终是一言不发,也不肯下车。我告诉魏某,只有把病治好,将来才会自由,我们也不想这样,大家都是为他好,一定要听话,早日把病治好。听我这么一说,魏某主动下了车。一走进医院,每个医生第一眼见他都说:“魏XX你怎么又进来了?”我说:“因为在家不吃药病又犯了。”医生听了说:“不好好吃药哪行呢?”说着,便走过来几名医生,命令魏某立即上床固定。我说:“像他这种情况,不用进行固定吧?”医生说:“不固定不行,否则他会不老实的。”此次,魏某就这样被我轻松地送进了医院。

走出医院,魏某只能让我心里暂时性的得到放松,二千元医药费也只能够住一个月的院,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两天我送走了两名精神病人,第三名又给我打来了电话,雁翅街道的孙某在家又犯病了,要求及时送到医院治疗。春天是精神病人发作时期,接下来还不知有多少在等着我,就这样反复的进进出出,永远没有尽头。精神病是不可能治愈,相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病情会不断的加重,面对高昂的住院费用,仅靠部分报销、微不足道的补助,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这是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急需国家解决的问题,以实现社会真正的和谐!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