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戚继光离开人世之后,为明帝国留下了用毕生精力操练的军队和练兵的纪要。无论是从东南抗倭时就跟随他,还是镇守蓟北边防时跟随他的一批军官,后来都成了万历年间明军的栋梁。

戚家军最后之战,士兵不要封赏,只求和八旗铁骑决一死战

戚继光训练过的军队更是如此,在万历三大征中,都是相持不下,或者明军连败的颓势中,只要浙兵一到,战场形势就立刻改观,浙兵也往往是第一个直捣敌人巢穴的部队。南兵或是浙兵是史书上对民间戚家军的称呼。

自从萨尔浒一战后,关外的开原、铁岭相继失守。明军精锐也丧失殆尽转为守势。天启皇帝即位后,努尔哈赤率领八旗劲旅大举进攻沈阳,随即拉开了辽沈战役的大幕。八旗军直扑辽东重镇沈阳,沈阳城高地深,粮草军械充足,如果坚守至少能坚持到辽阳援军的到来。

此时,川浙军团已经赶赴沈阳支援,部队的主帅是年近七旬的老将陈策。川兵中最强悍的是女将秦良玉的石柱白杆兵,白杆兵此时由秦良玉的哥哥秦邦屏和弟弟秦民屏率领,浙兵的带队指挥官是副将戚金。

川浙军团仅用一天的时间就赶到了离沈阳城不远的浑河边,但还是来晚了。沈阳仅仅守了一天便被攻破。沈阳城守将何世贤、尤世忠不顾敌情,出城与敌接战,中了后金军的埋伏,双双战死。

戚家军最后之战,士兵不要封赏,只求和八旗铁骑决一死战

新任辽东经略袁应泰收留的上万蒙古讥民成了后金军的内应,斩关落桥让后金军攻入沈阳。

川浙军在浑河南岸停了下来,于是这支不足万人的队伍被分成了两个部分,周敦吉、秦民率领3000余人从浑河浮桥过河,在河北岸扎营迎敌;部队主力则在南岸结阵驻扎,戚金指挥士兵迅速摆开明军著名的车阵。

随后,白杆兵向沈阳城下的后金军展开了迎面冲锋,努尔哈赤立刻派出了凶悍的正白旗迎战。两军一接触,后金的骑兵就被白杆兵的长枪刺的人仰马翻,很快正白旗就败下阵来。

努尔哈赤立刻又派出他亲自统领的正黄旗,但很快又遭到同样的败绩,两轮攻击竟使后金军伤亡了2000多人。

正当努尔哈赤一筹莫展之时,明军降将李永芳用重金收买了几名被俘的沈阳城明军的炮手,用城楼上的大炮向白杆兵的阵地发射了炮弹,后金军一拥而上,终于冲垮了这支勇猛的川兵,周敦吉、秦民屏战死,只有少数人回到了浙兵的南岸大营。

而此时的浑河南岸,浙兵的车阵已经构筑完成。车阵是戚继光、俞大猷在北方防御蒙古鞑靼时期,摸索出的一套用步兵尤其是火器步兵对付骑兵的行之有效的战法,战车在行军时可以转载粮草、兵械、军火,驻扎时可围起做营寨。

戚家军最后之战,士兵不要封赏,只求和八旗铁骑决一死战

战场上,战车围成环形防御阵地,将火炮架在车上,同时士兵以车为掩体,释放火铳火炮,在与蒙古和日本作战时,车阵都发挥过重大作用。

后金军渡过浑河之后,从四面围了上来,并很快先以四旗的兵力从左翼发起攻击。当后金军骑兵冲击到300步时,明军浙兵的大口径佛朗机火炮首先开火,一个排炮齐射轰乱了后金军的进攻队形。

冲击到200步时,车阵与弓弩齐发,后金军冲击到100步时,正是明军轻火器的火力范围,明军的火铳、火箭、小口径虎蹲炮以及其他火器齐射,后金兵纷纷落马。对于突破火力网冲击到车阵前的后金军骑兵,手持戚家军特种兵器---铁狼筅的明军立即将其刺倒。

两轮进攻之后,后金兵坠马伤亡者达3000多人。努尔哈赤立刻改变战法,将攻城用的防御火器和弓箭的盾车推了出来,后金兵改骑兵为步兵,猫着腰跟在盾车后面,进到200步内,明军车阵突然闪开一角,用骑兵冲了出来,又将后金军步兵一顿砍杀。

戚家军最后之战,士兵不要封赏,只求和八旗铁骑决一死战

努尔哈赤下了死命令,让后金军轮番攻击明军,后金军队的这种死攻收到了效果,明军弹尽矢绝,车阵终于被打破。

车阵突破之后,浙兵立刻以哨为单位组成鸳鸯阵,与后金军展开惨烈的肉搏,每个队形中的狼筅手、藤牌手、刀手相互掩护配合与敌鏖战,特别是浙兵使用由凶猛的日本刀改进而来的戚家刀,挥舞之处后金兵血肉横飞。

但最终因寡不敌众,浙兵不断倒下,总兵陈策、戚金等斩杀了十几个敌人之后,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川浙军团在牺牲近万人的同时,也使后金军付出了伤亡一万多人的代价。只有极少数先期突围和辽阳留守的浙兵幸存了下来,朝廷派官员前来抚慰劳军,问他们有什么需要和封赏,这些浙兵竟然留着泪说,不要赏赐,请求把他们编入其他部队,他们要给戚金等主将报仇。

戚家军最后之战,士兵不要封赏,只求和八旗铁骑决一死战

在之后的辽阳之战中,这些战士亦全部战死。自此,戚家军连同他们的鸳鸯阵、狼筅等,全部湮没在了历史长河之中。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赞赏

1人赞赏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