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元洪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身先士卒跑了出去,官兵就此一哄而散

在1911年10月10日那个注定将被载入史册的不眠之夜,武昌城还有一个人在密切地关注着事态的发展。这个人就是时任湖北新军第二十一混成协协统(旅长)的黎元洪,他是仅次于第八镇统制(师长)张彪的湖北新军二把手。黎元洪,男,汉族,湖北黄陂人,时年47岁。过去的教科书为了反衬革命党人的高大上,对他有些添油加醋的戏剧化描写,把他打扮成了一个有些喜感的小丑。实际上他毕业于天津水师学堂,受过五年正规军校教育,属于专业班子。后来他又受到张之洞器重,先后三次把他派到日本学习陆军,他既懂海军,又懂陆军,还会说英格利息,他是张之洞编练新军时的主要助手,有才;他手脚干净,不吃空饷,做人厚道,不打骂士兵,他在湖北军界政界都有良好的口碑,有德。用不太严苛的标准来衡量的话,他还算一个德才兼备的好干部。但此人的处世哲学是明哲保身,也就是说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莫自己的稀饭都冇吹冷还去帮别个吹汤圆,所以指望他去为天下的黎民苍生去赴汤蹈火去肝脑涂地,对不起,那不是他的画风。

黎元洪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身先士卒跑了出去,官兵就此一哄而散

黎元洪黎协统戎装照

10月10号晚上的黎元洪还无法判断事态将朝哪个方向发展,他不敢贸然地选边站。此时让他为了大清的江山社稷去跟这帮乱臣贼子决一死战?搞不好脑袋要搬家,这买卖做不得;让他跟着义军去"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搞不好也要掉脑袋,这买卖也做不得。所以当革命军在蛇山上架起的大炮一炮打到黎元洪的二十一协司令部时,黎元洪斩钉截铁地对手下将士说:"Oh My God!个杂子这是掰子挖藕,下毒手啊!都是爹娘爷老子生养的血肉之躯,个杂子这一炮弹下来,那就是黄泥巴掉到裤裆里,不是死也是死。恩朗嘎们都莫瞎子种树,不知死活,还杵倒那里杵倒,恩朗嘎们都分头出去避炮吧!"说完他身先士卒地跑出去"避炮",全体官兵就此一哄而散…

考虑到自己家里目标太大,担心革命党来个瓮中捉鳖,黎旅长躲到了手下一个参谋的家里。他又考虑到这兵荒马乱的家中积蓄的一点金银细软搞不好就改了姓,于是命挑夫连夜回去弄过来。挑夫回去取了财宝用扁担挑着走在街上,被巡查的革命军撞个正着,革命军推测这就是个浑水摸鱼的主,让他从实招来。挑夫没辙,只好招供说是奉黎协统的命回去取的,革命军正要找黎协统,这下歪打正着,于是挑夫带路,径直到了黎协统藏身的地方。黎协统这下藏不住了,只好出来。有一个版本说黎协统是藏在床底下被拖出来的,给他冠了个"床下都督"的名号,实际上没有那么狼狈,他当时只是躲在帐子后面。黎元洪被搜出来后跟官兵表态:"我黎某人平日里待你们也不薄,你们莫为难我。你们要革命就去革,我也不碍你们的事,我回去卖红薯总可以吧?"官兵们不依,把他带去见起义临时总指挥吴兆麟,预先得到消息的吴兆麟已经带着士兵在门口列队迎接他,并且通知他,经小伙伴们一致表决,他已经被推举为湖北革命军政府都督也就是整个湖北的扛把子了。

那么问题来了,您说这革命党唱的是哪一出啊?你这么多革命党都闲着不做都督,偏弄一不是革命党的人做都督,你这不是自个儿买了炮仗给别人放吗?您有所不知,革命党人并不是脑袋进水了,一方面,革命党的重量级大咖孙中山、黄兴、宋教仁这些人当时都不在湖北,孙中山更是远在海外,当时在的这些人,气场都不够,比如吴兆麟,只是个连级干部,名不见经传,而湖北军政府都督必须得是一个有份量的人出来做才能罩得住场子;另一方面,黎协统一向人缘颇好,口碑颇佳,把他抬出来,不管是军界政界还是普通老百姓,大家应该比较容易接受。

按说这不止是天上掉馅饼,这简直是祖宗坟头冒青烟了,啥活儿没干,人家送一顶大都督的帽子给你戴,你戴不戴?而黎协统的反应是一边作揖一边嘴里不住地说:"你们做点好事,莫害我,莫害我…"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咧?这黎协统心里的小九九是这样打的:你们这帮乱匪,你们犯的可是杀头的罪,你们推我做个神马都督,那朝廷把你们剿灭了,那我就是匪首,头一个被杀头的就是我黎某人…所以他死活不肯做这个都督。

而革命党要在10月11日天亮前贴出以湖北军政府都督黎元洪名义发布的安民告示以稳定民心,就让他在拟好的告示上签字,他一个劲地在那里作揖,死活不肯签,无奈革命党人只好代他签了贴出去。

黎元洪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身先士卒跑了出去,官兵就此一哄而散

以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黎元洪名义发布的告示

贴出去之后迅速引来围观,吃瓜群众惊呆了:搞了半天连黎协统也是革命党,原来你是这样的黎协统!吃惊之后是释然:既然连黎协统黎大人都当了革命党,看来这革命党还当得一下子,听说要是能搞到一块革命党的银桃子挂在身上,就算捐了革命党的顶子,抵得上一个翰林…所以告示贴出去后效果相当好,市面一片平静,看样子武昌城的老百姓对这个黎都督还是比较买账的。

回头再说战况,10月11日,听说武昌城已光复的汉口、汉阳革命党人随即分别起事,驻守汉口、汉阳的新军加起来只有一个团,起事后军中的革命党人很快控制了局面…到10月12日,汉口、汉阳也相继光复。

武昌这边,10月11日下午一时,革命党人在阅马场的湖北咨议局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红楼开会,会议宣布改国号为中华民国,宣布成立中华民国湖北军政府,会议重申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政治纲领,会议正式推举黎元洪为湖北军政府都督并宣布红楼为湖北军政府所在地。

黎元洪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身先士卒跑了出去,官兵就此一哄而散

民国之门——中华民国湖北军政府旧照

黎元洪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身先士卒跑了出去,官兵就此一哄而散

已经成为"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的红楼

黎元洪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身先士卒跑了出去,官兵就此一哄而散

红楼前的孙中山先生铜像

黎元洪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身先士卒跑了出去,官兵就此一哄而散

黎元洪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身先士卒跑了出去,官兵就此一哄而散

黎元洪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身先士卒跑了出去,官兵就此一哄而散

黎元洪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身先士卒跑了出去,官兵就此一哄而散

黎元洪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身先士卒跑了出去,官兵就此一哄而散

黎元洪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身先士卒跑了出去,官兵就此一哄而散

黎元洪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身先士卒跑了出去,官兵就此一哄而散

黎元洪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身先士卒跑了出去,官兵就此一哄而散

红楼内部陈列

而坐在红楼里的黎元洪黎都督采取的是非暴力不合作策略,他整整两天不吃不喝,一言不发,人送外号"泥菩萨"。对于他的这种消极抵抗,革命党人渐渐失去了耐心…就在此时,"泥菩萨"开口说话了,他表态道:"黎某无德无才,承蒙你们看得起,推举我做大都督,黎某受之有愧,但又却之不恭,既如此,那就试着做做看吧!既然是干革命工作,黎某脑后还留个辫子就不合适了,让人给我剪了吧!"一番表态让党人皆大欢喜,于是赶紧让人拿来剪刀,"咔嚓"一下,黎都督辫子落地…

黎都督何以有如此大的转变?一来是因为汉口、汉阳光复的消息相继传来,而各国领事表态对事件保持中立,他感觉大清这次恐怕是真的要玩完了,又进而想到当年赵匡胤在陈桥驿"黄袍加身"的典故,黎都督心动了;二来是因为他感觉革命党人已经不耐烦了,他得见好就收,no zuo no die,要是再不表态,这伙人恐怕就没那么客气了…

然而革命尚未成功,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革命也不是谈笑间,鞑虏就灰飞烟灭了,革命军很快就将迎来付出重大牺牲的41天苦战…

黎元洪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身先士卒跑了出去,官兵就此一哄而散

你在巴公房子秋夜天井里的月光中

在同兴里清晨瓦椤上的白霜里

你在昙华林斑驳的老墙上

在江汉关悠远的钟声里

你在胜利街法桐摇曳的疏影间

在岱家山碉堡累累的弹痕里

从来不需要想起

永远也不会忘记

你就在那里

从未曾远离

你就在时间的深处

在落日的余晖里

静默如谜…

亲爱的老武汉

我们来了

我们穿越时光来看你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老武汉的旧时光。

邀您探究老武汉的旧闻掌故、山川胜迹、衣冠文物、乡邦名流、里份老街、百年老店、洋楼公馆、瓦肆勾栏、商旅会馆、码头货栈…与您一起徜徉在老武汉的旧时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