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郭冬临摊上大事,惹了一亿的河南人。春节期间,郭冬临在北京春晚上的小品《取钱》,饰演一个电信诈骗的骗子,但是用的口音不是通常新闻报道中,电信诈骗重灾区——福建的口音,而是河南口音。网络上也有将河南与骗子联系在一起的地域歧视的言论,所以这一次直接惹怒河南人了,觉得郭冬临是暗指河南人是骗子。虽然小品编剧出来澄清并且道歉了,但有河南籍律师咽不下这口气,决定起诉郭冬临,要求赔偿河南人一人一元。如果起诉成功,可以预见的一个事实将是,未来的语言类节目可以取消掉了。

春节期间,各大卫视的晚会比拼,除了比明星咖位,最重要自然是比语言类节目的“笑果”了。方言梗本身就属于语言类节目当中制造包袱的一种常见方式,比如说赵本山的东北话,比如说相声节目中对各地方言的模仿。而讽刺同样是语言类节目的重要表现,通过讽刺假恶丑来褒扬真善美。如果将利用方言的讽刺认为是对操这一方言的人群的歧视,那是不是利用普通话讽刺就可以认为是对全体中国人的歧视了呢?

语言类节目最忌讳的就是这种吹毛求疵,上纲上线,像上次发生的贾玲恶搞花木兰事件,所谓的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就出来指责贾玲“伤害了国人尤其是木兰故里人民的感情”,要求贾玲及剧组公开道歉。这种人人都是审查官,处处都有高压线的创作环境,试问如何能写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开怀大笑,又有教育意义的语言类作品呢。这也是为什么网上有比较,央视春晚的语言类节目比地方春晚的语言类节目“笑果”差的原因所在,央视的审查更为严格,红线更多。

之前也有一些地域歧视的案子被法院受理,这些案例的歧视语言都是在公开场合或者网络空间发表,是非常明确的地域歧视。而这一次郭冬临小品中,只是为了包袱更好地展示,所以采用河南方言,如果这也可以被联想到歧视河南人,暗指河南人都是骗子,那么赵本山早该在东北被封杀了。他的忽悠三部曲,哪一部不是用东北话演绎的,是不是因此就可以说赵本山歧视东北人,暗指东北人都是忽悠呢?

实际上,目前的语言类节目形式,采访最多的就是北方方言,而尤以东北方言为最,这也符合目前的喜剧人才形势,一大批持东北方言的喜剧人才活跃在各大综艺场合,即便不是东北人,简单易学的东北话同样也成为一些喜剧艺人的标签。郭冬临的小品之所以没有采用生活中常见的福建口音来演绎电信诈骗骗子,原因就在于目前北方语言文化对南方语言文化的全面压制,特别是中央电视台,这一国家级电视台为首,完全可以称之为中央北方文化电视台。

以春晚的收视率从北往南逐步下降也可以看出,北方文化为主的央视春晚,三十多年来从未越过扬子江。而这种对南方文化的忽视和歧视已经根深蒂固,甚至影响到了南方本身,比如朱军曾在一次春晚节目中说:除夕哪家不吃饺子啊?在南方除夕不吃饺子非常正常,吃饺子反而不正常,还有央视腊月开始宣传的过年风俗,基本都是北方的,在小年时间上,北方以腊月二十三为主,而南方有腊月二十四,也有除夕前一天的说法,这些在电视上很少出现。

我相信,郭冬临如果用福建口音来演那个骗子,福建人绝对不会认为是暗指整个福建都是骗子,而只是提醒大家注意防范网络诈骗,要多从整体的节目中看到节目的意义,而不是从某一处来联想,构陷以及指责。可惜南方方言早早在节目设计之初就被淘汰了,从整个语言类节目中,南方方言就已经被歧视了,听不懂,没效果。

南方文化在电视上得不到体现,最终的结果自然是收视率在南方得不到体现,这是南方人用遥控器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河南人同样可以如此,如果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完全可以拒绝看以河南方言为主的语言类讽刺节目。完全没必要用法律惩戒,让喜剧人人人自危,不知所措,以后节目中用方言讽刺,有人觉得被冒犯就上法院,那还能有好看的语言节目了吗。最后也用郭冬临小品中的一句话送给这位起诉的河南籍律师:心里能不能阳光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