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腊月廿四是南方小年,四九第五天,正是北方天寒地冻的时节。上周去火车站,把提前放假的老婆和闺女送去温暖的南方姥爷家,在月台与车窗内老婆孩子挥手告别,看着远去的列车,心中就在开始打算,难得的无牵无挂,抓紧去钓一次鱼!

看着手机群里喜欢冰钓的大神们,只能羡慕不敢仿效,怕冷。小时候冰钓过两次,全冻病了。向钓友“海顿大爷”咨询了一下推荐的大棚,上网查看了一下后,决定去通州的松海垂钓园试试。头天晚上准备渔具发现没有腥味的饵料了,找出一包夏天剩下的红虫鲫颗粒,用擀面杖碾碎带着用吧。

天寒地冻之大棚初钓

早上起来,自己煮了馄饨吃,想着中午可能要在大棚吃盒饭,带上一罐可乐吧。开车来到通州的松海大棚,本以为这么冷的天儿,不会有很多人吧,结果我低估了广大钓友的热情,都快没停车位置了。赶紧提着东西进去,向老板打听好位置,冒着大棚顶上滴答落下如雨般的凝结水,找到仅剩的一处干燥的位置,开饵调漂,开始玩耍。

天寒地冻之大棚初钓


大棚冬钓对我来说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不了解行市,本想带老妈来一起玩玩,又怕把她冻病,也不知道这里的鱼喜爱什么口味,只好试探着来,我跟棚老板说我只有纯香的饵,想买一包红虫粉,老板说纯香的没问题,先玩着不行再说。我把昨天自制碾碎的红虫颗粒加进去,试了两竿,还真行,开竿鱼就是一尾小鲤鱼,大概不到一斤,本以为都是小鱼就没安装抄网,提心吊胆地提了上来,赶紧安装好抄网,但后面的就都是小鲫鱼了,偶尔会有一条小些的鲤鱼,直到结束都没用上。

天寒地冻之大棚初钓


虽是大晴天,大棚里也是够冷,水冰冷刺骨,握着鱼的身体感觉像是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鼻孔呼吸的哈气总是当着眼镜看漂,所以漂快要有动作的关键时刻总是要摒住呼吸,倒也增加了几分紧张气氛,哈哈。

天寒地冻之大棚初钓


中午吃的盒饭真难吃,凑合填饱肚子,休息一会儿,一边喝可乐一边看旁边池子的兄弟们玩路亚钓鲈鱼。下午继续战斗,有一阵鱼口不太好,后来又好了些。三点钟,趁着田还没黑,赶紧结束战斗吧,上午33尾,下午43尾,最后的两竿有意思,一竿是条红色的,一竿是双飞,就当是个好兆头吧!收拾好东西,开车回家,正赶上老妈给包饺子,嘿!冻了一天,立刻就暖和了。没带老妈去钓鱼就对了,要不非冻病不可。小时候妈妈经常带我去捞鱼玩,一直想着也带她去钓鱼玩玩呢。这几年她又天天帮我接孩子操劳,好容易这几天孩子不在身边,找天下班带老妈去看场电影吧!就这么定了!

天寒地冻之大棚初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