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时候,左宗棠感叹道:如果我老早就发现这个武器,谁还敢嚣张

[朝鲜人与弓箭]

朝鲜人喜欢射箭是是有历史可追溯的。古代的中国一般喜欢把地盘四边的百姓们称作:东夷、西戎、北狄、南蛮。朝鲜半岛所在的地方正是处于东夷的较大范畴内,而这个“夷”字在我们古汉语里的解释就是一个人持着一把弓。

在《后汉书》关于朝鲜的描写中,就写到过檀弓出于朝鲜这边儿。而在明代住中的朝鲜人在朝鲜家的史书上曾描写记载过:高丽王与倭寇对战的时候,有一次,他一个人在150多米外,张弓杀敌,可以说朝鲜人对于弓箭的热爱,并不是空穴来风。清朝时候,左宗棠感叹道:如果我老早就发现这个武器,谁还敢嚣张

朝鲜的弓箭不同于邻国中国,更不同日本,他们的角弓弹性韧度好,射程远,而片箭自身设计的短小、轻巧,能够飞的很远。后来到朝鲜这个地方的传教士都连连称赞到说:“朝鲜人力大无比,每个人都会使用弓箭,他们的弓箭跟土耳其那边的弓箭来说有异曲同工之妙,不仅精简短小,而且携带方便”

到了朝鲜李朝的时候,由于军事技术不够强大、通讯也不太畅通,国家中很少有大型炮火器具,有极少部分的,也都是从明朝早期的时候传过来的老式火铳,就这老式火炮也没几个士兵愿意使用,笨重玩起来没意思,相比之下,士兵们还是更喜欢使用弓箭。连朝鲜的贵族,都乐意把弓箭的使用当作德兴修养、娱乐手段。清朝时候,左宗棠感叹道:如果我老早就发现这个武器,谁还敢嚣张

但其实,朝鲜除了弓箭之外,也有很新式的武器,比如鸟铳。早在日本侵略朝鲜的三年前,马岛主宗义曾向朝鲜献过两只孔雀,当然除了这两只孔雀外,还送了两支鸟铳,后来当时的国王李昖把两只孔雀放归大自然了,把那两支鸟铳放到了自家的兵器库里了,根本没想使用。

直到到了战场上,朝鲜人才能看到自己真正的实力,他们早已经被时代给抛弃了。日本军方没个人普遍装备鸟铳,不仅比弓箭射的远,而且杀伤力更大,明军大量的他们闻所未闻的火炮就更不用去提了。朝鲜的军事家们悲哀道:“我们国家打仗的时候靠的是弓箭,而没有练过其他可以搬到战场上、实战可操作性高的技术”清朝时候,左宗棠感叹道:如果我老早就发现这个武器,谁还敢嚣张

[日本人与鸟铳]

相比朝鲜,日本最强的就是我们之前说的鸟铳,日本人管它叫做火绳枪或叫铁炮。

日本高仿自葡萄牙的鸟铳,仿的质量还是相当到位的,朝鲜柳成龙曾经在自己书里描述道,他们国家军方的弓箭普通人发射数十步就坠入地面,而日本军方的鸟铳能够在很远的地方进行射击,近距离能够一下射穿三到四个人,在日本攻打平壤的时候,鸟铳的弹火在平壤的城下漫天飞舞,在城下发射的子弹,竟然能够穿透城墙里面,射进到城中,射入城楼的柱子数寸,当然这个数字现在来看是值得怀疑的。

由于侵略朝鲜的日军中骑兵的数量非常少,基本上都是步兵,而每军配置的,都是以拥有鸟铳的人作为主力,这种主力占了整个军队将近三分之一,而且由于当时日本的军事家织田信开创的三段射击普遍在军中得到普及,日本的设计能够保证火力足够集中密集、稳定度 、射击准度较高。优质的鸟铳加上训练有素的军队战术,让日本有了很强大战斗力。清朝时候,左宗棠感叹道:如果我老早就发现这个武器,谁还敢嚣张

[中国人与大炮]

明军最让人闻风丧胆的是大炮。

说起明朝中期以后的火器,可以说是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都让外国的军队吃不过不少苦。也让后世人震惊无数:我们原来明朝中后期,这么强大过!早在永乐年间,我们国家就配备了2万5000人神机营,每个士兵基本都能装备火器,这个神机营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没有之一的火器部队。

到了万历年间,明朝军队装备的品种更是多的不能再多:大炮、军炮、神炮、虎蹲炮、灭虏炮、快枪、三里眼、千里铳,在朝鲜的战场上,明朝发挥最大作用的也是炮,不仅杀伤力巨大,而且是攻城利器,最特别的是,明朝当时基本上把炮装配的是在一辆马车上,也就是说移动性战斗也毫不惧色。清朝时候,左宗棠感叹道:如果我老早就发现这个武器,谁还敢嚣张

朝鲜大臣李德馨就这么评价过中国大炮(翻译):“倭寇(日本)们的火器声音,虽然密集集中,但是声音太散乱,而天兵(明军)的火炮发射的声音和威力如同山崩地裂之势,我不可能仅仅用语言就能修饰的非常到位,如果是我们军方的武器,就是你光听见声音,就觉得这场战争,应该不战都可以胜利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到了清朝的时候,左宗棠看见了陕西开采出来的数百枚明代炮火会感叹道:“火器传入到中国已经三百来年了啊,假如当时有人能够留意到这个地方,我们还至于变成被岛国在海上所欺负的地步,早发现了数十年,谁敢来要挟我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第一:东夷是指古代居住在山东及江苏安徽一带的东方民族,与朝鲜无关。

第二:就是现在的大口径步枪也不可能射穿城墙,更不用说是日本的鸟铳了,充其量也就是射穿城楼的窗户罢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