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曾亲自签署命令授予他“战斗英雄”,他为国流尽最后一滴血

赵怡忠:为祖国流尽最后一滴血

■陈 波

人物小传:赵怡忠,男,湖北鄂州人,中共党员,生前为21集团军铁锤子团9连副连长。1960年9月出生,18岁应征入伍,19岁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并荣立三等功。198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886年10月,在云南老山防御作战任务中,他担任主攻突击队长,当月19日,他在战斗中三负重伤,双臂被炸断,但他坚持战斗,继续指挥,击毙越军40余名,最终壮烈牺牲。次年5月12日,由邓小平同志亲自签发命令,中央军委授予他“战斗英雄”称号,并追记一等功。同年,湖北省委、省政府、省军区作出在全省开展向赵怡忠同志学习的决定。

早想为三爷爷赵怡忠写篇小文,却迟迟不肯下笔。可能是怕自己不甚精彩的文字,难以展现他老人家的爱国情怀,亦或是以为先烈用生命和鲜血铸就的那铁一般的事实不必多说。去年年底,我国再陷地区纷争,有人曾质疑我们捍卫河山、抵御外悔的决心与能力。今天,我想借老一辈的事迹,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值新年之际,我将他的故事讲给大家。谨此献给我的家人、我心中的英雄——赵怡忠。

我的三爷爷是英雄

38年前,鄂州梁子湖畔,赵怡忠伏案窗前,手中紧握着刚领到的入伍通知书。一个月前,他从报纸上看到越军在我边境点燃战火,不断挑起事端,入侵我多处领土,他义愤填膺,立志参军报国。

30年来,三爷爷一直是全家人的骄傲。当我知道他曾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我不由自主产生一种无限的敬佩,总觉得这就是我身边的真正的英雄。受他的影响,家族中多人相继参军入伍,报效祖国。我和三哥更以考中军校为目标,日夜为这一梦想而奋斗着。三哥刚从武警学院毕业,成为了一名边防军官。

3年前,梁子湖畔依旧,三哥如愿穿上一身崭新的军装,我也成为光荣的共和国海军战士。窗外湖水浅吟低唱,爷爷苍老铿锵的话音在我俩耳畔久久回荡:应征入伍了,就是部队的儿子,要为家乡争光,为部队争光,听党的话,千万不要做辱没党的事情……

三爷爷牺牲后,时任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亲自签署命令,授予他——云南边防某部九连副连长赵怡忠烈士“战斗英雄”称号,并追记一等功。那时家徒四壁,自我记事起,令我印象深刻的两件事,第一件便是徐向前元帅题的字:“赵怡忠烈士永垂不朽”。另一件是每年节假日,都有很多他生前所在部队的战友来到家中,拜谒他的“衣冠冢”(三爷爷牺牲时被敌人的“空爆弹”击中的遗体无法找到)。每当解放军叔叔问我,我都会借用三爷爷生前最爱的一句话:一人辛苦万人甜,一家不圆万家圆。

他四次负伤不下火线35分钟歼灭高地全部敌军

从小勤奋好学的三爷爷赵怡忠,曾因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表现英勇,被选拔到军校深造,毕业后,任团部侦查参谋。

1985年,越军再度骚扰中国南疆,为报效祖国,他一再向组织递交请战书,要求随部赴滇。为能挑到重担,已被调往团机关任参谋的三爷爷,原本可以不用在一线前线的他找到首长软磨硬泡。终于,团党委任其为某阵地长、九连副连长。1986年7月30日的夺标大会上,他以自己搞过多年侦查工作,曾经过实战考验,并有了接班人(儿子)为理由,夺得主攻突击群长头衔。

10月19日,战斗打响了,赵怡忠带领潜伏在越军阵地前沿的20多名突击队员,猛虎般冲向越军侵占的珠峰阵地,仅用3分钟,突破敌前沿。被打的晕头转向的越军清醒过来后,立即以密集的炮火阻击,他被一块弹片切断左臂,鲜血染红了他的半个身子。

待他被炮声震醒后,发现三号洞的越军还在顽抗,他右手握住冲锋枪还击,但无济于事,遂独臂架起炸药包,爬到洞侧,单手将炸药包塞进洞口,越军迅速推了出来,他不顾一切扑上前,再次将冒烟的炸药包顶进去,随着一声巨响,洞内枪哑人亡。后续部队上来,见其胳膊处骨肉模糊,要为他包扎,他命令道:“不要管我,赶快围剿四号洞!”随后,一颗炮弹又落到他们身边,他迅即按倒身旁得战士,自己的右腿却被炸成重伤。

通讯员冲上去,强行背他后撤,他吼道:“放下!我是群长,不能离开!”然而,他拖着断臂残腿,向四号挪动,呐喊指挥,身后留下一条20多米远的血印……经过猛烈攻击,四号洞的越军开始外逃,他打完子弹后,举起最后一枚手榴弹,准备向逃敌投去。不料,右臂敌人的高射机枪子弹射中,他再次躺在血泊中。

经过35分钟的激战,高地上的越军全部被消灭。当两名战士要抬他下阵地时,他苏醒过来,声音微弱的说:“快去抬别的伤员,我最后撤。”当他最后被抬着往回撤时,又被敌人的“空爆弹”击中,永远地倒在了阵地上。

他为祖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1986年,10月19日,对大多数人来讲,是在普通不过的一天。但历史不会忘记:这一天,年仅26岁的共和国军官赵怡忠血洒八里河东山脚下。万里之外的鄂州老家,留下一个刚出生一个月、还未谋面的小叔,以及身患癌症、瘫痪在床的太爷爷。

赵怡忠,一个普普通通的名字,一个普普通通的基层指挥员,当祖国需要的时候他却义无反顾的奉献出自己的生命。

38年前,他带着突击队从阵地间跨出,勇敢地冲向敌人,在他的双臂被炸断的情况下,靠双腿的力量支撑身体向前爬行仍然坚持指挥战斗,直到在敌人的阵地上为祖国流尽最后一滴血。

38年悠悠岁月,恍然如梦,飘然而过,跨越了漫长的时空,但记忆却是永恒,留给我们无尽的思念和痛苦的回忆。

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会想起上世纪80年代那些“最可爱的人”,他们曾经用生命和鲜血保卫过我们伟大的祖国。

感谢他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