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师门诊部待了舒服的两个月,突然有一天上午,我的老部队,团卫生队来了一个班长,说要带我回去。我当时都懵了,原来门诊部的领导直接打电话,让我们实习男兵的原单位来领人,说是实习期到了,都让回自己的团卫生队,这也太突然了吧。我没有办法,只好找管理库房的志愿兵班长领取自己的个人物品。志愿兵班长也很吃惊,他本来十分看好我,想让我留在门诊部,但是上级命令不可违背。他还一个劲的埋怨我,怎么不找关系留下,我本身十分抗拒找关系走人情这一套,其实也没啥关系可找,只能苦涩的笑笑。上午是来不及了,中午吃完放,我让团里的班长先去休息室等我,我去收拾一下个人物品。

我们卫训队的女兵都挺漂亮,特别是有一个更漂亮。我们平时说话不多,但我感觉彼此都有好感,这一点连身边的战友都看出了倪端,经常调侃我们。我在收拾物品时,她来到我的宿舍,其他战友都不在,她就坐在我的床上,和我挨得很近。我们俩一起看我从家里带来的照片,感觉很是不舍。我知道她对我的感觉,心里却十分矛盾。一方面喜欢和她在一起,但另一方面因为心里已经有一个人了,又不行违背自己的内心,就不敢过于表露自己的情绪,不愿对不起心里的另一个她,就一直维持着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关于我心中的她,可以看我的另一篇帖子《我想对你说》 [铁血社区][原创]我想对你说http://bbs.tiexue.net/post_6998015_1.html)。当时,时间就在我俩这种微妙的感觉中流过,结果好景不长,团班长来找我了,我匆匆收拾我个人物品,随他走出了门诊部的大楼,走向了汽车站,走向了那个在山沟里的团卫生队。

汽车跑了三个小时,到团卫生队了,我一看,呦,老地方啊。还记得我的第一个老连队吗——特务连,特务连在团部大院里面,而卫生队就在大门外,距离团部三百米。到了卫生队一看,两个月前分开的一个团的卫训队战友,都在卫生队实习呢。吃过晚饭,见到卫训队战友的兴奋劲就在寒冷的气温中磨没了。这里真tm冷,门诊部有大楼有暖气,这里就一个大院几排平房,宿舍里连炉子都没有,我一个秋衣,一件家里带来的毛衣,一件部队的绒衣加身,都冻的只打哆嗦。也可能是我适应了暖气,稍微冷点就受不了了。结果,没两天,我的手就冻了,这一冻,就开启了我的动手生涯。一连几年,甚至刚刚复员回家的头几年,一到冬天就冻手,还特别厉害,一开始手肿,后来发红发青,一握拳,手上就裂口子,伤口往外渗组织液,不是血水,是透明的液体,又疼又酸。

到卫生队的第一天,吃完晚饭,老兵和军医都去看电视了,我和他们不熟悉就在宿舍整理自己的床铺。听卫生队的班长说,因为我们实习的兵多,军床不够,我们睡得都是病床,还说我们睡的床每一个上面都死过人。我听了没什么感觉,我连尸体都摸过了,还怕这个?正在整理时,一个卫训队战友回来了,说前面的老兵在议论我,说我肯定是因为犯错误,被门诊部退回来的,不让为什么都留在门诊部了,怎么说回来就回来了?还说,看我头发那么长,军容风纪不合格,一看就是吊兵。我听了很委屈,其实我在门诊部干的还不错,只是门诊部今年突然决定不留男兵了,头发长是因为那里都留这么长啊。其实在地方上一点都不算长,也就两指厚,但部队的规定是不能超过一指后,确实有点长了。第二天我就去把头发理了,让你们再说我。

日子就在一天天的实习中度过,我心里一直不适应,从一个那么舒服的门诊部,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卫生队,心里非常失落。不止我,和我一起从门诊部回去的,另一个团卫生队的战友给我来信,也在信中表达出了强烈的悲观,什么不适应啊,什么不想干了等等。正应了那句老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不过我还是保持原来的作风,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因为我比其他战友晚来两个月,卫生队排班时没有我,后来我来了,不知是疏忽还是怎样,还是没有排我,我没有轮流实习科室,索性就一直待在工作最多的门诊病房。每天清晨出完操,我都去门诊病房打扫卫生,因为生炉子,我每天下午都把明天的煤准备好。平时就自己练习打吊瓶的技术,到后来,战友们打不上的吊针,都叫我。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让我突然发现,原来我已经悄悄让老兵们认可了我。

部队每年在新兵入伍前都会举行老兵集训,叫做班长骨干集训。卫生队大部分班长都去了,门诊负责的班长也要去。他们去之前,卫生队的一个志愿兵班长把我们新兵集中到一起,宣布队里的决定,决定要让我负责门诊,还要其他战友都听我的。有没有搞错,我还是个新兵,其他战友和我同年兵,他们会服气吗?我回头看看了战友们,只见他们一脸平静,没有吃惊的表情。看来他们早就知道了,可能他们的实习班长已经给他们说明了。说不定,这个结果就是大家推荐的结果。

通过这件事,我了解了部队的一面。你工作做事情,自以为没有人监督,可大家都看在眼里,嘴上不说,并不代表眼睛看不到。踏踏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工作,到哪里都亏不了你。我又一次深刻理解了“少说话多干活”这一部队的“至理名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