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账号密码忘记了,就没有接着写,好容易想起来,准备继续写呢,一看,好家伙,两年没有更新了,惭愧。接着往下写。

说到我新兵连下连十天左右就去卫生员集训了,继续。卫训队整天就是学习,学习的内容主要是针对战场情况,除了一下基本理论,就是战场救护,骨折、止血、包扎。卫生员的作用就是在战场上根据情况,判断是就地处理还是紧急后运,在最短的时间内,基本处理好战士伤口,为救治伤员赢得时间。说到着,不知大家看没看美国电影《血战钢锯岭》,我没有看,看简介也是关于战地救护的。不过男主不喜欢枪,我们可不同,毕竟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救治更多受伤战友不是?

说到枪,我想起新兵连了,我当时配发的是八一杠一式自动步枪。战士要熟悉自己的第二生命,班长教我们分解枪械。我非常喜欢抢,学习的非常认真。闭着眼睛就能把枪分解结合,分解加结合最快一分多钟。新兵连没有超过我的。当然,是提前把标尺打到“0”。我真的就是天生的枪手,在第四年还参加的特级射手考核,在四百米距离上,用八一式十发单发射击胸环靶,上靶五发合格。当时瞄准时,有侧风,我最后的瞄准的位置是靶心一侧两个半靶位,距离靶心将近一米。四百米,胸环靶用肉眼几乎看不到,真的全凭感觉了。当过兵的战友都知道,准星和缺口偏差一毫米,一百米外就偏差三十六厘米,真的不好打。还好我通过了,正沾沾自喜,自以为是狙击手了,一考官发话了“狙击手是从你们通过的中间再选拔,比你们还厉害”。我们海防部队不配狙击手,所以就没有再进一步。其实,我有自知,我不是那块料,有轻度近视,绝对和狙击无缘。

又扯远了。卫训队主要就是学习,训练强度不大,平时就出出公差。但我们和城市里一个卫校是共建单位,经常去学校学习一下。那个卫校挺大的,三、四千的学生,就几百男生,其余全是女生。学校和我们营房不远,一般都走着去。记得第一次去,我们排着整齐的队伍刚进校园,整个教学楼就传来排山倒海的小姑娘的呼喊“兵哥哥~~~”,吓了我一条,感觉脸都发烫。区队长赶紧带我们钻进了教室,算是狼狈逃窜了。当时我还在想,现在的小姑娘真不得了。好容易学习完,赶紧撤。在回去的路上,路过一幼儿园,一群小朋友看见我们了,用稚嫩的生意喊“解放军阿姨好!”,感情只看见女兵了。我们正满满的温馨,女兵班长一句话就把我们男兵放倒了“你们是哥哥,我们是阿姨,快,喊阿姨”,连平时威严的区队长都吭哧吭哧的说不出话来。

后来,去学校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学生们的崇拜。我第一次看见“大体老师”也是在那个时候。“大体老师”就是尸体标本,学校老师教给我们叫法的,让我们一定要尊重。尸体在一间房子里,刚刚进去,全是刺鼻的福尔马林味,不过一会就闻不到了,就是非常刺眼。三张床,三位“大体老师”,旁边一个水池,里面泡着身体器官,最可恶,水还是红的,好像血水。三位“老师”两男一女,其中一位后脑一个小洞,前面半个脸都没有了。我分析是被执行枪决的犯人,这明显是子弹从后面进前面出的效果。学校老师讲的很认真,我们第一次看见尸体的学兵,听得战战兢兢,不过是碍于军人身份,故作镇定罢了。三位“老师”都没有皮肤,真的是“原形毕露”,学校老师来让我们触摸肌肉和血管。那种感觉我是忘不了。好容易下课了,回营房的路上,我感觉腿都发软,恶心想吐。不知炊事班长是不是故意的,中午竟然有红烧肉,那个色泽和视觉感官都非常接近。平时都抢的肉,基本都没人动,当然也有没心没肺的真汉子。

共建单位吗,所以学校军训就由我们承担。卫训队挑出二十人,带二十个班,当然有我。都是年轻小伙,对方又是崇拜军人的潮气蓬勃的小姑娘,就怕出问题。领导三令五申严禁告知学生姓名,不准私自聊天,纠正动作对女生不能有身体接触,反正我做的很好。分班时,我带的班全是女生,班主任看错了我的名字,一直叫我“孔教官”,我也将错就错。直到最后会操时,我班拿了第一名,同学们一起喊“谢谢**教官”,坏了,她们知道我的名字了。原来,我示范叠被子时,她们偷看了我武装带上的名字。咋办,区队长不会批评我吧。当时为了保持队列整齐,我从60人中挑出了走的比较好的30人,虽然第一名,但看到在场地边剩下的30人眼中落寞的眼神,心里不是滋味。我当时是卫训队三班副,二班副也去军训了。但他让全班同学都上场了,说是一起努力了,也要一起迎接挑战。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所以第二次军训,我也让全班都上了。虽然没拿第一,但看到全体同学兴奋的眼神,我觉得挺值。带兵之道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的学会的,为我以后的工作打下了基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