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中最讨不到好的人,散尽家财笼络人心,最终才坐第十把交椅

美元挣不挣 收藏 10 12609
导读:有些人出身差不多,最后结局天差地别,有些人出身天差地别,最后结局却相差无几甚至和出身完全倒转了过来,让人唏嘘感叹。像宋江和柴进,前者出身一般,后者是过时的皇亲国戚,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嘛。 这两个人都喜欢出资帮助别人,甚至有散尽家财的趋势,但是前者自己也没有什么财产,能帮别人的少之又少,可是他偏偏得到了“及时雨”的称号,还混的风生水起,坐了梁山的头把交椅,后者就默默无闻,费了不少家财也没能笼络住几个人才,最终在梁山当了个小头目,这是为什么呢? 首先来说,柴进在气量上输给了宋江。

有些人出身差不多,最后结局天差地别,有些人出身天差地别,最后结局却相差无几甚至和出身完全倒转了过来,让人唏嘘感叹。像宋江和柴进,前者出身一般,后者是过时的皇亲国戚,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嘛。

这两个人都喜欢出资帮助别人,甚至有散尽家财的趋势,但是前者自己也没有什么财产,能帮别人的少之又少,可是他偏偏得到了“及时雨”的称号,还混的风生水起,坐了梁山的头把交椅,后者就默默无闻,费了不少家财也没能笼络住几个人才,最终在梁山当了个小头目,这是为什么呢?

水浒中最讨不到好的人,散尽家财笼络人心,最终才坐第十把交椅首先来说,柴进在气量上输给了宋江。

宋江杀人之后逃到了柴大官人的庄子上,后者也没有怠慢他,好酒好肉的招待着,酒过三巡,宋江喝得差不多了,就去外面散步解酒,要不说机缘来了挡都挡不住呢,就这一散步,遇见了他日后的强大助力之一——武松。

他喝得醉醺醺的,也看不清路,就是凭着模糊的影像跌跌撞撞的走,不巧,他踩在了一把火锨的柄手上,锨里乘着的炭火一下子被扬了出来,落在了一个汉子的脸上,这个汉子就是武松。武松恼羞成怒,刚要挥拳打他就被旁边的庄客组织了,还听见说这是柴大官人最看重的宾客,庄客不提这个还好,一提武松更生气了,说自己初来时也是“最看重的宾客”,可是庄上主人听别人搬弄是非远离了武松,让他备受冷落。

从这里我们就看出柴进的不足了,先不说他偏听偏信,人家投奔你来了,就算再怎么不喜,也不能冷落人家啊,耳根子这般软怎么堪当大任呢?难怪最后是宋江当了老大。

水浒中最讨不到好的人,散尽家财笼络人心,最终才坐第十把交椅从另一个角度看,庄客随意搬弄是非还告诉自己的主人,首先就要数柴进一个治下不严的罪,一个庄子的仆人都管不好,就算他当了梁山的老大恐怕也坐不稳那把椅子。

其次,柴进并不懂得人情往来,在笼络人心的招数上不止是棋差一招。再拿武松来说吧,他正值英雄气短的时候,处境落魄,这让曾经高傲的人内心肯定有着失落和无奈,这个时候如果有人给予他需要的温情关怀,武松一定将那人视为平生至交知己,可是柴进呢?他只是资助武松了一点金银钱财,甚至听信小人谗言冷落他,这让武松如何信任、敬重他?

反观宋江,在武松离去时,他拉着人家的手久久不放,男子汉甚至泪眼婆娑,送了一程又一程,二人真有什么深情厚谊么?我看不见得。武松推辞不让他送,他推却不肯一直相送,最后在一个小酒店旁与其结为兄弟,成功的笼络到了一个英雄。高傲的内心和残酷的现实有着云泥之别,有几个人人能受得了,这个时候心灵上的安慰是最重要的而不是物质上的赞助。

水浒中最讨不到好的人,散尽家财笼络人心,最终才坐第十把交椅再说了,但凡是英雄又有几人注重这黄白之物,对于他们来说风餐露宿根本不是事儿,顺应自己的内心潇洒侠义才是最重要的,可见柴进并不懂得自己费心帮助的人需要的到底是什么,又怎能要求别人用心偿还呢?

在武松失意落魄时,柴进施以小恩小惠,宋江却给了他一份最起码看上去是真诚无比的英雄相惜的情谊,比较之下,哪个人的礼物更重?

可能我们不能说柴进是气量小,在我看来,他这样对待武松的原因更有可能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怎么笼络人心。作为一个已经过时的前朝皇室,他并不受人待见,但是他内心肯定有着自己的骄傲,在他看来,他肯出钱帮一个落魄的人就已经是开了大恩了,怎么还会像宋江一样上演一出“十八相送”呢?所以他的失败是注定的了。

水浒中最讨不到好的人,散尽家财笼络人心,最终才坐第十把交椅柴进此人不识时务,甚至还有点狂妄。在自己家的东西被强占的时候,他喊出了自己是“龙子龙孙”的话,要知道天下早就改朝换代了,谁还会认一个前朝的“龙子龙孙”?要是能够识时务,认识到大势已去且不这么狂妄的话,这事情还是很好解决的,可他偏偏要逞一时的口舌之快,最终锒铛入狱,被救下来之后委委屈屈的成了梁山的第十把交椅。

所谓因果,就是有因才有果,柴进散尽家财却没有笼络住几个心腹让人感慨,他“不可活”的原因让我们无语,他的下场又让我们唏嘘。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