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余玄飞,男,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2014届毕业生。毕业即参军入伍,成为太原卫星发射中心的火箭加注兵,先进事迹被多家媒体报道。

2015年9月20日,中国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六号,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首飞成功,余玄飞做出了贡献。

2016年2月,余玄飞被确诊为结肠腺癌。5月术后复发。10月病逝于太原。

余玄飞父亲手书全文(略删节):

真情与愤怒,犹如将要决堤的洪水——对北京大学优秀学子、太原卫星发射中心优秀士兵余玄飞身后事的感慨。

2016年12月23日,是我儿子余玄飞的24周岁生日,也是他被逝世的第76天。这段时间,我选择了隐忍与理智。

在今天这个时间节点上,我悲伤而无奈地做出了另外的抉择……

2016年10月9日,北京大学优秀学子、太原卫星发射中心优秀余玄飞因患结肠癌带着深深的不舍和无尽的眷恋,无奈地别离了尘世。

消息传出,余玄飞的先进事迹受到了国内众多媒体的广泛关注,新浪、网易、凤凰、环球、中国网、*****、今日头条等几十家知名网站相继转载传播(报道内容详见《祖国啊!我以生命报答您》)。一石激起千层浪,他的先进事迹,深深地感动了千千万万的民众,纷纷为他点赞。

消息传出,真情与感动犹如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一次次让余玄飞的家人泪流成河。

一名名为“为你贺彩”的网友评论到:“玄铁本是天上物,飞来人间为民图。走遍山河无所惧,好男刚成埋忠骨!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苍桑睹。有缘襄城得相见,十五年前曾师徒。闻罢噩耗衫袖湿,愿作幽兰遍山谷……”这一评论得到近500名网友的推荐。

还有一位名为“失眠的幸福”网友这样发声: “战友!一路走好,下辈子!我还在军营等你!!我们还要做兄弟!!!”另外一位战友赋诗曰: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未及同君饮,千里祭英魂。黄泉路艰险,阴阳共患难。来世关山会,披甲再报国。

一位山西太原的网友写道:“玄飞,为你骄傲,为你惋惜,我们山西太原人为你送行!这里曾留下了你闪 光的足迹,留下了你痛苦的身影。玄飞,请一路走好!山西风景独好,我们虔诚地为你照亮前行的路!……”

11月5日,余玄飞的爸爸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来电自我介绍道:“叔叔,我是余玄飞的战友,听到噩耗十分震惊,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我们十几个战友相约想去家里看看,表达一下我们的心情。”说着说着,电话那头传出了抽泣声。电话这头,余玄飞的爸爸早已泣不成声:“……谢谢!……谢——谢——”待情绪稍作稳定,余玄飞的爸爸说:“谢谢战友们的关心和关爱,你们的深情厚谊我代表玄飞心领了,就不麻烦你们来回奔波了。”来电口气坚决地说:“不!我们一定要去!”

11月6日一大早,余爸爸的手机又急促地响起来,余爸爸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黑龙江的电话号码,他十分纳闷:黑龙江没有亲朋好友呀?!接通电话,来电首先自我介绍:“叔叔,我是玄飞的同学,叫李伟伟,上高中时,我是班长。听到噩耗,回想起我们朝夕相处的事儿,玄飞学习好,学习上没少帮助我和同学们,生活中他也是个热心肠,谁有难处也乐意帮一把。想起这儿,我晚上哭了大半天。”听到此,余爸爸泪流满面。“我今天打电话,还有一个事儿。以前,我借玄飞一些钱,想还给您。”余爸爸问:“多少钱?”“不多,几百块钱。”“几百块钱,就不用还了。以前玄飞生活比较节俭,这次就当玄飞请你吃最后一次饭吧!”“那可不行,那样儿,我会亏心一辈子的。”听到这位同学如此一说,余爸爸心想也是,没及多想就把银行卡号发给了这位同学。大约半个小时后,余爸爸的手机信息显示:跨行转入收入人民币11000元。余爸爸赶紧回电询问:“是不是转错了,说的是几百元,咋成了1万多?”电话那头肯定地答道:“不错,是我们几十同学的一点心意。”

余玄飞逝世的消息传出,北京大学的一位领导、老师悲怆感慨,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

似有话说,似无可言。

天妒英才,燕园灯息。

太原身殉,情何以堪?

愿玄飞天堂依然有梦,愿玄飞来世韶光明媚。

然而,在处理善后事宜时,余玄飞生前所在部队的有关领导的态度却让余家人非常心寒。

初次见到余家人,该部队的一位领导曾信誓旦旦地表示:“将尽最大努力使家属利益最大化。”第一次与余家人沟通善后事宜时,这位领导强调:“我说的是合理利益。”这真让人有点费解,“合理利益”还有最大和最小之分吗?难道余家人真的提出了什么不合理的要求吗?

余家人在递交给部队的《关于处理余玄飞善后事宜的几条意见》中认为,余玄飞是在部队工作期间、工作岗位上得病的,也是在部队医院治疗过程中死亡的,其所患的结肠腺癌没有家族患病史,经基因检测是由基因突变引起的,不能排除是由其在工作中长期接触辐射、有毒、有害物质致病的。且应当认定,余玄飞生前为部队做出了特殊贡献。

据此,余家人提出,余玄飞之死符合《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第九条规定的“因公牺牲”的情形之一,(其中该条例第九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因患职业病死亡的;第四项规定:在执行任务中或者在工作岗位上因病猝然死亡,或者因医疗事故死亡的;第五项规定:其他因公死亡的。)应当确认为“因公牺牲”。这样的要求过分不合理吗?

然而,这位领导仅依据推理和想象予以否定,而不是拿出权威的、科学的结论为依托。他甚至认为,余玄飞之死应以一般病故对待。

稍微对《军人抚恤优待条例》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该条例在第一章总则第一条中就阐明制定条例的指导思想:为了保障国家对军人的抚恤优待,激励军人保卫祖国、建设祖国的献身精神,加强国防和军队建设……该条例将对死亡军人的抚恤优抚自高到低大致设定为三个层级:烈士、因公牺牲、病故。病故为兜底之级,没有详尽的、专门的条款规定。

余家为抢救余玄飞垫付的十几万医疗费,至今无人再提及(部队有关领导曾承诺予以报销),而一味坚持使用“病故”之兜底条款,这能够实现“合理”吗?这样对待壮志未酬、矢志献身国防并作出突出贡献的优秀士兵、至今躺在医院太平间已76天的余玄飞,难道公平合情吗?

(完)

本文为余玄飞父亲作于2016年12月23日,余玄飞24周岁生日之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