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农村派出所工作,时常会遇到左邻右舍之间,因宅基地等日常琐事吵架而出警,发生这样的事件,肯定都是些不讲道理的人,村干部往往拿之没法,给民警的调解带来了一定的难度。最近,水阳所又遇到了一起邻里纠纷,民警费尽心思,通过四次警民联调,才将矛盾成功化解。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2016年10月29日10时许,水阳所接到魏X贤报警称:他早上起床倒尿时,被邻居魏X贵打了,望派出所出警处理。
经了解:魏X贤是个五保户,今年65岁,现所居住的房屋,是一个过世的单身汉所遗留。魏X贵和魏X贤俩人是堂兄弟,年龄上仅差五个月,接下来我便称魏X贵为大魏。由于两魏之间存在着多年的矛盾,大魏将一堆柴物放在小魏房后,小魏意见很大,大魏说这宅基地也不是你小魏的,因为此事,俩人曾发生过一场争吵。小魏每天起床倒尿,不知是否故意,便将尿倒在宅基地种殖的树根下。因紧挨着大魏家的后门和厨房,大魏的妻子认为小魏很不卫生,尿散发的气味十分难闻,直接影响到她家生活,为此事两个人经常争吵。话说当天早上,小魏上门找大魏理论,由于话不投机,俩人没说上几句就吵了起来,便相互拉扯到一起,可小魏不是大魏的对手,当时吃了点亏,于是报了警。
接警后,我和民警小杨在村干部的陪同下,立即来到了现场。心想邻居间为点小事争吵,这是常有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本想邀请村干部一道帮忙调解,谁知村干部告诉我们,两家都不讲理,而且经常吵架,根本调解不了,起初我并不相信村干部这句话。
当我们到达现场时,大魏已外出做事,于是,我们便把小魏和魏妻叫到了一起。了解到大致情况后,见双方都没有事,便对俩人进行了劝解,同时进行了批评教育,双方都答应以后不再打架。心想,就这样调解好了,正当我们民警准备离开时,小魏却拦着不让走,说他被大魏打了一个耳光,现头有点发晕。我们叫他立即到医院做个CT,就知道是否有事。看小魏十分难缠的样子,以防接外生枝,我们特意交待好小魏,看伤不能看病,反映头部被打,只能检查头部。魏妻一听便说:那我的牙齿也被他的锹把碰伤了。看来双方都不是省油的灯,我们只好答应都去检查,并告诉双方:如确实被打伤,明天一定要带上病历到派出所,我们再处理此事,要是没有问题就算了,还是不要把钱送给医院,双方听了都说:好。
回所后,一连几天,双方都没有到派出所,我们认为肯定是没事。没想到半月之后,小魏的弟弟却拿着病历和药费来到了派出所,说总共看了2600多元钱,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民警仔细一看,并非是看伤,而是治疗腰间盘突出的费用。无论民警如何解释,魏弟却说是大魏打的,而且是用膝盖跪坏的。
12月1日,我把双方叫到了村委会,和村干部一道进行二次调解。因大魏又去了单位上班,参加人只有魏妻和小魏,魏妻说她的牙齿被打坏了,总共花了2400元,我看俩人都会耍无赖,相互扯平挺好。谁知小魏并不答应,看来这场矛盾纠纷,并不向我想象中的简单,必须要大魏到场才能解决。于是我叫魏妻通知其丈夫,第二天不要到单位上班,并带上她的病历和发票到村委会。
12月2日,双方如约而至,参加人有:小魏和弟弟,大魏和妻子,两名村干部和我。当我让魏妻拿出治疗费用单时,她说一共换了12颗牙齿,并向我提供了一个牙科诊所的名片,背面写着12×200=2400元,连了发票都没有,纯粹是在糊弄人。我说魏妻:当时牙齿好好的,怎么可能伤着12个牙。魏妻说自己安的是假牙,是被小魏手中的锹把,在双方拉扯中无意中碰到了。接着我说小魏:当时报警说被打了一个耳光,为什么不看头却看腰,当时并没有说自己的腰部被打。小魏说:当时被他打蒙了,根本不知道去说了,怎么可能,心想俩人都会编,只是编的水平太低。我说腰间盘突出是一种常见的病,因久坐、长期弯腰、剧烈运动等原因长期形成的,并不是一下子打出的伤。小魏却说:当时被大魏打倒在地,大魏还骑在他的身上,第二天走路便开始疼痛。大魏只承认打了小魏一个耳光,治腰的费用死不认账。于是,我和村干部一道,单独做大魏的工作。常言道:一个巴掌拍不响,事情主要是他动手所起,至少做CT和路费的钱要付。听我这么一说,大魏说最多给400元。400元钱肯定解决不了问题,由于小魏情况比较特殊,我建议村委会想点办法,村干部当场便答应拿600元。我便满怀信心,认为这样肯定能搞定。谁知把双方叫到一起,魏弟坚决不答应,说花了2600元,只给1000元是不可能的,任凭我怎么解释,魏弟就是不答应,大家都不欢而散。
魏弟知道我很尽力,并没有听从我的劝解,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晚上特意打电话向我道歉,说第二天到派出所找我谈谈,我说可以,并在电话中劝说魏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魏弟却说他决不服这口气,要请律师打官司,再花几千元钱也无所谓,我劝魏弟:如真是打的伤,不用他打官司,我们公安机关肯定会处理他。魏弟便说:他要到宣城找一个熟悉的领导。我劝魏弟找谁都没用,现在是法制社会,不存在讲关系,我们是依法办事,绝对做到公平、公正。
第二天,我并没有等到魏弟到来,两天后,小魏却到派出所找到了我。我继续做小魏工作,他仍旧不从,说现在走路腿还疼,就是被打的。我说既然被打的,医生怎么可能检查不出来呢?小魏说老魏每天都在家练功,打沙袋,都练好几十年了,村里人都知道,不信我去问问,他用的是内功,医生根本检查不出来。我说怎么可能呢?明显是腰间盘突出引起的。小魏便扬言要到省里上访,最终他跑到了区信访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村干部得知后,对村里出现这样不讲道理的人,是满肚子苦水,我们决定再做最后一次调解。12月14日,我通知双方都来到了警民联调室,便劝解双方,看在同一家族的份上,相互间有着一定的亲情,双方都让下步,把矛盾化解。首先我仔细地计算了小魏的医药费,共计是2050元,并不是2600元,心里不禁是一阵心喜,心想钱越少,调解的难度会越小。为了便于调解,我们调解员采取单独回避法,首先做魏弟工作,我们经常处理吵嘴打架事件,即使是被打伤了,在伤势不重的情况下,大多数各付一半。说白了医院喜欢坑打架的人,知道不给报销,一入院什么都给你检查,几十元就能看好的病,让你上千的花,额外的检查费用,对方怎么可能接受。并就小魏的费用单,即使是打架造成的,便指出许多不合理的费用。魏弟说,兄弟俩都不识字,看不懂。调解员便说:看不懂,俩人能听得懂,换位思考一下,换个你同样是不会接受的。做了一上午的工作,魏弟终于松口说,看在同一家族的份上,路费和误工费都不要对方认了,要求给1800元,在调解员的一再劝说下,最后降到了1600元,对这样的兄弟俩,通过几次打交道,能讲到这个程度已很不易。接着做大魏工作,由于吵架时没人看到,即使是有人看到,也不会有人去说,我们私下让大魏说出实情,是不是骑在小魏身上了,大魏说只是用手掐住了他的颈部,有大魏这句话就好办了,小魏还真得是被他打倒了。我便批评大魏,开始为什么不说出实情,看来小魏的这次腰疼,真得与这次打架多少有着关系,如果不是这次打架,他的病肯定会拖段时间才会发作,就是因这次打架,才促进时间上的提前。我指责大魏:自己是有家有室的人,要是跟一个五保户去争斗,是不可能占到便宜的,小魏本身有病,到时就说是被打的,赖在你家中不走,看你怎么办?老老实实拿钱吧!今天一定要把事情处理好,双方签定份协议,免得夜长梦多。大魏听我这么一说,心里开始发虚了,在调解员的劝说下,大魏答应赔偿800元,另外村里再给小魏800元困难补助,一场艰难的医疗纠纷,终于得到了圆满的化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