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新加坡装甲车在香港被扣已近一个月

2016年年末,一艘船和9辆装甲车绷紧了新加坡、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之间的弦。

2016年11月23日,新加坡9辆装甲车在一艘从台湾经港的货船上被搜出,于香港被海关扣押。新加坡方面称装甲车系用于“海外军事训练”。

与台湾有关的军事训练?这不禁让人想起40年前便已存在的新加坡与台湾地区间的军训合作,那个使台湾成为新加坡最大的海外军事训练基地的“星光计划”。

如今,新加坡装甲车被查扣,将“星光计划”重新置于镁光灯下。这个与“一个中国”立场相违背的海外军训计划,究竟如何影响着三地之间的关系呢?

在隐秘中闪烁的“星光”

新加坡有着长久的海外军训变迁史。由于新加坡土地资源有限,难以满足军队训练场地及环境适应需求,把部分军事力量派驻海外训练既可使军队能够适应全球各种作战环境,还能进一步巩固与各方的外交关系。

“新加坡与台湾之间的军事合作早在蒋介石时代就已存在,公开但是低调,上世纪90年代新加坡与中国大陆建交时与北京达成了谅解。”新加坡国际问题专家李明江说。

早在1965年,新加坡领导人李光耀就向蒋经国提出请求,希望台湾帮助新加坡训练军队。1973年,双方推出“联星计划”,由台湾现役军官协助新加坡建立海空军,这也创下奇特纪录——新加坡海空军司令皆由台湾人出任。1976年,新加坡正式派出一支由步兵、炮兵和装甲兵组成的“星光部队”,定期轮流到台湾训练。上世纪80年代中期,“星光计划”达到顶峰,每年1.5万人赴台受训。

“尽管不会被敌人击垮,但是如果碰到黄蜂,给它蜇到,并不是好受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理它。”“我们应该像一只毒虾,有鲜艳的颜色来警告旁人,我们身上是有毒的。”按照李光耀的国防安全设计,新加坡建国后一边推行“黄蜂战略”、“毒虾理论”。同时,还在各股国际势力中展开“均势外交”以求自保,而“星光计划”正是重要一环。

“星光计划”对中国及两岸关系的伤害自始至终。早在1976年5月,李光耀第一次访华时,当时中国领导人就曾明确表示质疑,“新加坡与台湾发展军事联系,这同新加坡政府支持‘一个中国’的立场矛盾。”

新加坡与台湾则进一步扩展“星光计划”,除部队训练之外,双方每年定期举办“星光会议”,内容涵盖装备研发、部队训练等方方面面。2001年2月,所谓“中新协议”签订,“星光计划”全面升级,新加坡将主战坦克、霍克防空导弹等先进武器的使用人员送到台湾培训,而台湾则派出C—130运输机飞行员到新加坡受训。

这项合作颇为隐秘。直到2007年5月11日,一架F-5F战斗机在台湾坠毁,造成包括两名新加坡军人在内的4人死亡,“星光计划”才被公诸于世。

这是在摆脱“星光计划”吗?

蒋经国时期与李登辉主政前期,“星光计划”最为热络。直到2002年4月21日,台湾民进党籍民意代表蔡同荣、林进兴等人透露,由于本地民众抗争,以及训练场地所限,一直在台湾受训的新加坡“星光计划”可能转赴中国大陆。

陈水扁政府负责对外交往的主管陈唐山更是出言不逊,咒骂新加坡是“鼻屎大的国家”、“浪趴国家”。这让怒不可遏的新加坡威胁道,不仅要赶走所有台湾驻新加坡办事处官员,还要把“星光计划”转移海南岛。

美国并不希望美制武器性能参数泄露。《简氏防务周刊》稍早前报道说,新加坡曾派人前往海南岛勘探,认为条件要优于台湾,但这遭到美国极力阻挠,新加坡自然不敢挑战美国的权威。

在这一背景下,对于新加坡装甲车诡异经停厦门和香港并被查扣一事,有一种猜测悄然而生。

“倘是逆向思考,也不排除这次新加坡‘有意无意’地泄露其从台湾撤回新式装甲车的行踪,以表达将逐步结束与台湾当局合作‘星光计划’的意向。”坊间有传言称,此次装甲车在港被扣押事件“也不排除新加坡军方是使用苦肉计,故意以此方式曝光‘星光计划’,以引发国际注意和北京的反感,新加坡军队就此趁势完全退出台湾。”

上述猜测并无更多实据,但新加坡军方的确难辞其咎。仅托运过程中,军方非但没有认真审核“台湾达飞通运公司”的船期表,还任凭后者“多载货多赚钱”,经停厦门和香港;事发后,在台的新加坡“星光部队”也未及时觉察,只是将责任推给台湾的报关行。当报关行发现自身无能为力时,“星光部队”才逐级呈报新加坡国防部。

为时已晚,敏感而隐秘的“星光计划”,已演变成一次外交事件。

“平衡术”已不合时宜

“中国政府一贯坚决反对与中国建交的国家与台湾地区开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包括军事交流与合作。我们要求新加坡政府切实恪守一个中国政策。”2016年11月2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

“这也是警告其他国家不要与倾向‘台独’的台湾当局走得太近。”中国海军专家李杰说,新加坡对待南海争端和蔡英文上台的态度,影响了中国的国家利益。

多年来,“星光计划”不仅让新加坡单方面获益,台湾也可通过新加坡向日本、欧洲国家购买一些先进武器装备,包括快炮、快艇等武器。无疑,新加坡扮演着台湾与其它国家之间“军火中介”的角色。

作为开创“小国大外交”的特殊国家,新加坡一直笃行高度务实的“均势”外交战略,它最希望两岸维持现状,以便从两岸都攫取最大利益。

“新加坡虽然以华裔为主,但却是南洋诸国中最迟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香港时事评论员黄世泽认为,1990年新加坡与中国建交谈判两大课题之一,便是“星光计划”能否持续。中新建交以来,围绕“星光计划”的外交角力时有发生。

“我们不会允许任何单一事件挟持新中关系。”2016年11月29日,新加坡外长维文在出席《海峡时报》举办的论坛时却又强调,“这并非机密,形式也没有改变。新加坡不能遗忘曾协助我国建立武装部队的老朋友。”

正如专家所言,国家间力量的组合与消长,正塑造着国际格局的变化。如今,新加坡依旧坚守所谓“平衡术”,明显不合时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