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琉球不可能明天独立·但独立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琉球不可能明天独立·但独立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蔡英文上台前后,台日之间窜来窜去,蔡英文告诉日本政府她的独立方针。日本政府也对台湾垂涎三滴,安倍也多次派其胞弟到台湾活动,要把台湾往独立的方向拽。其实台湾独立的可能性一丁点都没有,实力差距摆在那里,不信蔡英文就试试自己的台独身手如何。

有道是日本想搞中国不一定能搞出名堂,自己的前院却起了火——琉球独立之火!琉球有多个倡导独立的组织在琉球公开活动,包括琉球独立党、琉球民族独立研究学会等。琉球两大报纸《琉球新报》和《冲绳时报》长期公开鼓吹琉球独立。龙谷大学经济学教授松岛泰胜去年写了本《琉球独立论》,公开宣扬独立。另一位佐藤优则长期在《琉球新报》连载鼓吹独立的文章,然后集结出版。这两位原来都是供职于日本外务省的精英。

琉球独立的火不但在琉球燃烧,不但在琉球民间发酵,也在琉球政坛酝酿,还烧到联合国的讲坛上去。去年一位琉球出生的日本国会女议员到瑞士日内瓦联合国机构诉求琉球人的权利时,就专门穿着了琉球的传统民族服装,让日本气得心发慌。去年9月22日冲绳知事翁长雄志经琉球国际活动家的安排,到联合国位于瑞士日内瓦的人权理事会总部去作了一个演讲,演讲的全文充满了对美国和日本奴役统治琉球的血泪控诉。

用翁长的话讲就是:”与其说琉球人要独立,不如说日本多次抛弃了琉球“。翁长上台担任冲绳县知事之后,一直跟安倍的中央政府对着干,以至于安倍在翁长上任几个月之内上东京求见都不予理睬。于是翁长干脆我行我素,在琉球实施不名言的独立运动。

比如,去年3月,冲绳就在华盛顿设立了冲绳县办事处,这是一个冲绳用来搞外交的据点,是琉球单独跟华盛顿打交道用的。然后去年4月和今年4月,翁长接连两次擅自访问中国,单独与中国谈经济合作事宜,而且效果都不错。

对于美日昨晚的双边首脑会晤,翁长非常失望,他讥讽安倍要保护日本国民的安全这个所谓的‘日本国民’里面恐怕是不包括冲绳人的。一个地方首长如此跟日本中央政府过不去,意味着什么?但翁长的精明之处在于他从不明言独立二字,干的却都是独立的事情。独立的经济计划、独立的外交,全都不把日本政府放在眼里。

不仅翁长带头跟安倍政府过不去,琉球的民间人士推动琉球独立的活动也很频繁。

去年10月15日,由《朝日新闻》在大阪主办了一个活动,请到琉球独立派的松岛泰胜和日本政治学者白井聪专门谈琉球独立的可能性。以下是他们对谈的内容。

松岛泰胜:“冲绳知事翁长雄志去年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演讲是提到琉球人的自决权,这个自决权在国际法上是一个重要的概念。也就是声明包括独立这个选项在内,我们琉球人自己拥有决定权”。“美军基地往边野古搬迁、鱼鹰机的配备,美日两国对冲绳人的想法完全不予理会。包括冲绳民选的议会及议会的决议这种民主方法都对美日不起任何作用,那么剩下的唯一出路就只有独立一条”。

白井聪:“翁长知事取消边野古填埋工程的批文,显示出‘全冲绳’的意志,他们坚决不要再边野古建设美军基地。然而安倍政权却对此视而不见,无动于衷。因此都理论高涨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冲绳政府不找日本政府谈,直接找美国谈是一着高棋,战术有水平”。

松岛泰胜:“独立论和独立运动至少在日本明治政府废除琉球王国,实施所谓琉球处分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琉球国王府的家臣逃亡到东京和中国清朝,并不断进行琉球复国和复兴运动。冲绳战后也一直有独立派政党活动,连续不断地推进独立运动”。

白井聪:“去年 松岛泰胜先生所写的《琉球独立论》将琉球独立从纸上谈兵和空中楼阁搬到了琉球的现实生活之中,里面有令人惊异的东西”。

据松岛泰胜分析,1972年之前在美军基地工作的琉球人有6万4千,现在则只有9千人为基地工作,冲绳县民与基地相关的收入只占冲绳人收入的5%。到今天为止,冲绳将基地所占用的土地收回之后进行商业性开发所产生的效益是元基地的几十倍。冲绳经济依靠基地吃饭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现在冲绳产业界人士要求收回基地土地的呼声也日隆。

松岛泰胜曾在只有2000人的小国帕劳和关岛的日本领事馆工作过,对小国也可以成为国家有研究。他去年调查了英国苏格兰的独立公投。他认为‘独立论’在日本也许会让日吃惊,但世界对于独立是接受的。

白井聪:“在日本,基地和核电被视为需要之物,却也是一种不祥之物。日本许多地方要废核,但也有些地方打出与核电共存标语。但是在冲绳就绝对没有人打出与基地共存这种标语的。冲绳人士被迫共存。这样的冲绳一旦独立,本土的日本人也只有自己深刻反省的份”。

那天在对谈的现场有120人,这些人提了不少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假设冲绳独立了要如何与美国、中国和日本相处?琉球将成为怎样一个国家?”

松岛泰胜的答复是:“做一个非武装中立国即可”。这一点在松岛泰胜的书中多有提及,在翁长的各种演说中也有涉及,大意是琉球可以发挥日本与亚洲各国桥梁的作用。琉球人称之为‘万国津梁’,把琉球建设成海上物流中心,成为东方的瑞士,和平中立。在琉球人的观念里钓鱼岛将成为和平的象征。

松岛泰胜对《朝日新闻》安排的那个调查表格中所谓的‘日本失去冲绳’的说法不以为然,他说:“对琉球人而言是恢复琉球人的人文属性,失去冲绳不过是日本本土国民的想法”。

琉球人一直认为美国和日本歧视琉球人,包括吧美军基地的74%放在琉球都是对琉球歧视的表现,基地的存在就意味着战争的存在,不知何时,琉球人又不得不为日本去当炮灰。这就是琉球人跟日本人对基地认识的根本不同。

6月19日,由冲绳县政府举办的控诉美军暴行和反对基地建设的群众集会将会在冲绳盛大举行,参加人数达到达到6万。这种活动无疑对琉球独立是一种推动。

今年7月24日,集结了琉球人意志的150人在冲绳西原町中央公园举行集会,成立了一个‘琉球自决权之会(筹备会)’的民间组织。该组织要动员琉球人所有力量来争取琉球人的自决权。也就是温和的换了说法的独立权利。他们准备向国际社会发出自己的声音,也要对联合国做工作,争取‘琉球自决权’,要琉球跟日本和美国的殖民统治诀别!他们的斗争方式就是争取自决独立公投。

今年10月18日又发生了日本警察在琉球高江地区建设美军直升机场现场辱骂琉球人为土人、支那人的事件。这个事件的本质是日本人对琉球人根深蒂固的歧视。翁长就发表看法说:“日本人会对琉球以外的人这样说吗”?这种日本人对琉球人的歧视行为不管日本政府多么不情愿地装出道歉的样子,说些不痛不痒的道歉话,都难以抹平琉球人心中的创痛,这种内心创痛会让琉球人跟日本人渐行渐远。

还有三天日本最高法院在没有庭上辩论的情况下会判决琉球输掉跟日本政府打的官司。这是代表琉球意志的翁长输给美日政府。对于这种情况早有预见的日本参议院议员、琉球出生的糸数慶子早就在东京外国特派员协会说过:“对冲绳县民而言,如果自己的意志如此难以实现,也难以传达给日本人,就意味着冲绳人没有任何自决权,那么往独立方向走也是一个事实”。

几年前,琉球当地的大报《琉球新报》邀请琉球名流,也包括日本本土来的学者和研究者召开了一个政治经济恳谈会。当时就涉及到了琉球独立的话题。原知事大田昌秀对此表态说:“这事必须要好好学习。我自己就在学习之中”。

《琉球新报》社的社长也在集中了琉球政界和财界名人的一次演讲中毫不犹豫地说:“从今天开始,我主张琉球独立”。

现今的琉球,一直反对日本政府在边野古和高江建设基地的‘全岛运动’也开始诉求琉球独立了,还有在联合国主张琉球人是‘原住民’的‘原住民族派’,以及2013年5月成立的[琉球民族独立综合研究学会‘等组织也开始探讨和寻求独立的道路。琉球独立论已经在琉球不再是一部分人在酒席上的闲聊,已经进入琉球财经和政界中枢里圈子的人们进行认真议论的阶段。如果再在这个问题上点火引爆,则会牵出过去’琉球处分‘以及’冲绳之战‘等的一堆问题。这就是把琉球往独立方向推的节奏。

而翁长上任两年,他从来不提独立二字,但干的事情几乎全部都是往独立方向走,日本虽然恨他恨得他咬牙切齿,却也奈何不了他。 琉球不可能明天独立,但是独立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