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血战钢锯岭》在大陆上映已经一个多星期,口碑票房都不错。梅尔.吉布森再次用他的影片带给观众一系列全新的观影体验。据说,国内放映的版本只是在引进时删减了30秒的内容,相对于两个多小时的影片来说,这已是微乎其微的小“手术”了。大段保留下来的那些高度还原的战争场面,更是让战争片的影迷大呼过瘾。可以说,在战争效果的表现上,《血战钢锯岭》又提升了很高的一个水准。

当然,这部影片的核心还是讲人的信仰问题。通过主人公多斯的成长历程,及参军入伍,一直到战场的经历,向观众讲述了一个人事如何固执地坚守着自己的信仰,并由不被人理解,到最终赢得尊重的故事。有人说多斯有点象《阿甘正传》中的阿甘,看起来有些木纳,却异常执拗和强韧,最后不仅成就了自己,还鼓舞了自己的战友。而《血战钢锯岭》更是以战争为背景,把一个励志故事讲的轰轰烈烈,激动人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说到本文主题前,先想回顾一下自己对美国电影的总体感觉。游侠自认为还是个半吊子影迷,大凡不错的电影一定会找了机会去电影院看的,尤其是战争、科幻题材的影片。特别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电影还显得异常生涩的时候,来自国外的电影着实让自己一次次的大呼过瘾的同时,惊讶于国内外电影的差距,这种差距不仅仅是电影的情节本身,还有电影技术的应用,以及电影理念的迥异。清晰的记得第一次看《生死时速》时还是看的英文原版,什么字幕都没有,自己外语仅限于能打个招呼的水平。就这么个情况下,还是连蒙带猜的把个电影看明白了,佩服自己的同时,更佩服好莱坞的导演,居然能把电影玩到这个地步。

那段时间对美国影片有着略带迷信般的崇拜,只要能搞到的片子(谁还记得录影带和VCD啊),总是会想办法弄来饱个眼福。后来国内的影院不断升级,观影的效果越来越好。象《真实的谎言》、《终结者》、《泰坦尼克号》等影片已经可以在影院里欣赏到更高质量的效果。尤其是《拯救大兵瑞恩》的推出,结合着最新的影音技术,让我知道了,电影不仅仅是看的,而是可以身临其境去感受的。随着影片制作技术的提升,到影院看电影,越来越成为一种享受。

随着看到的影片越来越多,起初也就仅仅是惊叹于进口影片的质量水准,以及其所带来的超强的体验。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看着好莱坞的影片时,不知不觉就能感受到影片中传递出的浓浓的价值说教。《生死时速》里传递着无畏与勇气;《真实的谎言》让我们珍惜家庭与爱人;《空军一号》告诉世人美国的总统都是超级牛逼的人(言下之意,这样的总统带领的国家那得多牛逼)。记忆最为深刻的是,1996年推出的《独立日》(又名《天煞地球反击战》)。故事讲的是地球被外星人的飞船攻击,开始地球一直被动挨打,最后两个科学家利用电脑病毒瘫痪了外星人母舰的防护,然后地球人一通反击,最后战胜了外星人。很老套的叙事风格,偏偏最后带领人来实施反击的又是美国总统。没错,美国总统在众目睽睽之下,亲自登上一驾战机参与作战。这还不算,因为反击的那天刚好是7月4日,这总统出击前热血澎湃的说了句:以后7月4日不仅是美国的独立日,也是人类的独立日(大意如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说实话,那一刻是被雷到了,也警醒到了。从那时候开始,每每看美国影片,总是更加在意电影中有意无意夹带的那些西方价值观的东西(当然,有些价值观应该是全人类共同的财富)。最后,不得不认同有些影评人士所说:最会给人洗脑的就是好莱坞的电影。许多人就是在喜闻乐见的影片和故事叙述中,接受了其中传递出的价值理念。然后会发现,在美国,正义是多么的坚不可摧,不仅有人类,还有种种的变异的人,包括各种“侠”都在维护着美国的价值观。灯塔国靠着好莱坞源源不断的票房,将他们所谓的普世价值润物细无声的播撒到全球。

如果仅仅如此也还罢了。偏偏与此同时,西方一些势力伙同国内一些道德尽丧、原则尽失的所谓公知沆瀣一气,对代表我们国家价值理念的英雄故事、历史人物进行一轮又一轮的抹黑、中伤。什么邱少云的事迹是假的,因为人在被火烧的时候,按照正常的生理反应根本不可能不动;飞夺泸定桥是虚构的,那没有桥板又被火烧的铁链上,怎么过的去人;雷锋的故事是假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拾那么多粪……被质疑、被抹黑的不仅有近代的英雄、事迹,就连岳飞这样代表着精忠报国的精神的古代英杰,也没有逃脱魔掌。与此相呼应的论调就是,在中国,老百姓总是被政府给洗脑。言下之意,就是让中国人否定自己,听西方的。

问题是,凭什么啊,就因为好莱坞会讲故事?可是,只是会讲故事,很多东西也会露馅的啊。尤其是今天,我们用西方质疑我们的方式与逻辑来看待西方的影视作品时,一样可以发现许多难以合理解释的地方。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些故事纯粹就是西方人编出来忽悠人的。

比如说《血战钢锯岭》,赶在首映日看了这部影片后,当即写了篇《为难公知大V的数学老师的电影》发布在陆军论坛。其中一个观点是,主人公多斯的救人故事疑点很大。按照电影里的说法,这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不是真人真事,咱也犯不着较真了),而且影片后面还选用了一些记录片的镜头,极尽可能的想表现,这是个真实的故事,真实的人,真实的精神。可是,如果我们用他们来质疑我们的眼光和态度来看,一切可能就是另一个结论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部影片核心的情节,就是多斯独自救下了75个战友的桥段。疑点也就在这里。有些疑点本来自己也拿捏不准,在这里,特别感谢“你懂的”军友在《这部R级片被日本抵制,删掉30秒却更牛逼》中提供的一些数据。

看过电影的军友们一定记得那个情景,战场在陡峭的钢锯岭上。美国大兵要进入战场得攀爬上悬挂在峭壁上的绳网,当然,那也是后撤的唯一通道,否则就只能摔下来。你懂的的文章中说直耸的高坡有400英尺(121.92米),电影里的绳网感觉没有那么高,只有差不多二十多个成年人的高度,那也要就是三四十米左右。那个峭壁,距离日军的战线差不多有400米的距离。按照电影和网上公布的数据描述,多斯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在12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救下了75名战友。

多斯的救人流程是这样的。他先要跑到战场上搜索幸存的战友,然后进行简单的战场救护后,或扛或拖或搀扶着到达悬崖边。在这里,他需要用个麻绳打出个绳结,用以捆绑固定伤病。然后就把伤病推下去,自己则用腰部和肩膀控制着麻绳放下去的速度。这样,送下去一个后,他再把绳子弄上来,然后重新回到战场上继续寻找下一个伤兵。当时,大部分的救援是在晚上进行,而美军撤离后,地表阵地都被日军控制。可以说,多斯的救援行动还要躲避日军的搜索。那么,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救援一个人10分钟能搞定吗?这10分钟包括:从撤离点开始——战场搜索伤兵——战场救护——弄到撤离点——编好绳结并绑好伤员——将伤员送下垂直高度40米(如果是121米会更恐怖)——等伤兵被救下,重新收回绳子。如果按照影片中说的,多斯还送了几个日本兵下来,那这12个小时里用于救援自己占有的实际时间又要打个折扣了。

有兴趣的可以做个试验,找个9层楼的楼顶,准备几个装有150斤重物的袋子。准备个麻绳,再在楼下找两个协助的伙伴。好了,先在楼顶跑200米(模拟在战场搜寻),然后,再背上麻袋跑150米(战场纵深400米,找到个伤员带到悬崖边,平均怎么也得这个距离)。这个时候到楼边上,用麻绳打个结,捆好麻袋,并用多斯的方法慢慢的送下去。等楼下接应的人把麻袋解开,再将绳子抽上来。不用多,这么操作五次,平均时间也就可以计算出来了……我相信,纵使体力再好的人,持续的10分钟完成这样的动作都是比较难的。也就是说,12个小时,救75人,基本上是难以实现的。

其实这么质疑,不是想否定影片的精彩,只是想说,美国人再一次是在编故事讲给全世界人听。并用这个故事告诉其它国家的人民,你看看,美国大兵的信仰多么坚不可摧,美国人的意志多么顽强……配合着故事进展的是,多斯的连长告诉他说:如果没有你(多斯),他们(其他战友)不愿意上战场。然后,就是激昂的音乐声中,美国大兵一脸斗志的再次冲上钢锯岭,在多斯精神的感召下,一举拿下之前七八次都没攻克的山头。看看吧,这个时候也没人黑什么人海战术了,美国大兵冲锋时,那一屏满满的可都是大兵们的被战火点燃的脸;这个时候也没人喷打枪不换弹匣了,整场电影下来,我反正是没看到一个换弹匣的镜头……如此看来,在对待影视作品上,如同对待英雄的问题上,美国人也是在玩双重标准的。

再次回到我们要谈的主题,《血战钢锯岭》想表现的核心理念:信仰。

在诸多影评中,出现频率最多的就是“信仰”二字。执拗的多斯因为自己的信仰(基督教),以及执着的不拿武器不杀人的念想,差点被军队开除回家。即便如此,他依然坚信,他是可以不带武器上战场的,他依然是可以在战场上发挥作用的(当医疗兵救人)。也是这种信念,支撑他在大部队撤离后,独自一人留在战场上,搜寻和救护遗落在战场的伤兵。电影用了很大的桥段描写多斯作为新兵在训练营的历程。用一句话总结就是:不管你们怎么逼我,我就是不拿枪(甚至是不碰枪);但我就是希望当个兵,我要上战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偏偏是在战争时期,一个新兵的信仰与美国军队冲撞上了,而这个新兵在众人当成另类的目光中,在战场上又做出了常人难以做到的举动,这就很具有故事性了。但游侠始终在想,这一切,真的与信仰有关吗?

本文的题目,《信仰的境界》,是几易其稿才定下的。按理说,信仰无所谓高尚与低俗,更无所谓有境界的高低。一个人只要有信仰,那就会有目标、有动力,有执念。但这种信仰如果仅仅是因为个人的某种坚持,为了不触犯自己内心的安宁,这显然就要另行考虑。比如影片中的多斯,他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他的一切行为都源于此。我们知道,基督教的核心教义就是“原罪”,基督教认为人人生而有罪,而人的一生就是个赎罪的过程(这点不同于佛教,佛教讲究修来世)。多斯从小就知道了杀人是神最不能宽恕的罪,而长大后差点开枪杀死父亲的经历,更让他厌恶暴力、厌恶武器,厌恶可以夺取人性命的东西。

所以,上战场前,他始终不愿意哪怕摸一下抢,碰一下抢(电影中可能有夸张的成分),在他的潜意识中,枪就是杀人的工具,摸到枪,对他来说都是对内心的神灵的亵渎。这个时候,哪怕别人告诉他,战场杀人是为了守护家人,为了救更多的人,他也还是宁可不带武器冲上战场。即便在激战第一夜的晚上,他最恐惧的时候,他依然执意不去摸一下枪。到这个时候,游侠觉得,这种执拗真的不能上升到信仰的高度。如果从心理学角度说,多斯的情况是一种几近偏执的状态而已。他如此执着的出发点,根本是基于宗教信仰下为了自己内心的安宁而已,而不是整个团队利益的最大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可以作为对比的是中国的一部影片《少林寺》。众所周知,中国佛家是一向讲究慈善为怀不杀生的,佛门弟子清规戒律那也是多如牛毛。可是,当王仁则诬陷少林想通敌谋反,准备灭掉少林时,一直用忍的方丈在烈焰焚身之际,预见到再不抵抗少林寺将毁于一旦,他还是喊出了:“超度他们,送他们去西方极乐世界去吧”(好像是这么说的,有点记不清了,这一句话基本就是下了冲锋的号令)。然后就有了少林众僧浴血奋战,驱逐强敌,护卫少林的壮举。由此可见,佛门教义是众僧心中的执念,但有个执念比这更重要,那就是少林的存亡,是人世间的善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少林寺的众僧心中自然是明白这一切的。僧人们知道,执拗于佛法驱走不了强敌,隐忍的代价会是少林基业尽毁。当需要作出选择的时候,个人的名节、清名都是次要的,都是可以放下的,整个组织的利益是要远远高于这一切的。所以,这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慨然,才是真正的超越宗教执念的信仰。

还有部国产影片印象很深刻,那是2009年上映的由陈国富导演的《风声》。每次听到最后周迅饰演的顾晓梦的画外音,都不能不为之动容:

我身在炼狱留下这份记录,只希望家人和玉姐能原谅我此刻的决定,但我坚信你们终会明白我的心意。我亲爱的人,我对你们如此无情,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能奋不顾身,挽救于万一。我的肉体即将殒灭,灵魂将与你们同在,敌人不会了解老鬼老枪不是个人而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电影中,作为身处其中的李宁玉始终不明白,吴志国和顾晓梦为什么会无视自己的生命安危,争相赴死。尤其是当吴志国已经被当做老鬼抓了起来,被排除了嫌疑后的顾晓梦依然恳求她去揭发她。答案就在顾晓梦的绝笔里:敌人不会了解老鬼老枪不是个人而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

当一个人的信仰融入了一个组织,当一个组织的信仰成为所有成员誓死捍卫的崇高准则,游侠觉得,这种信仰的力量才能更加绽放出人性的光芒,也更加有力量。这种信仰,可以冲破宗教的藩篱,可以逾越世俗的、文化的鸿沟,甚至可以让人抛弃一己之私念,在遇到艰难险阻的时刻,自觉自愿的凝聚起巨大的力量,去维护组织的利益。

我们很难将信仰划分等级,但是,当众多的故事摆在我们眼前时,我们可以十分清晰的看到,在以信仰为名义的时候,小义与大义之间,还是有伯仲之分的。而中华民族所崇尚的信仰,都是以大义为本的,无论是为了新中国的解放而献身的英雄,还是爬冰卧雪的志愿军战士,抑或是在一穷二白的年代里造出了两弹一星的功勋们;无论是为了中国赶超国际先进水平而孜孜不倦的中国科技工作者,还是代表着我们国家赴世界各地的维和官兵……中国自古以来就不缺乏维护与捍卫信仰的旗帜,维护好这面旗帜,让我们坚守信仰的基因一代代传下去,这更应该成为当代中国的担当与操守。别人的英雄我们要赞美,我们自己的更要善待和维护。

行文至此,耳边忽然想起曾让自己荡气回肠的一支歌。歌曲来自另一部讲佛门的电影《木棉袈裟》,歌曲名好像也叫《木棉袈裟》。好曲,好词,好歌曲。歌曲唱出的,也是本文对信仰的理解。

赤身扑烈火

暴虐耐我何

袈裟木棉做

至诚不可夺

看刀光剑影

谁说佛门清净

岂止是人间

人间有不平

我佛慈悲为本

并非善恶不分

沾血磨剑刃

杀他个地暗天昏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