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如松:泡猪腰

胡大其实也是胡总,不但事业有成,也擅长作词谱曲,更为难得的是他有一颗炽热的爱乡之心。虽说厦门离汀州并不算远,也就二三百公里,但身处厦门的胡大依然觉得自己的故乡有些遥远,有些美好,有些值得时时的思念一下。

书生是去厦门看望狗剩的,狗剩和胡大是好朋友。于是,当胡大听说书生来到了厦门,也就力邀他去了汀州,去看一看那里的红色文化,品一品那里的客家美食。

汀州,是一个已经被人们渐渐淡忘的地理名词,如今它叫长汀。而就在建国前,它还是闽西首屈一指的行政中心,客家首府,红色小上海。这么多或正规,或俚俗的称谓绝非侥幸所得,而是因为它的确有着自己的独特之处。

“来来来,尝一尝我们这里的泡猪腰”刚下车,走进一家小饭馆没多久,服务员就送上了两盅热气腾腾的汤品。

“泡猪腰?”书生眼前一亮。喜欢做菜的他一眼就看出来,这其实就是汆猪腰。汆,是一种很常见的做菜方法,就是把新鲜的肉类或其他食材裹以生粉,放进早已吊好的高汤里,短短几分钟,就会做出一道鲜嫩爽口,美味无比的汤品,而这个泡猪腰显然正是这样一道菜。一尝之下,果不其然,但较之于之前自己在其他地方所吃的那种汤品,这里的泡猪腰和猪肉更显得有一种浓郁的,很分明的猪的味道。这也就是我们一直所说的土猪肉的味道。

“呀,真不错,这里的食材非常地道。”书生一边喝,一边夸奖。“

正是,这也就是为什么长汀的美食走不出去的原因,食材只能在当地获取。一到其他地方就很难有这种味道了。”

汀州,一年到头,四季如春,所处的地理环境决定了在这里可以不分季节的获得到各种生鲜蔬菜,而地处山区也使得这里的家养畜禽一定会比其他地方的畜禽更健壮一点,肉质也就会更香更厚一点。

“果然很不错。”书生一边吃着,一边由衷的赞美道。不管是肉类还是蔬菜,这里的每一道菜肴都散发出一丝食材很本源的鲜味。这让书生不由得大快朵颐。

“只是很可惜,限于食材的要求,汀州美食只能在家乡才能吃到,要不然,就没有沙县什么事儿了。”胡大一边吃,一边为自己家乡美食得不到推广而感到惋惜。

“那就想办法把那些吃货们都吸引到汀州来。”书生微微一笑。

“这个主意甚好,只是操作很难。这也是我为什么一定要你来汀州的原因了,只有在这里,才能真切的感受到客家文化和客家美食的魅力和博大。来来来,你多吃一点。”胡大一边让着菜,一边忽然转变了话题。

“我们在这里泡猪腰,可是却有人在泡温泉。你不说一点什么吗?”

“哦。。。。”书生一愣,转而突然明白过来。哈哈大笑“同样是泡,你我是享受,有人却觉得很累。”书生知道,胡大这是指普京访日,安倍晋三邀请普京泡温泉的事儿。

“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泡出一点这样的味道。”胡大用筷子敲了敲汤盅的边,发出叮当的脆响。

“只怕不能,安倍固然想得到一个比较好的结果,未来此次普京房日,日本已经准备了好几年了。但普京,不会如他所愿。”

“哦,当下俄罗斯经济困局难解,亟需外部资金进入,特别是对于西伯利亚的开发,也想要用日资的进入来对冲中国对于此地强大的影响力,如果真的能够和日本达成一定程度的缓和与合作,不也正是普京自己孜孜以求的吗?为什么你说不能呢?”胡大表示不解。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普京当然希望日本能够对俄罗斯施以经济上的援手,但相比较于自己的国家安全,普京显然心中会有所抉择,绝不会盲目和日本达成妥协,更何况,普京才不盲目呢,他的心中其实早有定论。”

“有什么定论?”胡大问道

“当前,很多人猜测特朗普会在上任后和普京缓和美俄关系,而俄罗斯也应该放下自己强硬的姿态,和西方进行一定程度的和解,所以,对于日本,或许这是一个好消息。但我不这样看。俄罗斯作为一个曾经把全副身家都献给西方的国家,得到的却是掠夺一般回报,这才普京的心里是有着巨大的伤疤的,想要弥合这道伤疤,最起码在普京的执政期内,是不大可能的,俄罗斯和美国以及西方之间的互不信任,早已经是不可调和的矛盾,更何况,相对于欧洲来说,克里米亚这件事更是不可宽恕,普京自己心里更加知道。普京绝不会因为一个特朗普的善意就会改变自己这么多年坚持的路线。所以,普京来日本,虽然有着自己不得目的,但绝不会放弃原则来达到这个目的。相反,他所希望的是日本可以早日悬崖勒马,认清当前的国际大势,早日加入到东北亚一体化的大规划中来。”

“东北亚一体化?那不是中国的布局吗?你认为普京会完全站到中国的立场上来?”胡大摇摇头,他知道,俄罗斯虽然目前经济上受制,但也绝对不希望中国一家独大。

“不不不,”书生一口气说了三个不。

“东北亚一体化对于俄罗斯的好处就是可以集结中日韩的力量对于俄罗斯的远东地区进行开发,这三个国家的经济力量都不可小觑,一旦远东开发的目的达到,俄罗斯就会在经济上得到缓解。从而实现经济政治军事三位一体的整体提升,所以,东北亚一体化俄罗斯看似局外人,但实际上,作为最大的能源供给方,他或许是最大的受益者。”

“哦,我明白了,怪不得普京对安倍晋三说,温泉虽然泡着很舒服,但泡久了,会很累。这是在变相提醒安倍,不要看西方温文尔雅的嘴脸很和善,接触久了,就会不知不觉的抵挡不住他们的恶意。从而变成温水中的青蛙,死而不知其所以。”

“对,正是这个意思。可惜,安倍这个人,已经很难从温水中跳出来了,日本已经在温水中温水中泡的太久了,从他第二次上任之初的安倍经济学,实行货币贬值宽松,到军事上解禁集体自卫权再到马上就要发起的修宪,美国已经把这盆温水的温度升高了太多,当下的日本,就差变成一锅美味的田鸡汤了,哪里还能挑出这锅温水。”

“可是,不妨生粉的天鸡汤,既不鲜嫩,也不爽滑,一点也不好喝的。”胡大皱了皱眉,显然,他脑补的这锅汤对于一贯讲究食材品质的他来说是完全无法接受的。

“西方人,什么时候真正在乎美食的真谛?他们可以生吞活嚼的咽下带血的牛肉,又有什么理由拒绝这煮熟的青蛙呢?”

“嗯,那倒也是,可是我有一点不解,为什么特朗普在喋喋不休的说要放弃日本的同时,嗯,也就是你说准备喝日本这锅汤的同时,又拿起台湾这个早已经布满灰尘不堪大用的筹码呢?”

“以攻为守,在特朗普看来,如果真的准备出卖美国在亚太的利益,以换取美国退守美洲的目的,那么他一定会以商人的本性来换取最大的利益,哪怕是一根针,都要卖出一块金条的价格。这就是他为什么会如此大胆的拿起台湾筹码。虽是嚼之无味的鸡肋,但也不要弃之可惜的结果。更何况,这样可以迎合一部分美国军方的口味,为自己马上就要来到的执政期争取更多的执政支持。”

“那么我们也就明白了,普京此次到访日本,实际上,也是在为即将到来的日本新选择做准备,双方固然不能就领土问题达成实质性的协议,但可以为下一步日俄的经济合作建立基础。而至于台湾,只是值多少钱的问题了。”

“大致如此吧。就像这碗汤,猪腰放进去的火候很重要,不到火候,或者过了火候,这碗汤也就不会这么好喝了。普京虽然知道火候不到,但先期来敲打一下食材,还是必要的。最终的火候掌握,没有吃货帝国的大厨来把握,我以为是不可能的。”书生淡淡的说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