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跟女朋友相处了三年多,走到现在这种微妙的关系,恐怕没有比我更奇葩的了。

我们从高三开学前谈起,到现在大三,三年多的时间。刚刚打了一堆字回忆过去,不过现在删了,反正是些俗套的流水账。简单地说,高三那年很好,大学异地,第一年也很好。大二那年国庆第一次去看她,我们都很高兴,以为可以进一步升温,结果七天里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事吵了有三天时间。往后这些吵架开始成为模板,重复了一次次,不过至今觉得这套模板太弱智了。

讲讲第一次吵架吧。那时候约了她还有几个跟她一个学校的老同学出来吃东西,路上路过麦当劳甜品店,她买了两份麦旋风 ,给我一份。我是不太能吃甜品的,第一口觉得很甜,再几口就会腻得受不了。大家都知道我不太爱这口,不过妹子买的东西不吃完也不太好,我当时就做出一副搞怪的样子把它吃完了,大家嘻嘻哈哈的,开玩她玩笑说看你把你男朋友虐的。。。结果回去就吵架了,说我当众给她难看,我说没这么严重,我是在开玩笑,他们也都说说而已,她说就是在打她脸。好了,妹子较真了,我也只能认怂,说我道歉,我以后也不这样了,但是我真的不是要你难看的意思。不过没有用,后面和好了,但是这件事被她拿来用了无数遍证明我是个会,甚至是喜欢当众让她难堪的人。根本解释不清。

关于这事还有另一个吵架的点。她开始说她虐待了我,早知道就不该买她喜欢的东西给我,应该买个最便宜的甜筒,反正她的心意只会让我觉得受虐。乖乖,这又是怎么说,我只能解释,我没觉得被虐待了,你给我吃东西我总是开心的,也不是难吃到如我表演的那样,我不也给你面子吃完了吗?另一方面,我是更喜欢甜筒,我们各自理解对方爱什么,以后出来玩更有默契,买合适的东西不也挺好,跟有没有辜负你的心意无关吧?但是她也并不接受,不管我说什么,她的话永远是那样,自说自话地感慨她虐待了我,早知道就不买给我了,又说她觉得她买她喜欢的东西我也喜欢是一种幸福。我真的无话可说。

后来又吵了无数的架,不过模板都类似这个。我觉得这是个很不好的模式,每次都是莫名对我某个表现很在意,然后说我这表现中体现出了我的某个内心特点。我也不能说你不该就这个生我气,妹子说她很在意这个,就算是无理取闹,她也暗示自己相信了,总不能说不该在意的吧?于是就跟道歉不该做奇怪的样子吃麦旋风一样,道歉不该这样不该那样,顺便说一句我并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只是没想到会让你这么理解,我以后不这样了,不过你别把我想成你现在形容我的那种人,ok?可是根本没用。两句话都没用。第一句,说我道歉,以后不这样了,她不买账,说怎么证明?我说证明只能靠以后的行动,但是我们不是在法庭辩论或是推数学公式那样只讲逻辑,我现在肯给你表这个态,我这个心意不重要吗?而且过了很久再吵回来,说你说说我后面还有没有那样做,她说没有,但又不能保证以后没有――无解啊这是。。。如果你不肯相信一个人,自然有无数的逻辑,没人可以像证明公式一样证给你看,可是为什么前提是不相信?我觉得我态度已经很好了。第二句话,我解释我当时是个什么想法,不是你觉得的那样,也没用,我每次像发这贴一样组织两小时文字,说完之后她说的话一句没变,不是“可怕,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就是“我没有生气啊,我理解你,你这样是很正常的,怪我不该太付出吧”。每次都让人恶心,摆一副理解我尊重我的样子,有没有想过你不把我打了半天的字放眼里,觉得你那种天马行空脱离实际的对人情世故的理解是真理,才是真正的不尊重人?而且她是真的这样觉得,不是说气话。

于是从那时候开始,到现在断断续续吵了一年。我从来没嫌过她不该怎样,每次都是就她给我下的一些定论吵架,结果双方都觉得自己委屈。我其实很随和,高中她还很傻地问过我怎么不爱生气,她洗个澡让我等半天我都不生气,可是我不爱受委屈,所以她说我是怎样怎样的人的时候我常常失态,于是不管主题是什么,我那时候说了哪怕一句过分的话,主题马上换成这个,说我又恶心到她了,我再提主题她就说你还觉得自己很委屈是吧你想过我吗?我去你的,我跟你吵架不都是想跟你解释一下很多事情是怎样的所以你不必对我那么失望,虽然是出于私心想洗白自己,但是讲道理你没讲过我,该认的我态度也很好,听听我的不也对你好吗?我每次都用你觉得我哪里最让你恶心失望能不能说说来开头,说别模棱两可的自己都不知道怎样,就开始感慨自己傻,不该付出太多感情。你的委屈我想关心,而我委屈什么你关心过吗?

然后过几天又蹦一句还是高中好,那时候有个人可以等我洗半天澡不生气,我插嘴说我现在也不会生气,她说她很清楚我跟高中不一样了。好,你最懂行了吧,给证据?我为你哪件事生过你的气?没有,不过恭喜,我又说了过分的话,这下有了。

于是搞到现在这样。大三了,一点没变。我觉得我在跪舔她,她觉得她受委屈了,我是个恶心的人。没有分开,是因为她说我有些地方还很好,我是因为我去看她她照样包我一天的饭钱,不提到敏感话题她还挺正常的。可是明信片,礼物,都不用想了,不管做什么都想到我的习惯不用想了。她的心态是这样就好,虽然恶心,跟我玩玩还挺开心,就这样吧。我却是一直心存幻想,觉得有一天会解释清楚的,所以才愿意讨好她陪她开心。可是前几天把话都说白了,她还是不听,我只能说现在没有动力了,想分手。她看起来还是无所谓。说她对我的这些都是让我知道她到底有多痛苦。我能怎样?对一个觉得自己最懂,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觉得我给她痛苦的人?不过她说如果我能默默忍受,好好对她到她觉得好了,那我要什么她会再给我。我说我要信任,她说好。于是我同意了。

但是我觉得我已经不喜欢她了。虽然对她会给的东西还有点期待,但是根本不相信做得到,反正过几天我说了什么话又会被她解读出不利的意思,早习惯了。我觉得我只是在赌气,受不得分手了还洗不掉她心里的形象。很早我妈就不看好,让我别钻牛角尖,不过我停不下来。想想自己也是挺奇葩的,我现在只想赌气忍一段时间,等她肯对我重新开放内心的时候,好好抱怨自己这一年来恶心了多少次,然后她再想怎样就怎样了,我一句解释都不会再给。我真的很不甘心,吵了一年我付出的情绪不是她能比的。我妈说得没错,我爱钻牛角尖。

事情说完了,中间情绪好像失控了,不过我真不知道怎么用客观的角度形容。看到最后的可能也没几个,不过我觉得事情其实也很单纯,就是异地的双方失去好感了而已。不一样的是我为了继续下去付出了很多,让她不至于失望到底直接分手,至今还能说出我有些地方很好她很喜欢这种话。另一方面,她也很好,至少算起来她给我出的钱比我给她出的还要多。所以我还想念她,也不怀疑她有心机,找借口吵架什么的。我只是觉得她很蠢,每个人都会遇到的,只要双方有意就能跨过的问题,在她这里能解释成破不了的死局,又只信自己。看了各种情感扭曲复杂的日剧韩剧,讲起来一套一套,觉得自己最懂人心险恶,可是最基本的问题都理解不好,又自尊心重不肯承认自己不一定对。所以我会不甘心,会想继续追回来,哪怕要低头。不过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会一开始就更强势,不由着她主导。劝各位jrs,如果你们不缺对妹子低头认错的诚意,那最好再强势一点。不过大概各位都是刚强有余的直男,觉得我就是个笑话吧。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