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117篇论文被国际刊物撤 不仅是丢脸

包括自然(Nature)、施普林格(Springe)等国际期刊或出版商,从2015年3月起,已撤下117篇中国作者的论文。

2016年12月12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在京召开通报会,通报了2015-2016年查处的科研不端行为典型案例。通报会披露,自2015年3月份开始,英国现代生物、斯普林格、爱思唯尔、自然等国际出版集团4批集中撤稿,涉及到中国作者论文117篇。其中有23篇被撤论文标注了科学基金资助,有5篇被撤论文被列入已获得资助的项目申请书中。

这些论文被撤销的主要原因是“同行评议涉嫌造假”。通俗地简单地说,就是学术造假。而这些论文作者,都是有身份的人。有医生、大学教习、研究员和中高级工程技术人员等。更可怜的是,有些论文作者是专业论文造假公司帮助制造的。《南方周末》曾报导,一家名叫南京德亨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代笔公司,提供一篇SCI论文,从合同签订到发表文章需要一年时间,价格是64000美元,如果加急半年价格则是68000美元。有一位枪手,写出并在国际核心期刊发表了的论文达100多篇,算他个人一篇只赚3万美元(在造假产业链上,其他参与人也需要分些钱),也300多万美元了。300多万美元依现时的汇率,2000多万元人民币(专题)。

专业论文造假公司就是雇用一帮职业化写手,专门研究国际权威期刊的用稿风格,量身订制种种论文。这种论文造假公司有中国的,有国外的,也有中外合作的,不论哪种,“中国大陆客户”需求旺盛。2016年9月20日,美国论文抄袭监测网站PlagiarismWatch宣布,他们通过查重软件发现了一起中国论文造假事件,并且有充分证据显示,这是一起由论文造假公司和“掠夺性”SCI(美国《科学引文索引》,Science Citation Index)杂志默契合作的针对中国作者的“职业化”造假事件。被点名的巴西杂志《遗传学和分子研究》(简称GMR),2015年发表的中国学者文章达到1605篇,占总发表量的78.1%。

专业论文造假公司进行大批量代笔行为,那也就顾不得精细加工。GMR中至少11篇SCI论文,有着完全一模一样的实验图表。如果没有举报信,哪怕是最先进的技术也很难识别,其中一个名为图表三的流式细胞检测结果,出场率更高达9次。

论文造假,在中国有着特殊的需求。其中最强烈的是职称评选需求。中国高级职称评选往往需要有在国际核心期刊发表论文的要求。其次是聘用考核要求,要你一年有N篇国际核心期刊发表论文,被称作“任务”。再次是专业人员取得的政府或社会机构的科研项目,要求也是要将成果到国际核心期刊发表。但是,许多人对此没有头绪,最省事的方法就是花钱找枪手代劳。国际核心期刊要求非常严格,有人虽然曾经用掉半条命发表过自己的论文,已经对高水平的论文有了自己的经验,但面对职称、职业考评和科研项目那些不切实际的要求,他们也只好选择向现实妥协。有人本来就是学术混混,既然国际核心期刊发表论文就是一种刚性的标准,那他们也就更愿意主动向专业论文造假公司购买论文。

国际核心期刊,对中国来说是最稀缺的资源。中国自己也有些学术期刊,有些也被列为中国核心期刊,但非常尴尬的是没有一家中国学术期刊具有国际核心期刊的高度与信誉。在学界,在所谓中国核心期刊发表论文,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中国的学术期刊和其他期刊一样,早就玩坏了自己,让那些刊物在国际学界基本就不值一提了。因此,中国检验学术成果的最好办法就是看论文能不能在《自然》、《细胞》、《科学》这全球三大顶级杂志及被列入SCI各领域国际顶尖学术期刊名录的杂志发表。国际核心期刊与所谓中国核心期刊最大的不同,就是人家不讲情面,不看官职,不把金钱诱惑当回事,异常高傲、清高,学术至上,油水不进。

不过,国际核心期刊也有短板。由于每天都会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论文,他们又爱死心眼与缺心眼,坚持每篇论文都要认真看,并做出正确评估,就十分烧脑子、磨时间。一些人专门研究他们的选稿标准与要求,主动迎合,精心编造而不是胡乱编造,把假的东西山寨得像真的一样,那些编辑不小心,也就上当了。

对付造假,国际核心期刊固然要不断提高编辑水平与断稿能力,但更有效的措施是对造假论文和无法实证论文作撤稿处理。这在国际学界,是最严厉的处罚。2014年,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发育生物学实验室的小保方晴子的两篇论文被《自然》撤稿后,她的博士学位被早稻田大学取消。她的导师、具有国际声誉的日本着名细胞生物学专家笹井芳树为此羞愧难当,自杀身亡。但在山寨有理不丢人的中国,遇到这样的事,莫说自杀,当事人辞职的都很少。中国一直说要振兴科技,但在对待学术这个基本是非问题上,国际社会使用的是国际逻辑,中国使用的是中国逻辑,两者完全不一样。

2015年3月,英国BMC出版社(BioMed Central)撤回43篇论文,其中41篇系中国学者发表的论文。

2015年年8月,全球着名学术出版集团斯普林格(Springer)宣布撤回旗下10个学术期刊已发表的64篇论文,而这些论文全部出自中国学者之手。

2015年10月,爱思唯尔(Elsevier)撤销了9篇论文,9篇也全部来自中国高校或研究机构。这三次撤稿风波都不约而同地提到“同行评价涉嫌造假”,也就是审稿人邮箱是假冒的。

如此明白张胆、无所畏惧地学术造假,对中国学人的国际声誉损害不用多讲,小葱抖豆腐,一清二楚。这当然也是中国学界业态的一个真实面目,至少有相当一部分人总在欺诈,煳弄社会,也煳弄整个世界,在侮辱学术,在突破学人最起码的良知与底线。而这,又是不良制度倒逼产生的严重后果,有点逼良为倡的体制性野蛮。学术掺假水分太多了,他一定动摇真学人的理想、信念,让他们反而变成学界的“傻子”,并且让他们失去应有机会和必要的科研资源。会做的不如会闹的,会闹的不如会吹的,会吹的不如会骗的,基本价值观扭曲变态了,那整体学术水平及真实性可想而知。

中国学界还有一个苦恼之处,就是信息流通不畅,对国际前沿科技走向、探索与交流信息的获取比较困难。比如google学术搜索等,已经是全球学者的关键数据库,但中国学者却很难有机会使用。学术研究,在起点时就必须进行全面的科技查新,以决定正确的研究方向。不然,你辛苦几年摸索出来的东西,人家早就有了,你的研究就很可能是白费几年时光,至多只起到对他人成果旁证的作用。实用科技方面,别人先有了,你后面跟上来,但人家的科技体制好,会立即取得国际专利,并且迅速生产转化。你跟在人家后面,则可能什么也不是,至多就在中国市场有点机会,但中国科技生产转化中的肠梗阻太多,收益有限。若是技术属于国外禁运类的,机会稍多些,但惯常的问题是技术升级跟不上。有些技术前几年还差不太大,过了几年,却又与人家拉了一大截。甚至像屠呦呦当年发表的青蒿素,原本中国领先于世界,却又在世界历史长河中变成落后了。以青蒿素为基础的一系列新专利与新产品市场,中国目前只主要起到原材料提供者的作用。

因之,中国科技虽然“捷报”频传,不断有了重大“突破”,填补了中国或世界的“空白”,不断有东西让欧美日“吓尿了”、“后悔了”、“眼红了”、“折服了”,但在整体科技水平上,中国与世界的差距上,不说别的,一个基本的事实是欧美日依然维持1990年代以来对中国的高科技与尖端武器禁运之策。若中国科技真提升到与他们比肩与接近的程度,或者有不少科技为中国独有,那种禁运早就被打破了。再看国际优秀学人,哪儿好哪儿去。他们主要的流向依然是美国。当然,比之于过去,中国现在要好很多了。海归(专题)多了,有些机构也引来了国际学人,有些成果确实也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但整体上的差距在那里,却又必须承认。你要强大,千万不可以仅仅强大在自己的幻觉之中。 本文写就时,又见到河南大学商学院教授屠巧平和丈夫孟庆铭在假冒的《教育研究与试验》杂志发表《大学计算机基础实验课教学改革路径新探》论文一事。屠巧平说,其丈夫想发论文评职称,想着她是教授,挂上她的名字好发表些,就把她的名字挂在了前面,为此他们交了1000元的版面费。就这个假期刊,令众多人上当,就在河南大学,就还有其他人。虽然假的,屠巧平还因此获得过商学院奖金5000元。事件被捅了出来,屠巧平认为自己与丈夫都是受害者,5000元退还学校,社会科学学部学术委员会委员的职务被撤了,就没啥事了。由于舆论紧抓此事不放,学校或许还给予行政记过处分之类的。反正在中国,遇到如此丢脸的事,处罚基本都是罚洒三杯那种性质。从屠巧平这个案例来看,作假发表的论文,花1000元可得5000元及其他荣誉、收益,也挺划得来的。那些花六七万美元在国际核心期刊发表假论文的人,同样会赚回来的。假论文、假学术,相关当事人仅从经济上来看,都有得赚,而且赚头可不少呢。那谁又是真正的冤大头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