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帝国兴亡史》:埃及帝国

埃及帝国的形成:埃及在驱逐希克索斯人后,它的统治者立即开始了对外侵略和掠夺的战争,历时约一百年之久,把埃及从一个囿于尼罗河谷及其三角洲的地域王国变成为一个地跨西亚北非的奴隶制帝国。这是古代世界的第一个帝国。

(一)概况

公元前3100年前后,古埃及王国统一,形成了世界上最早和最辉煌的文明。古埃及成为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奴隶制国家。

埃及人在赶走喜克索斯人后,立即进行扩张。历时约百年之久的南征北战,把埃及从包括尼罗河谷及其三角洲地区的一个地域王国,扩张为一个地跨西亚北非的奴隶制帝国。

阿蒙霍特普一世的继承人、其女婿图特摩斯一世可以说是埃及帝国的奠基者。他多年征战,不仅同叙利亚巴勒斯坦人,而且同当时西亚强国、由胡里特人建立的米坦尼王国进行激烈的争夺,将埃及帝国的北部边疆推进到了叙利亚北部,幼发拉底河上游,在南方,他将埃及边境扩展到尼罗河第三瀑布以外。在图特摩斯一世执政时,当时埃及对努比亚的占领已经稳定下来。

埃及帝国的完成者是著名的图特摩斯三世(公元前1504~前1450年)。他一生征战,击溃了由米坦尼支持的、以卡迭什为首的叙利亚联军,进而打败了米坦尼王国,使其不再与埃及为敌,转而成为埃及的盟友,从而巩固了埃及在叙利亚的统治。图特摩斯三世在叙利亚的胜利震撼了整个西亚,使亚述和巴比伦尼亚也纷纷与埃及建立友好关系,巴比伦尼亚的国王还将自己的一位公主送给埃及法老为妃。在南方,图特摩斯三世将埃及边境推进到了尼罗河第四瀑布以外。

图特摩斯三世的后继者阿蒙霍特普二世也对西亚进行过大规模的战争,俘获达10万之众。不过他只是镇压了当地人民反对埃及的起义,巩固了图特摩斯三世远征的战果,而未能进一步扩大埃及帝国的地盘。

埃及从公元前4000年代后期进入阶级社会,直至公元前2000年代中叶的新王国时期,历时2000年,走完了从小国寡民的诺姆国家到地域王国,直至形成帝国的漫长道路。

(二)历史

(1)总述

埃及的历史悠远绵长。她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埃及历史以1798年拿破仑入侵为标志,大体可分为古代中世纪和近现代两大阶段。

埃及的历史悠久传承。古希腊历史之父希罗多德赞美道:“埃及是尼罗河慷慨的赠礼”。每年季节性泛滥的尼罗河,形成了细长而肥沃的河谷。在尼罗河谷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下,孕育了璀璨夺目的埃及文明。寸草不生的大沙漠大致是古埃及农业文明的东界和西界。在沙漠中存在很多拥有甘泉的绿洲,埃及人在某些绿洲进行农业生产。埃及文明北至地中海海岸,而南方的边界随埃及国力的盛衰而变迁。新王国时代的埃及帝国极盛时,南界曾远达尼罗河第四瀑布。公元前3000年初,埃及互相征伐的各州最终形成了一个统一的国家,上埃及和下埃及服从于一个法老的统治。特殊的地形使埃及难于受到侵袭,也造就了她的长期独立和自足。然而法老时代结束后,埃及臣服于外来的统治者,连续被外族统治竟长达2300年,这些外族包括波斯人、希腊人、罗马人、拜占庭帝国、阿拉伯人、奥斯曼土耳其人和大英帝国等。现代埃及国家的独立元勋纳赛尔总统并不夸张地指出,继埃及最后一位法老Nectanebo II于公元前343年被波斯人废黜以来,他是第一位行使主权的埃及本土人士。

(2)历史阶段

埃及的历史可以按以下的时段分为八个阶段:

1.古埃及历史(法老时代):公元前3100年到公元前525年

2.阿契美尼德时期埃及历史:公元前525年到公元前332年

3.托勒密时期埃及历史:公元前332年到公元前30年

4.罗马统治时期埃及历史:公元前30年到公元639年

5.阿拉伯诸王朝统治时期埃及历史:公元639年到公元1517年

6.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时期埃及历史:公元1517年到公元1805年

7.穆罕默德·阿里王朝:公元1805年到公元1882年

8.埃及现代史:始于公元1882年

(3)对外扩张

对外征服从雅赫摩斯一世时就已开始。他向北,在追击喜克索斯人的过程中到达了叙利亚的扎西;向南,则为“驱逐努比亚的游牧人而到达了克亨色诺弗尔”。他的继承者阿蒙霍特普一世时,远征努比亚达到第二瀑布;对西方的利比亚用兵达到伊穆克赫克。

(4)图特摩斯王朝

阿蒙霍特普一世的女婿和继承人图特摩斯一世是埃及帝国的奠基人。他多年征战,同西亚的米丹尼强国争夺对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控制权,把埃及北部疆界推进到了北部叙利亚和幼发拉底河上游。在南方,他到达了尼罗河上第三瀑布以外的地方,在第二瀑布以南75英里处建立了要塞。图勒的铭文说,他在此国王统治时成了努比亚的总督,表明当时埃及对努比亚的征服和统治已经巩固了下来。

随后的两个国王甚少对外征战:图特摩斯二世仅统治8年;女王哈特舍普苏特基本停止了对西亚和努比亚用兵,但发展了同蓬特地方的贸易往来。

埃及帝国的最后建立者是图特摩斯三世。他在复位第2年(即他统治的第22年)就开始远征西亚,在美吉多战役中打败了米丹尼王国支持下的以卡叠什为首的叙利亚联军。在其统治时期,战败了米丹尼王国,迫使其退至幼发拉底河以北。这一胜利震撼了整个西亚:米丹尼从此不再与埃及为敌,且成了埃及的盟友,还多次与埃及联姻。亚述、喀西特巴比伦也纷纷与埃及交好,巴比伦将一位公主嫁给了埃及法老。图特摩斯三世还将埃及的南部边界推进到了尼罗河第四瀑布以外。他以后的埃及诸王进行的战争(包括阿蒙霍特普二世的叙利亚战争)都只不过是镇压被征服地区的反抗和起义,而无新的征服。

(三)政治

新王国时期,特别是其初期,君主专制更加强化。埃及的国王被称为“法老”大约是从图特摩斯三世时开始的。从图特摩斯三世给宰相列赫米留的训令可知,国王拥有极大的权威。

在国王之下的宰相(维西尔)之职,在新王国时被一分为二,即设立了两个维西尔。其中之一主管上埃及事务(兼管努比亚);另一个分管下埃及(可能还包括西亚)的事务。前者权力较大,国王不在时可代行朝政。从列赫米留的铭文和其它资料可知,行政、经济、司法、宗教、土地诉讼、分家析产、灌溉、遗嘱、农事、赋税等都在宰相的职责范围之内。但他主要是执行法老的指令。

宰相之下有管理各种事务的机构,诸如管理北方港口、南方大门(即要塞)、土地等等的机构。

地方上仍以诺姆为单位,但诺马尔赫的权力已不如前,他们已不能象中王国那样独树一帜地起来反对王权。

军队是帝国的物质支柱。这时埃及军队增加了一个新的兵种——战车兵。战车兵大多由富家子弟组成,其生活起居和牲畜饲养均由奴隶、仆人侍候,这是一般人负担不起的。自第十八王朝中叶起,埃及军队中的雇佣兵开始起重要作用。

对被征服地区,埃及人一方面派总督治理,派军队驻防;另一方面,还利用当地土著王公贵族进行统治。埃及人每占领一地,便把当地统治者的孩子作为人质带到埃及去,让其接受埃及教育,待其父辈死后,便让他们回去接替其父辈的职位:“王公们及其兄弟的儿童被运走,以便送往埃及,作为人质。如果这些王公中有人死去,陛下就派他的儿子来接替他们的位置。”以夷制夷的思想十分明确。在努比亚,由埃及王子任总督,被称作“库什王子”,显然是让其接受行政能力的锻炼。

帝国时代有一个庞大的军事官僚机构。官吏出自奴隶主的不同集团和阶层:贵族奴隶主、神庙祭司奴隶主(尤其是阿蒙神庙祭司),以及新兴的中小奴隶主涅木虎。 维持庞大帝国的军事官僚机构的经济来源,一方面是向国内人民征收赋税;另一方面则是战争掠夺和向被征服地人民征收贡赋。

(四)经济

(1)新王国时期的社会经济

经济的发展 新王国初年长期大规模的征服战争,给埃及带回大批劳力和其它财富,极大地促进了埃及经济的发展。

(2)冶炼金属

这时,冶炼金属已采用脚踏风箱以提高炉温(从这时的浮雕可知,一人可同时踩两只风箱)。铜制品的制作方法也有改进,除过去的锻造法以外,已使用新方法——铸造法,这种新方法需要更高的工艺水平。

(3)建筑业

建筑业是埃及的重要手工业部门之一。第十八王朝中期兴建了埃赫那吞的新都埃赫塔吞;第十九王朝中期又兴建了拉美西斯二世的陪都培尔—拉美西斯(在三角洲东部);底比斯的卡尔纳克和卢克索尔两大神庙的主要部分都是在新王国时期修建的。这说明当时建筑业队伍之庞大和建筑技术之高。

(4)纺织业

以亚麻和羊毛为原料的纺织业也很发达。从图特摩斯四世和图坦哈蒙墓中发现的亚麻织品残片看,纺织技术水平很高。纺织机械也有改进,立式织布机取代了卧式织布机,由一人或两人操作可织出较宽的布幅。

(5)玻璃制造

玻璃制造业达到很高的水平。在底比斯发掘出好几座属于第十八王朝时的制作玻璃的作坊。玻璃品种不少,有紫水晶、黑色、兰色、白色、红色、棕色、黄色,以及无色透明等种类。

(6)农业

农业中出现了一种新的提水装置——沙杜夫,这为高地的开发创造了条件。

(7)商品货币

商品货币关系也有很大发展。银的重量被用作价格尺度;借贷关系发展了;真正的商人出现了,但是,总的说来,农业技术改进不大;马和轮车都还未在交通运输中起作用;铸币尚未出现,商品货币关系的发展还很有限;商人虽已出现,但人数很少。

(五)制度

奴隶制的繁荣 新王国时期的战争促进了埃及奴隶制的繁荣。从这时的一些军人的铭文中,可以看到他们是如何狂热地追逐俘虏和抓获平民百性,以变成奴隶。因此,新王国时期奴隶人数大增。

这时占有奴隶最多的仍是王室、神庙和少数官僚贵族奴隶主。如图特摩斯三世一次就封赠给阿蒙神庙1578个奴隶。阿蒙霍特普三世的一个铭文说,卡尔纳克神庙充满了男女奴隶以及所有国家俘获的王公们的孩子。个别奴隶主贵族也占有很多奴隶。如国王用男女奴隶使哈皮之子阿蒙霍特普的礼拜堂不朽,用男女奴隶耕种他的土地。

但新王国时期奴隶制发展的主要特点,是在居民中下层中较广泛地占有奴隶。如牧人、商人、老兵、手工业者、女市民、军队书吏等都占有奴隶。

奴隶劳动不仅用之于家务,而且用之于农业生产和手工业劳动。

虽然新王国时期有的奴隶可能被释放,被收为养子,可能独立租种土地,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经济,甚至可能占有土地,但其奴隶的地位并没有变:他们仍然是其主人的财产。奴隶可被买卖、转让、出租、在自由民分家拆产时作为财产被分掉。因此,他们的处境仍是很悲惨的。不仅那些在奴隶主家中的奴隶是如此,即使独立租种土地,甚至占有土地的奴隶也是如此。因此,奴隶往往以逃亡、起义等形式进行反抗。

但是,《维勒布尔纸草》中反映的奴隶独立租种神庙和王室土地的事实具有历史的重要性。它反映了在埃及新王国时期奴隶制已极盛而衰,说明在奴隶起义和反抗的情况下,奴隶主正在寻找新的剥削奴隶的方式;表明奴隶制已表现出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要求了。这种剥削形式同两河流域的亚述帝国时期、新巴比伦王国时期剥削奴隶的形式有共同之处;同罗马帝国时期的隶农制、彼库里也有相同之处。

①土地关系

就总的格局而言,新王国时期的土地关系同古王国时期没有根本性的变化,即国家、国王、神庙和官僚贵族仍是土地的主要占有者,但也有变化,主要表现在中下层居民占有土地的情况增多了,继承来的买来的、获赏的等;可能还有职田。

有关新王国时期土地买卖的资料仍然不多,现知有《摩塞档案》中记载的王家牧人涅布麦西将3斯塔特土地卖给大有角畜牧人摩塞,其价格是值二分之一德本银的一头乳牛。但这次买卖是以契约的形式出现的,比古王国时期梅腾自传中用酬金获得土地的记载更加明确地确认了土地买卖的存在。

新王国时期,王室、神庙、官僚贵族的土地大多采用出租的方式经营。佃户的成份非常复杂:农民、奴隶、雇佣兵、女市民、养蜂人、马夫、下层祭司、牧人等。其中多数是无地或少地的人,但也有一些富人租种神庙或王室的土地,而且租佃的土地数量很多。对于贫穷的佃户处境非常艰难。

②涅木虎阶层的兴起

新王国时期,原来的地方贵族已不能独树一帜地在政治舞台上起作用。在政治舞台上起主导作用的是祭司集团和追随王权的官僚贵族。与此同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新兴起一个涅木虎(Nmh)阶层,并逐渐地登上了政治舞台。

“涅木虎”一词出现于中王国后期,其确切意思不清楚。从一些具体例子看,其中有孤儿、贫穷的人等。新王国时期,“涅木虎”具有了与贵族相对立的人的社会意义。属于涅木虎的人可能经营王室土地,称为王室土地的涅木虎,他们享有世袭租佃权,而且身份也世袭。他们租种法老的土地,向法老宝库交纳租税,甚至可能交纳黄金。涅木虎也服务于军队,或为国王提供其它服务。逐渐地,涅木虎成了一个中小奴隶主阶层,占有奴隶、担任官职,成为王权的社会支柱。埃赫那吞改革时曾提拔了一大批涅木虎担任中央和地方的官吏。如大臣麻伊的铭文说:“我——按父母双方来说都是涅木虎。君主玉成了我,他使我成为……而(先前)我是一个没有财产的人。他使我得到(很多的)人。他提拔我的兄弟,他使所有我的人关心我。当我成为一村之长时,他下命令,使我兼任大臣之(职)和‘王友’,而(先前)我曾(要过)面包。”埃赫那吞改革失败后,这个阶层受到打击、迫害,其财产也被没收。第十九王朝的霍连姆赫布国王曾颁布敕令保护他们的利益:豁免他们的欠税,禁止夺去他们运输货物的船只,禁止向涅木虎征收苛捐杂税,还向涅木虎提供某些物质上的帮助,以使其能执行自己的义务等。这大概是因为这个阶层受到打击是于王权不利的。颁布此敕令的目的显然是为了保护这个阶层的利益,从而保护王权自身的阶级基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