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推背图,望高人指点

第一象



谶曰


茫茫天地 不知所止

日月循环 周而复始


颂曰


自从盘古迄希夷

虎斗龙争事正奇

悟得循环真谛在

试於唐後论元机



第二象 乙丑



谶曰


累累硕果 莫明其数

一果一仁 即新即故


颂曰


万物土中生

二九先成实

一统定中原

阴盛阳先竭


金圣叹:「一盘果子即李实也,其数二十一,自唐高祖至昭宣凡二十一主。二九者指唐祚二百八十九年。阴盛者指武「明空」当国,淫昏乱政,几危唐代。厥後开元之治虽是媲美贞观,而贵妃召祸,乘舆播迁,女宠代兴,夏娣继之,亦未始非阴盛之象。」



第叁象 丙寅



谶曰


日月当空 照临下土

扑朔迷离 不文亦武


颂曰


参遍空王色相空

一朝重入帝王宫

遗枝拨尽根犹在

喔喔晨鸡孰是雄


金圣叹:「此象主武「明空」当国,废中宗於房州,杀唐宗室殆尽。先武氏削发为尼,故有参遍空王之句。高宗废后王氏而立之,故有喔喔晨鸡孰是雄之兆。」



第四象 丁卯



谶曰


飞者不飞 走者不走

振羽高岗 乃克有後


颂曰


威行青女实权奇

极目萧条十八枝

赖有猴儿齐着力

已倾大树仗扶持


金圣叹:「此象主狄仁杰荐张柬之等五人反周为唐。武后尝梦鹦鹉两翼俱折,狄仁杰曰:武者陆下之姓也,起二子则两翼折矣。五猴指张柬之等五人。」



第五象 戊辰



谶曰


杨花飞 蜀道难

截断竹萧方见日

更无一史乃乎安


颂曰


渔阳鼙鼓过潼关

此日君王幸剑山

木易若逢山下鬼

定於此处葬金环


金圣叹:「一马鞍指安禄山,一史书指史思明。一妇人死卧地上,乃贵妃死於马嵬坡。截断竹萧者肃宗即位,而安史之乱平。」



第六象 己巳



谶曰


非都是都 非皇是皇

阴霾既去 日月复光


颂曰


大帜巍巍树两京

楚舆今日又东行

乾坤再造人民乐

一二年来见太平


金圣叹:「此象主明皇还西京,至德二载九月,广平王叔郭子仪收复西京,十月收复东京,安史之乱尽弭,十二月迎上皇还西京,故云再造。」



第七象 庚午



谶曰


旌节满我目 山川 我足

破关客乍来 陡令中原哭


颂曰


蝼蚁从来足溃堤

六宫深锁梦全非

重门金鼓含兵气

小草滋生土口啼


金圣叹:「此象主藩镇跋扈及吐蕃入寇中原。」


第八象 辛未



谶曰


枪血中土 破贼还为贼

朵朵李花飞 帝日迁大吉


颂曰


天子蒙尘马首东

居然叁杰踞关中

孤军一注安社稷

内外能收手臂功


金圣叹:「此象主建中之乱,叁人者李希烈、朱、李怀光也。李怀光以破朱 功,为卢杞所忌,遂反,故曰破贼还为贼。叁人先後犯阙,德宗乘舆播迁,赖李晟以孤军收复京城,而社稷重安矣。」



第九象 壬申



谶曰


非白非黑 草头人出

借得一枝 满天飞血


颂曰


万人头上起英雄

血染河川日色红

一树李花都惨淡

可怜巢覆亦成空


金圣叹:「此象主黄巢作乱,唐祚至昭宗。朱温弑之以自立,改国号梁温,为黄巢旧党,故曰覆巢亦成空。」



第十象 癸酉



谶曰


荡荡中原 莫御八牛

泅水不涤 有血无头


颂曰


一后二主尽升遐

四海茫茫总一家

不但我生还杀我

回头还有李儿花


金圣叹:「此象主朱温弑何皇后、昭宣、昭宗而自立,所谓一后二主也。未几为次子友所弑,是颂中第叁句意。李克用之子存代父复仇,百战灭梁,改称後唐,是颂中第四句意。」



第十一象 甲戌



谶曰


五人同卜 非禄非福

兼而言之 喜怒哀乐


颂曰


龙蛇相斗叁十年

一日同光直上天

上得天堂好游戏

东兵百万入秦川


金圣叹:「此象主伶人郭从谦作乱,唐主为流矢所中。」



第十二象 乙亥



谶曰


块然一石 谓他人父

统二八州 已非唐土


颂曰


反兆先多口

出入皆无主

系铃自解铃

父亡子亦死


金圣叹:「此象主石敬塘求救于契丹。唐主遣张敬达讨石敬塘,敬塘不得已,求救于契丹,事之以父礼,贿以幽蓟十六州。晋帝之立国契丹功也,然卒以契丹亡,故有系铃解铃之兆



第十叁象 丙子



谶曰


汉水竭 雀高飞

飞来飞去何所止

高山不及城郭低


颂曰


百个雀儿水上飞

九十九个过山西

惟有一个踏破足

高栖独自理毛衣


金圣叹:「此象主周主郭威夺汉自立。郭威少贱,世称之曰郭雀儿。」



第十四象 丁丑



谶曰


石榴漫放花

李树得根芽

枯木逢春只一瞬

让他天水自荣华


颂曰


金木水火土已终

十叁童子五王公

英明重见太平日

五十叁参运不通


金圣叹:「此象主周世宗承郭威受命为五代之终,世宗姓柴名荣,英明武断,勤於为治,惜功业未竟而殂。五代共五十叁年,凡八姓十叁主,颂意显然。」



第十五象 戊寅



谶曰


天有日月 地有山川

海内纷纷 父後子前


颂曰


战事中原迄未休

几人高枕卧金戈

寰中自有真天子

扫尽群妖见日头


金圣叹:「此象主五代末造,割据者星罗棋布,惟吴越钱氏[钱四世]稍图治安,南唐李氏[李升叁世]略知文物,馀悉淫乱昏虐。大祖崛起,拯民水火。太小名香孩儿,手执帚着,扫除群雄也。」



第十六象 己卯



谶曰


天一生水 姿禀圣武

顺天应人 无今无古


颂曰


纳土姓钱并姓李

其馀相次朝天子

天将一统付真人

不杀人民更全嗣


金圣叹:「此象主宋太受禅汴都,天下大定,钱李二氏相率归化,此一治也。」



第十七象 庚辰



谶曰


声赫赫 干戈息

扫边氛 奠邦邑


颂曰


天子亲征乍渡河

欢声百里起讴歌

运筹幸有完全女

奏得奇功在议和


金圣叹:「此象主宋真宗澶渊之役。景德元年,契丹大举入寇,寇准劝帝亲征,乃幸澶渊。既渡河,远近望见卸盖皆踊跃呼万岁,声闻数十里,契丹夺气,遂议和。」



第十八象 辛巳



谶曰


天下之母 金刀伏兔

叁八之年 治安巩固


颂曰


水旱频仍不是灾

力扶幼主坐灵台

朝中又见钗光照

宇内承平氖象开


金圣叹:「此象主仁宗嗣立,刘太后垂听政。旁有一犬,其惟狄青乎。」



第十九象 壬午



谶曰


众人 尽入其室

百万雄狮 头上一石


颂曰


朝用奇谋夕丧师

人民西北尽流离

韶华虽好春光老

悔不深居坐殿墀


金圣叹:「此象主神宗误用安石,引用群邪,致启边,用兵西北,丧帅百万。熙宁初,王韶上平戎叁策,安石惊为奇谋,力荐於神宗,致肇此祸。」



第二十象 癸未



谶曰


朝无光 日月盲

莫与京 终旁皇


颂曰


父子同心并同道

中天日月手中物

奇云翻过北海头

凤阙龙廷生怛恻


金圣叹:「此象主司马光卒,蔡京父子弄权,群小朋兴,贤良受锢,有日月晦盲之象。」



第二十一象 损卦



谶曰


空厥宫中 雪深叁尺

吁嗟元* 南辕北辙


颂曰


妖氛未靖不康宁

北扫烽烟望帝京

异姓立朝终国位

卜世叁六又南行


金圣叹:「此象主金兵南下,徽宗禅位。靖康元年十一月,京师陷,明年四月,金以二帝及宗室妃嫔北去,立张邦昌为帝。卜世叁六者,宋自太祖至徽钦,凡九世,然则南渡以後又一世矣。」



第二十二象 乙酉



谶曰


天* 当空 否极见泰

* * 淼淼 木 大赖


颂曰


父子同心并同道

中天日月手中物

奇云翻过北海头

凤阙龙廷生怛恻


金圣叹:「此象主司马光卒,蔡京父子弄权,群小朋兴,贤良受锢,有日月晦盲之象。」



第二十叁象 履卦



谶曰


似道非道 乾沈坤*

祥光宇内 一江断楫


颂曰


胡儿大张挞伐威

两柱擎天力不支

如何兵火连天夜

犹自张灯作水嬉


金圣叹:「此象主贾似道当权,汪立信文天祥辈不能以独力支持宋室。襄樊围急,西子湖边似道犹张灯夜宴,宋室之亡其宜也。」



第二十四象 丁亥



谶曰


山* 海边 不帝亦仙

叁九四八 於万斯午


颂曰


十一卜人小月终

回天无力道俱穷

干戈四起疑无路

指点洪涛巨浪中


金圣叹:「此象主帝迁山,元令张弘范来攻,宋将张世杰兵溃,陆秀夫负帝赴海:宋室以亡。」



第二十五象 戊子



谶曰


北帝南臣 一兀自立

离离河水 燕巢补 *


颂曰


鼎足争雄事本奇

一狼二鼠判须臾

北关锁钥虽牢固

子子孙孙五五宜


金圣叹:「此象主元太租称帝离河,太祖名铁木真,元代凡十主。斧铁也,柄木也,斧柄十段即隐十主之意。」

推背 图


第二十六象 己丑



谶曰


时无夜 年无米

花不花 贼四起


颂曰


鼎沸中原木木来

四方 报起无端

房中自有长生术

莫怪都城澈夜开


金圣叹:「此象主顺帝惑西僧房中运气之术,溺於娱乐,以致刘福通、徐寿辉、方国珍、明玉珍、张士诚,陈友谅等狼顾鸱张,乘机而起。宦官不花壅不上闻,至徐达,常遇春直入京师,都城夜开,毫无警备。有元一代竟丧於淫僧之手,不亦哀哉。刘福通立韩林儿为帝,故曰木木来。」



第二十七象 庚寅



谶曰


惟且与月 下民之极

应运而兴 其色日赤


颂曰


枝枝叶叶现金光

晃晃朗朗照四方

江东岸上光明起

谈空说偈有真王


金圣叹:「此象主明太登极。太祖曾为皇觉寺僧,洪武一代海内熙洽,治臻大平。」



第二十八象 辛卯



谶曰


草头火脚 宫阙灰飞

家中有鸟 郊外有尼


颂曰


羽满高飞日

争妍有李花

真龙游四海

方外是吾家


金圣叹:「此象主燕王起兵,李景隆迎燕兵入都,宫中大火,建文祝发出亡。」



第二十九象 壬辰



谶曰


枝发厥荣 为国之栋

熙熙 康乐利众


颂曰


一枝向北一枝束

又有南枝种亦同

宇内同歌贤母德

真有叁代之遗风


金圣叹:「此象主宣宗时张太后用杨士奇、杨溥、杨荣叁人,能使天下又安,希风叁代,此一治也。时人稍士奇为西杨,溥为南杨,荣为东杨。」



第叁十象 癸巳



谶曰


半圭半林 合刖生变

石亦有灵 生荣死贱


颂曰


缺一不成也占先

六龙亲御到胡边

天心复见人心顺

相克相生马不前


金圣叹:「此象主张太后崩权归王振,致有乜先之患。其後上皇复辟,石亨自诩首功,率以恣横伏诛,此一乱也。」



第叁十一象 甲午



谶曰


当涂遗孽 秽乩宫阙

一男一女 斯送人国


颂曰


忠臣贤士尽沈沦

天启其衷乩更纷

纵有胸怀光坦白

乾坤不属旧明君


金圣叹:「此象主天启七年间,妖气漫天,元气受伤。一男一女指魏阉与客氏而言。魏杀客氏,客氏熹宗乳母,称奉圣夫人。」



第叁十二象 乙未



谶曰


马跳北阙 犬嗷西方

八九数尽 日月无光


颂曰


杨花落尽李花残

五色旗分自北来

太息金陵王气尽

一枝春色占长安


金圣叹:「此象主李闯、张献忠扰乱中原,崇祯投环梅山,福王偏安不久明祀遂亡。颂末句似指胡后,大有深意。」



第叁十叁象 丙申



谶曰


黄河水清 气顺则治

主客不分 地支无子


颂曰


天长白瀑来

胡人气不衮

藩离多撤去

稚子半可哀


金圣叹:「此象乃满清入关之徵。反客为主殆亦气数使然,非人力所能挽回欤。辽金而後胡人两主中原,璜璜汉族对之得毋有愧。」



第叁十四象 丁酉



谶曰


头有发 衣怕白

太平时 王杀王


颂曰


太平又见血花飞

五色章成里外衣

洪水滔天苗不秀

中原曾见梦全非


金圣叹:「证已往之事易,推未来之事难,然既证已往,似不得不推及将来。吾但愿自此以後,吾所谓平治者皆幸而中,吾所谓不平治者幸而不中,而吾可告无罪矣。此象疑遭水灾或兵戎与天灾共见,此一乱也。」



第叁十五象 戊戌



谶曰


西方有人 足踏神京

帝出不还 叁台扶倾


颂曰


黑云黯黯自西来

帝子临河 金台

南有兵戎北有火

中兴曾见有奇才


金圣叹:「此象疑有出狩事,亦乱兆也。」



第叁十六象 己亥



谶曰


纤纤女子 赤手御敌

不分祸福 灯光蔽日


颂曰


双拳旋转乾坤

海内无瑞不靖

母子不分先後

西望长安入觐


金圣叹:「此象疑一女子能定中原,建都长安。」



第叁十七象 庚子



谶曰


汉水茫茫 不统继统

南北不分 和衷与共


颂曰


水清终有竭

倒戈逢八月

海内竟无王

半凶还半吉


金圣叹:「此象虽有元首出现,而一时未易平治,亦一乱也



第叁十八象 辛丑



谶曰


门外一鹿 群雄争逐

劫及鸢鱼 水深火热


颂曰


火运开时祸蔓延

万人後死万人先

海波能使江河浊

境外何殊在目前


金圣叹:「此象兵祸起於门外有延及门内之兆。」



第叁十九象 壬寅



谶曰


鸟无足 山有月

旭初升 人都哭


颂曰


十二月中气不和

南山有雀北山罗

一朝听得金鸡叫

大海沈沈日已过


金圣叹:「此象疑一外夷扰乱中原,必至酉年始得平也。」



第四十象 癸卯



谶曰


一二叁四 无土有主

小小天罡 垂拱而治


颂曰


一口东来气太骄

脚下无履首无毛

若逢木子冰霜涣

生我者猴死我雕


金圣叹:「此象有一李姓,能服东夷,而不能图长治久安之策,卒至旋治旋乱,有兽活禽死之意也。」



第四十一象 甲辰



谶曰


天地晦盲 草木蕃殖

阴阳反背 上土下日


颂曰


帽儿须戴血无头

手弄乾坤何日休

九十九年成大错

称王只合在秦州


金圣叹:「此象一武士握兵权,致肇地覆天翻之祸,或一白姓者平之。」



第四十二象 乙巳



谶曰


天美人自西来

朝中日渐安

长弓在地

危而不危


颂曰


西方女子琵琶仙

皎皎衣裳色更鲜

此时浑迹居朝市

闹乱君臣百万般


金圣叹:「此象疑一女子当国,服色尚白,大权独揽,几危社稷,发现或在卯年,此始乱之兆也。」



第四十叁象 丙午



谶曰


君非君 臣非臣

始艰危 终克定


颂曰


黑兔走入青龙穴

欲尽不尽不可说

惟有外边根树上

叁十年中子孙结


金圣叹:「此象疑前象女子乱国未终,君臣出狩,有一杰出之人为之底定,然必在叁十年後。」



第四十四象 丁未



谶曰


日月丽天 群阴慑服

百灵来朝 双羽四足


颂曰


中国而今有圣人

虽非豪杰也周成

四夷重译称天子

否极泰来九国春


金圣叹:「此象乃圣人复生,四夷来朝之兆,一大治也。」



第四十五象 戊申



谶曰


有客西来 至东而止

木火金水 洗此大耻


颂曰


炎运宏开世界同

金乌隐匿白洋中

从此不敢称雄长

兵气全销运已终


金圣叹:「此象于太平之世复见兵戎,当在海洋之上,自此之後,更臻盛世矣。」



第四十六象 己酉



谶曰


黯黯阴霾 杀不用刀

万人不死 一人难逃


颂曰


有一军人身带弓

只言我是白头翁

东边门里伏金剑

勇士後门入帝宫


金圣叹:「此象疑君王昏,一勇士仗义兴兵为民请命,故曰万人不死一人难逃。」



第四十七象 庚戌



谶曰


偃武修文 紫薇星明

匹夫有责 一言为君


颂曰


无王无帝定乾坤

来自田间第一人

好把旧书多读到

义言一出见英明


金圣叹:「此象有贤君下士,豪杰来归之兆,盖辅助得人,而帝不居德,王不居功,蒸蒸然有无为而治之盛。此一治也。」



第四十八象 辛亥



谶曰


卯午之开 厥象维离

八牛牵动 雍雍熙熙


颂曰


水火既济人民吉

手执金戈不杀贼

五十年中一将臣

青青草自田间出


金圣叹:「此象疑一朱姓与一苗姓争朝纲,而朱姓有以德服人之化,龙蛇相斗,想在辰巳之年,其建都或在南方。」

推背 图


第四十九象 壬子



谶曰


山谷少人口 欲剿失其巢

帝王称弟兄 纷粉是英豪


颂曰


一个或人口内啼

分南分北分东西

六爻占尽文明见

棋布星罗日月济


金圣叹:「久分必合,久合必分,理数然也,然有文明之象,当不如割据者之纷扰也。」



第五十象 癸丑



谶曰


水火相战 时穷则变

贞下起元 兽贵人贱


颂曰


虎头人遇虎头年

白米盈仓不值钱

豺狼结队街中走

拨尽风云始见天


金圣叹:「此象遇寅年遭大乱,君昏臣暴,下民无生息之日,又一乱也。」



第五十一象 甲寅



谶曰


阴阳和 化以正

坤顺而感 後见尧舜


颂曰


谁云女子尚刚强

坤德居然感四方

重见中天新气象

卜年一六寿而康


金圣叹:「此象乃明君得贤后之助,化行国内,重见升平,又一治也。卜年一六,或在位七十年。」



第五十二象 乙卯



谶曰


慧星乍见 不利东北

踽踽何之 赡彼乐国


颂曰


枪一点现东方

吴楚依然有帝王

门外客来终不久

乾坤再造在角亢


金圣叹:「此象主东北被夷人所扰,有迁都南方之兆。角亢南极也。其後有明君出,驱逐外人,再度升平。」



第五十叁象 丙辰



谶曰


阙中天子 礼贤下士

顺天休命 半老有子


颂曰


一个孝子自西来

手掘乾纲天下安

域中两见旌旗美

前人不及後人才


金圣叹:「此象有一秦姓名孝者,登极关中,控制南北,或以秦为国号,此一治也。」



第五十四象 丁巳



谶曰


磊磊落落 残棋一局

啄息苟安 虽笑亦哭


颂曰


不分牛鼠与牛羊

去毛存尚称强

寰中自有真龙出

九曲黄河水不黄


金圣叹:「此象有实去名存之兆,或为周末时,号令不行,尚颁止朔:亦久合必分之徵也。」



第五十五象 戊午



谶曰


惧则生戒 无远勿届

水边有女 对日自拜


颂曰


觊觎神器终无用

系翼小心有臣众

转危为安见节义

未必河山自我送


金圣叹:「此象有一石姓或刘姓一统中原,有一姓汝者谋篡夺之,幸有大臣尽忠王室,戒谨惕励,一切外侮不灭自灭,虽乱而亦治也。」



第五十六象 己未



谶曰


飞者非鸟 潜者非鱼

战不在兵 造化游戏


颂曰


海疆万里尽云烟

上迄云霄下及泉

金母木公工幻弄

干戈未接祸连天


金圣叹:「此象军用火,即乱不在兵之意。颂云,海疆万里,则战争之烈,不仅在於中国也。」



第五十七象 庚申



谶曰


物极必反 以毒制毒

叁尺童子 四夷 服


颂曰


坎离相克见天倪

天使斯人弭杀机

不信奇才产吴越

重洋从此戢兵师


金圣叹:「此象言吴越之间有一童子,能出奇制胜,将燎原之火扑灭净尽,而厄运自此终矣,又一治也。」



第五十八象 辛酉



谶曰


大乱乎 四夷服

称弟兄 六七国


颂曰


锋烟净尽海无波

称帝称王又统和

犹有煞星隐西北

未能遍唱太平歌


金圣叹:「此象有四夷来王,海不扬波之兆。惜乎西北一隅尚未平靖,犹有遗憾,又一治也。」



第五十九象 壬戌



谶曰


无城无府 无尔无我

天下一家 治臻大化


颂曰


一人为大世界福

手执签筒拔去竹

红黄黑白不分明

东南西北尽和睦


金圣叹:「此乃太同之象,人生其际,饮和食德,当不知若何愉快也。惜乎其数已终,其或反本归原,还於混噩欤。」



第六十象 癸亥



谶曰


一阴一阳 无终无始

终者日终 始者自始


颂曰


茫茫天数此中求

世道兴衰不自由

万万千千说不尽

不如推背去归休


金圣叹:「一人在前,一人在後,有往无来,无独有偶,以此殿图,其寓意至深远焉。无象之象胜於有象。我以不解解之,着者有知当亦许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