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包公自从断了“丙烯酰胺”一案后,整天闷闷不乐,喃喃自语:我包公一世英明居然毁在这件事上。

终于,包公由于这件事郁郁而终。

包公死了,丙烯酰胺乐了。因为当今无人能奈何他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