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没有寄出的照片 军旅 14

马拉 收藏 8 35802

“反 标” (169)

73年那年,在脑海里印象较深的事情有两样大事:一个是安顺市的“反标”事件,那年全国正掀起“批林批孔”的浪潮,正好东边紧挨飞机试飞场的一个村寨出了件大事:老两口差点将心爱的女儿杀了,公安局插手破了案,才知是重男轻女产生的严重后果。 起因是五六岁儿子最近得了一种怪病,吃不下饭,浑身偏软无力,肚子跟扣了口锅似得,人却十分消瘦。

老两口快50了才有这么个宝贝儿子,平日真是稀罕的跟个宝贝似的。孩子自从有了这个病后,家就跟天塌了似的,两口急得要上树! 请来了巫婆,磕头烧香拜佛驱鬼,吃了好几只鸡,折腾了几天,没起任何作用,后买鱼割肉摆酒,请来远近闻名的神婆来坐诊。 神婆大模大样的坐下,默默不语,半天才睁开了眼,观像把脉,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架势,恰恰算算,深深叹了口气,急得老两口差点跪下。

可盼到神婆开口说话:“这病治到是可以治,药也不难讨,就是这个“药引子”......有点难办呀”! 他爹说:药引子是什么您快说出来,除了天上的星星弄不来,地上只要是有,我卖房子卖地也凑齐钱数弄来! 神婆说****这倒不用,就是这药引子拿钱也买不来! “是什么呀,您快讲啊”。

神婆摇摇头,叹了口气说:“这引子是活人心,不摘心人不能死,死了就没效用了”!

两口愣住了,这活人心哪弄去!问乱坟岗的死人心能不能用?得知死人心药效不得发挥。老两口真是愁坏了,猪心牛心都不能用,可这活人心哪弄去。万般无奈,眼看走投无路,他爹猛然冒出一句:只有拿女儿的心给儿子治病这一条路了。他娘大哭起来,儿女可都是娘心头上的肉呀!等他娘哭够了。 他爹喃喃的说:“女儿早晚是人家的人,咱就这一个儿子,还得依仗他养老送终,儿子没了,咱家就绝后了!老了谁管咱”!

两口当下商定:让女儿最后过几天好日子,摘心的事过几天后再行动,时间定在半个月后的星期六晚上! 两口的谈话,被一旁儿子听的清清楚楚,第二天,儿子跟姐姐把话透了过去。姐姐愣住了,不敢相信这是爹妈说的话!可真的从那天起,家里虽不富裕,却也天天杀鸡割肉,细米白面,不过年不过节,竟有这般路数,姐姐渐渐心里明白了。 她想跑,可不能跑,这一跑弟弟就没命了。可等死,又心有所不甘,这辈子才开个头,以后日子还长着呢!同是一样的孩子,爹妈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想不明白,心里挽了个疙瘩。煎熬中,日子到是一天天临近了,这天下课了她没走,老师看到就她还留在教室里这摸摸那看看,走过去问道:“天快黑了,你还不赶快回家”。 姑娘大哭起来:“老师,我舍不得你们”! 老师不解,急问有什么事:姑娘什么都不讲只是哭泣,哭了一阵抬起头说:“老师,你要是可怜我,晚上就到我家送送我吧”。 说罢头也不回,朝家跑去。姑娘家早早做了一大桌饭菜,劝孩子多吃点,饭罢,母亲擦着泪走到里屋,留下他父女二人。饭桌上,父亲问小姑娘“家里对你好不好”?

姑娘说“好”!

父亲问“你爱不爱你的弟弟”?

姑娘说“爱”!

老头叹了一口气说:“眼下你弟弟眼看就不行了,只有你能救你弟弟”。

姑娘抬起头坚定地说:“只要能救弟弟,干什么我都愿意”!

话头亮开了,姑娘点头答应,只是提出捐供心藏前,想最后洗个热水澡。清清白白的来,干干净净的走,老妈哭着到灶火间烧水去了。 老师吃过了饭,灯下要给孩子们批改作业。正好看到小姑娘的作业本,通篇没一个字,联想到这几天孩子精神恍惚,今天离校又说的一番话,顿感不对头,喊起另一个教员,往姑娘家跑去。

姑娘家大门紧闭,如何敲打也没回声,老师更觉有问题,跑到村部叫来支书和几个民兵,砸开了大门。一看,姑娘嘴被堵着,脸朝下正绑在一条长凳上,打眼望去,背部已去掉了两根肋骨,就差着没摘取心脏了。好在小姑娘为了拖延时间,先提出要求说要洗澡,动手时又说自己看着害怕,让从背后开刀,姑娘的机智,为最终保住性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而反抗,逃跑的念头,在“大逆不道” 的世俗传统观念面前是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正谓:“君叫臣死,臣不敢不死,父叫子死,子不敢不死”。

好在离寨子不远就是个空军试飞机场,场里紧急出动了一部救护车,把人直接拉到解放军73医院进行抢救,人总算是保住了,其弟弟经检查也不是什么大病,只是肚子里蛔虫太多,消化道都堵满了,吃了几副打虫药后,据说拉了半脸盆的蛔虫,人就没事了,又活蹦乱跳的到处玩耍了。

事后责任人都得到了处理,神婆大呼冤枉:“我让他用的是活人参呀,是他自己听错了”!

办案人员严肃地问道:“你见过活人参吗!纯粹狡辩”!

这事捅到社会上,一片哗然,为批判孔老二“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等谬论和“男尊女卑”的传统观念提供了重磅炮弹。 可就在紧锣密鼓地展开大批判之时,在大清早的街头上又发现了“反标”,奇怪的是这条反标猛看就一个“复合字”,大张旗鼓的贴在学校大门外,当时谁都没能看懂,只觉得字怪眼熟,人围观了一阵,有人恍然大悟说:你看,这个字中间是个“子”字,上下左右都有部首偏旁,借用中心“子”字,正好上下左右复合成四个字,“学好孔孟”!

这事在当时“批林批孔”的政治背景下可闹大了,有人说只有老私塾才有这个学问,吵嚷了一阵,动用不少警力,痕迹,笔迹鉴定专家都亮了像,明察暗访,紧锣密鼓,不知最后鼓弄出了什么名堂。

大 泄 气(170)

二是73年5月,师里搞文艺调演,除了各团宣传队要去演出外,还指定各团去一个连队的演唱组参加汇演,团里将此任务交给了我连,这次汇演,师里有几项硬规定:演唱组人员不能超过8人,演出时间不能超过30分钟,演出节目不能低于4个。 接受任务后我想想自己不能去,班里工作太忙,便提出:才来到十班,班里面临的问题实在多,我就不去了,有副指导员带队,有他就行,连里没考虑就把意见否决了。

能去到师里争名次, 团里很重视这这项工作,俱乐部主任周金合赶了过来,与我连商讨圈定的演出节目有相声“过节”,云南花灯“军民鱼水情”,对口词“一密位”,天津快板“两个苏修兵”,他看过我连的演出,有印象,直接勾画了四个,而这四个节目就有我的三个,看来不去是不行了。

要说的是这个天津快板,后来成了团里的保留节目,每次上台,俱乐部主任周金合都要强调必须上,称之为“百看不厌”,在当时简直成了赵本山的小品了。后来安顺市歌舞团74年建军节来我团慰问演出,与我连同台献艺,看后歌舞团长直接找到我,问询了一些情况,给我留下联系方式:要我退伍后找他,我估计是想让我加入,可我家居北方,父母就我这一个男丁,哪能留在这里!我一时不好婉绝,只好答应到时再联系。

去师里前,我还是很有信心的:团里其他演唱组的水平都见识了,形式大部分是诗歌朗诵,一开口就是“啊….”!“啊….”的,再不然就是小合唱,相声,对口词一类,老鹰飞,狗撒滖。内容大部是“贫下中农热爱毛主席”,“工人阶级心最红”,“翻身农奴想念毛主席”等,团里评议:与我连水平之差不是一两个等级。

我连演唱组准备工作按照上级精神搞好落实,按时间在团统一组织下,赶到了贵阳师部。 我团政治处主任张桐轩也来坐镇指导了,拿看了我们的准备节目,邹起了眉头,指着“两个苏修兵”问道:“这事已过去几年了,还打算上呀”!

周金合说“这个节目真是不错,很受战士们的欢迎”。

张主任说“这个节目不行,必须拿掉”!

周主任在力争无果之后,无奈换了节目。新上一个反应勤俭节约的短剧—“一个破脸盆”。 演出按一二三团先后秩序上的台,炮团押后。

果然几个步兵团演出结束后,我更感到胜利在握,一等奖肯定跑不了。可不想炮团演唱组一出场,气势非凡宏大,光乐队成员就不止七八个人,长号,小号,圆号,巴力冬,小提琴,大提琴,手风琴,黑管,沙克斯等,看得我们蹚目结舌! 再看看我们手里的二胡,笛子,快板,更是相逢见拙。

炮团是机械化部队,养一个炮团的经费可以养三个步兵团且错错有余,人家干什么事都有点钱大气粗,不怕这几个小钱。人家的一个藏舞,就能有十几个演员上场,他们的衣服帽子,靴藏都是定做的,花里胡哨,不像我们演出的帽子只能糊个纸盒,长帽檐沾点纸花,外面涂的花花绿绿的扣在头上,白衬衣外面披个外黄的雨衣,穿着长筒雨鞋就出场了。

炮团演员专业性很强。 跳舞的是一帮子,数来宝,相声等说唱演员又是一帮子,但观后论评价,他们说唱这方面的水平远不是我们的对手,他们专业分工明确,全组整一个排不少!事先规定演出时间不能超过30分钟,我们按张主任的硬性要求,为不超时甚至不惜压缩台词,避免不了影响效果,可人家硬是在台上蹦了两个小时。 下来总结经验相互取经,我到了炮团演唱组,一问才知:人家骨干都是团宣传队的老队员,有的还是临时抽下来的!就是专门吃这碗饭的。

我连演唱组算是“狗肉上不了大台面”,自然落败。炮团对我们的节目也有兴趣,相声,对口词,短剧都抄走了。 据说在师里商量评奖时,产生了两股不同的意见:炮团演唱组的演出水平最棒是肯定的,但炮团演唱组代表不了基础连队演唱组的真实水平,就他们那几样乐器,动几百上千,哪个普通连队能置办得起,哪个连队能有这样的人才!那个演出阵容,也绝不是一个连队能拿得出的。

部队有训练任务,有生产任务,谁敢抽连队1/3的兵力整天搞这个。 可也有人说这下放队员是个好法子,正谓“腿上绑大锣—走到哪响到哪”,下步还要到军里汇演,这拿到军里还不一炮走红呀!后者意见占了上风,炮团“演唱组”高高兴兴捧走了奖杯。

后来团政委到师里开会,听师里领导讲:实际有人提议奖杯应给121团,121团节目小而精,真实体现了连队的生活气息,节目也是战士们喜闻乐见的,没选上真是有点遗憾。炮团演唱组到了军里演出后,军里毫不客气地指出:这代表不了连队风格,纯粹的弄虚作假,败坏风气!不得参加评议,41师吃了个大鸭蛋。

后来师里去的领导一致感慨:如121团的演唱组来了,肯定能捧杯!张主任回去就被政委骂了:“我看那个苏修兵节目就满不错,只要是战士喜闻乐见的,就是好节目!宣扬我军正面光辉形象的是好节目,丑化敌军的节目也是好节目,这样的节目不准上台,让什么节目上台”?

二 去 团 部(171)

十月份,团里来了通知,抽我去团部作训股“帮忙”,为团里布置下一步的反坦克教育做准备,要我去绘教学挂图,我接到通知就去了,那时部队教学资料很少,一个连就几本教材,后来到地方,到是发现不少军事挂图放置在军事机关仓库的角落里,上面却落满了灰尘。可有一时,很多教具都得部队自己想法解决。 我在那就一个人,在作训股天天绘制反坦克教学挂图,有坦克刨面图,各种反坦克武器,反坦克壕,三角锥,按要求制作炸药包等教具。

工作刚一结束正准备回连,团技术革新小组又留下了我,因我成功改造过82无的后箍盖,在全军得到推广,这革新成果为军队解决了82无技术保障问题,节约了大量宝贵的训练经费。团技术革新小组是各连临时抽的人员,有的入伍前就是军工厂的技术工人,六七个人一齐搞技术革新,提出方案,画了图纸,有与团修械所一起研究完成。

看他们搞的有土造掷弹筒:简单的说就是个套筒,能容下个手榴弹头,用时将筒嘴插到枪管里,外面固定扣到准星上,手榴弹头插到筒里,拉环套到准星上,用空包弹发射,45度角能打出二三百米,但落点无规律,齐放可打二百米以外的集群目标。但有时套筒也打没了,实验后听反映,坐力太大,得加缓冲垫,且射击后枪口膨大,步枪不能再做精度射击,看通报外单位有用报废步枪加粗枪管制的,效果要好些。

也看了个他们做的空中开花榴弹阵。就是用一快板,摆上数枚手榴弹,板下由药包引爆抛出几百米高,专炸空降伞兵,构思估计是跟地雷战里的“石大爷”学得。但发现托出去不拉火手榴弹同样不会爆炸,拉火一事作了难,事先拉火环要用钉子一个个钉到地上,太费工费时还不安全,我看了说拉火环用根绳串在一起,崩出去手榴弹一分开不就互相拉着了,果然好使,托起手榴弹到半空爆炸。 试验时没经验,榴弹在空中爆炸,我们在下面傻呵呵的向天张望着,当百米多高的爆炸碎片噼噼啪啪当头罩下,附近的水田飞溅起一片水花时,我们一个个不得不捂着脑袋,紧紧趴在地面上,祷告千万别被“照顾”了。

实际此时直立为最好,比卧倒受弹面积小得多。 我因搞了火炮击针的改革,也被要去,咱是玩炮的,我设计的东西,大都是跟炮兵专业离不开:一个是炮兵用炮弹反跳引信,引信体为钢质,终端有个纸炮,撞击目标后,纸炮被惯性击针撞击发火,引燃弹体内黑火药,炮弹头密封皮被气体冲破,弹头上的喷射孔向前喷射气体使弹体自动倒回。 这个设计,别家也有制作,但我认为我设计的最为简单,全部包括弹簧只有4个部件,后来改进型只有三个部件。引信头,引信体。弹簧,纸炮罩。安全系数大,弹丸飞行过程中不会意外发火,落地发火灵敏,打到泥塘也会自动跳出,只要纸炮不失效,百分之百全部发火。引信体铁疙瘩结实,不易损坏。

一是经济,发射一次除了发射用的基本药管,药包,零号装药射击代价就是一只纸炮,一小勺黑药,成本不到一角钱。

二是近似实弹射击,那时迫击炮兵使用教练弹射击时,往往看不到弹着点,就无法修正射击诸元,落地时弹体如碰到石头等硬物,惯性还会使弹体开裂变形损毁,不能再用。增大了训练费用的支出,自从有了这种反跳引信,落地时发出爆烟和声响,能显示方向和距离的偏差,为炮长修正炸点提供了依据。

三是炮弹入土受到喷火反作用就减速,进不到半尺深就会自动从落点蹦出,不用再费人工挖掘,教练弹完好使用率也大幅提高。

再一个设计是将82无架到三轮摩托车上,炮长为驾驶员,负责驾驶,测距和射击指挥,火炮架在车斗右侧,一炮手坐在车斗里,负责瞄准发射,车斗后有弹药室,装填手的位置在炮长后,负责装填炮弹。这种摩托,布阵,设置,转移都十分灵活,理论上追可以撵上敌坦克,撤可以把坦克抛得远远的,机动灵活,对道路条件要求低,如果翘起边斗,技术高的独木桥也能过!如大量装备,在“三北”(东北,西北,华北)敌坦克大规模入侵时,尤为适用。

机械化程度高了,反应速度快了,人员大大缩编,用同样的人员,一个班8个人加释放后的驭手,可以编组三门火炮,使火力打击提高不止一倍以上,因不用军马,节省了饲料,人工,防疫,配套,节省的军费,养几辆摩托没一点问题,人家能将105无坐力架到北京吉普上,我为什么不能将82无架到三轮摩托上?

除了固定车架外,还应随车一个标准炮架,可下车直接战斗,我给样车绘出了详图。 再一个是“40火箭弹自动发射筒”,就是事先在封锁区构置发射井,将一个发射装置下入,装置平时成密封状态,盛载密封56式火箭弹,战时受到牵动自动发射。除了箱体,该装置主体有个发射管,插有一枚火箭弹,箱体负责发射方向和射角,发射管被固定装置锁紧,下到发射井,由发射板控制,发射板有根拉线,可拉出去三十至五十米,在一头固定,一旦被拉动解除发射管绊销,管下的弹簧会自动将发射管带发射架一同顶出筒外,管与发射架之间有个偏心轴,偏心轴会使发射管自动倒向拉线一方,偏倒到一定发射角度后,火药筒火帽被击发,火箭弹自动发射,因装甲目标在行进,拉线一方设计出提前量,来弹会正好打在行进间的防护薄弱的炮塔侧装甲和车体上,高温高速高压的金属射流会穿透装甲,引燃装甲里的油料,引起车里的弹药殉炸,将装甲目标彻底摧毁,一枚火箭弹,就封锁几十米一段正面,如果设点放在封锁垭口,桥梁,益道等必经之路,更是妙不可言。 在剧烈的颠簸中,坦克兵不会轻易发现这细细的钢丝拉线的。

根据构思,我又设计了一种厢式发射装置,火箭弹已不是56式的了,而是全新式,有点像早期的DF型,发射结构更简单,就是个携行箱,平时装载弹药,用时是个发射器,挖坑伪装放到土坑里,拉出绊线,一旦受牵被拉出绊销,火箭箱盖在弹力作用下自动打开,等到了预先设置的发射定角,盖下面腹部的发射筒的弹体会被定角器上的击针击发,在火药推动下自动射出。在弹体里,我想一个破甲装置破甲有限,如两个串加一起,肯定破甲能力大大加强,就设计出同体前后两个空心药罩,定名为“二次同心破甲弹”,实际看到后来外国八十年代出的就有,叫“串联式破甲弹”,我愤愤的想:不知哪个王八蛋把我的专利偷卖给外国了!操他奶奶!专利费也没分我一点!

设计图是出来了,但我团跟本没那个实践能力,参谋长看看说:想法不错,引信可做几个实践一下,载炮车和自动发射器,只能提交上级了。十几年后,我看到了德国,瑞典的资料,人家反坦克自动发射器已装备了部队,能封锁几十米的路段,人家用的是电子,判音等先进技术,有些早在阿富汗,伊拉克战场大显神威,就是前时阿富汗的战斗,路边炸弹也让美帝头脑发懵。而我们自己的呢?我想如当初将我在一个合适的位置,肯定会发明出一大堆“先进武器设备”的。

记得八十年代,中越边境的部队反应重机枪供弹速度慢,战斗保障出现问题,一挺机枪射击,十个人压弹还跟不上!这种仿“苏果留洛夫”重机枪身重,锁闭后射弹散布集中,火力猛,防盾对射手防护到位,特别是加厚式防盾,让越军头痛不已。但也有个极大的问题,就是压弹问题。 这种老式机枪弹链条,不像56机压弹器那样,从链条开口处一侧压入,那个半机械式压弹装置,抓入一把子弹放入漏斗内,转动压弹把柄,在装置的齿轮拨动下,链条前行时,压轮依次将子弹压入弹链。

而53重机这种弹链,是筒式,旁边没有开口,得从腚后压入,我试过,手工压满一条250发弹链,没有半个小时下不来,极费力,带个手套,两手磨得还都快起泡了,子弹万一压不到定位,射击时就可能出故障,给战斗造成影响。 国防几家工厂几次研究试制,都不理想,均以失败告终,有人提出重新设计弹链。那是开玩笑的吗?

国内就出个JB仿美的警用转轮,就研讨多少次,花费若干年和大量资金,除了击锤有点变化,出的样式还不如美造,一次也是出一发。美国的枪柄充分考虑了人体工程学,国造的考虑了吗?这玩意改装交我用不了10分钟,就是把011系统造.22转轮的大师请来,也在时间上,经费上不知有太大的节俭,介破玩意扔到垃圾堆里都没人拾,也敢说是自己研制的。

那时山东省军区修械所搞了个“77式手枪”,牛B就如半个篮球场,大了去了,河南省军区修械所也想办点实事,把实验任务要过来,交给我几个分区,要求各自尽快拿出一套方案,几天后我设计方案出台。一个半尺高的装置,连座约10斤重,上面是个是个“双手动”式手轮,猛看像个自行车脚蹬,实际加长安两个脚蹬,再弄个座,像骑自行车那样会更省力,压子弹速度会更快,横向中心轴一边带个斜面转轴,连着一个竖向斜面转轴,将横向动力改为竖向动力,竖向轴下带有拨齿,两侧对象轴转动时带动拨齿,两边轮齿合力将链条拉入压弹器,一人转动手轮,一人配合将弹链竖起排入半尺长的入口处,协同依次插入子弹,手轮中心是压弹盘,转动时将子弹依次压入。压满子弹的链条定位架略高些,那头出来,可以将弹链自动排入弹药箱。 这装置提高了压弹速度,降低了压弹时间,节省了人力,供弹速度提高了近10倍,这活轻伤员都能干,大大解放了一线人力资源。

我这初中一年级的文化水平没学过机械设计,解决不了齿轮细节技术设计的问题,拿出草图,交与省军区修械所再研制组装,第一批样品很快送到前方阵地,受到前方战士一致好评,新的改革,让小猴子吃了不少苦头,咱在后方,也算尽心尽责,给保家卫国的勇士们献上了一份厚礼。

后来我到过公共汽车公司,在修理车间擦洗零件三天,就给车间提出几项技术革新,发现他们从车里狭小空间里抬上抬下发动机实在太费劲,画了个草图,用杠杆的力量前后移动吊装操作,使他们大大降低了劳动强度,基本一次能安装到位,提高工作效率,

那时的汽车出站后没有明示牌,有的在车门口只标几路,外地人就不明就里,都要上前向司机和售票员讨问一番,我设计加装了一块“起始—终点”标识牌,贴到驾驶员旁侧下角窗户玻璃上,再不用一问一答,旅客老远一看一切醒目明了,现在全国都推广开了。

打 错 靶 子(172)

驻地因离团部很近,我规规矩矩都是按时上下班,到时间就回到连队住宿就餐。一日,我排接到命令,去师里参加炮兵实弹射击,我要求回连队,但团里根本不放我回连,参谋长竟亲自打电话给我连说明情况,排长对我说“放心,你不在,有副班长呢,你就安心在那搞革新吧”。 我想也是,班里工作已经就绪,各方面基本赶上趟了,就让副班长独挡一下也好,见识一下他的工作能力。

那次射击,是组织了全师的反坦克炮兵汇操,说明全军已把打坦克放到了相当重视的地步,师里正紧锣密鼓准备实施时,接到了上级一个通报:某部实弹射击时火炮炸膛,一个班全炸没了,出了重大事故!经专家测定,炸膛是出在引信上!那时的引信,大都用的是老式的机械式引信。 这里要讲点引信方面的知识:火炮自从有了装药弹丸,就有了引信,这是要求其在特定条件时爆炸所必备的要件,引信大体分机械和电子两大类,早期的为机械,已存在百多年了。

早期的引信问题多多,存在安全系数不够的诸多问题,随着火炮新弹种的诞生和现代电子技术的提高,有了相应的改进。 大家都知道,机械引信是起爆管和机械零件组成,一般弹丸碰击目标,冲撞使击针撞击火帽,引燃起爆装置,引起炮弹爆炸。为了保障安全,在击针和火帽之间有个保险装置,说明了就是人为的设计个阻隔,将击针体和火帽隔开,避免因磕碰意外走火。

这种引信,根据火炮特点,又分滑膛式和旋转式两种,结构因而有所区别。一般引信的保险构造,是击针和火帽之间有几个钢珠或钢片,在起隔断作用以保证平时的安全。下面举两个有一定代表性的例子:

1,离心式保险:旋转式炮弹经(线膛炮)发射后,弹丸瞬间获得极大的转速,保险钢片在炮弹飞旋的同时,在离心力作用下向四周打开,失去障碍物,击针在击针簧的推力下,向前运动,到达待击位置。

2,惯性式保险:滑膛式炮弹经滑膛炮发射后,弹丸向前运动,惯性筒在弹丸高速运动时,利用惯性压缩支撑簧后退,惯性筒里的里面罩着保险钢珠失去了制约,自动向外飞散,击针失去阻隔的钢珠,在击针簧的推力下,向前运动,到达待击位置。

为了安全起见,击针是不会一下到位,因为在其通路上设计的有个“蛇”形槽,击针沿“蛇”形槽前进通过时会遇有阻力,得稍用一点时间,使在此段炮弹弹道中保证有一段飞行保险距离,不会因碰到细小的障碍物引起意外早炸。 引信是多零件组成的合作整体,一旦哪个出现问题罢工,引信就会失灵,造成各种故障,早炸或形成哑弹,那时的机械引信质量不高,解放后工地施工,还挖出不少未炸得航弹,炮弹,炸弹等。

根据炮弹的任务,引信又分为“瞬发”,“短延期”,“定时”几大类,“瞬发” 引信就是碰击目标即炸,利用破片杀伤地面有生力量和破坏障碍物,清除障碍或穿透装甲。“短延期” 引信就是让炮弹穿透地表外层后再爆炸,用以钻地后毁伤工事和装备,杀伤掩体内的人员。“定时” 引信就是预先设定一段时间定时起爆,给对方造成心理障碍,多用在照明弹或空爆杀伤榴弹,或在敌人队伍密集时定时起爆,严重影响敌方抢修工程进度等。

可见保险钢珠对于引信安全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有消息说这是有人在制作引信时,保险钢珠竟然没放入,那还不一发射,强大的惯性就令击针直接就撞击火帽了,不炸膛才有鬼! 有人说炮弹是九大代表“尉凤英”厂出的,传言四起,人心惶惶不过既然大部队从四方赶来,不打几炮也是不行的,师炮兵科,检验了我部配发的炮弹,发现与通报的炮弹不是一个厂家,也不是一个批次,上报到军里再请示,批准试打。

这试射的任务交给了121团,团里又落实到我连。 排长不知咋想的,估计是想让八班在全师出出风头,任务又转送给八班。他哪知,八班长喜出风头,爱露脸不假,但这炸膛是才通报过得玄事,一杆子人惊魂未定,让我开炮试打,这简直是赶八班往屠宰场呀,八班长悔的肠子都发乌了! 不过命令既下,军令难改,又是一圈人在盯着看,这时再换哪个班都晚八年了,八班长明白,不上是不行了。一个班抱着必死的心情,在班长带领下占领阵地,传弹到位填入炮膛,一炮手正在瞄准固定目标,这目标的距离是师里早已测准的,此次射击目的主要是了解火炮的精准度和破甲弹对山体的穿透威力。

这时八班长大喊一声:“一炮手留下,其余跟我撤出阵地”!说罢,自先打头往远处循去,一个班在班长的带领下走得干干净净!

在场的领导谁也没敢制止,万一炸了膛出事故多死了人,谁也付不起这个高昂的责任!倒是有人暗暗赞赏八班长的灵活处置。 八班副兼瞄准手“廖朝初”,一个人呆呆的蹲跪在阵地上,四周静悄悄,一圈只剩下他一个人,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人家都躲避了,他知道就是炸膛,他也必须去死!他犹豫着,瞄准着,瞄准着,犹豫着,一遍遍,始终没发射,他清楚,扳动击发手柄时,就可能是当“烈士”之时!一片静悄悄的,没人敢催,十几分钟后,他终于发射了,炮尾喷出一股焰火,炮弹准准打进了400米处的圆心。

经测试,金属射流打进岩心一米多,人与炮都完好无损!远处旁观的人群欢腾起来,只有八班副还木木的呆在那。就只短短一刻钟,他似乎明白了整个世界。但我团里的一干人,脸色铁青:他竟然将炮弹打入了别人的靶子里,打错靶,这是严重失误!班长也没复查一下,八班在全师面前没露成脸,反而亮了蛋,出了个天大的洋相,冒死开炮,本该记功的,但因这个失误被抵消了。

平心而论,要说八班长的处置也没大错,就是换到我,即使不撤出阵地,也会把大家带往隐蔽安全的地方,以最大的减少损失,也有可能我会亲自上。军里即批准打炮,应该是掌握了第一手资料,有一定的把握,不然就会为最低减少损失,用其他装置代替人工操作再行开炮的。只是八班副的心理阴影难于消除,与班长日后的工作配合不大协调了,在他眼里始终认为班长就是个逃兵,关键时刻尿汤了,加上平时对八班长的看法,关系终于闹崩了。

排长过几天找到了我说,“八班的情况你也了解,打算八班副调你班。你的意见呢”?

我想都没想说:“可以,还有哪个班不想要的,统统都给我,我挑不动我背着,我背不动我抱着,十班不就是个收容队吗”!

排长赶紧说“你别生气,是八班副自动要求来你班的,说来你班会感到工作顺心”。 几句话,就把我哄住了,来就来吧。这不算完,我班我辛辛苦苦下了大劲训练出来的瞄准手去了八班,我班的一炮手当了八班的弹药手,这分工有点太欺负人了,公然瞧不起我班的骨干!不过这是人家的“内政”,咱再生气,也不好多说话的。

八班长把他算是恨透了,少不得遇机会收拾他,但愿我的疑虑是多余的吧,不能把人都想得太坏了不是。

八班新接任的一炮手罗来剑,聪明伶俐,反映灵敏,培养好了可大用,他平时与班长走的挺近,深得八班长的信赖,八班长真是一箭双雕,好生佩服。 八班副来我班后我还让他当一炮手,我了解信任他,一个班有了两个副班长,前上士,副班长鸡公山李家寨老乡倪德金,一如既往默默无闻的勤恳工作,支持我,没有丝毫怨言,我笑了,以后再野炊,我班有两个炊事员一个采购,具体工作不用我交代了。我分工两个副班长一个抓技术,一个抓内务,工作各有侧重点。

弥 勒 靶 场

打靶去(173)

师里汇操是个预演,年底军里在云南弥勒县搞了个全军反坦克炮兵大汇操,这个规模很大,全14军直射火器炮兵都要参加,听说汇操结束还要选代表到“张家口国家炮兵靶场”表演比赛!我团反坦克炮兵急速收拢在安顺会齐。除了团75无坐力炮连按建制参与,团三个82无炮排也组成了临时单位,各排都带了三个火头军,单立伙。 121团称一连,我排称82无一连二排,122团称二连。41师无坐力炮兵第三天就乘火车开赴云南。

闷罐子里,一个排挤一个车厢,军列也是走走停停,头天下午发车,第二天旁晚才赶到“昆明”,路上,我一直想见识一下久闻的梅花洞,但列车是夜间通过,且没人提示,到底没能看到,是个遗憾。第二天中午在“宣威”兵站就餐,吃了正宗的宣威火腿,那厮就是好吃,真香呀,还记得饭前唱的“打靶歌”。 “

走向打靶场...高唱打靶歌,

豪情壮志震山河,

炮弹是战士的铁拳头,

火炮是战士的粗胳膊,

阶级仇,压炮膛,

民族恨,喷怒火,

瞄的准来打的狠呀,

一炮敲碎一个乌龟壳.... 消灭侵略者”!

因为闻到了菜香,大家唱的特别带劲,连兵站的伙夫打菜时都说:“听你们唱歌的气势,雄赳赳气昂昂,好样的像个兵,就是走到哪里都是响当当的”!当晚 火车在昆明货车站停靠,四下黑蒙蒙的一片,我正指挥全班卸装备,清点物资,那个奉命看护刘朝斌得战士急匆匆跑来:“刘朝斌不见了”!

我的头一下大了,发了火问:“咋回事”!

“他说要上厕所,我就在外等他不见,进去一看,他翻后墙跑了”!

夜暗中,七班刘的同年傣族兵杨金昌愤愤的骂道:“懐羔,巴依米索”!(头一句翻译是傣语JB,后一句是老傣的骂娘话)

“这家伙本来就不是个好攮子做的”!也有外班河北兵一旁嘟囔道。

“你咋知道,你亲眼见了”?八班长幽幽的接上话头,明显着要想把题做大,看着别的班出岔,他幸灾乐祸呢!

真是出师不利,我的整个心情都坏透了。我怪自己太粗心,下车时看这里是个偏僻地方,没有公交,心想就是让他跑,他也跑不到哪去,就没上心。他当时请假说要去厕所,我也只派了一个兵陪他,不免有点大意了,没料到刘还是趁着下车时人乱跑了。

带队的副参谋长大发雷霆:几十年没听说过“逃兵”二字了,今天又见识了!你们二炮连咋搞的,出这么个人才,副参谋长喘着粗气,把我和排长骂得狗血淋头。

我等他骂够了才气恼的说:“这不关排长的事,排长提前提醒关照过我,我也安排了个战士看住他,但荒郊野外,四处黑乎乎,谁知只一忽,他就不见影了,难道人非得捆着不行?要处分就处分我吧,跟排长没关系”!

副参谋长叹了一口气:“这个屌兵我原就听说过,不服从管理,跟班长打架,与社会上的混子勾勾扯扯,知道早晚要出事的。他家的地址你们打听一下,明天务必找回来。团里来了个保卫干事,明天带着十班长把他给我抓回来”!

刘朝斌父母在昆明市织布厂工作,都是普通工人,部队里的城市兵干部子弟不少,大都规规矩矩,比较低调,显然素质很高。刘朝斌父母在昆明市织布厂工作,都是工人,那时对工人阶级看的极高,“工人阶级领导一切”而在这种家庭里长大的刘朝斌就没半点工人阶级的气质,毛病太多,在家是个典型的小市侩,街痞子!

他家居昆明织布厂工厂宿舍区,好像在昆明“金碧路”上,第二天到他家附近时,一些人见两个当兵的背着一长一短打听四下刘朝斌的家,纷纷议论道“来抓刘朝斌的!来抓刘朝斌的”! 他当天白天就没回来,我和保卫干事在他家附近白站了一夜岗,第三天下午才得以找到,见到他什么都没来得及讲,赶快带回昆明小火车站赶部队。

往十四军军部“开远”的一段路,得沿法国人修建的小铁路行进,换乘小火车了。到了车站一问才知,本团所有的连队已开拔,我的背包也被班里带走了,幸好还有后续的122团才赶到,正在陆续登车,看来得跟他们挤一挤了。人家部队到兵站吃过晚饭,给值班员带来一份,哪有我们的,饿着吧,谁让你出了差错。

保卫干事坐到前面的客车车厢里,命令我看住他,自顾自走了。我俩就只好跟友邻部队的军马睡一个车皮,刘朝斌是个见面熟,一会就跟值班的马夫称兄道弟起来,熟的就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晚上就钻进了马夫的被窝。 我怕刘半路又跑了,哪里敢睡觉。一个人独自坐在车门口。

眼看天已进入12月份,白天大太阳温度高还没感觉有啥,但夜暗下来以后,温度就低了下来,只着一身单军衣。行进间,呼呼的冷风从车厢四周各个缝隙中挤了进来,冻得我浑身打颤,最后缩卷在车厢一角的马饲草堆里,身上盖着装草料的麻袋片。 一个不知名的小站到了,列车缓缓停下,我借着车厢内的小窗口往外看去,对面的一列客车也正停靠在那里,车厢里灯火明亮,熙熙攘攘,不少人在吃喝,让我这没吃晚饭肚里空空如也的人不断咽着口水,羡慕不已,真想出去到对面站台,买点能下肚的,又怕火车开跑了,那我不也成了“逃兵”了,想想不敢走。几十年光景过去了,那个饥寒交迫的夜晚,让我始终不能忘怀。

不知停了多久,小火车终于又开动了,拉着长笛,冒着黑烟,摇摇晃晃,在崇山峻岭,丛林中来回穿梭,在悬崖边,隧道里左右盘环,速度始终起不来,天亮后,小火车沿一条江边又走了很长时间,一些野猴群就在江边打闹戏耍,对小火车见怪不怪。

第二天车到了一个小站,见有卖面包的,一下买了好几个,中午饭也有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支持,继续继续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