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儒家的民本思想值得借鉴

儒家的民本思想值得借鉴


民本思想是儒家政治观的一项重要内容。儒家认为,民众是国家的根本,对国家的盛衰兴亡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要求执政者重视民心民意,为政以德,制定政策要考虑到民从的利益和愿望。

儒家主要从民众的地位和作用出发,提醒执政者要重民贵民。儒家经典《尚书》指出:“民可近,不可下;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劝说统治者要亲近民众,不能轻视民众,因为正是这些民众构成了国家的根本,民众安居乐业,国家才会稳定安宁。重民贵民思想说得最彻底的莫过于亚圣孟轲,他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尽心下》)孟子“民贵君轻”的理论在历史上影响甚大,一些开明的统治者和先进的思想家都赞成拥护,而专制暴君则认为是大逆不道的邪说。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虽是由穷苦人爬上了天子宝座,却很有些忘本,对“民贵君轻”的说法极为反感,一度禁止《孟子》一书的流传,在让人删掉了书中有关这方面的议论后,方许可印行。

儒家的民本思想是不断发展的。《尚书》提出“民惟邦本”,孟子进一步把民置于君主和国家之上,到了汉代,贾谊则提出了“民无不为本”的思想。他在《新书·大政上》中写道:“国以为本,君以为本,吏以为本,故国以民为安危,君以民为威侮,吏以民为贵贱,此之谓民无不为本也。”到了明清,一些思想家将“民无不为本”发展为初步的民主思想,黄宗羲在《原君》中指出:“古者以天下为主,君为客,凡君臣之所毕世而经营者,为天下也。”在黄宗羲看来,君主及其臣僚们应当是天下的仆役,民众是君臣们为之服务的主人。民本思想做了民主思想的张本。近现代,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

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执政为民”,无不继承了儒家民本思想的精华。

儒家为何主张以民为本?儒家认为民众是国家的主体,民心的向背决定了国家的盛衰兴亡。曾有人比喻道:“国之有民,犹鱼之有水,火之有膏,木之有根,人之有元气。水深则鱼乐,膏沃则火明,根固则木蕃,元气盛则民人安。盖民惟邦本,古之谊也。”(《历代名臣奏议》卷107《仁民》)国与民的关系犹如鱼水、膏火,有水斯有鱼,有膏斯有火,有民斯有国,民众逃散了,还有什么国家社稷可言! 战国时的滕国,是个小国家,地处大国齐、楚之间,滕文公曾向孟子请教,是投靠齐国还是投靠楚国?孟子本着有民斯有国的原则,劝他谁也不要投靠,并说:“凿斯池也,筑斯城也,与民守之,效死而民弗去,则是可为也。”(《孟子·梁惠王下》)孟子认为,一个国家的兴亡在于是否得民,人和则国昌,人散则国衰。他指出,商、周的亡国,那是因为商纣王、周幽王失其民。因此他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孟子·公孙丑下》)儒家还认为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孟子·离娄上》说:“桀纣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荀子则用比喻说明民众的力量足以推翻一切暴君。《荀子·强国》云:“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汉代的贾谊则强调民众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他在《新书·大政上》说:“自古至今,与民为仇者,有迟有速,而民必胜之。”他提醒统治者,一定要善待邦本之民,“轻本不祥,实为身殃,戒之哉! 戒之哉! ”

既然民众是国家之本、君主之本、官吏之本,就要爱本安本,就要想法得民心、顺民意。为了得民心,儒家创始人孔子告诫统治者说:“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论语·为政》)执政者对民众有了爱心,实行德政,民众自然也就像群星朝北斗那样爱戴执政者。否则,就会像荀子指出的那样:“有社稷者而不能爱民,不能利民,而求民之亲爱己,不可得也。”(《荀子·君道》)

儒家指出,天子不能违天意,天意即民心。汉代王符在《潜天论·遏利》中指出:“帝以天为制,天以民为心。民之所欲,天必从之。”《后汉书·王常传》中也写道:“夫民所怨者,天所去也;民所思者,天所与也。举大事者必当下顺民心,上合天意,功乃可成。”儒家提倡执政者心中要有民众,要爱民安民,“忧民之忧”,“乐民之乐”,对民众要“恭俭礼下”,因为“治国之道,爱民而已。”(《说苑·君道》)

历史上的明君大都接受儒家的爱民治国之道。唐太宗曾对侍臣说,朕每日坐朝,欲出一言,即思此一言百姓有利益否,所以不敢多言。正因为唐太宗爱护民众,民众才拥戴他,才出现了历史上有名的“贞观之治”。

儒家对怎样爱民的问题论述颇多,汉代刘向在《说苑·政理》中辑录的一段话最有代表性,这段话说:“利之而勿害,成之勿败,生之勿杀,与之勿夺,乐之勿苦,喜之勿怒,此治国之道,使民之谊也,爱之而已矣。民失其所务,则害之也;家失其时,则败之也;有罪者重其罚,则杀之也;重赋敛者,则夺之也;多徭役以罢民力,则苦之也;劳而扰之,则怒之也。故善为国者遇民,如父母之爱子,兄之爱弟,闻其饥寒为之哀,见其劳苦为之悲。”这就是说,爱民体现在为政举措上,要利民富民。概括其要义有三:

一曰使民以时。这是孔子首先提出来的,他说“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论语·学而》)因古代从事的生产主要是农业,“使民以时”也就是刘向所说的不使“农失其时”。对于这一富民政策,孟子筹划得更为具体:“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八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载于道路矣。”(《孟子·梁惠王上》)

二曰轻赋敛徭役。减轻民众负担的赋税徭役,这是利民富民的有效措施。孔子曾感叹过“苛政猛于虎”,因此,他希望统治者要“节用”。孟子主张“取于民有制”。荀子提出“节用裕民而善藏其余”,并指责那些“厚刀布之敛以夺之财,重四野之税以夺之食,苛关市之征以难其事”的执政者,认为他们被推翻、被打倒是咎由自取。

三曰除害兴利。刘向说“利之而勿害”,用现在时兴的话说,就是为民除害兴利办实事。刘向在《说苑》中曾举过大禹治水的例子,说大禹“疏河以导之,凿江通于九派,洒五湖而定东海,民亦劳矣,然而不怨苦者,利归于民也。”只要是利民之事,民众劳苦点也心甘情愿。《国语·越语上》所记载的事例,说明为民办好事就会得民心:越王勾践曾为吴王所败,但他卧薪尝胆,为民利民,“葬死者,问伤者,养生者;吊有忧,贺有喜;送往者,迎来者;去民之所恶,补民之不足”,从而赢得了民心,一举灭吴,成为霸主。

回顾中国古代的民本思想的发展历程,可能发现,“民本”的基本含义虽然是“以民为本”,但仅限于此来理解民本思想是远远不够的;此外,还必须弄清楚,对民是什么态度,又是以民为什么之本。只有这样,我们所了解的民本思想才有可能是真切的。

研究儒家民本思想的目的,是为了继承和弘扬儒家民本思想的精华,为建设和谐民主的社会主义国家,为政治文明建设理论服务。长期以来,对儒家思想进行阶级分析,认为儒家思想是代表“没落奴隶主贵族利益的”,是为“封建主义”、“专制主义”服务的,因而无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言。在今天,仍然有人一说起儒家思想就愤愤然地把现实生活中的贪污受贿、卖官鬻爵、官僚特权、以权谋私、结党营私、权权交易等腐败行为都归罪于是儒家思想的作祟。这种左的观点不利于科学地、辩证地评价儒家思想,从而不利于弘扬儒家民本思想的精华。

综上所述,儒家的民本思想重视民众在国家和社会中的地位及作用,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民众的权益,在历史上有其积极的意义。虽然儒家的民本思想与现代国家权力属于人民的民主思想有本质的区别,但他们重民贵民、爱民安民、利民富民的思想和做法,还是很值得我们借鉴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